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30章:声吞气忍

第30章:声吞气忍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轩窗青墨| 更新时间:2019-09-02

我将这个照片拿在手中,然后把两个抽屉恢复原状。准备一会看到曾大庆,问问他这个是什么情况。

我大喘着气,但是却感觉身体中流逝的力量越来越多。我转头一看,只见这个厉鬼不过身体扭了几扭就已经追上了我们。

看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了,不停的干呕起来。宫一谦一边苍白着脸,一边不停的拍我的后背,帮我顺顺气。

虽然我不是很了解,但是也是记得张兰兰曾经对我说过,一个法术越好强的鬼,在生气的时候就越有能力让周围的气温下降。

想想我又自己自嘲起来,若是宫一谦是那小人,怕是这几道锁也锁不住他的吧。

“你找哪位?”

本以为张兰兰想明白我一直都是依靠着她以后,会觉得我麻烦并且远离我。却不想她竟然也赞同我的观点,原来我们真的就是一路人。

就这样,我耐着性子先找了一家咖啡厅,坐着点了一份晚餐,边吃边等着张兰兰的到来。

张兰兰耐心的跟杨先生解释着。

忽然杨先生大声的喊了起来,然后抓起了雨伞就要冲出去。

我连忙拿出了手机,调到了旺旺客户端,还好那个客户并没有写差评,而是给了一个习惯性好评。

“你……你等着瞧,如果你再宫一谦在一起,看我……”

头疼的就要炸掉,我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叹了一口气。这个时间给了差评说明买家那边还没有休息,我究竟是现在打电话过去问问,还是直接按照这个地址飞过去呢?

听了张兰兰的话,我差点就脱口而出,那是不是可以考虑灭了他们啊,我对于张兰兰身上的符纸还是很有信心的。可是我也只想在心里转了个念头而已,就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住了,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暴力起来了。看来这个地方实在是不能长期的呆下去了,否则好好的一个人的灵魂有可能会发生裂变。

我跟张兰兰见状,除了大吃一惊,一时间没了主意。

可是我毕竟寄人篱下,还就真如宫弦所说的那样,他救了我。

这次当出宫弦教我如何运用戒指,打开结界的时候,运用到的办法。

我看到在张兰兰正在挂绳的,摆弄着她的物件。

我的大脑一片恐怕,腿就像是被灌了铅一样的重,让我想跑都跑不动。这种感觉简直让我绝望极了,只能趁着我的手还有力气的时候。不停的晃动的张兰兰得手臂。还用大拇指去掐着张兰兰的人中。

真是一个怪人,我在心里嘟囔着。

我看了看是此处陌生的环境,这里的情景跟昨天晚上困住我们的那个迷阵很相似。

一想到是剧毒,别说等十分钟了,就是再等上十个小时,我也会等。

虽然张兰兰还在我身边,我的思绪却这样忽然就飘到了宫弦的身上。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兰兰匆匆的打断。

就在我挽上了宫弦胳膊的瞬间,他的手上也立马多了一把软剑,还是如来时一样,软剑指向之处,那些半人高的杂草就消失了,路面上现出了一条水泥路面来。

说完话以后,沈琳就自己一个人走到了露天的平台上,然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就将木质的门给关上了。我跟张兰兰就这么被沈琳给放在家里面,沈琳也真是够放心,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家里面的东西会丢一样。

起初一切似乎很是顺利,大陈牵引着那头牛往山路的边边上靠,这条山路修得还算是宽敞,足够两辆车并列行驶,也方便会车。

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如果让我打头阵的话,估计我就是炮灰的料了。

从宫弦走了到现在,也不过是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正准备睡个回笼觉的时候,只见门边有一个可疑的身影。我试探的问了一句:“一谦?”

一副十足的大小姐模样,我叹了一口气。这个陆雅真是没有一处是让人省心的。我放过刚刚准备要拦住的的士,走到了陆雅的身边。

我默默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等着曾大庆先开口。但是等了好久我才确定我的这个决定是错误的,因为我发现,曾大庆根本就是如果你不说话,他可以一直跟你沉默到底……

我突然间感觉到一阵心累,有时候人的运气一差起来,真是谁也拦不住的。不过好在这会儿灯开了,周围的气氛也就没有那么阴冷了。

张兰兰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然后直接将目光看向了金龙。金龙一改之前懦弱的表现,嘴角扯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再没看我们一眼,直接就往外走。

问题的重点是,这个梦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真实,真实得让我不敢轻易的觉得,这个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梦境。

而我也只是稍微的跟宫一谦提起这件事,没想到宫一谦这么快就找到了证据,真是干的漂亮。

“是,宫一谦还对陆雅说,不就是要自己娶她吗。随便,反正都是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是谁又有何干系。”

我对着电脑不停的发呆,但是电脑那头的人却一直急急忙忙的。

“在吗,在吗?客服!”

