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59章:宁可玉碎

第59章:宁可玉碎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轩窗青墨| 更新时间:2019-09-02

凤阑锐也是微愣了一下,隐隐的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只是此刻,他的人都没有闯进来了,想要再退出去,也不可能了,而双眸微抬,看到大厅紧的门紧闭,里面也没有听到太多的声音,双眸不由的再次的眯起。

上官云端的唇角狠狠的抽了几下,被她恶心的连点心都吃不下去了。

“你给本王住口。”只是,上官云端只是喊出了两个字,却被夜无痕狠狠的打断了,他的一双眸子,更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事着明显的怒火,似乎还有着几分醋意,她喊凤阑绝就喊绝,喊他却成了王爷?

“你是谁?”那个冲进来的女人,看到上官云端微微的怔住,却随即怒气问道,倒像是她才是这儿的主人,上官云端是个外人。

一行人快速的来到大殿,整个大厅中,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本公主知道,现在的情形对本公主十分的不利。”只是,蓝岚却是突然的开口,打断了尚书大人的话,脸上也多了几分冷意,双眸微沉,再次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不过,那些事,本公主的确没有做过,刚刚说的那些,都是气话,只是为了。”

“就暂时将关押在王府吧。”凤阑绝的眉头微蹙,再次沉声说道,他也知道,若是将蓝岚关到刑部的话,那肯定会影响到凤月国与蓝城之间的关系,弄不出,说不定真的会引起战争。

“哦。”尚书大人终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低声应着,这次用手去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你们也去帮忙吧。”没有办法,上官云端只能让侍卫也去帮忙。

“回太上皇,微臣年事已高,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了,所以,想要回乡下老家休养。”丞相听到太上皇的语气,便更清楚,凤阑绝与太上皇都已经知道了,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苦涩。

“绝,你真的这般的狠心吗?当年,你那么的爱我,如今,真的都忘记了吗?”那个女子似乎有些急了,再次连连的说道,轿帘似乎微微的动了一下,似乎是她下意识的想要掀开下来。

若是那女子的出现,就是为了让她误会,那她自然不会上她的当。

“皇上,臣只带了一本书,既然是王妃与公主两人比试,那就要应该有两本,不如,皇上再让人去取一本来。”严大人却并没有着急把书拿出来,而是再次慢慢的禀报着。

“好,现在以两刻种为限,看两人谁记的最多,现在开始。”皇上看到她们两个人都没有动,双眸微闪了一下,再次出声说道。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南宫雪并不在那儿,只有一个年轻男子等在那儿,这也是上官云端事先与南宫雪说好的。

“各位夫人请放心,各位大人不会有事的,你们就安心的回去吧。”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略带安慰地说道。

她的一只手,快速的伸向那只砚台,想要将那里面的墨,弄到上官云端的身上。

凤阑绝心中那叫一个满意呀,这个女人难得的这般的乖顺,这么的听他的话,这是不是说明了,在她的心中,已经开始信任他了。

她就是想要看到有人来抢皇嫂,到时候就可以看到皇兄紧张的样子了,只是可惜了夜无痕竟然不配合。

秦思柔愣住,有些意外的望着上官云端,似乎没有想到她会回答的这般的干脆,这般的绝裂,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她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略带无奈,却又带着几分心疼的笑。

“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我也从来没有想到对自己的敌人仁慈,我一直贯彻的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定会十倍的偿还。”上官云端眉角微扬,一脸认真地说道,这的确是她一惯的作风。

以皇上的态度,根本就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若不是皇后求情,皇上根本就不会这么放过柳如絮。

叶寒这才微微的抬起眸子,望向上官云端,唇角微微的动了一下,只是,却似乎仍就有些犹豫,并没有说什么。

不由的微微压低声音说道,“皇兄,你的心上人来了,你还不快点过去。”

凤忆希的身子再次完全的僵滞,突然的用力,推开了他,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他,有着几分难以置信的错愕,一时间,似乎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他刚刚说什么?

