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147章:如花似玉

第147章:如花似玉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轩窗青墨| 更新时间:2019-09-02

“一旦被一群铁臂猴围上,以他们的灵活『性』,想逃,都难。”滕青山暗叹,“难怪,师傅说,要得到‘朱果’,要动脑子,千万不能硬来。嗯……跟踪那些铁臂猴,可能找到朱果所在处。”滕青山将水葫芦收入包裹,而后又背起包裹,悄无声息跃下。

“擂台比试,出擂台者输,自行认输者输,比试刀枪无眼,可如果谁故意杀人,一律处死!”庞山那大嗓门,轰隆隆传遍校场,校场的嘶喊声立即安静下去。

盘膝在走廊上坐了一夜,滕青山的衣服有些湿。

滕青山也发现,这三本是一模一样的。滕青山便取了一本。

滕青山笑了。

“枪长,如果二人拉开距离,枪占优势!可因为长度,使得发挥起来。不如剑灵活!而四尺长剑,却更容易施展出各种剑法。特别达到先天后……自从‘诗剑仙’李太白出世后,这天下间,剑法更是达到巅峰。先天强者中,以剑为最多!”诸葛元洪说道。

从各种书籍上看,地位最崇高的无疑是‘禹皇’和‘秦岭天帝’,那二人都是统一天下过。而且武力都冠绝天下。而没有统一天下的无数高手当中,只有二人,能与禹皇、秦岭天帝比肩。

诸葛元洪看着滕青山,越看心底越喜:“心『性』坚韧,不骄不躁,天赋了得,又有毅力!在我细心教导下,十年踏入先天境界,怕是不难。一旦达到先天,就可以神感悟天地,逐步,提高境界……以青山的『性』子,苦修数十年,超越我的成就,并非不可能。甚至于将来我归元宗成为扬州第一宗派。取那青湖岛,而代之!”

诸葛元洪微笑着一伸手,只见一股深青『色』流光从他掌心飞出。

……

其实,如果滕青山爆发二十一万的力气,那瞬间爆发的速度,配合《天涯行》,也能躲掉。

不到必要,滕青山真的不想使用‘毒龙钻’。

“滕都统!”营地的归元宗高手们看到滕青山回来,连热情打招呼。自从见过在岩浆湖中央,诸多高手一战,大家对于滕青山的实力也有了明确的认识。那绝对是《地榜》实力,而且在《地榜》中应该能靠前!

冀鸿自从断臂后,已经没有那股斗志了。

滕青山目光锐利如刀,瞬间抓住轮回枪枪杆末端,猛地一拔!

“钱财这玩意,太多,就是数字。不过……没有钱财,却麻烦的很。”滕青山很清楚,这笔钱财可以让父母,让族人生活有更好的改变,“嗯,再看看,还有什么?怎么一本秘籍都没有!这个‘司马庆’,能够模样变得和王陨一样,在伪装上,应该有奇特手段。而且,他在小范围的腾挪闪躲,也比我更灵活。应该有一本上等的近身身法秘籍。”

可惜,包裹厚,主要是金票。根本没有秘籍!

一枪出,空气尖啸声令人耳朵都疼。滕青山双眸凌厉,完全锁定对手。

很明显,银发老者完全处于下风!

“逃!”司马庆暗道。

五行枪法——毒龙钻!第七十章 先天强者!

正是赤鳞兽!

整个赤鳞兽庞大的身躯完全从岩浆流中冲出,那足有两丈多高,四五丈长的仿佛一座小山般的庞大身躯。让远处的武者们都惊呼起来。

“锵!”“锵!”

冀鸿整个人被抽得抛飞起,一直飞到远处的岩浆湖岸上。待得落在地上,冀鸿顾不得喜悦,他震惊看着岩浆湖上空的滕青山:“青山!”

