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52章:千形一貌

第52章:千形一貌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轩窗青墨| 更新时间:2019-09-02

言家和凤家手上的大军,就是她和龙宝最大的倚仗,只要言倾与凤于谦不倒向景炎,景炎就不敢动他们半分。

他要知道是长生门盯上他父王,还是大秦有人勾结长生门。

倪月事后派人去找过,再也没有找到人后,就封锁了消息,并发出信息,让长生门的人来处理善后。只是让倪月没有想到的是,长生门还没有处理好善后,秦寂言的人就带兵来到漠北。

尼玛,老天爷简直是玩她,居然遇到一座被下催眠暗示的石像,这是想要害死她呀!

这时候可没有什么情诗大全,情书大全,追妞一百招这样的书,她要找起来不知多困难。

话落,两个老怪物飞身蹿入山洞一侧的小树假山中,秦寂言和景炎正欲追过去,可不等他们动,就听见“轰……”的一声,那片如同仙境的小树林炸开了……干坏事的人,自然要比干好事的人花更多的心思,要关心的事、关注的人也更多。

五皇子被皇上看押起来的消息,虽然没有对外宣布,可景炎还是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

老太爷还是有几分本事的,能这么快就从打击走出来,绝非简单之辈。要知道,顾家其他人可没有一个从打击中走出来。

武定和暗卫又惊又怕,两人不敢耽搁,一路顺着血迹追了过去,可是在林中深处,突然就失去了现线。

他的女人,他准备立为皇后的女人,居然被人当成小妾,好大的胆子。

顾千城举着刀,抵在红衣妇人的身后,瘦弱的身影,几乎完全被红衣妇人遮住了,可秦寂言仍旧一眼看到了她。

虽然秦寂言不认为季诺知情,不过子车把人带来了,秦寂言还是见了季诺一面。

人心不足蛇吞象,说的就是季家。借着大秦攒下大批钱财,又起了想要夺国的野心,这样的家族不灭,大秦的国威何在?

“这倒也是。”老皇帝点头,他的怒火来得快也去得快,当即满脸笑容的道:“一般人确实入不了你的眼。当年给你选伴读,让你挑四个,你偏偏看不上其他人,只挑了两个。”

“殿下英明,赵王果然带兵朝英州城的方向跑了,程将军定能拦下赵王等人。”副将想到能把赵王捉住,就一脸激动。

武毅这些日子如同影子一样伴随唐万斤左右,对唐万斤的体质多少有些猜测。不过,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将唐万斤的秘密说出去,因为他不可能背叛唐万斤。

“皇爷爷,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只是你以前看不到罢了。”秦寂言再次将汤勺递到太上皇嘴边,“皇爷爷,你放心,汤里没毒,我再狠心也不会对我的亲人下手。不管是赵王叔还是周王叔,甚至是云楚,我都不会要他们的命。”死只多痛苦一下,而活着才能痛苦一辈子。

全部轰碎了,还能挡住他们的路吗?

“你倒是大胆,什么话都敢说。”这也就是秦寂言招封似锦进宫的原因,他要是招封似锦的老爹进宫,那位首辅大人必会跟他讲一大堆道理,陈述一堆利弊,最后……

焦大人计算损失的方法,正是顾千城当初提供给封大人的算法。当时京城的城门还没有砸碎,顾千城就能算出数百万两的赔偿,现在江南的城门都被唐万斤砸碎了,依焦大人的‘能干’算出数百万两,那绝对是分分钟的事。

顾老太爷终会老,能护他的时间有限,而他后面还有一个庶出的弟弟即将要出生,如果他连这点家业也不守住,以后怎么活?

没有意外,秦寂言和顾千城所呆的山谷,是一个悬崖底下,两人要离开这里,得爬上这座高达数千米的悬崖。

“老大,我们完了,我们完了,我们要怎么办呀?我老婆儿子还在山上呢,我死不要紧,我死了他们怎么办?”一干土匪哭天喊地,像是死了娘一样

微信-通讯录-添加朋友-搜号码-输入:enenbook收到秦寂言没有死的消息后,皇后出手阻止了陈家与顾家联姻!

“不懂没关系,你很快就知道了。”太上皇扭头看向窗外,“还有半个时辰,吉时就到了。你说朕在吉时现身太庙,在文武大臣面前指责寂言软禁、谋害朕,寂言的登基大典还能办下去吗?”

