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150章:数见不鲜

第150章:数见不鲜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轩窗青墨| 更新时间:2019-09-02

什么?

这个沐菲还不就是因为自己今天被“卡”太多了,想让蓝弦也出出丑吗,不然今天全是一她一个被卡,那多么没面子呀,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个蓝弦也没有演过戏。

她到底存的什么心思呀。

那个女人,天生就适合当明星,天生就适合活在众人的赞美声中,她天生就是超级巨星,可惜……

“咦,这不是白大纪人吗?怎么,喝闷酒?”说话是星娱一姐,白天找白雪要邀请函的,白雪没给。也不知她用什么办法混了进来,看到白雪吃瘪,一脸得意的上前……

白雪以为蓝弦为刚刚的事而心情不好,连忙上前安慰的拍拍蓝弦的肩膀。“蓝弦,等我们红了,以后没有人敢欺负我们。”

白雪心惊肉跳的,他知道演艺圈这种手段是很正常的,可一般也只有大牌的艺人会用,一般的小艺人都闷头想着红,根本没想过名声和防备的问题。

工作人员很快就回来了,听到莫放的话一边劝说,一边立马去给莫放准备电脑,蓝弦一直站在一边看着。

墨云天看到莫庭那个架势,是想要上前拥抱蓝弦,可却被蓝弦制止了。

可是站在邵阳面前的是新的蓝弦,一个气场比邵阳还要强大的蓝弦,蓝弦心中暗笑。

不过,现在蓝弦身上没有这个困扰了,因为有墨云天为她保驾护航。

说实在的,要是karl一直不配合,蓝弦走到了t台尽头,karl依旧不上前,那时候情况估计会糟糕,蓝弦甚至可以想像出绽放总经理的脸色……

可明知只是单纯的感激,莫庭还是因为蓝弦的笑而漏跳了一拍,因为莫庭看过蓝弦在各种场合的笑容。

蓝弦那不是在笑,只是在表现这个时候应该这样的笑,应该笑这么长的时间……

“谢谢王姐。”紫心与红颜两个人连忙道谢。

站在雨中,那看不见是眼中泪,还是泪中雨,那单薄的身影,那倔强的背影,尤其是被水一淋,紧贴在身上的衣服,太完美了……

蓝弦按着剧主人物的需要一身紫衣长裙,清冷高贵的走了出来,引来众人一片喝彩。

再来,融柳也不屑去演他的片子,虽说不用担心被潜,但与制片人和投资商周旋是必要的,那些制片人和投资商恨不得把融柳给融了……

莫庭是打着来法国分公司视察的名义,而他根本没有视察的打算。

“呃……”

同时不停的影射哪个女艺人和大金的老总有什么关系,在大金集团的授意下,公司才力捧她之类之类的……

往里走,看到蓝弦的手机和钱包都在里面,转身……耳边传来了水声,莫庭透过浴室的玻璃门看到一个朦胧的身影……

紫心与红颜一脸的怒气,明显的不满这群记者的态度,蓝弦嘲讽的看了一眼紫心与红颜,随即与颜末一样,摆出一副哀伤的神色,红红眼眶和怀念的眼神似乎在想着融柳……

刚刚故意诱惑他,害他情动却连碰都不让他碰一下,现在要从他身边过,似乎不是那么容易。

原来莫总的失常是因为那个叫蓝弦的女人,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好办,要知道这世间就没有莫庭拿不下的女人……

“张导你好,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工作了。”莫庭站在原地等剧组的老大张导上前,客气的握手。

当蓝弦与墨云天在前台与记者交战下来后,刚卸妆回到休息室,墨云天本想约蓝弦一起吃饭,但看到白雪急匆匆的样子,墨云天很实趣的走开了。

“多谢莫总,给我一杯白开水就行了。”只一眼墨云天就明白这里面的情况。

我怎样……

“各位媒体记者朋友,很高兴大家在百忙之中抽空前来绽放与蓝弦小姐的签约仪式,下面我宣布签约仪式开始……”r&m集团公关部经理,轻咳了一声,众记者就安静了下来。

白雪立马跳了起来,来到蓝弦的身后,头摇的像波浪鼓似的。

蓝弦不容拒绝,更何况她算什么重现经典呀,她不过是把自己的歌再唱一遍罢了。

“蓝弦?”白雪的声音带着请求。

她和颜总监根本没有关系,充其量颜总监不过是比较欣赏她罢了。这种欣赏还没大到让颜末为了她而和投资商翻脸。

听到蓝弦的话,白雪沉默了,同时更加的看好蓝弦了,这么年轻就能将演艺术圈的沉浮的看得这般透,不容易……

心里一怒,蓝弦一个用力推开了莫庭,手忙脚乱的扣好自己的衣服,条件反射的回答着:

