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11章:旋生旋灭

第11章:旋生旋灭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轩窗青墨| 更新时间:2019-09-02

众人听此,连忙欢喜地接过酒坛子,先给易峰倒上,而后大家各自斟满酒碗。

先是一番酒宴,随后便让来自于各方的高手休整了几天。

——————

本来那根柱子就已经快要崩溃,在如此攻击之下,顿时就轰然倒下。

而更让易峰苦闷无比的是,自己已经只有一条路可走了,现在就算是放弃剑婴与星辰金丹,一样不能解决问题,只有吸收那大个子怪物的魔化魂珠才行。

当易峰再次来到那片海域时,却是见到了惊人一幕。

努力轰击了三天,易峰才算是将六株小树完全轰碎,那封印阵法当即碎裂。

这种巫术,和诅咒差不多,但却比诅咒来的更快,效果也更加骇人,易峰中招后也当即身体僵住,连动也不动。

当然,很少有人知道,当初云空天尊陨落的真正内幕。以武门为首的神界大势力虽然强悍,但以当初云空天尊的实力及势力,纵然有巨灵神族帮助,想来也需要冒着很大风险,是什么让武门等大势力敢于对云霄山出手的呢?

后面追来的各宗高手,只看到了鬼头纷纷飞回的情形,而后就见金光一闪而逝。

易峰不禁又将心思转移到了那颗可以提升魂力的极品神丹上!

暗黑祖神、光明祖神、剑祖,这三个天界巨头,都被易峰列为必须剪除的对象。

打定主意后,易峰祭出天火玉净瓶,向那团漆黑之处靠拢过去。

易峰自伤愈后,还没有过剧烈的战斗,此番也可以好好检验一番自己的综合战力,倒底能强到什么程度。

翻滚的黑雾缭绕于易峰周身,似乎想要将这个妄图破解诅咒的人撕裂,而易峰岿然不动,双手的十指间不断掐动着,他全身存留的功力被调动起来,一组组印诀被打出,由高级无比的星辰之力、空间之力、剑元力组成的天咒印诀,不断与黑雾交锋,还真是渐渐削弱着黑雾的实力。

易峰暗自松了一口气,方才可是真的很担心,在这个星球上能够存活的生物,岂会一般。那花猫看上去与地球上家养的花猫一般无二,连斩天都看不出它浑身上下有任何能量波动,但易峰如何也不会相信那花猫没有强大的实力。刚才他还是真担心那花猫忽然伸出想象中的利爪扑向自己,他也被那螳螂妖兽之前的威势给慑到了。

易峰觉得此处太过怪异,不愿久留,便是奋力逼近那小花猫,自己的储物戒指却是依然在那花猫口中叼着。

抽离灵魂所带来的苦痛,实在太剧烈,而且让任何修士都难以忍受,易峰也不例外。

今天至少五更,最大可能是六更,大大们放心砸金牌,持续强力爆发中离开风雷寨一个月后,易峰一边向南方疾行,一边心中暗自琢磨着。

不过,六劫散仙其实也是第一次见到神兽朱雀,对于其实力也没有个底儿。

果然,发现易峰要跑,三位老魔同时身形一晃,却是不偏不倚地挡在易峰身前,那份速度之快,简直让易峰毫无反应的余地。散魔级高手,那可是连大乘期修士都为之胆颤的存在,岂会是易峰能够比拟的。

可就在气氛已经紧张到极点,大战一触即发之际,星空之中,却是又来了几位高手。

六位帝级后期高手组成六和吞天阵,确实不好对付,即便是一方帝君进入其中,只怕是没有神器也会黯然陨落。

现在都没有动手,因为一旦动起手来,以这些人的实力,绝对能在短时间内将康州城化为废墟。毁掉一个神界大陆主城,这可不是个小事儿,任谁都得思量一番。康州方面毕竟也是有天尊高手的,一旦康州城被毁,那无异于在天尊的脸上猛抽了一巴掌,恼羞成怒的天尊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来,还真不好说。

