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61章:战无不胜

第61章:战无不胜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轩窗青墨| 更新时间:2019-09-02

那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怒火,一双眸子望向孟千寻,那份怒火便更甚了,只是,隐隐的又带着几分嫉妒的异样。

那声音中带着淡淡的轻笑,更有着毫不掩饰的欣喜。

不过,孟千寻却并没有说什么,说真的,她也很想听听夜无绝会给宝儿讲什么故事。

“比本王更激动?!”夜无绝望向孟千寻,微微的轻笑,他又何尝不激动,一年多的分离,再次的重逢,他比谁都兴奋。

“是我。”李逸风连连压低声音回到,生怕她惊动了其它的侍卫,毕竟现在是深更半夜的,他可是悄悄的进宫的,若是让人发现,只怕还以为他图谋不轨呢。

“那天,我跟你在蓝宁辰的面前演戏时,被他发现了,他信以为真的,所以,便逼着我进宫向你提亲。”李逸风简单的说了一下,关于他们如何逼他的事情,并没有提。

当孟冰看到李老夫人的那一刻,顿时愣住了。

像这样的话,这般的众目睽睽之下,她实在是说不出。

要说,孟冰是北尊王朝的公主,李逸风的身份也是那般的特殊,若是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不可能一点都没有传出消息呀。

眼看着已经是深夜,相信亲朋好友都已经离开了,但是李逸风还是没有出现,房间的门紧紧的闭着,没有任何的动静,外面也听不到任何的脚步声,只是隐隐的听到有秋风吹过,瑟瑟的让人感觉到有些冷。

但是,他跟公主按理说,应该不相识呀,毕竟这个公主是北尊大帝刚找回来的,见过的人不多呀。

“他说的,很可能就是梦小姐。”虽然李逸风没有再回答,但是秦敏儿还是下了定论,像这种事情,身为女人的她比较的敏感,毕竟细心。

骗人,他可是极少做这样的事情,更何况还是骗自己的父亲,但是现在为了逸风,他却不得不这么做了。

就算是同性之恋,那也是有真爱的,而不是去忍受那种变态的折磨,所以,他觉的,这个男人肯定不是清令馆的人。

就连那些侍卫们,一个个也都是完全的呆住,没有想到,这花公子竟然当众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当时,只怕就连皇浦拓都不知道这件事情,不过,以皇浦拓的聪明,应该能够猜的到,但是,皇浦拓是绝对的不会泄露此事的。

“回皇上,其实我是从一个以前也认识她的朋友的口中得到的消息,是他告诉我,二年多前,他跟这个女人一起到了皇浦王朝,然后见到了将军府中的五小姐,这个女人发现五小姐跟她长的几乎一模一样,所以,便起了歹心,据那位朋友说,后来,这个女儿便就那么失踪了,再后来,梦家五小姐的性情就大变了。其实,那个人就是最好的一个人证,只是,他胆子小,不敢进宫做证。不过,皇上可以让人去查。”

不过,在此之间,他还是先要确定那圣旨上的内容是不是按他的要求所写的。

或者,先前的花断尘是真的把生死不当回事,抱着一心求死,只要她陪着心思。

而且,他那拿到了圣旨的手,也再次的向着孟千寻的腰上揽去。

李老爷子可不管他那么多,今天就是铁了心的要逼着李逸风成亲了,毕竟李逸风的确也是不小的。

“你就知道护着他,而且还帮着他来骗我,我就是因为听了你的话,才会什么都由着他,现在看看,看看,成什么样子了?快三十的人了,还不成家,没个正形,这一次,谁都别求情,谁求情都没有用。”李老爷子狠狠的瞪了李赢一眼,对李赢的怒火还没有完全的消失呢。

“父亲的脾气,你是清楚的,现在,娘亲的意思很显然也是向着父亲的,所以,这件事只怕真的难办了。”李赢的脸色微觉,神情间隐过几分凝重,虽然他知道李逸风的情形,但是父亲跟娘亲这边显然是打定了主意,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呀。

“现在,开始第二场的比试。”白容再次的高声宣布道,说话间,双眸似乎随意般的望了夜无绝,心中暗暗的为他担心,着急。

他的胆子的确够大的,难道他就不怕被侍卫发现了吗?

