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24章:魂飞神丧

第24章:魂飞神丧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轩窗青墨| 更新时间:2019-09-02

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道:“此事,从长计议吧。当然,继藩之言,也是老成谋国嘛,嗯……朕有些乏了,诸卿,且下去休息。”

方继藩道:“儿臣当时见这夺目的光华,便忍不住想要拜倒,再无他念,只想着,吾皇万岁,心里这般默念之后,陛下已将那突兀,一脚踹飞,陛下……实在是神鬼莫测,儿臣佩服。”

萧敬说到此处,便开始滔滔大哭:“奴婢……奴婢见陛下昏睡过去,他们这么多人,奴婢是双拳难敌四手,奴婢……英勇不屈,自是和他们进行周旋,为的就是防止陛下昏睡,遭人毒手,因此,不得不委曲求全,陛下……他们太放肆了……”

王守仁叩首:“死罪。”

谢迁、张升,还有英国公张懋人等,个个脸色惨然。

他已距离‘皇帝’咫尺之遥了。

他们实在无法解释。

这个儿子,他是不是疯了。

皇帝不发一言,他戴着墨镜,头戴通天冠,身穿冕服,一步步,朝着天坛方向而去。

咱干爷爷,就是睿智。

王守仁已经穿戴上了通天冠和冕服,在这繁复的冕服之下,王守仁的脸有点不太自然。

方继藩和刘瑾护着王守仁出了寝殿。

刘瑾早在外头,端着一个食盒,久候多时,一听到太子殿下的呼唤,便忙是快步进来,将食盒交给朱厚照。

弘治皇帝晒然一笑,靠着沙发,亦是沉默下来。

至于脸,自要易容化妆一下。

方继藩语重心长道:“做人哪,不能像为师这样耿直,偶尔,也要学会变通,再者说了,这确实是太子殿下的主意。这事……防的就是万一,若是没有人行刺,那么陛下肯定要追究。可若是当真有人行刺呢?到时,就是大功一件,你便是想说,你不是主谋,为师都要将这功劳推到你的身上,为师……的儿子,不太靠得住,想着将来老了,还是弟子们比较稳妥,好好干吧。”

萧敬笑吟吟的道:“陛下……今日精神真好,龙行虎步,奴婢都认不出来了。”

因为有好几处礼仪,这些部族的首领,都靠陛下太近了。

方继藩乖乖道:“陛下将这个差事交给为师,为师就要承担这个干系,这不是闹着玩的,不出事就一切太平,出事,就完蛋了。”

方继藩顿了顿,道:“得跟礼部去说一说,这几处地方,要改一改,让这些狗东西离陛下远一点。”

方继藩眨眨眼:“殿下博学多才,实是很令人钦佩啊。不过,殿下虽是懂诸多语言,可要知道,天下的语言,何其多也,殿下一个人,懂得过来吗?”

朱厚照急了,作势要掐方继藩的脖子。

邓健敲着铜锣,哐当一声:“王老爷大驾光临交易中心啦……”

“王学士好。”

四洋商行,打包上市了。

人们随着王不仕,纷纷涌入交易市场的新证券中心。

可习以为常之后,方才无数商贾看自己那激动和羡慕的目光,居然……挺爽。

只是……今日弘治皇帝竟发现,今儿一丁点的心情都没有。

过了一些日子,萧敬便来奏报了。

这墨镜,和自己的眼睛度数相仿……

邓健笑呵呵的继续道:“夫人先别生气,别生气,王老爷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女儿都外嫁了,一个是在常州知府的夫人,这没错吧,对于这样的知府,我家少爷,只一封书信过去,就可以教人打断他的狗腿,教他永远站不起来。”

“这叫富贵镜子。”邓健认真的道:“是请匠人专门定制的,你看,镜片是染成了墨的,又叫墨镜,镜框乃是专人用金丝打造,老爷你戴上,就有派头了,这墨镜可贵着呢,一百五十两银子一副,老爷若是不慎掉了,不打紧……家里还备了两副,老爷,这墨镜定要戴在身上,不戴,就说明老爷不喜欢,明儿就将老爷的墨镜统统都砸了,免得让老爷看着生气。”

弘治皇帝方才,在刹那之间,竟曾想到,自己是不是该下一道安商的诏书,又或者是……责令内阁,弄出一点什么措施。

方继藩拉着他的袖子:“殿下,正事要紧,有啥事,以后再说。”

可现在呢,陛下隔三差五,就问通州和保定府,有没有最新的统计数目而来,偏偏那些吃饱了撑着的统计员,还就爱干这个,送来的各种报表,五花八门,有的是薪俸统计,有的是行业统计,有的是税赋统计,这些数目,统统制成了表格,甚至……为了一目了然,还和历年相比……

陛下现在看厂卫奏报的时间,比之从前,缩短了许多,他爱看表,一张表,他能盯着看足足一个多时辰,就这么枯坐着,一个数目一个数目的对比。

弘治皇帝仍旧气愤难平之状,狠狠瞪着朱厚照。

朱厚照一甩头:“哼,问他!”

