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141章:唉声叹气

第141章:唉声叹气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轩窗青墨| 更新时间:2019-09-02

刘健等人相视一看,陛下肯掏银子,当然是说什么都对了。

弘治皇帝微笑:“是啊,继藩,这有些想当然了。”

居然还是空手夺白刃……

这天下,有几人能做到?

太子不懂事,他方继藩,竟也如此的不懂事。

他真真切切的看到了‘皇帝’的眼睛,眼睛里,并没有他所预料的恐惧,也没有惶恐,而是冷静,这眼睛,打量着突兀,微微皱眉,他似乎对身上宽大的冕服,很是不满意。

于是,无数人呼啸着将刀剑斩下,将长矛狠狠戳下。

礼官很想说,你这人怎么回事,讲不讲道理,可看了方继藩一眼,要到嘴边的话,识趣的吞了回去,目中带着几分幽怨,方继藩已脚步匆匆,追了上去。

这个如神明一般的男人,如今,成了大漠中的主人,大漠之中,万千生灵俱都在他的一念之间。

‘皇帝’见众人跪下,终于开了口:“朕为汉天子,还要处置诸部的事吗?”

可这念头,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很快消逝。

天家之事,自己不掺和才好。

朱厚照手插着腰,大笑起来:“父皇啊父皇,儿臣这叫玉石俱焚,这一次,对不住了。”

一旁的萧敬,早已吓得瑟瑟发抖。

方继藩不禁道:“这什么话,看不起为师?”

“时候不早了吧,快一些,不要让诸臣工久等。”

朱厚照道:“我长得像我的母后而已,你看朱载墨,他就和父皇一模一样,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我是父皇的儿子,朱载墨是我的儿子,孙子像大父,你有什么意见?”

王守仁:“……”

方继藩道:“最重要的不是兵刃,而是如何狸猫换太子,啊,不,伯安换天子。”

这殿中群臣,显然也为之兴奋。

果然,太子殿下是怎么死怎么来啊。

官宦们戴着,也极好,宦海沉浮的人,最怕的就是被人看穿自己的底细,可眼睛却是心灵的窗口,戴着墨镜,顿时有了威仪,别人看不清你。

可问题在于……王不仕没银子了啊。

方继藩颔首点头,心里却思量,这外语书院的话,既是涉及到了海外,那么……还是得以军中的规矩为主,平时,该操练操练,让他们学习格斗、刺探之类的技巧,同时,学习语言,甚至一些‘鸡鸣狗盗’的手段,可是……谁来做这个这个书院的院长呢。”

方继藩很服气的看着朱厚照。

萧敬趁机,碎步进来。

他们没有良好的出身,没有受过顶尖的教育,他们运气好,挣来了一笔银子,对于突如其来的横财,他们既是激动,又显得无措。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有点懵。

很贵的镜子呢。

呀,这么黑的镜子,王学士竟看得见?

王不仕抬腿一走,入宫。

这时,邓健笑嘻嘻的看着王不仕,道:“老爷……晚上可有什么安排。”

没好气地道:“困了,要去睡觉。”

那近视眼镜,也才一二两银子,你这一染黑,就敢百倍的价格?

他看得出神,甚至有时候,会提朱笔,记录下一个个数据,这是为了让自己更深刻的记忆,省的以后,想不起来。

方继藩才觉得世界清静了,他看了邓健一眼,徐徐问道:“知道为何召你回来了吗?”

“呀。”邓健扭捏的道:“少爷,我一向很穷哪,我在河西,两袖清风,不近女色,从不取矿里的一针一线,只一心一意,为少爷办差,这个事……小人怕不懂。”

弘治皇帝道:“你的这份章程,胃口很大啊。”

弘治皇帝微笑:“你们西山,处处都是宝,以往……地方州府送上来的奏报,都是虚数,唯有欧阳志进来的奏报,却都是实数,且还琳琅满目,有时看的朕头疼,可是……这确实是有妙用,了不起啊。”

“噢。”

呼啦啦的,大量的土人居然开始丢掉了武器和弓箭,居然转身便溃逃。

下西洋回来的人,写过无数的海外的见闻,这些见闻,早已流传天下,他们知道,黄金洲的土人们,很是彪悍,悍不畏死,一旦滋生冲突,土人的部落,男女俱都上阵,前仆后继。

果然……是如此。

土人们早已逃散了。

其中一个,通体是黑色,另一个,通体晶莹。

王文玉兴奋无比的道:“正是如此,日月为明,这是我大明万世永昌,坚不可摧的征兆,放在从前的说法,这叫什么?”