秦思柔的身子微微的摇了摇,脸上更多了几分沉痛,喃喃低语道,“清儿……”

若是刚刚那个链子没有被月儿那丫头给上官凌雨戴上,李妈发现后,一定会她有所怀疑的,毕竟李妈是娘亲陪嫁的丫头,更清楚那链子的事情。

“你以为我想管呀,只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你若是喜欢她,就去争取呀,你这样坐在这儿算什么?”秦思柔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着急。

他这话听起来,似乎是在维护太上皇的意思,在其它人的听来,倒也没什么。

但是,太上皇,凤阑绝还上官云端却是知道内情的,听到他这话,都微微一愣。

心中明白,只怕二皇子就是这么做的。只是,他此刻这般说出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想到那皇上,便想到了那后宫三千,她可不想跟那么多女人共享一个男人,更不想,天天待在深宫中等着一个男人的宠幸。

只是,这一刻,当夜无痕抓住他的衣领,再次的追问上官云端的情况的时候,他就是忍不住的生气,怒火似乎猛然的升腾,想要控制都控制不住。

站在他身边的秦思柔,看到他的表情,暗暗的摇了摇头,脸上多了几分无奈,她知道,这一次,夜无痕只怕是真的想要放手了。

她终于慢慢的睁开了眸子,首先映入她的眸子的,便是那张一脸着急,一脸担心,而带着几分欣喜的微微放大的,完美的无懈可击的脸。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情形吗?”上官云端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慢慢的开口,声音中带着几分回忆的恍惚,提出这个问题,其实是想要知道,他与二夫人是在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知道,你知道了真相后,一定会恨我,但是我当时却不能不那么做,他若是真的爱你,心甘情愿的碰你,也就罢了,但是他不是,他是被逼的,若是在那样的情况下碰了你,一定会恨透了你,恨你一辈子的,所以,我那时也是想帮你,只是没有想到,你第二天还是向老夫人假报,说他碰了你。”那个男人继续说道。

丞相大人望向上官云端中,那微眯的眸子中射出狠不得将她立刻碎尸万段的阴戾。

凤阑绝的双眸猛然的一眯,眸子似乎突然的闪过一丝嗜血般的狠绝,总可恶的就是这只老狐狸,今天,他要好好的整整这只老狐狸,替他云端儿出口气。

“云端儿,竟然别人不相信我们,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的证明一下呢?”凤阑绝并没有理会皇上,甚至都没有看皇上一眼,而是再次的转向上官云端,轻声说道……

上官云端的心微动,望着他一脸的严肃,听着他那低沉的誓言,此刻的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怀疑,那个女人,不可能影响到他们的生活。

他的动作极为的轻缓,又带着几分郑重,他的手,已经移向他的手腕,手中的链子,正要穿向她的手腕。

他凤阑绝若非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绝对不会相信,他竟然会受到这种待遇。

“我当然有证据。”上官云端抬眸,一脸自信的轻笑,然后在丞相那快要杀人的目光中,慢慢的走到了尚书大人的面前,将那第七张画像慢慢的摊开了桌子时,然后缓缓的补充道。“这就是证据。”

从那天博太医查出云儿怀有身孕后,这几天,云儿几乎是什么东西都吃不下,一闻到饭菜味就恶心,虽然说,怀有身孕的不想吃东西,有时候恶心,也是常见的事情,但是像云儿这样的,也实在是太严重的。

叶寒的唇角突然微微的扯出一丝笑意,脸上再次多了平时那痞子的表情。

三夫人那张妩媚的脸上,顿时浮出五根鲜明的手指印,半张脸也快速的红肿起来,可见二夫人用力之大。

众人纷纷的沉默不语,这里面很多是已经嫁了人的,在这种以男人为尊的社会中。

女人根本就没有自我,只怕没有几个人是真正幸福的。

原本在里面房间里的皇后,只后劲凤忆希的喊声,快速的走了出来,看到她们两个时,不由的惊呼道,“你们怎么也进宫了?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从这种种的迹象来看,今天要立的新皇,肯定不会是凤阑绝,若不是凤阑绝,那就绝对不会是太上皇的本意。

“希儿,谢谢你,但是我也不可能会让你去冒这个险。”上官云端一脸感激的望向凤忆希,她岂能不明白这丫头的心思,就是不想看着她去冒险,所以情愿自己去冒险,这份情,她领了,但是同样的,她也不可能会让希儿去冒险。

“皇嫂,你想怎么混进去呀?要不要我跟你一起进去?”凤忆希再次说道,想要陪上官云端一起进去。

是,他此刻望向她的眸子中,有着太多的惊,有些她想不明白的惊。

太上皇突然反握住了上官云端的手,很紧,很紧,紧的不像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更不像一个重病虚弱的老人。