方继藩毫不犹豫道:“回陛下的话,诽谤太祖高皇帝,乃大不敬之罪,十恶不赦,形同谋逆,罪及三族。”

以往的时候,生产力只有这么一点点,所有的财富,都是指望着地里种植出来,而地里的庄稼,是靠天吃饭,而且土地也有限,巨富们越是奢靡,底层的百姓,越是凄惨。

邓健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忙是点头:“小人懂了,懂了,要让王不仕高调起来,要让他名动天下,做天下人的表率。”

“这是方继藩说的?”弘治皇帝眼眸微微眯了眯,面容上却继续保持微笑。

方继藩诧异道:“陛下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这都是儿臣的心头肉,儿臣怎么可能置身事外。就算他们出了岔子,砍了脑袋,儿臣也是伤痛欲绝,生不如死的。”

众人点头。

这火铳的声音,响彻整个林莽。

土人们一下子,懵了。

于是,众人继续冲杀,驱逐着漫山遍野的土人,深入进了林莽,足足‘追杀’了七八里,等到所有人精疲力尽时,才发现,林莽之中,豁然开朗。

这东西,你可以不相信,可是每一个人,都会被如此的寓意所迷惑。

他们哪里知道,这第一段铁路,是万事开头难,而现在,已经经过了新城和旧城的铁路,培养出了一支工程队伍,技术人员,也有了现成的经验,本以为没有三五年,甚至七八年时间,都别想贯通的铁路,却飞快的开始进展起来。

方继藩:“……”

可问题就在于此。

自己,就好似被遗忘了一般。

他们一路经过了奴儿干都司,此后,穿过了白令海峡,迎着无数的风雪,穿过了冰原,按着舆图和罗盘,一路南下,足足走了一个多月,越往南,天气越是暖和,而终于,这里告别了风雪。

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弘治皇帝敲打着案牍,陷入了深思。

王不仕微笑:“迟了。”

瞬间,八百万股,销售一空。

这……陛下望之不似人君,像股民呀,头上都好像飘着一点绿。

刘瑾身躯颤抖。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你倒很看得起他。”

刘瑾下意识的,从袖里掏出一颗瓜子,放进口里,有些踟蹰。

刘瑾嗷嗷叫:“奴婢有话说。”

弘治皇帝:“……”

理发师点头,剃刀开始割开了贵人的手腕。

于是,血水开始泊泊的顺着手腕流出。

这是一个很新鲜的见解。

教士带着一群孩子,手持着蜡烛,悲恸的开始唱起了赞美诗。

“回恩师的话。”欧阳志气度非凡,这是一种饱经历练的气度:“现在能筹措的税银,只有八十万两。”

梁储说着,摇头,苦笑,一脸的无奈,他坐下:“你们是她的兄长,老夫……能活几年呢,将来啊……我看,你们得未雨绸缪,为你们的妹子,打算。”

当初,王文玉组织了一支探险队,前往白令海峡,这已过去了近半年。

只是……

方继藩不禁道:“陛下当儿臣是什么人了?儿臣是那等,搬弄是非,胡说八道,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吗?”

这时候,他不敢提万死了,别真打蛇随棍上,死无葬身之地。

因而,他稍有犹豫。

虽是女儿家,可救治了太皇太后,自此之后,梁家便算是多了一道保障,将来……女儿有了太皇太后和宫中的凭仗,女儿家,也不指望她有前途,却还担心姻缘?太皇太后一道旨意,什么样的金龟婿没有,多半人家,还高兴的不得了,求之不得呢。

“梁兄……”刘焱要哭了,一双眼眸睁得老大,看着粱储。

姓方的这狗东西,虽然坑人,可至少……本事还是有的。

弘治皇帝咳嗽,忙是制止方继藩继续胡说下去:“这女医院,足堪大任,朕左思右想,她们既如男子一般的当值,为宫中效命,理所当然,应予以同样的对待,朕……不能薄待了她们,就遵照传奉官的旧例吧,授予女医们官职,给予差俸,内帑拨发出钱粮来,按其品级以及官职,发放俸禄。”

一群女子,便如男子一般,开始当差,给予她们足够养活自己的俸禄,还授予了官职。

一般情况,能准其设石坊的人家,不是致仕的高官,要嘛,就是立有大功的臣子,最次,最次,也是名气极大,以至于惊动了朝廷的人。

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期期艾艾的道:“陛下,我………草民,草民不敢隐瞒,这梁如莹,她……去学医,引来人口舌,草民……草民怕他侮了家声……”

却很快,他发现弘治皇帝的目光,严厉的朝自己看来……

“不成,老夫得去寻姓方的狗东西。”梁储说着,抬腿就要走。

病人多,大夫少,递给你一把刀,他就敢把人切了,反正也不担心有人敢登门闹事,治好了,是医术高明,治不好,依着这个时代的病亡率,其实……还是挺靠谱的。

这是先确定一下基调,基调就是这不是坏事,是好事。有了这个共识之后,才是君臣们继续讨论下去的基础了。

萧敬道:“就是薨了啊,陛下已经明发了旨意,且一个人,身中三十六刀,岂有不薨之理呢?陛下啊……既然他已薨了,陛下赐其谥号,追封其爵位,本就是按着祖宗之成法行事,并无悖逆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