滕青山随即看向那根植在黑『色』大石中的‘黑火灵根’,透明的黑火灵根,有着特殊光泽,隐隐流窜着神秘的能量。正是这些能量,才能孕养出‘黑火灵果’这样的宝贝。

一窜过青湖岛的阻碍,那银发老者就好像鱼儿入海,灵活迅疾地飞窜离去。

“统领大人。”滕青山看向冀鸿。

“这地方,流汗快,太容易渴了。”武者们经常去舀水喝,在这地底,食物需要倒是少,就是水!消耗特别快。

声音凄厉,仿佛鬼魂在嘶喊。

“冀鸿,奉劝你一句,还是乖乖转身回去。”秃顶老者左右手各持一柄短刀。

“回去!”冀鸿连一声低喝,三人立即转身,又朝青湖岛一方那边赶过去。

一片漆黑。

整个人失去重心,不由朝下跌去。

“啊!”那精瘦汉子右腿不由一弯,整个人一屁股跌在地上。

滕青虎、杜洪二人也都静静等待着。滕青山发现……那两名普通武者,显然对归元宗人马有些畏惧,很快就离开了峡谷区域。

“今天晚上的酒,我多分一壶给你,行了吧。”杜洪哈哈说道。

“蓬!”

只是人家,实力似乎比他还强。从一开始,那中年人就完全占据了主动,一棍比一棍可怕,那霸道之极的气势,完全压制住了古世友。

……

滕青山丝毫不感到困,他心中有些疑『惑』:“我这五行枪法第四招,到底选择哪一个方向?”在融合枪法过程中,肯定要抛弃一些无用的,融合精华,将火属『性』枪法意境完全表达出来。

轰!

“没想到他也在这。”冀鸿眼睛发亮,“我们先走,他不喜欢别人打扰他。”那独臂男子瞥了一眼远处的冀鸿,随即低头吃那野兔肉了。

“《地榜》上排第九!”冀鸿又添加了一句,滕青山不由暗惊:“第九?孟田排名才六十一,这个吴越,到底多强。”六十一和第九,滕青山当然能猜出差距。或是名次相近,差距不太明显。

只见金属撞击声响起。

“青山,刚刚好,这里人多,狠狠出手,震慑所有人一番!”冀鸿却有些兴奋,还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铁衣门长老‘魏苍龙’,目光中明显含有一丝得意。第五十五章 不自量力

“看,那是归元宗的人马!那领头的就是四大统领之一的冀鸿!”

虽然说火焰山方圆六七十里,可大家都认准了,那赤鳞幼兽老巢,黑火灵果所在,肯定是靠近金家庄。毕竟这火焰山范围这么大,在火焰山山脚的山庄有很多很多,可为什么那赤鳞幼兽专盯着金家庄的人吃呢?

“都统大人的名字,也是你们随便叫的?”杜洪喝道。

听闻滕青山击败孟田,他就想挑战滕青山!

“少当家,那滕青山,定是怕了你的。”原先不敢出声的马贼们立即有人喊道。

这天下高手层出不穷,不进步,那就将会被后进者替代。魏苍龙十年前曾名列《地榜》,可也仅仅是派第七十一名,而现在,早就被更强的高手替代。当然,能在《地榜》上短暂停留,也代表那位铁衣门长老实力。

“不过那头赤鳞幼兽,的确狡猾!这两天根本不出现,我进入火焰山搜索了三次,都没有发现赤鳞幼兽踪迹。”滕青山也想方设法去探寻,可一直没找到赤鳞幼兽,赤鳞幼兽显然也感觉到了危险。

滕青山至少拥有《地榜》实力,一个《地榜》高手,在争夺黑火灵果时候,可以发挥很大作用。

怎么增加?

“是,宗主(师傅!)”

“滕都统!”关绿脸『色』一冷。

滕青山的听力,那是比一般人要强多了:“那大金庄,连续有人无缘无故消失,现在又有武者过去?难道有人查到原因了?”滕青山对那个可怜的大金庄,还是心存一丝好奇疑『惑』的。

对一个超级高手,兵器被夺,那可是完败!

