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62章:冷热自明

第62章:冷热自明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轩窗青墨| 更新时间:2019-09-02

这一等就是无数年,大混沌内,终于再一次拥有了三千魔神,大道神果内有生灵诞生了。时间源头神秘莫测,乃是时间的起源,也是世界的源点。

回到绝王府后,凤阑绝望向上官云端,略带疑惑的问道,“我怎么感觉你跟太上皇之间有什么事,瞒着我。”

夜无痕的脸色瞬间的阴沉,一双眸子猛然的眯起,直直地盯着上官云端,眯子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狠不得直接的焚烧了她,这个女人,竟然,竟然……

像这样的表演,他还第一次看到,要说,整个表演怎么着也要半个时辰,结果,硬是只有两刻的时间便完成了。

“王妃。”那个侍卫惊住,连连的喊道,显然有些不知道要喊什么,所以刚开始的时间顿了一下,但是却随即喊出了王妃,虽然王爷还没有跟她成亲,但是王爷对她的特别,大家都是清楚的,她早晚会是他们的王妃。

若是先前,她还是有些犹豫,那么此刻,她就完全的下了决心了,就算他现在想娶她,她也绝对不会再嫁了。

可是,他现在要告诉凤阑绝,完全可以由他自己的名义跟凤阑绝说,而且,还可以跟凤阑绝解释一下,他为何要用皇后的名义呢?

“反正有些不对,好像时间上有些不对。”叶寒微微的蹙起眉头,略带思索了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突然转变了语气,望向凤阑绝问道,“对了,你离开京城有多长时间了?”

他此刻的声音中,是满满的沉痛,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管发生什么事,在本王的心中,你永远是你,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本王这一辈子,爱的人,只有你。”

他那原本搂在她的腰上的一双手开始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游动起来,唇角的笑更是不断的漫过,“还舍不得起来,既然不想起来,那么我们就。”

“绝,如今的你,对我真的这般的绝情吗?”那女子的声音中重新恢复了刚刚的伤悲,低低的话语,让人忍不住的跟着她心痛。

只怕是为了挑起她跟凤阑绝的矛盾,目的就是为了让她误会。

她的话微微的顿了一下,一双眸子望向凤阑绝,轻声道,“绝,我们回去吧。”

而,此刻蓝岚一双眸子正直直的盯着页面,一脸的凝重,专注的记着书上的内容,不过,她仍就没有翻动页面,很显然,第一面的都还没有记住。

凤阑绝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担心与着急,如今的桐城可不能再发生任何的意外了。

走到府外门时,远远的便看到管家正站在门口吩咐着护卫什么。

“皇上要搜可以,不过若是到时候搜不出什么,怎么着也要给个说法吧。”上官云端的脸上仍就带着淡淡的轻笑,只是那话语中却带着明显的威胁。

而且,他认定此刻上官云端这般的阻拦他,肯定是心中有鬼,是为了故意拖延他的时间,遂再次下令道,“搜,给朕搜。”

她这话,炸一听,似乎是为上官云端开脱的,但是细听之下,不难明白,她也是想要借机嘲笑上官云端的。

这可是绝对对她有利的。

“公主只不过是跟你比试一下,你竟然推三推四的,一点都不给公主面子,你这是什么意思?”皇上看到蓝岚的样子,也有些坐不住了的,不由的望向上官云端,沉声说道。

然后递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轻声说道,“云儿,把下面的数字都接上来,证明给他们看。”

然后快速的转向皇上,说道,“父皇,她肯定是乱写的,就这个傻子,她能写出会,肯定是乱写一通,想要蒙混过关。”

那几个管家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上面吩咐的,岂敢违抗,都一个个胆战心惊的快速的算了起来。

然后微微的垂下眸子,开始对比,刚开始,他的唇角明显的带着几分轻笑,但是,很快的,他唇角的笑便完全的僵滞,那张原先带笑的脸更是慢慢的阴沉,甚至慢慢的变黑。

“你是为了她去祈福的,这祈福自然是最重要了。”不等上官云端回答,老夫人便连连的接口道。

而与他们一起的,还有凤忆希,等了那么久,终于有机会了,她又岂能放过。

南宫世家,南宫逸他是认识的,南宫逸并没有娶妻,所以,她显然不可能是南宫逸的女人,而且若是南宫逸的女人,南宫逸也断然不会让她半夜三更的出来抢劫。

上官云端之所以对这儿这般的熟悉,是因为她以前的确来过这儿,不过,那时候,是以前傻傻的上官云端,她的脑中有着些许上官云端以前的记忆。

“这次王爷不仅请了我们,而且王妃还说要请各位夫人,不是说已经设了宴席吗?怎么不见王妃?而且,也不见各位夫人到来?”另一个大臣,也一脸疑惑的问道。

“当然有关系。”叶寒的身子突然向她靠近,然后一脸暧昧地说道,“因为,我要娶你,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皇上,她下了毒,怕被人发现,极有可能会在臣妾与王爷昏迷时,将那茶换掉。”李贵妃这次可以说是直接的诬陷上官云端了。

