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79章:掩耳盗铃

第79章:掩耳盗铃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轩窗青墨| 更新时间:2019-09-02

“战,必须战!我们就是与北齐打起来,也不一定会输了。”拳头比脑子反应更快的武将们,听到秦寂言的话,当即热血冲头,一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现在就换了官服,穿上战袍,冲到前线与北齐决一死战。

火药的威力自是不用说,风遥已经在战场上见识过。只是火药不方便携带,而且杀伤面积不够大,这些猛虎并没有集中在一起,想要一举将它们炸死,这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直到下人来报:“顾姑娘,秦王殿下说要走了。”

战场上本就是你退我进,当秦王的兵马又进一步时,赵王的兵马只能不断的往后退……

战争已到白热化的阶段,地上尸体躺成一片,可此时却没人有空收尸,一个个踏着敌人的尸骨,踏着同伴的尸骨往前冲。

“有了寻长生果的理由,我们晚一两个月回去也无防。”秦殿下费了那么多心思送礼,总得从老皇帝那里,要点好处不是?

尼玛,老天爷简直是玩她,居然遇到一座被下催眠暗示的石像,这是想要害死她呀!

支灵川是通往北齐皇庭最近的路,如果不走支灵川的话,就得多走一个月的路,或者选择横跨一条大河。

顾千城已经做好久等的准备,可一个进出的时间,青衫官差就将秦寂言要的案卷拿了出来。

“嗯。林宇的父亲是捕快,他从小就跟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之下便喜欢上破案。”对于打算用的人,秦寂言还是很了解的。

凭她的本事,只要不遇到高手,不遇到大军,还真没有人能拿她怎样。

既然有用,秦寂言不介意给她更好的待遇,只要她乖乖的听话,在这五年尽心尽力的当他儿子的解药,他总不会亏待倪月。

“嗯,我们快走,我要去洗澡,我要吃东西,我快饿死了。”顾千城抱着秦寂言,鼻子一酸,又有想哭的冲动。

“回头,给女儿说说,让她看看不听父母之命,攀高枝的下场。”二老爷想到自家那个不省心,一心想要嫁给秦王的闺女,脑门儿就抽痛。

赵王妃顿了一下,面上有几分不自然,却什么也没有说,拍了拍顾千城的手,说了几句好好养伤的话,便寻了个理由回去了……

虽然秦寂言不认为季诺知情,不过子车把人带来了,秦寂言还是见了季诺一面。

顾千城这两天一直在顾家没有出去,连封似锦的药也是让下人送出去的。她就怕自秦寂言传消息过来时,她不在,……

又或者,老太爷根本就没有想过,把赵王造反的事告诉皇帝?

他们把粮草都留给了城中的百姓,他们接下来吃什么?

封似锦听到几个副将来问他粮草的事,着实是愣了一把,得知是言倾叫这些人过来的后,在心底暗骂言倾狡诈。

秦寂言和顾千城是快马加鞭赶回车的,唐万斤则是和封首辅等人一起坐马车回去的,马车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马,等唐万斤回到顾家时,天已经黑了,而顾千城不在府内。

泰园发生的事必须立刻查清楚,一旦让对方反应过来把证据抹掉,他就占不到理了。

顾家人听到大理寺收了状纸后,一个个脸色难看至极,顾国公虽然在顾千城面前逞威风,可实际上他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这些年多亏了有老太爷掌舵顾家才没有倒。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顾家人是守本分,可顾老夫人这位贵妃之母却是骄纵不可一世,做出刨媳妇坟的事。

“有区别吗?”紫衣女官下额轻扬,高傲的道。

此言一出,北齐人都不觉得有什么错,因为这是事实。

秦寂言握紧火焰果,不顾被灼伤的后背,一个鲤鱼打滚从地上跳了起来,使出纵云梯就朝树林方向奔去。

顾千城忙停下,气恼的看着一脸无辜的秦寂言,用力拍掉秦寂言做乱的手,“别闹了,还有一个时辰,我们就要出发了。”

“可是……”今天的行动这么大,要是没有收获,他们如何交差?

“你们……让让。求我没有用,我还有要事求见……”封首辅昨儿个累了一天,昨晚又愁了一个晚上,一夜没有睡好,精神极差,被一群人推来搡去,封首辅连推人的力气都没有,喊了几句无用后,直接晕了过去。

“朕……没有什么损失,怎么会怪皇爷爷。”秦寂言特意咬重那个“朕”字,提醒太上皇,他现在才是皇帝,太上皇已经是过去式了。

马车里程蕊脸白如纸,隐隐还有几分惶恐和安,可这些程夫人并没有看到,她紧紧的抱着程蕊,一脸担忧:“言将军,能不能麻烦你先给我们请个大夫,我女儿她痛得厉害,全身冰冷,怕是要不好了。”