莫庭嘴角微微上扬,显然他很满意众人惊艳的态度。不过莫庭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明白,beautiful的不是夏绿,而是穿上夏绿的蓝弦,只有蓝弦才能如此完美的演绎夏绿的味道。

女主的演艺事业正式开始了吧。“蓝弦,请问你对获奖有什么感想?”

而这也是颜末的想法,欣赏?一个三流畏缩的新人,还入了他颜本的眼。

蓝弦无聊的看着沐菲这个样子。

观众才是一个艺人的基石,那些艺人为求名利双收总是想着走这样或者那样的捷径,可在无形中却将自己最初的梦想丢失了。

“蓝弦,你快来,来了就知道了……”白雪一边说一边闷笑,好像强忍着什么似的。

莫庭顺势上前,将蓝弦堵在墙壁上,整个人贴在了蓝弦的身上。

这件事情实在太怪异了,莫庭几个深呼吸将自己心中的波涛压下,走出书房时,莫庭已恢复翩翩公子的优。

蓝弦看着莫庭,眼里闪着一抹担忧,她不明白莫老爷子这个时候找她是为了什么……

“我才没有。”莫庭飞快的否认。

他绝对不会承认,当自己发现,自己与别的女人出双入对,不紧没有换来蓝弦的在意,反倒换来蓝弦与别的男人共进晚餐时,他有多么的愤怒……

不签约星娱呀,好呀…签约我们天皇吧,天皇绝对给你最好的条件,别说三年了,就三个月我们也签约…

可就在此时厕所却立马传来了流水声,还有那流水声也掩不住的呕吐声……

蓝弦,明明害怕为什么要佯装坚强?

导演显些气的骂出来,可是一抬头却发现墨天王就在眼前。

要是他拿着总统之爱巴巴的让导演给加戏,导演估计会反感,可是他拿一瓶那么贵的酒,就为了要一个底稿,这也太……

哪知蓝弦正从服务生手上拿过一杯红酒,妖娆上前:“x导,你误会了,白雪不是那个意思,他呀只是太敬业了,时刻不忘工作。”

另外还有一家报社,直接就用:蓝弦步步生牡丹,尽显国花之芳华……

茫然过后,蓝弦起身,姿态优美,隐隐有几分僵硬,打量着四周的空间,眼里闪过一抹恐惧与不安……

而墨大神的经纪人却不理会了,指了指后面的化妆台:“大神,你快去做准备,我和白,白雪先生去找导演与主持人。”

不得不说,天皇不愧为是娱乐界的大佬,他们的实力是星娱无法比拟的。

公司怎么可能会容许她的死这么快就淡下来呢,怎么的也得把她的尸体放上七天半个月的,至少要等莫放的判刑下来。

得意?是的,白雪现在可真真是春风得意呀,这些打电话来的可都是平日怎么也见不到的导演、制片人、投资商和厂商。

昨天陪莫庭那只狐狸周旋,可真累。

脑子里闪过刚刚的听到的新闻,融柳死了,二十一世纪最完美的女人融柳居然因为拒绝一个精神病求爱,而被人杀人……

自己的家被人莫名的闯入,是人也会生气。

另一个则是与职场相关的偶像剧,依旧是能力普通、长像平凡的贫民女用自身的魅力引得公司年轻总裁爱慕的戏码,不过这一次给她的角色终于不是女主好友了,而是总裁的秘书。

莫庭也不拦,笑着看着蓝弦落荒而逃的样子,在蓝弦刚刚踏出一步时道:

完美!