“难不成,你以为这毒是朕给你们下的?”皇上此刻已经恨不得要杀人了,夜无志更加的激怒了他,他对着夜无志恶狠狠的吼道,一个不成气的东西。

他们都已经安排人进了宫,暗中保护着上官云端,不过,也都只是吩咐上官云端有危险的时候才出现。

虽然时间十分的急促,但是爹爹还是为她准备了很多的嫁妆。

“李妈,你去把这个链子给绝王,让绝王给小姐戴一下不就知道了吗?若是链子不掉下来,就证明绝王是真心爱小姐的,若是这链子掉下来,那。”

“你告诉她了?”夜无痕听到她最后一句话,却是微微的一惊,低声轻呼道。

“恩,本王也相信她。”夜无痕的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低声说道。

凤阑绝抱起她时,身子似乎微顿了一下,双眸也似乎再次的闪了一下,脸上的轻笑也微微的隐去,唇角多了几分冷意。那跪在地上的五个黑衣人,正是他派出去的五个人,竟然都被抓了,他原本就是依靠对皇宫的熟悉,把那几个人早就悄悄的带进皇宫,吩咐他们,等凤阑绝成亲之时,暗中行动,他原本以为,那个时候是最松懈的时候,以为自己的万无一失,但是却没有想到,他的人竟然全部被抓,没有一个逃出去的。

那天虽然娘亲收买了那些下人,他们并没有真的用力打她们,但是却让她们脸面尽失,被下人取笑,甚至连奶奶都责怪她们,这两天对她们也没有以前那么好了,这份耻辱,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干脆直接把她打晕了。”另有人恶毒的说道。

而他那微侧在身边的手,狠狠的收紧了一下,若是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叶寒,他不是还要等着叶寒为上官云端医病,他那紧握的手只怕早就掐向叶寒的脖子了。

“走就走,谁愿意理你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凤忆希也是真正的怒了,她好心来看看他,他竟然一次又一次的赶她滚,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恶。

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密谋造反,控制了太上皇来夺皇位。

“现在已经真相大白了,来人,将凤阑锐与玲妃压下去,关入天牢。交于刑部依法处置……”太上皇听到玲妃的话,脸上却更多了几分冷意,他自然也已经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只怕这个女人才是罪魁祸首。

“我明白,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上官云端再次轻声说道,问出了当年娘亲的事情,但是还有一件事,要从这个男人的口中确认,那就是上官凌雨到底是不是他的女儿。

“我也知道,你不想承认当年的事情。”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顿,再次继续说道。

上官云端自然明白上官傲天的心思,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她也赞成爹爹的意思,不为别的,只为那个被情所困的男人。

“呵呵。”那个男人突然的轻笑出声,那声音中,带着太多的无奈与伤痛,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好一个不认识,我从十三岁便守在你的身边,如今已经快三十年了,这三十年来,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听你的,如今你竟然说不认识我。是,我都说了,所有的事情我都说了,但是我却不后悔,因为我知道,你这么留在府中,根本就不开心,而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你以为你还能留下来吗?”

而对她,此刻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如今整个大殿上吵成这样,她竟然还能够纹丝不动的坐在那儿,单单是这份冷静,沉稳,就没有几个人能比的上。

所以,此刻虽然有些亮光,但是很暗,恍惚中,仍就看不清他的脸。

“我倒是不介意你以身相许。”凤阑绝突然的靠近她的耳边,轻声低语,声音中似乎仍就带着几分笑意,似乎有着几分半真半假的玩笑,但是他的眸子中却看不出半点玩笑的意思。

“王爷,你的急信。”

“既然上官爱卿……”皇上再次一脸为难的开口……

南宫雪的母亲与上官云端的母亲是堂姐妹,只不过因为关系不怎么好,嫁了人后就没有再走动了,后来上官云端的母亲死后,这事,就更没有人提起过了。

上官云端的身子再次的缩起,似乎还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那几个女人望向她时,嘲讽中更多了几分得意,随即纷纷找了位子坐下,如同她们才是这儿的主人。