不只如此,客运的盈利,也绝不会太低,京畿一带,乃是大明最大的人口聚集区,未来的人口,只怕会越来越多,一旦铁路修建而成,这就意味着,通州和保定,也几乎已成了京师的近郊,到时……

接着,王不仕一身旧袍子,一副勤俭节约的穷官僚模样,信步登堂入室。

这一句拜见,本是礼节,他是翰林侍讲学士,方继藩的身份,还不至他真正拜倒在地,行大礼。

这是他除固定资产之外,手里能拿到的最大现银了。

当然,这世上,历来是买涨不买跌。

重要的是,保定府,现在有银子修铁路了。

随着工程的进展,这些股票,还是会持续增长的,除非出现巨大的利空。

这消息,立即不胫而走,很快……弘治皇帝便将王不仕招来。

飞球营里很是热闹。

紧接着,飞球腾空。

………………

他说罢,笑了笑:“朕听说,你们二人,想修通保定府和通州之间的铁路,是吗?”

虽然现在其税收暴增,可看着,确实很吓人啊。

弘治皇帝微微皱眉,他大致能明白方继藩说的话。

让保定府去死吧。

贵人慵懒的抬起眼睛:“你是从大明逃亡回来的,那里发生了什么,我的船队呢,他们在哪里?”

债务缠身,税收虽是日益的增加,可开销也是越来越大。

八十万两,还是能筹措出来的,哪怕是国库,都为之黯然失色。

方继藩觉得好像自己和欧阳志沟通确实困难。

“他带着数十人,继续东行……”

陛下方才已经明言,国朝以孝治天下,皇上的曾祖母病重,是一个女医救活了她,按照孔圣人的标准而言,这女医,自是陛下的大恩人。

自己……被罢黜了。

方继藩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继续道:“你们是什么东西,也高攀的上我这徒孙?”

梁储淡淡道:“吾之女,不嫁尘垢粃糠之辈,以后,请万万不要提及这样的事,还请自重!”

梁储的声音透着冷意,更着不屑。

有的人奋斗了一辈子,朝勉强能位列朝班,可有的人呢,不过是有个好的未婚妻,从此之后,便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可是……

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期期艾艾的道:“陛下,我………草民,草民不敢隐瞒,这梁如莹,她……去学医,引来人口舌,草民……草民怕他侮了家声……”

弘治皇帝冷漠的道:“万死?朕也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梁如莹已开始敢战战兢兢的进行解剖。

梁如莹开始慢慢的从许多女生们那儿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她切人的时候,手很稳,缝线时,手也很巧。

翰林大学士憋了老半天,才道:“这个…………这个……陛下圣明,自有圣裁。”

是啊,这事儿,还真就得自己拿主意。

弘治皇帝微怒:“什么意思?”

方继藩想了想,很认真的道:“因为他们怕死。”

人……真可以死而复生。

只是…………她依旧还震惊于,这些女医们的神术。

说到此处,张皇后起身,却突然朝梁如莹欠了欠身。

梁如莹听罢,却显得有些不乐。

自己那个未婚夫,自己从未见过,就这么许配了过去,从前,不觉得什么,女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救活了太皇太后,这就是天大的功劳,皇上呢,当然是不吝赏赐的。