一年多了,他跟她分开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的时候里,没有人知道他的思念,没有人知道他心中的苦涩,更没有人知道,他每夜每夜的睁着眼睛,无法入眠,只是想着她。

夜无绝可能也意识到了她的情绪间的细微的变化,定然也想到了,昨天,她知道了他在皇宫,肯定会出来找他的。

她竟然这般的对他,那他一定要知道不断的戏弄他的结果。

然后,才会有了后面的误会。

花断尘怔住,双眸下意识的去望向她的双手,却发现,她的双手上带着白色的手套。

竟然不是冰儿那丫头,而是北尊大帝刚找回来的公主?

根本就不给李逸风半点的回旋的余地,再次一脸坚定地说道,“这件事,就这到定了。”

不会是当时他跟孟冰在蓝宁辰的面前演戏的时候恰恰被李管家看到了吧?

此刻,皇宫中。

虽然今天他输了,但是他也绝对不会放手,绝对不会让她嫁给别人的,他要让她明白他对她的爱。

“我也没有说是要花公子喜欢我。”原先那个做梦的小宫女唇角微瞥,有些不满地说道。

“是呀,是呀,可能是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一点什么误会吧,所以,花公子才这样来求公主的原谅。”

这一次,说话间,手中的匕首竟然真的向着脖子上刺去,顿时,他的脖子上便现出一丝血痕,不过,并不是很深,也没有留太多的血,可见,他还是注意了分寸与力道的。

因为,女人本来就心软,对自己在意的男人,就更加的心软,但凡,她对他还有一点的感情,就不会看着他这般的伤害自己了。

“皇上现在的情况,的确如此,而朝中的事情又不可能一直没有人管,毕竟皇上这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回京城,朝中真的发生了很多的事情,若是再没有人来处理,只怕会酿成大祸。”李逸风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而听他这话中的意思,显然对朝中的事情,很是了解,可见,他应该是一直都在关注着北尊王朝朝中的事情。

这个时候,若是她不为父皇分担,父亲肯定无法好好的休息,到时候,若是病情再恶化,只怕、、、、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朝中大臣那么多,难免会有一些图谋不轨的。

孟千寻的双眸微闪,北尊大帝写下圣旨,这件事情的性质就有些变了,不再是口头上的答应了,那以后,她的责任就会更重了。

那些朝中的老臣们虽然对北尊大帝十分的忠心,但是那也是因为清楚北尊大帝的能力,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若是换了小小年纪的孟千寻,大家只怕未必会服。

“你的能力,我自然是相信的。”孟冰快速的接道,她一直都深信李逸风的能力。

说真的,孟冰觉的,跟李逸风在一起时间,只怕比与她跟蓝宁辰在一起的时间还要长。

李逸风留了下来,又为皇上检查了一下,“皇上先休息,我回去做一些药给皇上带来,皇上只要好好休息,暂时不会有什么事的随身带个英雄联盟客户端。”

“好了,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北尊大帝却是微微的一笑,神情间更是一脸的轻松,似乎一点事情都没有。

而且,像那样的情形下,也都知道是一个敛财的好机会,贪婪之心,人皆有知,那么好的机会,谁都不会放过,更何况明城已经连续干旱了几年,那些地方的官员一个个胆子也是越来越大,自然也是越来越贪了,百姓自然不更苦了。

“公主,从明城干旱起,前前后后,送去明城的粮食就已经超过五百万担了。”丞相大人的脸上也明显的多了几分凝重。

那人侍卫的速度倒是挺快的,很快便赶到了皇宫外,看到外面堆的满满的花,似乎比先前更多了一些,不由的微愣,这是谁呀,竟然送这么多的花。

“当然,我本来是想说,让他们把那些花全部的扔掉,只是,我的话没有说完,你便闯了进来,那个侍卫便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是想把那些花搬进来。”孟千寻再次的解释着,虽然平时的她,并不太喜欢过多的去解释什么,但是这种情况下,对他,她还是解释清楚的好。

而很显然,夜无绝是早就知道了她跟那个男人之间的事情,所以,此刻,她也不想再隐瞒了,全部说清楚了,或者更好,因为,她真的不想让那个男人再影响到她以后的生活。

夜无绝的眸子微闪,神情间隐过几分异样,对于她这般的信任,心中自然是万心的欣喜,而且,他也的确很想知道她跟那个男人的事情,因为,他一定觉的那件事情有些无法理解。

而从她那次的话可以听的出,她爱的很深,那般的深爱,不可能是短时间里的事情,所以,他一直都不明白,这到底会是怎么回事。

此刻,他用的是我,而不是本王,隐约间便更多了几分亲密。

生他的气?