最终,易峰一直没有出手,可裂天镰却是凭借一己之力,生生抹杀与炼化了大半天界强者,只有少数强者凭借高超神通逃出,但也是实力大损。

易峰的四颗魂珠被打入到了石像之后的世界,当即就被蜂拥而来的不死生物给抢夺了去,从易峰魂珠之中流溢出来的魂力,对不死生物而言可是无上的补品。

易峰根本来不及去解释什么,也不会去解释什么,只是心中有着万分不解。

大家之所以如此,其实也是怕易峰分心。若是易峰由于分心破禁失败,那么大家就真的没有一丝希望了。

“这倒是。不过,谁说那部功法对你就一点用没有呢?”九魅狐妖若有所指地道。

这一招,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乃是出自于逐风剑诀中的身法。

正常修士,修炼个五千年左右就能飞升,而散魔可是至少都要修炼一万年才行,对能量的消耗也远远超过一般修士,他们对灵石的渴求度也更高。

在神界之中,武门本身就算是顶级势力之一,而南武门则更是恐怖的代名词。

当骆氏兄弟二人离开后,易峰思量了一阵子,毫无头绪,索性甩了甩头,不再多想。

不过,易峰却是不止这么点手段,他抡起斩天剑便对那龙龟发动了星辉剑诀。

不过,易峰没有那么容易绝望,纵然是时间不够,他也需要努力一番。只是他对自己无法回到原来的神界大陆而感到很郁闷,或者说很伤心。

虽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但剑裂空还是无力地点了点头,道:“你很强!”

但茶水已经入腹,那灵力也已经渗入身体各处,即便是肠子都悔青了也无用。眼下,也只有这位早将一切算计在内的凌灵可以救他,易峰只能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谦卑地道:“仙子高明,可不要见死不救啊!若仙子救下小子,小子日后定给仙子您当牛做马伺候终生!”

“是啊,神界高手都知道。你看你,一直死咬着自己是刚刚飞升的,而且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你是如何知道我师傅有条九爪神龙坐骑的呢?露馅了吧!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快死了,想说实话了?”小莲略带笑意地问道。

跟着,周围便又有黑色浓雾弥漫,云空天尊两眼一黑,竟是什么也看不到了。

必须要有一件防御力极其强大的法宝才行,不然在星球外围肆虐的天煞罡风肯定要将自己撕成碎片。而让帝级高手都不敢深入这里,星球外围应该不只是各种罡风,肯定还有别的危险存在。不过,这里也是相对安全的,至少一般高手是不敢来的。

再则,炼制强大的法宝,其中还要刻录着高级的阵法和禁制,这也要求修士对阵法、禁制之道有一定的领悟才行,而易峰在这方面还欠缺很多。

那植物说是青色,其实更像碧色,通体几乎透明。怪异的是,在那植物上空悬浮着一颗透明的如核桃般大小的珠子。

扫过一眼后,易峰就不得不后退几步,洞穴边上的疾风与高温实在太过强盛。

“呵呵,这种奇怪的植物我以前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不过,那颗珠子肯定是火系灵物,而那株植物肯定是风系的。”斩天笑着解释了一句。

天典书页里的内容虽然重要,但还不比自己的命重要。再则,即便是东辰天尊得到了那些内容,也不可能有易峰的成就高。

易峰蹲着身子快步向前,在半个时辰后,隧道终于宽阔了,他也能直立行走了。

“呃……可能是雷母石。”斩天稍稍顿了顿,给了个模糊的答案。

这雷母本来就不能收入储物戒指,个头又这么大,带着肯定不方便,就算是不计后果强行将之收入储物戒指,在这么多小怪物的包裹下,也根本无法办到。

黑袍老者的实力非凡,而让他都要在祭台上进行如此久,如此声势浩大的召唤法术,那么被召唤来的异时空强者必定有着惊人的实力。

所有高手都在同时被霞光牵扯着,来到那修士身边,就连易峰与刘一川也不例外。

那元婴居然想如融合灵根一般将星辰珠也融合起来,但奈何星辰珠实在品级太高,而且一旦凝固后极其稳定,那元婴就算是将之吞入腹中也不能与之融合。

星辉大成之后,易峰又练习了一段时间,直到将发动整个剑诀需要的时间缩短到一秒钟,他才停了下来。不停也不行了,据斩天说以易峰目前的实力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这年轻修士也是刚得到仙剑不久,不过,却是在剑宗高手的帮助下,已经将这个上品仙剑完全祭炼,可以随意使用。上次也正是凭此仙剑之威,他才得以战胜连破穹。

