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94章:目不暇接

第94章:目不暇接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轩窗青墨| 更新时间:2019-09-02

方景隆很惭愧,忙不迭的点头:“这个……这个……知道一些。”

少爷就是少爷啊,自从病好之后,整个人都很自然了,怎么看,怎么顺眼,还是没有犯病的少爷好。

在这个谦虚和中庸为王的时代,一个人得有多不要脸,才能如此自吹自擂,宣扬自家的基因强大。

方继藩心里一咯噔,怎么回事,又出了什么差错?

方继藩笑嘻嘻的道:“走,陪本少爷在府里走一走。”

“城外的庄子,有两千三百七十亩,除此之外,还有几座山,占地也有数千亩。”杨管事邀功似的道,他听说少爷得了脑疾,这些日子少爷都在治病,心里倒是很关切,据说现在好了一些,所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少爷,想看看少爷好了没有。

“那你就试试看。”小宦官眯着眼,恶狠狠地瞪着方继藩,一副咱们这个仇,算是结下了,以后走着瞧的样子:“你姓方的,也配跟咱讲道理?”

方继藩汗颜,却见张懋已在靠自己案牍的面前坐下,然后死死的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这题一望便知,这是皇帝问策,怎么样才能解决西南的问题呢。

震惊四座。

一把扯住了王金元的胳膊,便出了客厅。

邓健看得目瞪口呆,少爷,你连床都卖……

“少爷,要三思啊。”

朱厚照懵了。

父皇是疯了吗?他们话题里有一句有老方的掺合吗?

他预料到,可能弘治皇帝君臣们会瞎折腾,可是万万料不到,会折腾到这个地步。

不过弘治皇帝此刻,正在公房里待客。

这刘大掌柜,很快就和弘治皇帝自来熟起来。

要知道,这十全大补露,大家伙儿可都在抢购呢,抢到了就是赚到啊,怎么老爷却是反其道而行。

他们带着刻骨的仇恨,与此同时,却又带着今日不知明日的恐惧,依旧还在洛阳城坚守着。

显然……陈军可能出事了。

谁不知道,梁萧曾是项正的心腹,陈凯之却对他信任有加,那么……连梁萧的罪责都不去追究,其他人还担心,陈凯之会因为他们曾是楚臣,而秋后算账吗?连梁萧都给予了如此的信任,那么……其他人,在皇帝陛下心里,又为何要担心自己会被疏远呢?

张家的大公子张金生一见到父亲回来,忙是迎了出来,给张煌言行了个礼,道:“父亲,东西都收拾了,不过顺天府派了人来,说是让咱们张家,贡献几个壮力,协同守城,儿子不敢贸然答应,所以……”

等到陈凯之带着一队骑兵飞马而来,他们看到那马上的人,一个个紧张到了极点,他们已弑杀了自己的皇帝,放下了武器,现在,只能任人宰割,唯一祈求的,不过是陈凯之仁慈一些罢了。

此时,不需用战鼓去频催,也不需号角去鼓舞,数千匹宛如脱缰的战马,发起了最后的冲刺!

梁萧却是冷着脸,他的鹰钩鼻子已被雨水打的湿透了,雨水顺着鼻尖滴淌而下,他按着腰间的刀:“要怪,只怪那陈凯之吧,若非是他不自量力,若还在洛阳,又怎么会有此下场,这数十万人的浩劫,都得算在他的身上,一个无力自保,妄想着所谓大义之人,不但自己死了,还要连累千千万万的人,而我们,不过是趁虚而入而已。”

这满是笑容的脸,也变得僵硬起来,显然,他沉默起来。

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迎敌,然后,坚持到中军的援军前来。

据说被调来的楚军,都是最效忠于楚人皇帝的楚军禁卫,这些人和寻常的楚人不同,寻常楚人往往好说话一些,甚至对陈人会表现出一些同情,而这些人,则显得心狠手辣了许多。

原来竟是一场噩梦。

其实,对他而言,若是楚人去放水淹城,对越人,似乎也没有什么坏处,只要到时,越人能割了土地壮大越国即可。

可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无论是夜行营还是胡人,这不免使踌躇满志的项正,总觉得心里有一些些不踏实。可如此一来,三国围攻洛阳的名义也就有了。

除此之外,蜀楚联军,亦有后队正在陆续赶来。

而楚人为了以防万一,此战实是过于关键,所以统帅正是大楚国的皇帝项正。

他倒吸了一口气,数百年来,陈军不曾做到的事,现在,大汉皇帝陈凯之,不过派遣了一个使者,就想做到,这换做是从前,是根本无法想象。

随后一列列的新兵在其身后,一齐射击。

陈凯之点点头:“那胡人的赫连大汗在哪里?”

那人突然停止了脚步,军靴一下子踩在了水洼上,溅起了血水,他回眸看了一眼,看到了蠕动的陈无极,于是,他面上先是冷酷,旋即,他露出了一口白牙,咧嘴笑了,他疲倦的高呼:“这里还有一个,还有一个人活着。”

“还有一个,还有一个汉人,叫何秀的,也拿住了,据说此人死心塌地的为胡人效力,现在他就绑在了中军大帐附近。”

而这声浪,犹如接力一般,开始传导向第九营的各个队列.

“守住!守住!”俊秀的脸,已被血污所取代,陈无极已如血人,他提着刀,身后浩浩荡荡挺着刺刀的人,随他一起杀入胡人最密集处。

可是在这里,胡人们看到武官们冲在最前,口里高呼,身后无数的汉军挺着刺刀,竟是如此无畏的朝这里冲来。

他的目光,仿佛穿过了无数的人流,看到了那一顶飘荡着龙旗的大帐,他深吸一口气,大汉的皇帝,将自己的大帐设置在这里,骑士不啻于,是在向胡人的大汗挑衅,身为大汗,既然选择了决战,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观战呢?

平时在军中,大家都知道他乃亲王,是陛下的兄弟,因而大多数武官不敢对他有太多过份的要求,反而是陈凯之亲自下了旨意,严令不得对陈无极客气,再加上陈无极本就苦难出身,也肯专心操练,因此才升迁极快,很快便获得了新军上层的信任。

可现在,陛下竟又重申了一次命令,而且还是以口谕的形式,显然,陛下怕下头各营把持不住,先行开火,引发不可测的后果。

所以他是极力反对决战的,而是先挑起各国对大陈的战争,等关内的大陈疆土被各国吞食,而这一支在关外的孤军,自然会慢慢被胡人困死。

现在,各部首领已经怒不可遏,气得跺脚。

何秀又惊又怕,他哪里想到,此时,竹篮子打水,已是一场空了,他哀求的看着大汗:“大汗,要三思啊,要三思啊。”

请了苏叶至打账,陈凯之坐下,命人给苏叶赐坐,苏叶欠身坐下,随即吁了口气:“哎,臣……乃叛主之臣,实是惭愧。”

陈凯之骤然恍然大悟,这才是毒计啊。

众参谋各自点头,低头看着舆图,俱都默不作声。

赫连大汗大笑,并不以为意,随即目光落在了何秀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