进了书房,他看到她的那刻,心情是无法形容的,说不出的惊,说不出的喜,更有着连他自己都无法形容的复杂。

像那种甜言蜜语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若是一点都没有了感觉,一点的情绪都不会为他浪费,还会不顾一切的冒险来帮他吗?

“对不起,我实在是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孟千寻的眉头紧蹙,她怎么突然觉的,这个男人穿越到这古代后,脑子似乎锈住了。

不过,貌似她也没有对他说过什么慌呀。

所以,孟千寻决定了,不再理他,既然跟他讲不通,那么就干脆的视为不见。

他?他也太过自以为是吧?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你这又是何必?”只是,他到了这种时候,孟千寻都直接的喊他疯子,直接的让侍卫赶人了,他竟然还抱着幻想,还认定孟千寻对他是有感情的。《孟千寻快速的接过那封信,打开,只是,看到那里在的内容时,唇角却是忍不住的狠狠的抽了几下。

他所写的第一项的比试竟然是比速度,以此海先,淘汰掉大部分的选手,这一点倒是刚好与她想的相符合,她原本也是想用赛跑比赛的。

这样的比较简单,快速,而且又不会引起众人的不满,毕竟,对所有人而言都是公平,公正的,更是公开的。

北尊大帝以前就曾经因为一个太监在他的面前乱说话而直接的将那个太得处死的,当然,那个太监正是犯了北尊大帝心中的禁忌,替一个犯了罪的大臣说好话。

“各位大臣可有什么事情启奏?”孟千寻的眸子一一扫过众人,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声音仍就不高,但是却有着让人无法忽略的威严,相对于昨天她刚出现的沉默,今天的她一开始就是冷冽,霸气。

“各位大臣还有其它的事情吗?”不跳字。孟千寻见众人静了下来后,不由的再次问道,因为很多事情,昨天都已经解决了,所以,今天的事情,肯定要少一些。

可能是真的很麻烦,要不然以丞相大人的稳重,是定然不会这般三番五次的当众反驳大将军的。

只怕连他的那些属下以后对他都不会那么的敬畏了。

孟冰是真的觉的不可思议了。

“漂亮叔叔,你会抢的我娘亲吗?”小宝儿可是向来都是十分的固执的,一直没有听到李逸风的回答,便再次的追问道古往今来涉艳记。

“李逸风,你先给皇兄检查一下吧,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情况?”孟冰见这件事情也解释的差不多了,而那边的雪太医开的药,也已经给皇上喂下了,还是先让李逸风为皇兄检查一下吧。

而此刻,床上的北尊大帝已经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坐在床前的李灵儿时,明显的惊了一下,低声道,“你来了。”

孟冰心中着急,也没有再问,便连连的带着宝儿转向离开,竟然连早朝都没有结束就离开了,那么是不是说明皇兄病的很厉害?

而且,娘亲本来就是十分聪明的女子,也是懂的一些医术的,她一进来,便看了雪太医开的药方。

“雪太医,你可是北尊王朝最厉害的太医,连你都说没有办法了,那皇兄他?”孟冰听到雪太医的话,那满是沉痛的眸子猛然的一沉,雪太医的医术在北尊王朝可是大家公认的,如今,竟然连他都说无办法了,难道皇兄真的要、、、

孟冰拿过一张纸,快速的写下了什么,“这是以前李逸风的住址,希望现在没有搬家。”

孟千寻却是微微的愣住,这孟冰对李逸风情况知道的还真是够多的。

“外公不会有事的,外公一定不会有事的。”小宝儿慢慢的从孟千寻的身上溜了下来,轻轻的走到了北尊大帝的床前,看到北尊大帝昏沉的样子,一张小脸上是满满的担心与难过。

“好了,好了,都退了吧。”北尊大帝微微的蹙眉,示意众人退朝。

“公主,皇上如今身体不好,还望公主能够、、、”雪太医也面向孟千寻跪了下来。

“皇上,皇上,你要注意龙体呀。”雪太医连连走向前,一脸的着急,一脸的担心。

他此刻却反过来安慰起她来。

而且,初也说过,关于下昭书的事情,她事先也是不知情的,所以,她一回皇宫,便极有可能会去找北尊大帝问个明白。

“千寻,这件事情,父皇待会自然是要会跟你说清楚的,不如,你先下去休息,父皇下朝后便、、、”北尊大帝仍就是一脸的轻笑,声音亦仍就如同春风般的轻柔,不见半点的不满。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皇兄这到底是闹的那一出呀,竟然将这样的昭书公告天下。