一声巨大的刀吟蓦然炸开,四下里似乎有漫天刀影在纵横,而那战刀之中又响起了鬼啸声,似乎其中震封了无数冤魂。

人家比自己等人的实力高了万倍不止,若是要害自己等人根本不必在果子中做文章,故而易峰等人没有犹豫就吃下了一个果子。

因为也有着顾虑,易峰二人基本上不会在一个驿星上停留两个时辰以上,他们虽然确实是在不断靠近神界大陆,行踪却有点难以捉摸。

纵是已经地龙谷很遥远了,易峰仍对那滔天魔焰心悸不已,而此时,他却是遭遇了一群正在外围猎杀妖兽的人类修士。修为却也都不弱,最强者已经有了分神中期修为,而从他们的服饰与言语中可以判断出他们都是华庭宗的修士。

很显然,这年轻修士肯定是华庭宗高人的子弟,此时正在高手的保护下出来练手。

斩天剑的锋芒岂是黑龙的龙爪可以抵挡,一击之下,龙爪上的龙鳞便碎裂几块。而此时,墨蛟也不再犹豫,趁着黑龙被击伤之时,它也悍然出击,由于修为更高,它的速度也更快,黑龙还未及反应之际,它的拳头就狠狠地砸在黑龙的龙头之上。

易峰这样不以为意地将实情说出,反倒是让沙鼠妖觉得易峰没有说实话。在正常情况下,易峰肯定要说自己并无大碍,这让沙鼠妖觉得易峰故意说严重了,估计是看出了自己的心思,引诱自己动手。

斩天的言语刚刚完毕,沙鼠妖又开口对易峰问道:“这株小树很特别呀,没有任何培养竟然还能够无恙生存,并且散发出如此浓郁的生命元力,易公子应该识得此物吧?”

几乎是同时,漫天紫色剑芒再次出现,纵横激荡的星辰剑芒,宛如雨点一般落下,全部集中向那九爪神龙,而九爪神龙的天赋神通也瞬时发动,时空当即凝固起来。

可饶是如此,神龙依然坚持着对易峰轰击了几次,几乎将易峰的肉身都崩溃了。

“仙子不用如此,你之所以被俘,之所以受伤,皆是因我而起。此番我救你出来,给你仙丹也都是应该的。此番我们算是谁也不欠谁了。易峰不敢奢望仙子如此牺牲来救易峰,仙子若是不忍见易峰如此死去,就先行离开吧。不过,仙子日后若有机会,可代易峰转告一下南宫雪琪,让她善待韩烟儿。”易峰颇有感触地说道。

飘荡在密室中的黑色毒雾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全部向易峰的四颗魂珠围拢而来,疯狂地冲击着四个魂珠表面的防御。

这二、三百的体力值,也不可能再恢复到一千,而斩天剑攻击时所带去的伤害,却是黑风老怪如何也抵挡不住了。情况也就因此而陷入了僵局,很显然黑风老魔很失望,但似乎他也早就预料到了这种尴尬的情况,故而并没有发怒,只是悄然闭上眼睛,似乎在思量着,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易峰知道,此时就是两股子能量开始碰撞的关键时刻,便也就顺着黑风老怪的意思施为。只是易峰在此时心中暗自思量,黑风老魔能够如此对待六爪骨龙,一会儿又当如何对待自己呢?万一黑风老魔不是知恩图报,而是忘恩负义之辈,自己将他救出来,岂不是引火自焚吗?