要名列《地榜》,最快的方法,一是直接杀死对方,当然这一条必须得有人看到,否则谁知道是不是你杀的。第二个,对方被打的正式认输,这也需要有人看到。

“今夜,大家再撑着,好好巡视。”白发老者说道。

滕青山遥看西南位置,他选的是金家庄东北位置,谁想那怪物竟然出现在西南。难怪自己一点察觉都没有。

如果一头妖兽强大到那蛟龙地步,岂会偷偷『摸』『摸』,并且遇到大量人群,还逃?

滕青山站在悬崖边上,看着下方深不可测的峡谷,冷笑一声也同样跳下,不过跳下的同时,滕青山每次下降数十米,都用手掌抓那些凸出的山石进行减速,片刻,滕青山便到了峡谷底部。

“全身通红?”段侯一怔,随即眼睛亮了。

滕青山听得大惊。

可是段侯的实力他清楚,他在追杀赤鳞兽时候已经受伤,绝非段侯对手。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能伤赤鳞兽的神秘高手‘秦狼’。

而是——

……

孟田脸『色』一变,他自持是名列地榜的超级高手,是有身份的前辈,而且也八十多岁了,才这么说的。

……

滕青山在创《烈火五式》的时候,也结合《烈火枪诀》,再度完善五行枪法。每一枪都可以通过内劲刺激要『穴』,使得出枪速度激增!不过平常滕青山不需要那么做,而今天,他终于做了!

一路顺风顺水。

滕青山忽然眉头一皱,看向不远处的一个庄子,因为那里传来一阵阵哭声,而且,哭的人还很多。

“轰!”

轰隆隆~~~

“这徐阳郡的马贼,竟然敢真的动有黑甲军保护的货物。”朱崇石暗恨不已,他这批货物对他而言,非常的重要。他想了许久还是请黑甲军的人马。在朱崇石看来……弱小的马贼团伙,根本就是被黑甲军屠戮的。

……

胆敢抢劫黑甲军押的货物、金银,就不可能放黑甲军的人活路,必须全部杀光。否则黑甲军来报复,就惨了。

骑着赤血马上,滕青山冷声喝斥道,“凡是我黑甲军保护的货物,任何人都没资格抢掠!你们也是被猪油蒙住了心,胆敢来抢我黑甲军保护的货物!我,归元宗黑甲军第一领第三营都统!今天就在这说了,你们今天敢抢掠货物,那……你们帮派半月之内,将灰飞烟灭!”

“他娘地,敢退的,那都是没卵子的孬种!!!”

“哈哈……一人和我千军万马斗?他以为他是先天强者,兄弟们,给我杀,杀死他!”大当家大笑着。

滕青山目光冷厉,盯着那位大当家,手中长枪终于动了。

滕青山一声暴喝,在天地间回『荡』,冷厉的目光扫向周围,那些马贼们完全被惊呆了。连黑甲军军士、车队的护卫们、朱崇石他们都震惊得看着这一幕。

所有马贼都停下了手中刀枪,傻傻看着这一幕。

那些马贼强盗们分开大道,让车队就这么离去。

扬州十三郡,南边最富裕,北边最穷。不过即使是最穷的‘楚郡’,在整个九州大地上,都算是比较富饶的。

“别把那些战马、破铜烂铁给我。我没地方放!”

大当家最惊恐!

一伸手捡起这背心,这背心非常的轻。自己衣服穿的玄铁内甲,重达数十斤。而这金蚕丝背心,估计一斤重左右。

不过,无论是都统,还是统领,都是黑甲军的!

