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100章:翻山越岭

第100章:翻山越岭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轩窗青墨| 更新时间:2019-09-02

秦浩眯了眯眼睛。

月娘也呆了一下,同样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点点头。

秦铮伸手点她额头,“你怎么变笨了呢。”

谢芳华摇摇头,“不是怀疑,在天机阁里,我除了信任言宸外,其次就是轻歌了。而言宸除了与我亲近外,也就是轻歌了,而当初天机阁的人员和卷宗底细,除了言宸的和轻歌的我没看,其余人的都看过了。那时候,我觉得言宸的没必要看,我与言宸,是互利合作,他不愿意待在无名山,我助他出无名山,他下山后,助我建立天机阁的势力支撑谢氏,后来多年下来,默契相知,倒不在乎那些情义之外的事情了。而当初,轻歌是要求我不能看他卷宗,说,我若是信任他,他就留在天机阁,说我若是不信任他,他就离开天机阁。”

谢芳华闻言道,“这是昨日发生的事儿”

“应该是。”李沐清颔首,“我猜测,他已经将荥阳郑氏的所有隐埋的暗桩势力都瓦解了,从外围,一直到中心。荥阳城就是荥阳郑氏的中心,城主一直是郑氏的人,那两位宗堂的叔公与京城那位郑公,是这些年巩固荥阳郑氏势力的铁三角,如今三角斩去了两角,京城那一角如今被皇上裹在密不透风的网里,待这网一放开,他知道了荥阳郑氏出事的时候,已经于事无补,回天无力了。”

“我还真没听过这种闲话,可能是因为我这些年不再京中吧。”谢芳华道,“他以前难道很平和”

土火药向来是军用,自从研发出来之后,朝廷便不准百姓们私自研制土火药,无名山给皇室培养的暗卫无处不在。所以,除了朝廷,民间百姓们是丝毫不敢碰触。

单从李猛这些年府邸除了女儿,没儿子来说,她自然是功不可没。

谢云继慢慢地继续道,“四皇子安排人在事发当时已经各处搜索柳妃娘娘和柳氏的证据。同时,只要李统领出兵,那么,便有启封城的一万府兵等着剿灭他。”

卢雪莹本来想瞒着,可是回了家,她怎么也瞒不住了,将秦浩这两日如何对待她说了。

谢墨含看向灵雀台外,想着燕亭曾经透露出对谢芳华的执着心思,生怕她今日来这里真是为了他,心微微揪了起来。

作者有话:在学校的班里还玩撕人游戏?这么高大上啊,想着咱们京门风月是好样的!么哒o(n_n)o~ ~ ...

谢芳华摇摇头,缓缓下了马车。

“谢世子放心老奴一定好好照看着芳华小姐皇上只是见见芳华小姐,询问一番临汾桥和四皇子的事情。没什么大事儿,您放心吧”吴权低声道。

皇上一袭明黄的龙袍坐在主位,英亲王一身朝服坐在下首。秦浩坐在距离二人有些远的位置,果然正在禀告剿匪情况。

谢芳华淡淡一笑,“她孙子孙女是不少,但忠勇侯府的小姐就一个我。因云澜哥哥是我千拖万拽地请回京的,她一

谢芳华这次没推开他,郑孝扬就算在这里,可是死生之间,她也顾不得了,什么脸红,什么羞臊,什么被笑话,什么不合时宜,什么闺训,什么女戒,什么礼数,全然都不管了。

“抓紧!”谢芳华轻喝一声,忽然对着上空出手。

谢芳华冷冷地看着秦钰,“四皇子这是何意?”

他们刚走了两步,言轻忽然扛起地上的云水,跟随二人离开。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脸色发沉,对侍画、侍墨吩咐,“你们两个人,现在就回城去京兆尹的衙门报案。”

那少年顷刻间便来到了近前,大喊了两声祖父,便翻身下马,甩了马缰,哭着冲向马车。

孙卓闻言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淡淡看了刘岸一眼,没答话,转头对那两名仵作问,“你们确定你们验尸准确?”

谢芳华脸色黑了红,红了黑,不多时,又变得涨紫,傍晚在英亲王妃大门口的一幕又被她想了起来,只觉得气血往上涌了涌。

秦铮懒洋洋地站起身,当先出了小厨房的门。

左相和左相夫人看得明白这中间的事儿,所以,秦浩刚一登门,左相和夫人便吩咐府中人上下打扫,迎接他,当真是对待准女婿一般地对待他。

“事已至此,别想那些了。你今日不是去了左相府了吗?这时候才回来,左相和左相夫人待你如何?”刘侧妃还是最关心这个,虽然秦铮捣乱将卢雪莹推给了她儿子,但她还是对这桩婚事儿满意的,若非如此,卢雪莹眼里只看得见个秦铮,看不见他儿子,怎么能攀上左相府这门婚事儿。

秦铮应了一声。

果然不出秦铮所料,半个时辰后,燕亭、李沐清、谢墨含、程铭、宋方,还有三个谢芳华没见过的少年来到了落梅居。

秦铮微微皱眉,随即扫了一眼去倒水的谢芳华,吩咐道,“听音,这里不用你侍候,听言来侍候,你带八皇子去找白狐吧!”