“应该怕吧,哪女不怕虫子的女孩子,蓝弦很敬业。”导演解释着,他清楚的看到蓝弦开拍前眼中的恐惧,他是导演他不会看错……

“蓝弦,对不起,那些虫子我检查过的,而且你脸上也有药,我也不知怎么一回事,要不你先喝口水,漱一下口吧。”道具一脸尴尬的递上一瓶水,他也不知道那些虫子是怎么一回事……

今天来试镜的人女星总共有八位,星娱就有两个,一个是她,另一个则是新晋小天后林宗儿,一个蹿红的速度比蓝弦还要快的女星,长得很甜,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邻家小女孩子的感觉。

而在蓝弦眼中,只有王亦诗是她的对手。

红颜与紫心两个人开始上各种节目、通告,在节目中大爆蓝弦的隐私,大爆蓝弦假唱、唱歌走调等等新闻到。

就在颜末急的舌头长泡时,某大神正在自家别墅休闲的喝着红酒,问着经纪人:

组合窝里斗什么的记者最爱了,虽然最近最火的还是融柳的死,可融柳的死家家报社都会大面积的报道,偶尔他们也要插一点有料的小新闻。

蓝弦站了起来,对着众人深深的鞠躬,没有任何理由与解释,转身一个人默默的离去。

“你难道不知,身为艺人,你应该提前到吗?”

看到这样的莫放,蓝弦想着自己代替莫放,接手莫家从政的任务,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是呀,是呀,广告约,蓝弦我都忘了告诉你了,今天有一个服装商找到我,要请你拍平面广告,他们公司主打职场服,看了你在《无可救药爱上你》中lisa的形象,认为你很合适,要我们去谈合约……”

总裁加班,他跟着加班,总裁不加班,他还要加班。

当然了,既然是庆功宴,《无可救药爱上你》的剧组也是会参加的,不过他们的位置就没有蓝弦的那般好了,很偏,很不适合拍照……

“蓝弦开戏了……”剧务催了。

说完,墨大神的耳朵微红,只不过墨大神演技好,表面上依旧是一事从容优的气度,比起莫庭的贵公子气度生生多了一份底蕴,估计这就是英国贵族的从小教育吧……

一踩油门,车速再次提升,一辆轿车,莫庭硬是开出了跑车的速度,而他身后是放着喇叭,大喊的交通警察:

不知为何,一想到这个可能,莫庭就感觉对不起蓝弦。

“奇怪了,墨天王今天不是没有戏吗?”

莫老爷子坐了下来,把蓝弦的资料再次拿出来,仔细看了一看,对于蓝弦的性格改变,莫老爷子怀疑过,可却查不出任何的痕迹,相信科学的莫老爷子只好把这一切归于,受了打击,性格突变,就如同他家莫放一般……

导演与编剧很给面子的不再说话,继续看着大屏幕,时不时的交换一下意见。

难道这个镜头调整的事情,只有他和沐菲不知?

说完不理会台上发呆的两位主持人,更不理会台下众愤怒的观众,从容而淡定的离席。

而这一次r&m集团居然找蓝弦?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蓝弦,这实在是诡异……

影依就如顾,没有因为对方的满意与欣赏而表面出得意与高兴的神色,那不惊不喜的样子更是让幽冥手欣赏了,这个年轻人真不错,小小年纪气场却强大的很,在他这个老江湖面前一点怯意都没有。

轩辕晗一脸你很笨的样子看着闻人靖暄。“以他们对我的了解,他们要做的事,我定猜不到。”

轩辕晗闭上眼,想着,如果是他,他会怎么做?斗晌后,睁开眼睛:皇宫?我知道了,他们定是打皇宫的主意。

一进殿门,轩辕晗来不急下跪请安,便吃惊的走了上前“父皇人,你怎么了?”

“恩,起来吧。”

“爷,没呢,知心太子妃她一直在后院呆着,都好几天了,之前属下有去看过,就那样呆呆的坐着,也不动,后来好像睡着了,属下这就去看,太子妃她醒了没。”吴清说完,便立马朝知心所呆的房间走去,虽然吴清之前很气知心不肯替轩辕晗医治,但气归气,他还是抽空关注着知心的举动的,毕竟,那是太子妃,那是爷最在乎的人,可不能出一点差错。

“博一博,总比死守着家业等死来的强。”赞赏的眼光看向宇定北,的确是个人才,宇家能看得如此通透,能舍得下这家业的可没有几个。

“我站在你这边。”选择在一开始就确定好了,他选择效忠这个男子,现在,不过更加确定他的眼光没有错。

“宇府。”说完后,静待宇敏之变脸。

不能让自己的属下白白牺牲。

“是,爷”

