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98章:死去活来

第98章:死去活来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轩窗青墨| 更新时间:2019-09-02

两层楼的复式楼里,有那位大家长早就安排好的做饭的厨师,还有佣人,多时并不在家里出现,只在需要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窜出来,将所有事情做好。

曲耀阳心情沉重,老半天没说上一句话。

“他母亲本姓白,祖上三代都在国外经营珠宝生意。他外曾祖父那一代是中国最早一批随南洋到国外经商,然后辗转去了欧洲,开始经营自己的生意。到了他母亲那一代的时候,本来人丁就不兴旺的白家,更是稀稀拉拉就剩下她母亲一个人。那时候我父亲的事业刚好有了一丝起色,他随市政考察团一起出国学习的时候,在机场认识了臣羽的母亲。”

“可是裴经理,你这个样子我们也很为难,上一份设计方案你还没有做完,舒总监说你的设计存在问题,要我们把那方案改了才能继续做下一单,你这样让我们怎么办?”

裴淼心第一时间听到那男人的笑,侧过头去望了一眼。

拳头捏得死紧,曲耀阳的唇角都要抽筋,“郭秘书!”

陈副总这时候横过眼睛,正想提醒他们不要再说话,于康已经率先迈步上前,迎出电梯里的人。

“即使我现在一点都不爱你,以后也不会对你有任何感觉,你还是要嫁给我为妻?”

裴淼心慢慢往前走到规定的位置前面,那道玻璃墙后的夏芷柔看着她冷冷一笑,这才让身旁的狱警将她手中的镣铐解开,与前者一道玻璃墙之隔,坐在了对面。

裴淼心收回有些涣散的心神,皱眉望着面前的女人,“如果你今天要见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讽刺和威胁我,那么,我走了。”

曲耀阳的虎腰越摆越快,那好似熟悉的因为撞击拍打而产生的“啪啪”声在卧室里变得越来越清晰。

裴淼心剧烈的收缩和颤抖让曲耀阳微眯了眼睛,本来含着她耳珠的双唇深深咬上她的脖颈,身后的亘动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话还没有说完这男人已经虎了脸道:“这有什么不会扫的,不就是拿个扫帚在这弄一弄么,你别瞧不起人。”

他翻箱倒柜去找,正惊扰了午睡中的夏芷柔。

易琛淡定自若,“不错,我就是易琛,可是‘y珠宝’对于我来说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它被‘宏科’收购,成为‘宏科’旗下的一间子公司,与我再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至于我,我只是我自己,易琛,今天到这里来的性质只是作为‘心工作室’的首席珠宝设计师,与我的老板曲太太一起来为梁老太太祝寿。如果各位记者赏脸,都请在这喝一杯水酒,我代梁老太太谢谢各位的赏光。如果不……”

“不是那个辣椒的辣,是月字旁的那个腊,菜单上面有。”拿着笔的纳西姑娘指了指。

阿坤哥到是爽快地点了头,“阿淼你去吧!反正你是陪的豪哥,豪哥不在你就先回去歇着,他去束河见个人谈点事就回来,让你晚上睡觉记得关门,他回来找我拿钥匙就行。”

“当时把我做检查的医生,陈……陈什么医生,我忘了。”

他看她进了厨房,又见客厅的茶几上散落着一些画纸和杂志。

裴淼心简直要气炸,“谁让你表示默哀了啊?可能这车在你看来不算什么,撞坏了就撞坏了,整个车的修理费加在一起还没有你的车一个角的修理费高,可是我的车在我的眼里跟你的宝马suv是一个等级,撞坏了就得赔,你说怎么办吧!”

可她那时候满心欢喜都为见着他而分心,傻乎乎坐在边上笑了一会儿,见他并不大搭理自己,这才大起胆子从他嘴边夺过那只香烟,不由分说塞进自己嘴里。

……

裴淼心很快在爷爷出院以前帮芽芽找到了一间愿意接收她的幼儿园,先前曲耀阳帮她找的那间幼儿园因为后来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太多,导致入园的时间被一拖再拖,等到她接女儿回来的时候,已被幼儿园告知名额满了,让他们另寻去处。

她慌乱将毛巾抓下,他人已消失在客厅,只从大门口向内室蔓延的西装、衬衫、领带,乱七八糟的东西散落一地,他的声音却从大开着的卧室内传来:“客房里有浴室,你想洗就进去收拾,不想就拿风筒把头发吹干!”

曲耀阳有一刻的怔楞,盯着她双眸红红的小模样看了一会,明明知道是不该,可抓着她的大手就是死活都不愿意松开。

她掌心触上一处高耸,坚硬滚烫且炙热得像要穿透她的灵魂与皮肤。

“我尝一下你,只尝一下你就好……”皱着眉低喃,对于他的纠结,她听着都要笑出声来。

曲耀阳蹙眉,似乎忍耐已到极限。

就算他不找,他也犯不着去找这裴淼心。

曲婉婉还想张嘴再劝什么,手中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给你时间?”他自嘲般地笑了起来,“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也不说一声,就这样走掉?”