不过,给顾千城倒是可以,等顾千城背熟了再说给他就成了,反正顾千城的就是他的。

很抱歉,他们没有听到。

封似锦能认清自己的身份,再好不过。

脚链解开后,顾千城又咚咚的撬开手上的铁链,前后花了两刻钟。

秦寂言没有说半句责怪的话,只让他们每个人,将顾千城失踪那晚发生的事说一遍。

在和子车说之前,秦寂言就想到了对策,“把暗风剑交给风遥,其余的都交给风遥去办,你从旁协助即可。”

显然,老管家也知顾千城不待见,平时也只是默默的做事,除非必要绝不往顾千城身边凑。

当然,这大半个时辰并不是全在抄数字。越是往里,里面的温度越高,空气越稀薄,饶是顾千城也有些受不了,抄了几行就得出来换口气,不然很容易憋死在里面。

引路的人看到这一幕,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千万,千万不要有事,不然她不会原谅自己。

“闪瞎了我的眼。”焦向笛惊得后退数步。他虽是文人,可也知受了惊的马,有多难安抚,顾千城露的这一手,真正是把他震住了。

“王爷,属下已初步锁定了嫌犯,随时可以抓人。”那人语气带着一丝兴奋,显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而且第一次就有收获,这种成就感无法用方语表达。

这么容易就被激怒,真不知她早年是怎么在后宫杀到皇后的位置,又是怎么护着小皇帝登基的……

那女官轻轻点头后,走到太后身侧,在太后耳旁细细低语几句,太后听罢眉头轻皱,扭头看了与秦寂言并排而座的顾千城一眼,很是不高兴的点了点头……秦寂言双手搭在顾千城的肩膀上,弯下腰将顾千城扶起,又贴心地给顾千城调整姿势,就怕她坐得不舒服。

温柔的动作,暧昧的言语,嘴上责怪,可眼中流露出来的却担忧与关心。

“这只是本王的怀疑,当不得真,总之你救风遥并没有错。”秦寂言虽有安慰顾千城的意思,可说得也是事实……秦寂言的指控,让顾千城十分无语……

舌尖轻轻从顾千城的胳膊滑过,酥麻似触电的感觉从小腹往上升,顾千城一个机灵,忙推开秦寂言:“让你咬,不是舔。”

顾千城却没有同意走,“你现在就要带我走?”

“我们宁……”三人当中最小的子诺开口,可他刚说三个字,就被子羊打断了,“我们喝,但我们可不可以约定,事成后给我们解约。”

“圣上,我相信你,但是……我更希望看到确实的保障。当初我们的交易,是我为太子殿下提供五年的血,你保我不死。现在我能为太子殿下续命,你不能再用这个条件敷衍我。”这世间没有那么便宜的事,一个条件换两个好处,哪怕秦寂言是皇帝也不行。

她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连父母都能放下,可偏偏他们还不能怪那个女子,因为一切都是他们儿子自己的选择……顾千城没有别的选择,只得乖乖的走到秦寂言面前,然后……

连封似锦都知了,他居然都不知,想想都是心塞。

“我没用力。”秦寂言禁锢住顾千城的双手,将人固定在怀里。见顾千城一点也不配合,仍旧乱动,秦寂言没好气的道:“什么痛?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至于地图是真是假,秦寂言并不去考虑,因为他就是考虑也没有用,他只能选择相信圣后。

秦殿下回来,皇上下旨训斥周王的事,更把老太爷吓慌了。老太爷清楚,这是老皇帝在为秦寂言清路,为了让秦寂言坐稳皇位,老皇帝不惜对自己的儿子下手,而且绝不会手软。

窦氏虽是大老爷的二房,可在老太爷面前还是颇有份量的,窦低知晓老太爷喜欢她的爽利,也不兜圈子,直接将原因说了。

“千城,今晚带你看好戏。”鹿死谁手,要到最后才能知晓。

这年头当个强盗土匪真不容易,遇到几个少年居然在他们身上实践兵法,简直没法活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顾千城暗道不妙,跪坐在秦寂言面前,可怜兮兮的道:“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不是有心的,别生我气好不好?”

他和承欢宁可和千城姐姐一起出去冒险,也不想留在家里,即使家里更安全……

单增这个时候实在没有心情陪呼延千霆打,可呼延千霆有那么好说话?