在酒楼门口已经有一些军士三五成群的聊天了,一看到两匹战马飞奔过来,立即有军士喊了起来。

后庭院有马厩,那匹赤血马就在后庭院。

“青山大哥!青山大哥!”庭院门外传来声音,滕青山三人一道走出去。

“嗯。”青雨喜滋滋的连点头,“谢谢你,小青。”

“喊什么九爷?凭空将我喊老了,滕都统看得起我,称呼我一声兄弟便是。”朱崇石笑着说道。

哗哗!

所以,比试一开始,就有人挑战滕青虎。

冀鸿嗤笑道:“这办法,挺蠢的,那朱童,就不怕有一些宗派,『插』手他家的家主之争,暗中支持某一个儿子?”

“青山兄弟,前往楚郡?”

“我们的人看得清清楚楚,黑甲军军士一共二十三个!”精瘦独眼汉子连道。

“你懂什么!”大当家喝道,“都统本身不算什么,可他的坐骑是赤血马!以赤血马爆发的速度,那都统想逃,咱们怎么拦得住?别说他,就是那两匹青鬃踏雪马,飞奔起来。也就我的‘追风’,能够赶上。其他人一个都追不上!”

这车队一天才行进过百里,自然有不少时候是住在野外。当然……这官道上,路边偶尔也会出现一两个客栈的。不过荒郊野外的客栈,条件很差。

“青山兄弟,怎么了?”那朱崇石走过来,一里地,那三千人都不吭声,平常人怎么能听得到声音?

不过……

对所谓的‘置之死地而后生’那种意境,一点体会都没有。

滕青山还记得,那个年轻人。

战马飞奔,清晨出发,待到太阳刺眼时,滕青山他们已经出了华丰城区域,进入宜城境内。

“啊,青山回来啦,啧啧,这就是黑甲军的重甲吗?”

“青山,青虎!”

“你家老爷是?”滕青山到如今,还不知道那位老爷身份。

“啊啊,我要去,我要去!”青雨兴奋的跳起来。

“新任都统?”其他人都彼此看去。

“选咱们五个中一个当都统,那还好说,如果随便调一个没经验的核心弟子过来,有能耐就罢了,如果再没实力,老子暗里就将他整死。”万凡祥嗤笑道。

“统领大人!”五人躬身。

草『药』味弥漫的屋内,冀鸿站在那,如同一杆标枪般笔直。

“唐,唐含!”白崎想起那人的事迹。

“这唐含,当年也是天资极高,名传天下,名列《潜龙榜》的一代少年英杰。二十一岁那年,他双脚双手被敌人废了!这唐含,那可是手筋脚筋都被挑断,只能坐在椅子上,可以说手无缚鸡之力!可人家,埋头于暗器典籍中,钻研三十年!一朝现身,凭借那无双的暗器,曾经一人灭杀过百名一流武者!”冀鸿冷声道,“后天高手中,谁敢说能稳胜唐含?他的暗器,奥妙不可测。那‘仙女散花’,就是先天高手都心怀惧意!如果不是手脚不便,移动上受到限制。他名列《地榜》第一都有可能!”

滕青山五人聚集在白崎的屋外,虽然深夜时分,可一支支火把令周围亮堂的很。

“滕青山!”冀鸿喝道。

“嗯。”董延略微一思索,“叔,这华丰城不能再呆了!我们马上回去,带上钱财,立即离开华丰城,离开江宁郡!”

毕竟,一般用的利剑,也就几斤重。

那两个兵卫心中无奈,可只能接受命令,扶着这白崎。

白崎幸好内劲浑厚,仅仅昏『迷』了两三个时辰就清醒了。

“都统大人。”滕青山开口道,“这查贼人身份,我们当然会查!不过现在紧要的是,这紫金,到底是怎么偷带出去的!不知道都统大人,有什么消息。”

白崎坐在床上,一掀开被子,看着那包扎好的断肢,无声的,眼泪流下来了:“我,我的腿,我的手……”白崎全身颤抖,脑中一时间涌出万千念头,他似乎看到以后黑暗的噩梦般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