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93章:偷偷摸摸

第93章:偷偷摸摸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轩窗青墨| 更新时间:2019-09-02

弘治皇帝面带微笑,一切都在朕的掌握之中。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不过,现在八字还未有一撇,可不要随便泄露出去,这其中,难免还有变数,却要小心才是。”

六发轮射,中间几乎没有时间的间隔。

古人们,并非是爱新鲜的事务。

方继藩一脸无语的看着弘治皇帝。

突兀两眼死死的张开,双目之中,竟是赤红,他面部扭曲,疼的他已要昏厥过去,他发出了更凄然的惨呼,此时,连求饶都已喊不出来了。

管他呢。

真的让王守仁上去吗?

紧接着,七十多名首领,鱼贯着登上石阶。

天家之事,自己不掺和才好。

他咬咬牙,抬头,眼眸如刀,骨子里的狠厉,此刻曝露无遗,他朝萧敬道:“你喊,你喊哪,你来告诉所有人,太子殿下,药翻了陛下,待会儿,你坏了太子殿下的大计,太子殿下,第一个就是剐了你。”

方继藩将他的要伸到口里的蚕豆打下来。

这最难啃的骨头,朕还活着,就让朕来啃,儿孙们,受着祖宗恩荫,享福便是了。

方继藩心里舒服了一些。

果然,太子殿下是怎么死怎么来啊。

方继藩道:“我家里,有个家奴,他倒是极聪明,不如就让他来吧,他懂四五种语言呢。”

朱厚照咳嗽,乐了:“老方,本宫答应了,银子的事好说。”

这认购的过程,极快。

竟是一个时辰之后,一千多万股,便统统认筹了出去。

偏偏,他又不能显得少见多怪,心里憋得慌。

萧敬打起精神:“奴婢遵旨。”

弘治皇帝说罢,低头继续看报表。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有点懵。

这是羞辱朕!

那近视眼镜,也才一二两银子,你这一染黑,就敢百倍的价格?

可方继藩这家伙,信誓旦旦,说是有一人,可以办成这件事。

他教授的那些徒子徒孙,还真是五花八门,干点啥的都有,这家伙的书院里,连算数都教,教也就教了,偏偏他还把这算学,玩出了花样,这处处,都是在讨好陛下啊。陛下最喜欢的,不就是这个吗?

弘治皇帝坐下,这一顿好打,如疾风骤雨,打的倒是痛快,唯独这家伙,果然是翅膀硬了,打完了之后,还敢顶撞。

接到了书信之后,便披星戴月的到了京里。

一旦给予了特许,还准他们从事海贸,这两个家伙,天知道会坑蒙拐骗,最后搅和的海外天翻地覆。

于是,弘治皇帝沉默片刻,道:“方继藩,最近在做什么?”

若说财富是水,这水从传统的士人手里,流到了新兴的商贾阶层手里,只是可惜,到了商贾这里之后,就流不动了。”

“不只如此,若要活动,若以大明有司的身份,奴婢以为,很是不妥当,也难免会引起人的警惕,可以成立一个商行,借着这层身份,进行活动,也就好办的多了。”

方继藩朝朱厚照颔首笑道:“不错,不错,这事儿,交给刘瑾办就对了,我生出来的……不是我生出来的,却是我认的孙儿,不会错的。”王文玉忙是起身。

王文玉心头一震。

这高塔,倒有点儿像是观星台,高塔的最上方,竟好似有一处祭坛。

而这铁路,则是以京师为中心,向外辐射。

他们哪里知道,这第一段铁路,是万事开头难,而现在,已经经过了新城和旧城的铁路,培养出了一支工程队伍,技术人员,也有了现成的经验,本以为没有三五年,甚至七八年时间,都别想贯通的铁路,却飞快的开始进展起来。

国富论的熏陶之下,早已有无数人,对于经济之学,还是有大致的了解的。

当初太祖高皇帝,转手就讲沈万三给宰了,以至于到了现在,衍生出无数个版本的故事流传。

而这些,在他看来……方继藩的野心很大,这个铁路局,绝不只是修一条铁路这样简单,而是想要开创一种全新的玩法,相比于这个新模式而言,一个铁路局,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

王不仕微笑:“迟了。”

当然,这世上,历来是买涨不买跌。

紧接着,朱厚照道:“真是好极了,咱们的降落伞,成功了,可以投入使用,哈哈哈……”

刘瑾乃是东宫的人,怎么可能……让他握有特务刺探之权?