“一时想左了。”凤于谦拍了拍脑袋,在战场上呆久了,他都快和焦向笛一样一根筋,只想着让这些北齐人全死了算了。

“这么严重?是我孟浪了,下次小心些。”秦寂言知道顾千城这是使小性子了,可想想自己也确实过了些,所以……

意料之中的答案,秦寂言并不意外,“把人带过来。”

顾夫人挑衅地看向顾千城:嚣张得意又如何,后院是她的天下,她就是把黑的说成白的,也没有会多说一个字。

当然,这一切封似锦做得不着痕迹,至少不会让钦差太明显的感觉出,他被人控制了。

京城的百姓平日见多了,看到朝中大臣出现在城门口,第一反应就是有大人物要来。

她从这些人的眼睛中看到了疯狂,看到了暴虐,唯独没有看到希望与感激。她们的人格近乎扭曲,顾千城不敢保证这些人心中还有善念。

“等你等基后,发兵攻打长生门吧,那种为追求长生,而随便牺牲他人性命的地方,不该存在。”长生门杀人已经不止一次了。

可是……

他要是无法用轻功,跑出了火海要怎么办?

圣后把活火山的地址给了秦寂言,转身就派了一队兵马,从另一条道赶去活火山,拦截秦寂言与顾千城。

“哪有,我很认真的。”顾千城立刻收起脸上的笑,故作正经的看着秦寂言,脸上就差没写上“看我认真的样子”。

华大夫一个用力,骨头接好了。

“啊……”顾承欢痛得大叫,身体不受控制的弹起来,却被顾千城死死按住了。

看着顾二爷和承欢父慈子孝,老太爷一脸感慨,老二要是一直这么懂事该多好。

他是京官,是京中被老皇帝,和满朝大臣重点关注的京官,是朝廷中的后起之秀,他的一举一动时刻都有人盯着,行差一步丢的就是命。

景炎也知这事怪不得别人,只是为生生失了一个机会而心里烦躁。

顾千城记得曾经听到一个说法,说人什么都能吃,饿狠了就会开始吃自己,从内脏开始,一点点“吃”掉,直到死亡为止。

要让人知道钱庄的事,说不定会引起内乱。

西胡的副将们吵了半天,最后也没有吵出要不要花精力抓秦寂言,而风遥也没有表态。

顾千城觉得,在战场上她根本帮不上忙,还要秦殿下抽调亲卫保护她,实在是浪费人力,便向秦寂言提出回去的事。

顾千城想拒绝,可对上秦寂言幽深坚定的眸子,拒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口。

圣上居然上山来救他,他何德何能,值得圣上为他冒险?

这里没有外人,顾千城也不用装,一个冷眼扫过来:“娘娘用了什么药?”这伤,绝对是用药弄出来的。

“表姐?我母妃怎么样了?”五皇子见到顾千城出来,立刻收起情绪,上前寻问。

秦寂言原本是想从程蕊口中,打听神女的事,却不想阴差阳差听到程蕊供认自己杀人的事。

吴六郎往北齐方向跑了,千城想要查清舞阳郡主一案,肯定要从吴六郎身上下手……顾千城却没有动!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择子,顾千城中了择子,按道理孩子是不可能有事的。

就在老管家碰到顾千城的手时,瘫坐在地上,捂着肚子痛叫的顾千城,突然动了,如同猎豹一般快速蹿起,抬手劈向老管家的后颈。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想过,顾千城会不会借大逃走,可两天后大火熄灭了,他们在火堆里发现一俱焦干的尸体,看身形和顾千城相差无几。

近四年的时间过去了,火山早已平静了下来,只有地上那一层层锈红的石块,无声的告诉世人,这里曾发生了什么。

苏合香丸不是什么精贵的东西,秦寂言要的话,随时都能弄到一大把,可她不行……

顾千城开始提取呼吸道、肠胃里的秽物。

蟒蛇紧紧缠在雪貂身上,雪貂的牙咬住了蛇的七寸,血早已冻住,并没有什么异味。

在普通百姓眼中,才华横溢,有天人之姿的封似锦,与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和封似锦比。

感谢封似锦的人格魅力,有他在现场百姓十分配合,封家暗部的人行动十分顺利,不仅完全没有阻碍,百姓甚至自动让出道,好方便他们行动。

可是……顾千城进来了半天,秦寂言也没有抬头看她。

“朕要信你了就是傻子,你不会以为朕这个皇位是捡来了的吧?”秦寂言挑眉,声音温柔。见顾千城眼珠子滴溜乱转,想要逃跑,秦寂言笑道:“千城,你说是朕去抓你,还是你自己走过来?”

出路被堵死,顾千城再次装可怜,“圣上……刚刚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