英亲王妃本来还待继续骂,闻言住了口,立即说,“快让她进来。”

谢芳华伸手拉过她的手给她号脉,片刻后,又看了她的样子,叹了口气,对英亲王妃道,“娘,这是小产了。”

“什么?”英亲王妃一惊。

谢芳华见他连小姑姑也不叫了。知道他心中郁郁。若不是她心里有事儿睡不着,断然躲不过这样的毒蝎子。

“在下还请媚楼主施以援手。”飞雁立即对王倾媚一礼。

“那就先将那十几位草药现在给我抓了。”秦铮吩咐掌柜的。

&n

“不自量力!”秦铮冷叱一声。

谢云澜抿了抿唇,“关于金燕郡主,这件事情,还要往下查吗?”

谢芳华对她道,“大姑姑说得对,我们收拾一下,下山吧。”

金燕和燕岚齐齐摇摇头。

侍画接收到谢芳华的眼神,立即在她身后大声道,“是我们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听说丽云庵山体滑坡,将整个庵都埋了,上山去看看情况!”

“无碍,我跟随你们一起上去看看情况。”谢芳华道,“英亲王和忠勇侯都忠君为国,为黎民百姓谋福。若是他们在这里,也会不顾安危,立即上山去查看情况。我虽然是一介女流,但山上毕竟十几条人命。”

半个时辰后,温书同样不舍地离开,楚画掐着点进来。

李沐清不反对,“叫上程铭、宋方,也吓吓他们。”

郑孝扬一拍脑门,“好个屁!”话落,推李沐清,“走,喝酒去,这些日子,憋死我了。”

br />

小泉子摇头,“二公子,您进了宫,见了皇上后,就知道了。”

两辆马车出了城后,都径直上了官道,前往西山军营。

永康侯脸色也不好看,可以说是青白,“我因为担心府中的夫人,

夜里没怎么睡,可是丝毫没听到隔壁韩大人的动静,但是,一早醒来,人就死了。”说着,他惊骇,“实在是吓人。”

“韩大人另一侧睡着谁?”秦铮又问。

谢芳华观察这间房间,任何物品都摆设整齐。

李沐清此时开口,“韩大人若是听到动静,半夜起来,应该是掌灯,掌了灯后,打开窗子,然后,可能灯忽然灭了,他背过身,去重新掌灯。就在这时,有人出手,拿金针杀人。而后,正如小王妃所说,他可能只感觉突然后背疼了一下,心悸那么一会儿,便觉不出什么了,于是,他又关上了窗子,熄了灯,上床睡了。”

谢芳华在心里品味了一番他转变的称呼,才慢慢地睁开眼睛,有些困意迷蒙地看着谢云澜,“到了?”

谢云澜看着她,“没有几步路!你实在困乏,到了房间后可以好好睡一觉。”

二人对看一眼,一时没说话。

“我靠近他时,他起初的身子是僵硬的,不止一次。后来便好了些。”谢芳华道。

小童清楚地看到了赵柯的表情,想着看来哪怕是三年过去,公子依旧还是没好的。

秦铮冷哼一声,“他倒是有个皇帝的样了。”

随着他话落,秦铮拉着谢芳华进了御书房。

秦铮嫌恶地看了他一眼,“烧了。”

秦钰颔首,“那时候我没回京,你以为纵火的人是我”

“当时法佛寺失火,牵连了谢氏长房,永康侯府。不过,在墨珠未找到以及无忘大师尸体失踪后,这事情便搁置了,后来皇叔处理了谢氏长房,这件事情不被提起了。”秦铮道。

右相头疼地不再理他,对管家吩咐,“去将那辆车弄来。”

“华丫头,你心里可有谱可觉得是什么人做的”英亲王妃看着她。

英亲王妃一怔,“是啊,这么多花呢,若说金玉兰娇贵,它也不是最娇贵的。”

英亲王妃一惊,“虫咒之术”

“先等王爷和大公子回府后再说吧。”英亲王妃摇摇头,“虫咒之术,衙门的人不见得彻查得了。”

秦钰挑眉,“你的意思是”

秦钰轻哼一声,“少废话,你快些准备吧,我也去换衣服。”话落,转身走了出去。

他们已经骨血相连,性命相连,以后能不能平平安安好好地过一辈子还说不准,做什么要长久地这样分开过着忙着太亏待自己了。

金燕又低头挑选,不一会儿,又看中了一支朱钗,询问了谢芳华意见,谢芳华点头,她让掌柜的给收了起来。

看过了朱钗之物,掌柜的便拿出了玉佩、项链、手环、扳指、绢花头饰等物。

金燕选了一支手镯和一对绢花头饰。

“你对铮表哥也好得可以。”金燕悄声对谢芳华耳语,想起她对秦钰多好,可是秦钰却是不冷不热地对她,一时有些郁郁,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真是应了这句话。

    春花、秋月觉得谢云澜的声音实在不太对,生怕谢芳华进去出了差错,立即跟上她。

    “你们二人就等在外面吧!”谢芳华不回头,对二人摆摆手。

好吧,你说吧!怎么样我才能救云澜哥哥!”