可欧阳志这些人不同,他们针对层出不穷的问题,摸索出一个个方法,而后,这些新的方法,约定成俗,最后,变成了新政中的规则,随着商业活动的增加,商贾之间的纠纷日渐增多,那么,就需有一个专门调节纠纷的地方,就需要有新的法典。因为大量的人群,开始聚集,甚至有的作坊,竟是让数百人,住在一个年久失修的大宅邸里。

杨彪掏出了一块牛肉干,塞进他的嘴里:“不要怕,闭上眼睛,记着拉绳子就好了。”

这一处地方,是适合跳伞的平原区域,等飞球落地了,沈傲取出了燃料,接着开始烧起来。

弘治皇帝摇摇头:“这铁路,朕是看出来了,实乃利国利民,不修,也不成,这事,朕不管了。由着他们去闹吧。”

他忙是摘下自己的帽子,道:“阁下。”

他努力的道:“是遇到了明帝国的陷阱,这都是明帝国的阴谋?”

站在一旁的教士听到这里,忍不住画了个十字,喃喃念道:“这是被天主所遗弃的魔鬼,愿天主惩罚他们的暴行。”

他很艰难的道:“你在明国内部,对其舰船,还有他们的水师,有什么见解?”

他的脑海里,开始浮现出一幕幕幻觉,他看到了光,看到了无数的舰船,驰骋于洋面,看不到数不尽的财富,看到……

可谁知,梁储居然出奇的冷静。

方继藩有时,看着那空空如也的女医学堂,竟有几分失落感。

弘治皇帝想了想:“这些话,也有道理,妇人除了做女红,还能做什么呢?三纲五常,女主内,男主外,也罢……朕不说这些……免得你去张皇后面前,说什么闲话?”

方继藩坐下,呷了口茶,淡淡道:“秀荣,明日,你要入宫去见母后吧。”

庙堂之上,这样的话,不该由皇帝说出口。

因而,他稍有犹豫。

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女儿,不过是个小女子,学医,学医有什么用?

梁储一直坚强的伫立着,他不能哭,也不能情绪激动,他得表现出,淡然处之的样子,尤其是在刘家人面前,可那刘家叔侄,被当做死狗一般拖走,他红了的眼圈里,才禁不住,泪水泊泊而出。

却不禁失笑。

敢情陛下,当初,就没想过给她们发工资的呀。

在这个时代,一旦缔结了婚约,这梁如莹,便算是半个刘家的人了。将来过了门,也不再是叫梁氏,而是叫刘梁氏,这刘姓在前,梁氏在后,因此,奖励女子,想来,还是要奖励其夫。

“嗯?”

可是……

卧槽,这……

弘治皇帝面上带着凛然,不禁勃然大怒,这女子无端端的被退了婚,可不是好玩的事!

刘文华面如死灰,几乎要疯了。

接着,便是无数双芊芊玉手,竟是下意识的掐住了方继藩,无数的白衣天使们,朝方继藩身边依偎而来。

外头,梁储的两个儿子,早就到了,却不敢进来,一听到梁储要动身去寻方继藩,吓着了,冲进来,一人架住梁储的胳膊:“爹,爹啊,不能去啊,去了就是肉饼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因为这牵涉到了祖宗之制。

新津郡王劳苦功高,九死一生,命悬一线,为朝廷立下了赫赫功劳,这个时候,却是借着一个由头,来虢夺他的王位,这是做的事吗?如此,不但天下人寒心,也是对不住方景隆,这等亏心的事,朝廷也不便做出来。

弘治皇帝道:“萧伴伴,你有话说?”

所以这玩意,谁也说不准呀。

梁如莹缳首:“正是,小女子受方……”

倒不说其他的,而是……似乎是因为弘治皇帝那一句没用,刺激到了张皇后。

朱厚照心里顿时很不爽,朝方继藩龇牙,略带抱怨的说道:“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过河拆桥是吗?要我们来的时候,教我们三更半夜的赶来,不用我们了,就让我们在这凄冷的天里等到天亮。”

此人叫刘文华。

只是遗憾的是,这梁家之女,居然如此伤风败俗,虽然梁家身份高贵,可对于诗书传家的刘家而言,却不得不忍痛割爱了,刘家是体面人,无法容纳那样的女子,何况,自己在都察院里公干,乃是清流,万万不可自己的名声,有所毁伤。

大家等了很久,也不见陛下来。

于是,他四顾左右,郑重其事的道:“刘文华何在?”