月儿毕竟不放心自家小姐,所以很快便将茶端了进来。

二夫人愤恨的目光落在了上官云端的身上。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在我面前玩阴的。”二夫人快速走到三夫人的面前,扬起手,狠狠的扇在了三夫人的脸上。

顿时,整个房间里,一片混战,战争不断的升级,已经不知道是谁在打谁,谁在回击谁了。

而此刻的蓝岚,却是怎么都笑不起来了,一张脸已经完全的阴沉,甚至还有有些惨白,一双眸子中,更是隐过几分让人惊颤的怒火,身子似乎还微微的轻颤着。

“皇兄,原来是真的呀。”凤忆希听到凤阑绝亲口承认了,顿时一脸兴奋的喊道,“皇兄,这一次说不定你真的会输呢,皇嫂可是筹了很多银子,而且蓝姐姐还捐了一万两白银呢。”

凤忆希与蓝岚毕竟是一起长大的,也不想看到蓝岚太过难堪,毕竟,她也只是可怜之人,怪只能怪她爱错了人。

所以,她提出蓝岚捐款的事情,也算是对凤阑绝的一个解释。

只不过凤阑绝听到她的话时,脸色却是微微的一沉了一下。

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女人。“先进宫。”上官云端被自己脑中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来不及多想,便急急的喊道,此刻,比起那皇位的问题,她更担心太上皇的安危。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王妃可以进去了。”那个带头的侍卫,这次望向上官云端,一脸恭敬地说道,只是双眸望向跟在上官云端身边的夜无痕与叶寒,脸上微微的一沉,再次冷声道,“只是,其它的人,不能进去。还请王妃能够体谅我们的难处。”

只是,她说出这些话时,再看到两人身上穿着的宫女的衣服时,便也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再次沉声道,“你们看,他们连你们也拦,若真是太上皇想要立绝儿为皇上,怎么可能会让人拦着你们呢?”

所以,她一定趁这个机会去太上皇的寝宫看看。

咳声猛然的止住,一双眸子也闭了起来,而握着上官云端的手也无力的垂下。

上官云端并没有理会他们,一双眸子仍就直直地望着太上皇,心中更多了几分疼,而刚刚被太上皇握着的手,因着他的垂下也跟着落下,似乎她的手,仍就与太上皇握在一起,她此刻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想这样分开。

但是,那些大臣们此刻听到他这样的话,却都是纷纷的惊住,这个时候他说出这样的话,若是皇上同意了他的提议,那便表示,他以后在朝中,便没有了地位,便如同永远的放了他的假,他以后就可以天天在家陪着他的王妃了。

各位大臣看到凤阑锐不但不生气,反而仍就是一脸的轻笑,而且还是那般纵容的语气,不由的都纷纷的愣住,看来,这个皇上似乎一点都不可怕,比起先前的皇上,似乎要好很多。

凤阑绝离开大殿后,便直接的带着上官云端离开了皇宫,而且真的如同刚刚在大殿上所说的那样,出了城外,去郊游。

“是。天气好,人的心情就好,才能玩的开心。”上官云端也微微的一笑,接着他的话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自然的愉悦的心情,此话虽然是说给那些跟踪他们的人听的,但是却也是她的真心话。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我是害怕,她给的毒跟你身上中的毒,或者会有那么一点细微的不同,但是只要有一点的不同,到时候,药不对症,谁都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那些大臣都有些惊愕,但是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冒头,毕竟,现在的皇上可是凤阑锐。他们就算都信服凤阑绝,也不能去冒那个险呀。

这老家伙还真会装无辜,他岂会不知道是为何事?

因为夜无痕的出现,气氛明显的变了,尚书大人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就连丞相大人神色间也隐着几分凝重。

而凤阑绝唇角带笑,神色未变。

此刻,凤阑绝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疑惑,双眸微闪,望向密室的那个小窗口处,眉头微蹙,快速的跃起,闪到那个窗口处,看到窗口处的东西时,一双眸子猛然的眯起,狠绝中,却也带着几分惊愕。

那人肯定是在她与凤阑绝来这密室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一切。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人很清楚整个事情的发展,很清楚,他们审讯那个丫头的整个过程,包括他们的谈话?

反正闲着也是无聊,她倒要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么到底会是谁呢?竟然会知道她心中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