曲臣羽似乎兴致高昂,他说:“那就买一盘吧,露天太热了,又多病菌,咱们带回家吃去。”

他晃了晃手里的酒杯,“先闻闻是不是好东西。”

“芷柔!”几个人的身后突然有人大喊。

她那一声轻哼,他一眼便看到她瞬间有些青紫的手腕。

曲耀阳怒吼着说话的时候,双眸是紧紧盯着早就有些木然地站在一边的裴淼心。

裴淼心见他的脸色不太好看,赶忙又换了语气道:“啊嗯……大叔,要不你叫我小乖,或者小乖乖,这些名字都挺好听的,跟我也挺符合的,你随便挑一个,行不行?”

越听他这样说,越是心疼他的处境。

聂皖瑜红着眼睛,“我犯什么错了你要让我先回去?刚才我要不是在附近逮着你的司机小张,我还真就被骗了,以为你没空管我们俩的婚事,出差去了!”

曲耀阳说话的时候义愤填膺,裴淼心看着仍在出租车门内挣扎的聂皖瑜,还是红了眼睛。

一抹伤划过眼底,但万晓柔还是重新鼓足勇气,镇定,“耀阳,好久不见。”

“我来吧!”她放下纸巾,从自己的荷包里头掏出一块苏绣的帕子,轻轻替奶奶点了点唇。

他似乎真把挑猪肉当成了活体解剖,戴着手套在那认真研究的当口被她一个拉扯,仰起头来看着她手指的方向正好是一整排的卫生用品。

有照看架子的超市工作人员看了看她,又去看他,笑的时候只说,现在愿意陪老婆逛超市的好男人真是越来越少。

她急于摆手澄清,说:“我们不是……”反正都是要离婚的人了,又何苦再让别人误会些什么。

那工作人员看了就笑,“不是夫妻,那就是情侣咯?”

裴淼心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曲耀阳吃完面前的粽子起身,裴淼心的跟前还是那一只完整的粽子。

可是爱上了又能怎样?

“我刚刚才下飞机,几乎是在那边落地之后接到消息便立马又搭返程的飞机回来的,所以你现在最好别惹我生气,我头很晕。”他将她拒绝的话直接打断。

“可是你怎么就知道他不想回头?我看他现在好像真的挺喜欢你。”

裴淼心又觉得自己像是出现了幻听,这个一向高高在上又君临天下的男人,何时卑微到需要用这么低声下气的声音同她说话,还是他哪根筋突然又不对了?

她不明白这面容憔悴的男人刚才那一刻好像还陷在什么回忆里,现在却红了眼睛。

着急的当口,手边的包包正好“嘀铃铃”响了起来。她怔忪间慌忙将手机掏出来,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便赶忙接起,“嘉轩,嘉轩,是不是你?”

只是后来的事……他们到底错过了彼此。

一干人站在门口寒暄,只曲婉婉在看到那男人含笑站在母亲身边同大人说话的模样时,低了低脑袋。

客厅的灯光昏暗,只有电视机墙那块开了一整排的射灯,将整个黑暗里的物什笼罩在朦朦胧胧的光影里头。

曲耀阳侧头唤了一声:“阿成!”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咬紧下唇,将电话接起。

几步之遥的距离,那个小小娇娇的身影双腿抱膝跪在那里。

曲臣羽点头,说:“她近来公司事情也多,我已经让她暂时不必理会,养好身子才最重要。”

一行人接了裴母便赶忙往家里赶,快到家门口的时候裴母才是一怔,“怎么……会是这里?”

裴母嗔她,苏晓和几个姐妹就在卧房里继续逗她,说她新嫁娘还这么不害臊,尽瞎笑。一众人热热闹闹的,直到客厅的门铃被人按得大响。

夏之韵理了理自己染得红一片紫一片的头发道:“妈你不必在这偏袒姐姐!她是我姐,她花钱给我买东西是应该的,还有,这些钱本来也不是她的,是我姐夫的,要没我姐夫,她也买不起这些好东西!”

而另外一边的曲耀阳,此刻的心情竟是无比的阴霾。

“大少奶奶。”两个保姆一看到裴淼心从浴室里面出来,顿时看着她的眼神就怪异无比,配合着把被套拆下来,然后旁若无人一般,抱着就打算从这里出去。

这几年她早习惯了与他这样的亲密接触,有时候两个人在一起时,亲密的互动更胜过情欲的冲动。哪怕她枕着他的手臂熟睡,或是半夜里的相依相偎,他从来谨守着自己的底线与本份,他说她是他守了十年才好不容易等来的宝贝。十年,漫长而又难熬的等待,所以他更害怕这场梦轻易就碎了。

她的唇上热热烫烫的,本来僵硬无比的心脏仿佛在这一刻被灼烧,被人真心疼爱的喜悦让她觉得既温暖又彷徨。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保释我儿子啊!”

“曲、曲先生。”

那酸酸甜甜又带着些巧克力香气的红酒,真的就像是她与他之间的感情。

裴淼心这时候想起曲耀阳才觉得有些火大,先前在医院走廊里被他吃掉的那些肉串说不定才是好味,丫肯定是喝多了酒嘴里没味,所以才会嫌她放少了盐。

小姑娘的闯入,让本来热情拥吻着的两个人之间尴尬得不行。

“大哥!”路边的人群当中突然冲出一个娇小的身影,是曲婉婉,她正好在这附近逛街,却不曾想无意撞见了这边的情形。

有时候商不与官斗,倘若聂家真的用聂皖瑜的婚事作为交换条件,来要挟“宏科”,要挟他们的家人,她知道,就算大哥再生爸妈的气,他也一定会首先保住家人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