另一边,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已急匆匆的到了大明宫了。

顿时他心里美滋滋的,就好像吃了糖果一般整个人都飘了起来。

他有些心热,却自知地位卑贱,不敢上前给太子殿下行礼。

御医急得要跳脚。

有御医上前,低声和把脉的御医低声议论。

弘治皇帝焦灼的来回走动,心神乱糟糟的。

因为……太皇太后确实已停止了呼吸。

一个宦官已是上前,扯住了梁如莹,其他的女医,也纷纷要被驱赶出去。

萧敬还是很有羞耻心的,虽然是太监,那也还算是正直的太监,他浑身打了个哆嗦,看到这一幕场景,居然下意识的伸出手掌,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这良心,真真是被狗吃了。

张皇后随即道:“走吧,去听戏去。”

弘治皇帝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宫里的气氛不太对劲。

这让他担忧起来,命女医去诊视,可结果,却是娘娘身子还不错。

“找了。”萧敬道:“奴婢悄悄让人将那些纸屑给寻了来,只是可惜……太碎了。”

弘治皇帝抬眸,他凝视着宦官。

方继藩道:“陛下,这些都是儿臣,亲自调教过的。”

宫里特意派来了几个宦官和嬷嬷,命他们教授女医们学习一些简单的宫廷礼仪。

长长的车队,载着这些姑娘们朝着大明宫而去。

朱厚照一脸懵逼的看着方继藩:“医学院还有声誉?”

方继藩脸色缓和,背着手,心里舒服了许多。

王金元立即道:“好的,好的,少爷,小的明白了。”

一开始,她们总是手足无措,尤其是紧急的情况,有的吓得花容失色,眼泪都要出来。

弘治皇帝抬头:“噢,快宣吧。”

第四章送到。求支持,求月票。次日,弘治皇帝召钦天监监正。

弘治皇帝面色冷然:“佛朗机人,欺人太甚,朕一再纵容,他们却日甚一日,不知天高地厚,所谓忍无可忍,无需忍也,这个银子,朕从内帑出了。”

体育场里,今日一场的足球比赛,其实看客并不多,一方面,这只是一场预选赛,还不至于引起发球迷们的兴趣。

萧敬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他对任何运动都不感兴趣。

卧槽……

方继藩对此,心里也只是感慨,不过凡事都得慢慢的来,这世上,哪里有一蹴而就的事。

他穿着冕服,行动笨拙,待又行过大礼,而后,率百官至东配殿,东配殿里,香火鼎盛,弘治皇帝目光,落在了方景隆的神位上。

刘健伤心的不能自己,宦官忙是将他搀着,刘健和李东阳,都不禁担心起来。

这堂官想要入太庙。

良久,刘健才低声道:“怎么又活了,这消息……可靠吗?”

天可怜见啊……

于是乎,汉武帝大怒,李陵族灭。

大家都已经接受了你死了,为了你的死,做了这么多准备工作,你突然活了,对得起这么多部堂的辛劳吗?

“都到了什么时候了,事急从权。”

刘健道:“陛下,陛下……”

碰到了原则问题,方继藩又不傻,不是自己的罪,自己认个什么?

群臣走又不是,不走又不是。

新津郡王……

弘治皇帝又道:“回京之后,再下一道旨意,设东方不败水师,敕唐寅为水师总兵官,督造蒸汽舰,招募和操练水手,拟定蒸汽舰海战战法,朕要在三五年之内,使这东方不败水师成型,威慑四海。”

张懋随手取出一本:“此乃《礼记》。”又取出一部:“此乃大诰。”接着又道:“还有这本,这本,还有这本……这里头,都是章程,所谓凡事,都需得学会用典,什么是典故呢,就是规范,是规矩,就说祭礼吧,你父亲是郡王,应当杀多少牲口,牲口怎么烧制,何时供奉,供奉几日,需多少柱香,你知道吗?”

朱厚照拼命的揉着自己的脖子,青了,幽怨道:“按着你的意思,我们拿下了一批葡萄牙人的使节,不过……独独放走了王细作和另一个葡萄牙人。”

“走的是私船,当然,表面上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天津卫急递铺一看竟又是黄金洲来的消息,顿时吓着了。

太庙的享殿,祭祀的乃是大明的历代皇帝,而在这享殿的主体建筑左右,则又有东配殿和西配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