谢芳华一直听他说,直到他说够了,盯着她喝了药,才心满意足地将剩菜残羹撤下去。

“你手里的梅花也扔了。”秦铮看了谢芳华一眼,丢下一句话,抬步进了里

谢芳华转眼间便将厉害关系在脑中梳理了一遍,对侍画问,“如今荥阳郑氏的二公子被右相夫人拿下去了哪里”

秦钰也在屋门口止了步,对英亲王妃道,“大伯母,您陪芳华随右相进去吧。”

心爱的女儿被人打成了这个样子,要知道女子容貌最是可贵,被打成了这个样子,任哪个做母亲的也不能无动于衷。

“妹妹听话,诊治的时机也不能错过。”李沐清走上前,对她温声道,“乖。”

一行人前往右相府的客厅。

小泉子压低声音说,“皇上发了很大的火,如今气还没消呢。”

谢芳华暗暗地叹了口气,对秦钰道,“皇上叫我来何事儿”

“我陪你进宫待嫁。”谢云澜想了想,又道。

谢芳华神色淡淡,不想与他说话,点点头,出了荣福堂reads;古神天下。

“是治好了,不会犯旧疾了,但是落了些体虚之症。外公让我坚持用药,养二年就不凉了。”谢墨含道,“别管我,我提前让听言过来传信,你可有办法不入宫”

bsp; “他能将大婚提前到这个地步,这最后一笔,总不能输了,否则实在是”谢墨含不敢想象,从怀中拿出一枚信号弹,递给谢芳华,“若是宫里的情况太糟,你就放这个。哥哥就是拼死,也要进宫救出你。”

“你若是能顺利大婚,我就由得你帮我娶一个。”谢墨含也笑起来。

燕亭挠挠脑袋,侧开身子,让后面几个人进屋。

右相夫人见李沐清额角都是汗,不禁训斥,“你出门的时候我怎么告诉你的?如今看看你满头大汗的样子,将我的话早就当做耳旁风了吧?”

好半响,英亲王妃才回过神来,看着秦铮,疑惑地问,“这话是怎么说的?她不是……”想说什么,碍于在座人太多,又顿住。

吕氏衰败多年,就需要这样青云直上的一个契机,自然会不遗余力地抓住,感恩戴德。

谢芳华看了秦铮一眼,若谢氏族长一脉是傻子的话,也不会一直掌管着谢氏族权了。虽然谢氏族长一脉无人入朝为官,但却有着随时能面圣的特权。不在朝,却可以言朝。先去探寻了皇上口风,再去忠勇侯府,摆明了此事听皇上和忠勇侯的决断。若是那两方准了话,他再斟酌行事。

“我找到了崔老前辈,一时探讨得入神,天色晚了。回京不甚安全,云继兄便把我留下了。”李沐清话落,看向谢芳华,目光温和,含笑打招呼,“芳华小姐有礼了。”

秦铮哼了一声,一把拽住谢芳华,“走,进屋换衣服去!”

谢芳华刚对李沐清礼貌地点了一下头,还没说话,便被秦铮拉扯着拽进了里屋。

今日上墙:西子湖畔情华蔓缦,探花:容景云锦给我的感觉是太遥远,只可远观。而铮二,比他们真实。

...谢芳华即便累得筋疲力竭,清晨时分,还是准时地醒了。

“怎么了?”秦铮立即坐起身,伸手拦住她。

秦铮忽然笑了一声。

谢芳华暗暗松了一口气。

大红的喜服穿在他身上瑰丽俊美,暗红的长衫穿在他身上,尊贵艳逸。真真是穿什么都好看。

谢芳华见秦铮要罢手,对他低声说,“画眉呢?”

谢芳华一动不动,感觉他落笔很轻,轻轻地那么一扫两扫,便抬起了笔,看了一眼,然后将笔放在了梳妆台上。回头又端详了她片刻,低声问,“还要我帮你上妆吗?”

他静静地看了她片刻,抬步走了过去。

“说说看。”秦铮看着她。

“再喊下去,骨头都被你喊酥了。”秦铮轻笑,狠狠地吻住了她。

她真的怀孕了!

真的是喜脉呢!

他看着她,看着,看着,忽然低下头,将脸埋在了她的红盖头上。

这等大婚盛景,除了害怕见到太子不敢再掺和热闹以免受不住的永康侯外,其余人都来了。

秦铮迈入喜堂后,一眼便看到了秦钰,脚步顿住,对他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