第二天大朝会,朝臣再次奏请秦寂言立后纳妃,秦寂言这次直接当作没有听到,跳过此事,说起封赏朝臣的事。

轰隆隆的爆炸声,一声接一声响起,火光冲天,根本寻不到出路。

“好厉害的武器,有这般厉害的武器,难怪丝毫不将西胡天牢放在眼里。”北齐人双眼放光,隐隐闪过一丝贪婪,可很快又收了起来。

“好。”噗嗤一声,两个武者当即毙命,而那边暗卫也将忍者解决了,双方一前一后只差数秒。

热茶端来,温温的正好入口,封似锦喝了一口,才继续思索棋局,每一个字都落得分外小心,慢慢占了上风。

顾承志心里也怪顾老太爷没有把东西留给他,反倒卖了给顾千城还债,只是他嘴里不敢说。

秦寂言和顾千城解开心结,在最初的尴尬和别扭过后,两人又恢复如常,不过秦寂言似乎比之前更宠着顾千城了。

顾承志还是吓得大喊:“你是下人,娘说了,打死活该,不关我的事,不是我打死你的,你不要来找我,不要,不要……”

顾夫人与顾承志,也被女尼扎了针,两人慢慢地恢复了过来,只是脸色像是白纸一样难看,身子止不住的哆嗦,想要指责虚庾庵的尼姑,却说不出话来。

秦寂言的属下是尽职的,他们不仅成功的,把顾千城的“礼物”送到了该收的人手里,还顺便把顾家一行人的反应做了实况转播。

“轰……”火油碰到火花,便立刻燃了起来,蹿起半米高的火舌。

“朕要这些人……全部留一口气!”秦寂言说这句话时,还在半空,风将他的话,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不管封老爷子是真晕还是假晕,这个时候都必须是真晕!

显然,太上皇已猜到封老爷子十有八九是装晕,也猜到了封老爷子的立场。

大管家满肚子疑问,可却不敢问出口,就怕提起先太子,惹秦寂言伤心。

喧闹一声学子跳塔案终于告一段落,只待主犯吴六郎归案,就可以结案。不过,结了学子跳塔案,并不表示神女塔的案子就结了。

景炎此刻正与北齐交战。秦寂言半夜闯进军营,又不肯停下马,摆明了是来者不善,军中的将士会放过他才有鬼。

领头的将领自以为压低了声音,却不知秦寂言将他与景炎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封似锦要问的自然是顾千城的事。

天牢里只关了三个犯人,除了周王和荣王世子外,就只有倪月。秦寂言这次过来,是来见周王与荣王世子的。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的跛脚男人,顾千城兴不起一点同情与感恩。哪怕对方可能救了他,哪怕对方也可能是受害者。

他们都要赢了,这些人想要闹哪样。

“退兵十里,我放了全城的百姓又如何。”赵王也不敢真拿全城百姓的命,一直威胁秦寂言,毕竟这是大秦的国土,不是在西胡和北齐,他这么做是真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一张嘴,刚刚吃进去的,还有之前吃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既然做了坏人,就应该奢求保有良知,老管家这样做只会两面不是人……坐地上或者桌子上?

当然,这怒火不是针对顾千城的,而是针对暗卫。他手底下的暗卫,最近一直在吃屎吗?人都到了城门口也没有发现?

话落,秦寂言双手作揖,给众人行了一个礼。

之前这条走道只有一米长,他们还勉强能走两步,现在这条走道足足有八米,他们还没有跑到顾千城面前,就先被时面的高温更融化了。

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她身体受伤不说,为了安抚这匹马,她的精神力严肃透支,她已经无力把这匹马解救出来,只能找人帮忙。

掏出钱袋里仅剩的二两银子,顾千城转身对一旁围观的群众道:“哪位好心人帮我把这匹马身上的绳子解开,这二两银子便是他的。”

凭焦向笛的才学,只要不跟这两人同一年科举,要摘得状元也不是难事,可偏偏……

痒死她了。

“皇上,你太高看我了,这是我最后的底牌,所以我想换最有价值的东西。”她当然有后手,她从来都不会把自己的底牌全部露出来。

“言将军?他好好的西北干什么?”不知为何,顾千城心中一跳,脑子里不由自地浮出,那个冷硬却内敛的少年。

冠夫姓什么的,真得太讨厌了!秦寂言已没有耐心,继续与圣后周旋。一个时辰已是他的忍耐极限,圣后还要继续拿侨,那么……大家就打吧!

“圣上小心。”武将大喊,拔刀挡了一记,禁卫也蜂拥上前,手中的刀反手刺入土丘里……

染血的剑,指向其他的死士,风遥厉声道:“你们都该死!”

将领不仅爽快调兵,还贴心问道:“大人,一千兵马够吗?”

皇帝不差饿兵,暗卫虽然没有带过兵,可跟在秦寂言身旁也学不了不少。暗卫没有急着让这一千精兵上山,而是命他们在原地休整,顺便把早饭解决了。

顾千城不着急,抱着小雪貂慢慢的走着,直到走到正殿,小雪貂才挣扎着要下来,而顾千城也没有拒绝,顺着小雪貂的要求放下它。

暗卫现在也不敢肯定,有没有人和向导一样潜进邺城,安全起见他不能让顾千城单独行动。

顾千城看着前后、左右一脸紧张、不断的后退的侍卫,完全无法理解这些侍卫到底怎么想的。

她想像中的大战呢?

可偏偏秦寂言说得头头是道,作为不懂武功的人,她也无法据理立争的说秦寂言只要一只手就能灭杀那些探子,所以……

“追了本王一路,不是恶意难不成是善意?”秦寂言从容而立,没有出手的打算,明显是知道对方没有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