不过,这一次,皇兄的昭书所说明的条件的确也是太过简单,笼统了,什么叫做,只要年纪适合,只要叫做只要没有娶过妻子,能够一心一意对公主的就行。

孟千寻的身子不断的绷紧,一双眸子却是瞬间的变的阴沉,冰冷中酝酿着惊人的怒火,

“已经有三天了。”她身边的一个女子看到她的神情,惊滞,下意识的回道,只是回答时,身子却是慢慢的向后退了几步,神情间带着几分明显的害怕。

没有,绝对没有,所以,这件事也绝对不可能有任何的误会。

“去北尊王朝。”孟千寻的眸子再次的眯起,一字一字狠声说道,很好,她倒要看看,就算她回到了北尊王朝,又能怎么样?

“爹爹在北尊王朝,很快就可以见到爹爹了。”宝儿听到孟冰的话,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幸福的喊着,“跟爹爹一起离开,一起离开。”

“千寻,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立刻进宫?”进了京城后,孟冰望向孟千寻,询问着她的意思。

夜无绝微微一怔,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不由的问道,“小丫头,那你的爹爹呢,你带我去你的娘亲,你爹爹可是会生气的。”

“你看,那水里的鱼漂亮吗?”不跳字。夜无绝不想再跟她说这个问题,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有些事情还不懂,所以他不想再多提起,让小丫头伤心。

“那我来宝儿一个问题,宝儿能回答我吗?”不跳字。夜无绝微微的呼了一口气,隐隐的感觉到呼吸似乎一下子变的有些急促,那话语中也带着几分小心。

因为那种毫不理由的喜欢,所以,他纵容着她的一切,莫名的只想跟她可以多相处一会。

他本来对于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从来就不会多管,更何况,他现在,一心只想着千寻的事情,其它的,他更是没有心思去管了。

夜无绝听到他的话,去是微微的一怔,心中更多了几分疑惑,不由的转身,望向五皇子,沉声问道,“你说的是何事?”

“什么,她身边带着一个女孩,那肯定是本王跟她的女儿。”夜无绝听到这个消息时,脸上便快速的漫过无法控制的兴奋。

“呵呵,王兄应该也是吧。”再次被追问,那位刘公子也不再掩饰了,毕竟这一上路,也就全明白了,也没有什么好掩饰的。

这个刘公子看来是真有点势力的,说话的确够狂的,也够狠的。

这一刻,这两个人偏偏碰在了夜无绝的抢口上,只能算他们倒霉。

却恰恰看到一群人,正围在前面,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而此刻孟千寻因为想要尽快的打听到夜无绝的消息,便也抱着宝儿跟着她下了马车,人多的地方,也应该比较好打听到消息。

她感觉到,夜无绝的肩膀处,鲜血仍就不断的流出。

但是,这样的情形下,那些死士发了狂般的不断进攻,而且她什么都没有,所以,包扎伤口,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带她离开。”夜无绝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却几乎是同时的想都没有想的,便把梦千寻推到冷霜的怀中,冷声命令着。

在夜无绝的掩护下,冷霜真的带着她冲了出去。

有几个死士想要拦住他们,但是夜无绝却以更快的速度挡住了他们。i^

跑到河边时,她快速的滑入了水中。

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身子不由的僵了一下,再也待不住了。

一张脸,顿时面如死灰。

玉血灵珠藏在这儿的事情,除了他,便只惠妃知道。

而此刻玉血灵珠失踪,惠妃却躺在这儿,他不能不怀疑玉血灵珠的失踪跟惠妃有关系。

“惠妃,玉血灵珠呢?”皇上望向她的眸子中却是让人惊颤的冷意,说出的话,更是更直接的质问,很显然,他此刻是完全的怀疑惠妃的。

惠妃越哭越伤心,声音中带着太多的自责,更多了几分可怜。

“怎么会是他?”惠妃的一双眸子猛然的圆睁,一脸难以置信的惊呼。

就连那神情间,都有着几分相似。

她很清楚,这个女人,在这种情况下,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