我叹了一口气,遇上一个急性子了。我一打开消息栏就听见如此急切的留言。天知道今天面临我的又是什么顾客。

这款白玉手镯真的是太美了,我一眼看过去就喜欢上了,不过我们上新的淘宝宝贝。我早就已经背的滚瓜烂熟了,为什么没有看到这个白玉手镯?

水进入了肺腔,刚刚的慌乱让我呛的水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下意识地想要去呼喊救命,可是嘴巴一张开,浴缸里面的水就争先恐后的涌了上来。

我本该没事的,不过是被途径此地的水鬼给勾上了。我没有说话,宫弦也不吭声。本以为他顶多待上一会就会走,可是他却是一副打定主意不走了的样子。

医院的窗也不知怎么的就打开了,大白天的,竟然吹进了阵阵阴风。我感觉冷到不行,不论是从身体上的,还是从心理上的。张飞停顿了一下,才终于说道到正题上来。

“后,后,后来呢?”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大半身都挂在张兰兰的身上了,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以至于我的嘴都哆嗦着,话也说得不连贯了。

电话那头很快的就传来宫一谦的声音。之前还纠结的无法面对的宫一谦,现在却给我的感觉温暖的不像话。

忽然之间我心头一动,会不会我被困于此处,就是有人想要让我出不去,想看着我活生生的死在这里。

张兰兰却摇摇头说道:“不是这么算的,在这种小破地方,买块地皮根本就没多少钱,如果要是卖你地方的人比较傻一点,十几万元都能拿到这个地。”

金龙撇撇嘴小声的说:“说好的美女客服呢,一个长成这样,一个又凶的跟老虎一样。”

宫一谦也连忙挤到我的旁边,就着张兰兰的手看过去。

现在手机的功能就是方便,那边通过手机的定位功能,很快也就找到了我们。厉鬼被张兰兰收了以后,那些被他杀害的游人也就莫名的随之消失不见,这个山谷除了那塌方的滑坡以外,倒也没有呈现出什么惊世骇俗的状况。

“宫弦!”我用尽毕生的力气朝着戒指大喊一声,只见我的话音刚落。宫弦整个身体都明显的一震。

看着铺满了地板上的那大大小小近百种药材。我都看得眼光缭乱的,此时我才明白张兰兰为什么让我千万不要插手。

张兰兰见我如此,朝我点了点头,她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应付我了。她又埋头的将这种药那种药的进行调配。

吴先生指了指我们身后的货品:“喏,就是后面那些,全都是我抓来准备杀掉的鸟儿。它们都被我关在这里面。之前我夫人第一次被我发现夜里头颅不见的时候,我是很恐惧的。第二天我马上就请来了道士,他们告诉我,这是因为犯了禽劫。我需要活捉九十九只鸟类,然后一起炖汤给我夫人喝,才能就她。”

现在再联系张兰兰说的这句话,还有看着吴夫人脖子上的红绳子,我大概也能理解出一个所以然来。应该没有错了,就是吴先生之前杀掠鸟兽,导致它们仇恨的想要来找吴先生报复。

“这个小女孩不简单,想办法让大明离开她。”张兰兰用极小的声音在我的耳边悄然的说道。

为此,我不敢再到处张望了,怕引起那个小鬼的注意。

“没事,没事林梦,你的腿没有问题。”小明连忙出言安慰了。可是我能够相信他的话才怪呢。没事他们看那么久,当我是免费的人体模特儿,专门供他们练习使用的吗?