此番易峰来到戎武星,要找的就是这父子二人。

在戎武城的酒馆里听到这些讯息后,易峰眉头紧紧地挤在了一起。这二人都不是易与之辈,肯定知道自己屠杀过魔道大军之事,以这二人对魔尊的忠心,只怕是不会善待易峰。想要从他们二人口中打听南宫雪琪的消息,恐怕难比登天。

只是一瞬之间,易峰便在没有制造太大动静的情况下将一位三劫散魔击杀。这位三劫散魔原本不会如此不堪,只是他从城中出来,而城中一般都是非常安全的,再则这里又是魔道大军盘踞的星球,他根本没有想到在这里会有什么危险。

很明显,鬼灵已经被击杀,她的血灵镜也成了无主之物,悬浮半空,显得极为寂寥。

虽然鬼头大军中有不少超越神人级的强者,比如大神级、天神级甚至神君级的鬼头,但在仙界空间里却不能完全发挥出实力来。但饶是如此,易峰之前设想中带领无数神级鬼头横扫仙界四方的情形,若是他现在安全出了神园就将变为现实。

所以重新成为活着的修士,虽然是每位不死强者的最大愿望,但基本没有可能达成。

于是,思量一番后,易峰决定应该将那巫妖引出来战斗,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将三女护持在身后,易可儿也可以如先前那般伺机而动。

易峰自然没有停下,因为他身体里还可以蕴含更多生命元力。

“小子,你过来。”

易峰此时方才幡然醒悟,那片树林竟是考验自己的贪婪指数的。如果自己很贪婪,那么当时肯定会一直收刮树林里的宝贝,从而浪费大量的时间,而时间浪费的越多,就证明自己越贪婪……

易峰看着眼前的情形,心中一阵惊讶。地上并未有别人的尸体,证明对手是以绝对优势将一万实力强劲的魔修杀掉,甚至于连一个损失都没有。

当然,也不排除人家最后清扫了战场,将自己一方死去的修士尸体带走了。

血焰魔帝则是道:“这个你放心,那人想要带走人质是绝无可能的,他只能随我们一起见魔尊。”

而在云浮大殿中,云浮宗的大佬们却是对明火宗前来兴师问罪的几人说明了易峰已经问罪潜逃的事实,同时云浮宗掌门还说:“易峰现在已经不是我们云浮宗弟子了,你们若是想要寻仇,就自己去找他吧。不过,莫要再折损人员才好。”

明火宗掌门明鹤真人一怒之下,带着宗门高手拂袖而去,出了飞庐山便开始四下寻找易峰,同时派出一人回宗调兵遣将。

明火宗一派,只知道现在易峰是金丹初期修为,也了解到了易峰的综合实力很强,故而在大陆上搜寻时,都是成群结队,只有少数出窍期与分神期的高手才会单独行动。

“既然知道我会来,肯定也知道我的来意,还请九魅姑娘能够直言。”易峰还算客气地说道。毕竟事情还没有完全搞明白。

“你别害怕,只要你配合一些,我没有害你的道理。我来问你,你可得了黑暗圣莲?”女魔捋了捋腮边的一缕青丝,对易峰淡淡地问道。

女魔听了易峰的解释,柳眉轻蹙,喃喃自语道:“怪不得她一直没有回去,看来是被高手重伤,连血灵镜都来不及收回,不知此时藏在何处养伤了。也该她有此一难,不然日后肯定还会有多少次不告而别。”金衣天尊此时也已经判断出十系神灵之力的强大来,知道不能如此任由对方攻击,但想要靠近对方近战,就会陷入对方那同样十分强大的领域之中,会让自己的速度受到极大限制。

可却是有一块神牌至今仍然下落不明,任凭仙界高手联手排查,许多日子过去了,依然是没有下落。可以肯定的是,拥有那块下落不明的神牌的人,必定是高手,必定有实力对神牌进行认主。而仙界所有大势力联合对此事进行排查,几乎是可以将仙界各方所有帝级后期高手寻到,故而那位高手也必定是不为人知的。

再则,三位超级神兽来时,也根本没有带那么多仙晶与材料,甚至于连冷依依开出条件的十分之一都不足够。

替易峰接下晋级玉牌,星尘子便是抱起易峰匆匆而去。

在一边站着的陆长风,唯恐天下不乱地附和道:“是啊,我看小师弟并无大碍,明日定可将芸霜师妹击败。”