弘治皇帝也已匆匆赶到了。

纵是他有万般的本事,可……

“急救之法……”又一个女大夫怯弱的样子,如孩子一般,背诵着:“需立即进行,否则……就来不及了……”

一群女医们,顿时噤若寒蝉。

萧敬听罢,越发觉得这女人,实是胆大。

“呀……”一旁的老御医,发出了古怪的声音。

朱秀荣启齿道:“平时父皇从不说这样的话,现在却突然有此抱怨,或许,另有隐情。”

朱秀荣便将方继藩告诉她的事,说了一遍。

这击鼓骂曹,讲的是名士祢衡被孔融推荐给曹操,曹对其轻慢,用鼓吏来羞辱他。祢衡当着满朝文武大骂曹操,并借击鼓发泄的故事。

朱秀荣恭顺的点点头:“一切凭母后做主便是。”

“找了。”萧敬道:“奴婢悄悄让人将那些纸屑给寻了来,只是可惜……太碎了。”

弘治皇帝已是懵了:“快,传御医,来人……再去西山……请方继藩,请苏大夫来。”

这个时候,天色虽已黑了,不过却只是在亥时一刻,宫里静的可怕,可女医院这里,却燃起了许多的烛光。

毕竟……这是第一次,在宫里出了特殊的情况。

弘治皇帝说着,不禁带着疑虑:“朕唯一担心的,就是这群女子,是否真能胜任。”

弘治皇帝看他一眼,却见他脸上带着真挚,和其他的妖艳jian货吹捧时的表情全然不同,弘治皇帝有些恍惚,这家伙到底是成精了,还是果真如此?

众女在医学院的明伦堂里,一个个看着方继藩,女人最麻烦之处就在于,离别时,就好似是生离死别一般,方继藩硬着头皮,安慰她们道:“入了宫,好好的当值,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其他的事,少看,少听,少去管,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这个道理,我就不多讲了。除此之外,宫里当值,大多时候,是极清闲的,贵人们也没有这么多病痛,因此,平时清闲了下来,也万万不能偷懒,每一期的求索期刊,都要好好看看,不懂的,可以修书来西山,询问。

是许多人……

方继藩也是头皮发麻,几个护卫已是警惕起来,正要打马,将人打开。

他很害怕梁侍郎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现在好了,看来不会酝酿冲突,也不必自己上前去将他打个半死,毕竟,打人是不对的。

方继藩只好驻马,翻身下去,到了梁储面前。

这也算是深明大义吧。

方继藩心里唏嘘,却拉不下面子来,便道:“知道了。”

方继藩重新翻身上马,心里想,这真是天大的责任啊,我方继藩……好了,今日就不吹牛逼了,他依旧木着脸,放马继续前行。

梁储揩拭了泪,恢复了一些冷静:“何事?”

一切都是按部就班。

哼!

随侍的宦官,忙是上前:“陛下有何吩咐。”

方继藩入殿,行礼:“儿臣……”

黄金洲就在眼前,相隔万里之外,非大忠、大智、大勇之人,不得镇守,新津郡王方景隆,承列祖列宗之命,镇守黄金洲,此为大明万年太平之根本……

此次开赛的,乃是少年队,是倭国的少年对新城工坊少年队,双方你来我往,最终,一个倭国少年,又进一球。

于是,寥寥的看台上,人们还是欢呼起来。

于是,人们茶余饭后,都在议论着此事。

这一看……

这一看……身子又打了个激灵。

于是乎,汉武帝大怒,李陵族灭。

当初誓言旦旦为李陵辩护的人,统统获罪。

现在大家在说的,乃是方景隆死而复生,你提李陵这茬做什么?

二人已经冒冒失失的冲入了殿中。

那礼官像是见了鬼似得。

可现在是什么场合。

“我也随了呀。”

东配殿里。

大家有绷紧脸。

朱厚照扶着船舷,低头去看海中的浮尸,还有偶尔一些人,筋疲力尽的呼救。

弘治皇帝又道:“回京之后,再下一道旨意,设东方不败水师,敕唐寅为水师总兵官,督造蒸汽舰,招募和操练水手,拟定蒸汽舰海战战法,朕要在三五年之内,使这东方不败水师成型,威慑四海。”

张懋感慨,人心不古,老祖宗们的规矩,到了下一代的皇亲国戚里,真是日渐凋零,这可怎么得了?

朱厚照拼命的揉着自己的脖子,青了,幽怨道:“按着你的意思,我们拿下了一批葡萄牙人的使节,不过……独独放走了王细作和另一个葡萄牙人。”

“担心什么。”弘治皇帝道。

弘治皇帝呷了口茶,在感慨之后,又忍不住道:“让一个礼官,随时跟着他进行提醒吧,免得他太庙中失仪,这是大事,不可出错。”

许多人长长的松了口气。

人们听到王不仕号,此刻发出了惊叹,有人下意识的朝王不仕看去。

………………

一声令下,王不仕号轻松的转向,而后,居然开足了马力,船首毫不犹豫的对准了安娜公主号的船身。

不只如此,对方船体庞大,正因为快速,可以随时调转方向,利用最坚硬的撞角,直接碰撞己舰脆弱的船身。

它的声音,顺着铜管,迅速的传递至各个舱室。

可惜……方继藩懒得理会他们。

弘治皇帝已率百官出了底舱,他站在这依旧无损的甲板上,看到四处海域,到处都漂浮的残肢断臂,还有一片狼藉。

巨大的船影,在正午的阳光之下,于海面上投下了巨大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