只是,此刻的这种气势,这种语气,这种眼神,可完全都不是一个傻子应该有的呀。

其实,他的心中很希望凤阑绝能够真的退出,什么事都不要管,但是,此刻是凤阑绝自己要求的,他的心中,便忍不住的担心。

他认识她这么久,还没有见过她这般开心的样子,看来,他以后要经常的带她出去走走。

这两天,叶寒那边似乎一点消息都没有呀。

“怎么样,今天他又去哪儿玩去了?”此刻坐在轮椅时的凤阑锐一脸的阴冷与狠绝,此刻书房中,没有外人,只有他最信的过的侍卫,他也不必再伪装了。

“是这位公子状告李公子,下官是例行公事,不过,丞相大人放心,只要李公子是清白的,下官自然会不他一个公道。”尚书大人略略陪笑地说道,丞相大人来了后,似乎也多了几分底气。

而丞相大人的神色间,却随过几分担心,谁都知道,夜无痕向来冷面无情,六情不认的,若是让夜无痕知道了那件事,只怕……

“看云录。”李玉的眉角得意的上扬,回答的声音中也更多了几分嚣张。

几个人,都是一脸的惊愕,面面相视,更有着几分不解,而其中一个侍卫,似乎还下意识的向着密室中望了一下,惊愕中,似乎还隐着几分别的情绪。

看到凤阑绝时,有些惊怕,但是,还没有反应过过来时,便被素容拉过来,在她的脸上快速的做着什么,更是彻底的惊住,只是,一时间,也不敢说什么,更不敢反抗,只能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凭由素容‘蹂躏’。

“王妃,奴婢要做什么?”那丫头毕竟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仍就有些担心地问道。

“本王已经吩咐隐立刻找叶寒回城。”凤阑绝对于上官云端的事情,向来都是行动最快的。

但是那个宫女却显然并不想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再次开口道,“上官小姐,我是奉命行事,请上官小姐不要让我为难,皇上与上官将军等人都已经在大厅等着了。”

“不用。”上官云端回神。果断的拒绝。

“这个女人怎么还是来了,而且,她到底从哪儿弄的这身衣服呀?”坐在上官凌雨的身边的一个女子,愤愤地说道……

看来是她太多虑了。

现在,再想带她离开,显然是不太可能了。

上官云端的话微微的停了一下,望向她的眸子中似乎更多了几分笑意,再次轻声说道,“到时候,你的下场绝对会比上官凌雨更惨。”

老虎不发威,还真的当她当病猫了。

只是心中感激着凤阑绝对的体贴,爹爹现在这个样子,她的确不忍心这么离开。

很难想像的出这样的南宫逸竟然会是当今商业的巨头。

“雪儿,燕儿,快给绝王请安。”两人一迈进房间,南宫雄便吩咐道……

虽然她一直喜欢着夜无痕,但是这绝王可是全天下所有女子做梦都想嫁的人,更重要的是,这绝王还没娶王妃,甚至听说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若她真的能够嫁给绝王,那么……

“夜无痕,有种你就直接杀了我,真接杀了我。”上官凌雨那双疯狂的眸子,这次是直直地望向夜无痕的,而此刻,她显然是一心求死,竟然敢骂夜无痕。

她的话语微微的一顿,一双眸子突然的转向上官云端,一只手,也恨恨的指向上官云端,狠声道,“一定是她,一定是这个恶毒的女人毁了姐姐的脸,奶奶,一定不能放过毁了姐姐的脸的人,一定要替姐姐报仇。”

“那云儿就多谢老夫人对云儿的关心与爱护了。”上官云端一仍平静,公事公办般的淡淡的说道,不给老夫人任何的开口求情的机会。

“放人,只怕没那么简单。”一直不曾开口的凤阑绝突然冷声说道,他的声音不高,但是却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反抗的威严,他原本不想插手这件事,想要将这件事交给夜无痕来处理,但是此刻,却还是忍不住开口。

“来人,先把上官凌雨的武功废了。”凤阑绝望向一边的侍卫,冰冷的脸上同样是让人不敢违抗的狠绝。他一旦出手,只怕比夜无痕更狠。

“什么?她竟然懂武功?”果然,夜无痕听到凤阑绝的话时,不由的低声惊呼,看来,他倒还真是低估了这个女人,要早知道她会武功,他岂能不废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