“可你……”也抗不住呀。

知心扶着一身是血的轩辕晗一边往里走,一边紧张的打量着,晗全身是血,伤口在哪呀。

“娘,知儿很好”不论什么原因,只要娘亲开心,那知心也就开心了,看这个样子,娘这一个月在相府也过的不错吧,知心看了看轩辕晗,不知为什么,知心就认为,这一定和轩辕晗有关。

她真的很担心呀,今天查看的人来报,前段时间有个人在暗处盯了她很久,要不是自己府里的那些守护者武功高强,想必早就被那人发现了,那人走后没几天,突然出现一批高手隐在暗外保护那知心姑娘,据查探,那批人竟是太子府的人,也就是之前晗王府的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加上之前收集到的那些资料,那么那个叫知心的姑娘不就是前宰相之女、晗王府前王妃,秦知心吗?那个秦知心可是皇上下旨削去王妃称号发配边疆的犯人呀,当时据报是死在路上,可现在,照这样看来,恐怕很多事都不简单呀。

“靖暄,我没事,谢谢人的邀请,今年过年我另有事情。”今年过年,她只想一个人过,一个人舔着自己的伤痛,新年,多大的讽刺,一个合家团圆、欢乐的日子里,她知心只有一个人,孤孤单单。别人是欢庆祥和,而她只能独自悲伤。

“王爷请,奴才一定竭尽全力配合王爷的搜查,不过,这太子府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不知王爷您要从哪个院子开始呢?”一旁的吴管家立即上前,一付讨好的样子对着轩辕曦说着,却说出让轩辕曦更加吐血的话。

(下面是广告时间,没兴趣的亲亲就不用看了:阿彩的好友艾妍儿的新书《妹妹太嚣张》:小狐狸精倒霉的穿越了,钻进了傻子莫朵朵的身体里,更倒霉的是,有后妈,看五岁小娃大闹莫公馆,再闹翻天辰、冷罗两大组织!有兴趣的亲亲们可以去看看。)是的,轩辕晗想到了,吴清的一句光明正大,让他明白,原来,这件事情的幕后之人竟是他最亲的,只因为他的坚持,他们就要置他于死地,他死了,父皇为了轩辕王朝的将来,为了轩辕王朝的血统,也只能默认,不是吗?

听到知心这样说,闻人靖暄咬咬牙,益州太危险了,说什么也不能让知心去,。“那里太危险了,知心,说什么也不能让你去,我知道你不放心,那这样好了,我去,我去益州,我保证,轩辕晗一定不会有事。”

轩辕晗的侍卫与曦卫队对上,一曦卫对不愧为是曦王府的精锐部队,闯过晗王府的护卫那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当他们准备踏入落霞院,认为任务即将完成时,十位从大将府借来的高手,无声无息的落在他们面前,双方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以十对十,孰胜孰败,端看谁更技高一筹了,撕杀,是今晚的主旋律,一一对上,两两之间竟是不分上下,互相纠缠,谁也进不得一分,也退不得一分,撕杀,持续着……

轩辕晗看了一眼凌乱、无神的郑怜心,眼里闪过一丝嘲笑,郑怜心,活该,你也有今天,我就要让你有口难言,有理难说。

“这是也瞒不住的,交由父皇定夺吧。”轩辕晗冷冷的说着,看也不看郑国公一眼。

这一句话,让轩辕晗一怔,也让轩辕晗的心一痛,他与秦知心之间已不是他与秦知心两个人的事了,是晗王势力与秦府两家的事,晗王这派的势力是不可能容许曦王最得利的辅助者秦府的女儿成为晗王妃的,而且,那秦知心的存在,对于晗王府来说,是一种耻辱,是娶曦王不要的女人的耻辱,秦知心,在晗王府是呆不住的,他的腿不好还行,腿没好,他只是个废人,晗王的势力也就不存在了,可他的腿好了,他有争斗的资本了,晗王府的势力怎么会允许秦知心存在呢。

“晗,我发现我越来越不了解你?”

永远爱知心的轩辕晗,晗说这话是因为他也察觉到了她的不安与不信任吧,她,表现的是那样的明显,晗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姐姐,记得,一定要来看我呀。”

小小的马车,甚至是温馨。

“宇敏之,你这个阴险的小人,还不快放了我……”不甘寂寞的柱子在那里自个儿冲了半天也冲不开那穴道,气急败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