“可那剑宗的修士,怕是百年之内就能恢复,若是他与刘一川联手的话,只怕是鬼灵难以抵挡。”南宫雪琪不无忧虑地说道。

有冷依依的襄助,能量的供给已经不成问题,只是易峰此时很郁闷,欠了她如此多的仙石,日后这笔账可是难以算清楚了。最为让易峰无奈的是,此时得了人家的好处,可在之前自己却因为失误致使人家师傅白白挂掉。

可令人惊讶的是,盒王虽然是高级,但不知道是因为修士们的攻击太过强悍,还是因为盒王中的寰宇天晶气势太猛,那铁盒子居然暴烈开来。

这对易峰而言,是个好消息,他的肉身强横无匹,纵然不比某些祖神,但也比祖神的化身要强,斩天剑的品质那就更毋庸置疑了。

当芸霜将目光看向一众应字辈高手时,大家稍稍一怔之后,尽皆附和道:

康庄仙门却是在此时十分平静,所有弟子都在努力地修炼着,易峰也不会让自己闲下来,对肉身的淬炼虽然已经取得突破,但同时也被桎梏住,想要更进一步,则是需要更为高级的淬炼肉身的火焰,而星辰剑诀和镇天诀的修炼还是不能停下的。

故而,易峰在如此桎梏之下,没有强行去施展那根本无力施展的星云剑诀,最近一段时间都是在不断吸收漫天星辰之力,用以强大自己的剑婴,同时也培养出更多的星辰真火。

斩天早在易可儿出现之际,就提醒了易峰,不过易峰没有当即醒来,依旧修炼着。

易可儿来到易峰跟前,以为易峰又像上次那般喝晕乎了,小手中却是浮现出了雷刺。

易可儿得意地收起雷刺,还用拇指抹了下自己小鼻子,她知道,自己哥哥就怕自己用雷刺,只要雷刺出来,自己哥哥就会就范,每次都不例外。

这传送阵倒底是凭借什么能量,让人宛如折叠了空间一般横跨那么大的距离呢?

那散魔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干了一件愚蠢之极的事情,愣愣地看了看周围,大家却是都很同情地看着他,仿佛都在说:你自己不长眼找死,别怪我们不帮你。

来人祭出的那道流光也是神器,全力轰击那神禁之下,却是让那神禁一阵光华爆闪,但却没有被直接破开,而且还对老者进行了反击。

四更到了,五更会在18半以前。推荐炫舞夜大人的《异能师》,很强大的一本都市异能。5更了,求收藏、推荐,今天估计有八更以上。。

在禾儿公主与袁清大婚三个月后,龙皇去找了易峰。

“你大爷的,光说要让努力修炼,我现在连套修炼功法都没有,也没有筑基,我要怎么修炼啊?”易峰对斩天如此快就撂下挑子,感觉十分不爽。

易峰行到那邋遢乞丐身边时,竟发现那老乞丐居然还没死透,便悄悄地将之背起,而后快步寻了一家医馆。圣京城方才被斩天剑惊动,几乎家家都开了门,所以,即便是深夜,医馆也是开着门的。

而在仙识之中,易峰却是发现,那几位仙人居然是在四方点起了火把。

易峰出了海面后,就悬浮在半空不动,而那些小怪物则是纷纷飞入长空,化成了一个个巨大的黑云漩涡。

易峰一想,自嘲地笑了笑,闷不作声地继续向南方飞去。可是,以易峰那分神中期的灵识都可以看到战场,战场上的两位妖族高手又不是全力以赴的拼杀,自然也以妖识觉察到了易峰。更是看到了易峰袖口的墨蛟,从墨蛟身上,那魔龙同时也感受到熟悉的气息。

易峰轻哼一声,也不管身后之事,元婴一阵鼓胀,催发那三系融合的变异真元力向斩天剑灌注着,斩天剑受到变异真元力的支持,顿时速度飞涨,化作一道色彩驳杂的流光,消逝在半空之中。

还没有来得及撤离大城的修士,都是愕然抬头,搞不明白越玄神宗倒底在搞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