虽然我的心里是一点儿也没有被吓到,这样的情形刚才在磨盘山的范围里我已经经历过,虽然是没有看到现场,可是我也能够猜测得到,有那么一瞬间还差点儿被她附体成功,那时我还感觉到了自己身体内正在被什么东西往里挤的感觉。

“谢谢医生。”小功很是有礼的对他们微微一笑。至此我心里大为放心,只要不是骨折了我就不那么担心了。

看着陆雅这小人得志的样子,我理都不想理她。特别是陆雅在“太奶奶”这三个字上面,还咬的格外的重。我知道陆雅这种表现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现在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我没有精神去跟她计较那么多。

当我的眼前重新陷入黑暗之中时,这一回我神智是清明的,耳边也没有再传来各种各样的声音。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刚才进入到巷子里时,绕来绕去的又走回到了原点,那样已经让我失去了对路程距离的判断。

说着张兰兰就要收起她手中的紫色球,我连忙阻止了她,因为此时忽然我的身体感觉到一阵冷意,因为我从紫色球里看到了一张阴狠的脸,那是一个小老头的脸的,说他小是因为他的个子很小,小到也就是半人高的长度。

“你怎么啦,没事吧?”站在我身旁的大明探头的看着我,满脸的关心。

这桩一直困扰着我心的公案,算是了结了。

张兰兰有些等不及了。不耐烦的对我说:“华先生到底干嘛去了,怎么还不出来。让别人等他倒也好意思。我要去找他。”

为了让华先生改掉差评,也真的是煞费苦心啊。

张兰兰冷笑着说:“你可想好了,我一开始作法。你的夫人以后就不会这么妩媚动人了。”

满院的鲜花围绕。阵阵花香沁人心脾。宛如仙境一般,真是太美了。

我回过头去,果然看到了宫弦那恣意的脸。他在我的耳边轻轻的吐着气,说道:“老婆沐浴,怎么能够少了为夫的帮忙呢?”

我如何能够放弃这大好的机会?连忙将我最担心的问题问出来:“张兰兰失踪了,她现在情况怎么样?我已经有好几个时辰联系不上她了。”

“你们想去哪儿呀。”大妈一边扬鞭赶着牛车,一边询问我们的去处。

“没用的,离职会死的更快。如果不干了可以向店长辞职,不过你要积累满100个好评才能见到店长。这是规矩。”

“我住在你们家?不太合适吧?”

欣欣继续没好气的说:“你走开,宝贝生气了。别生气啊,怎么糖果只有几颗了,姐姐再给你拿糖果好不好?”她走到雕像身边,像安抚初生婴儿一样柔声说。

第二天一早,陆雅的声音就在我的门外传来:“太奶奶,太奶奶,我可以进来么?”

宫弦也在一旁冷冷的看着陆雅。

宫一谦的母亲还有家里的长辈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连忙跑过来解释,我挥了挥手“下次不要再忘记就好了。”

瞬间我内心的感动的情绪都消失的差不多了,走到了外面一些,宫弦突然转回头,在手掌心中凝聚起了一团黑色的雾气,就要往那个小鬼魂的身上打过去。

我一边看着女鬼,一边防备着身后的门。门外突然有传来了“咚咚咚”的声音,这次,随着这个声音,伴随着的是张兰兰焦急的声音:“梦梦,我是张兰兰,你快开门!再不开门就要来不及了!”

沈小姐的述说让跟张兰兰相互对视了一眼,以我们的经验,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的了,而且问题还是跟鬼啊恶灵等邪物扯上了关系,否则正常情况之下,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张兰兰看着面前的这些,喃喃自语道:“赶尸?天哪,怎么会在这赶尸!”

我恐惧的对张兰兰说:“你说老板到底知不知道有赶尸这个东西的?这个感觉已经干了好久了。”

接到一个电话,是爸爸打来的,说是一个远房姑父死了,要我回岳阳去参加葬礼。我想了想还是回去吧。毕竟在这里也找不到什么线索。

表姑抱着孩子边哄边说,“你不是才高中毕业吗?如今的公司好像只收大学生。”

我咬了咬唇说,“我刚辞职,目前在做网店客服。”心里叹了口气,这七大姑八大姨的质问实在是难应付。

晚上,我战战兢兢的坐在沙发上等着打胎药生效,却迟迟等不到。难道药效不够?于是我又吃了几颗,等到半夜也不见肚子痛。这哪里是打胎药啊!都能当饭吃了!

还有一种莫名的妖风从不知名的地方吹了进来,我被这阵风吹的打了一个寒颤。连忙对小月说:“小月,你快别哭了。你再哭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你别把眼泪弄到手镯上啊!”

我只好出了房间,去找楼层服务员,一直找到了前台才看到服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