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恰逢雨连天 > 第88章:清辞丽句

第88章:清辞丽句

恰逢雨连天 | 作者:零约| 更新时间:2019-09-02

“好!”程铭痛快地答应。

    “不敢!在下尽力去找。”赵柯连忙拱手,看向谢云澜。

    她在桌边一边喝着热水,一边用水在桌面画着圈圈,一边想着事情,时间不知不觉便过了大半个时辰。

她从来不知道,有这样的一个人,比爷爷和哥哥更盼着她回来。

品竹笑着说,“人比人气死人。不过我们也不用羡慕他,他是什么身份?自小就得王卿媚和玉启言培养。一个是王氏家族的人,一个是玉家的人。”

吃过早饭,二人一起出了房门,先去了正院。

到底选谁

福婶心疼,日日给她炖汤滋补,侍画、侍墨等八大婢女本来都不会厨艺,这些日子闲来无事儿,插不上手,帮不上她的忙,除了只能帮着她分线外,到纷纷学起了厨艺,帮着福婶一起给她补。

“老侯爷说的哪里话?若是谢英兄还活着,恐怕早就会怪朕不管他的女儿了。”皇帝摆摆手,见左右相、翰林大学士、监察御史都恢复神色,只有英亲王一副神思恍惚的模样,喊了一声,“王兄,你说是不是?”

谢芳华又看着燕亭,语气平静地道,“燕小侯爷,久违了!上次爷爷寿辰,你见了血光,求到我,让我帮你遮掩,我帮了你,可是自己却从此突然惹了灾,不知怎地得了一身怪症。所谓那日的血光之灾是应验到我的身上了。导致我每每想起的时候,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你,以防触及我的霉运。不想今日又见到了你。”

谢芳华点点头,缓步进了灵雀台。

“皇上您不会忘了法佛寺失火之事吧那时候,有人刺杀我,我所住的房间还进了刺客。”谢芳华平静地陈述,“后来秦铮念我身体好了,拉我出京去平阳城看花灯,遇到了杀手门的刺客,还遇到有人暗中放冷箭,又遇到有人在客栈下毒蝎子,后来我搬去云澜哥哥之处,受他照拂,才平静了些日子。之后我想家了,回京的路上,却又有人用大量土**炸毁桥梁,又派了大批杀手死士刺杀我。我一直很奇怪,我得罪了什么人偏偏有人非要我死”

郑孝扬立即走过来,看着二人,“找到出口了?”

------题外话------

“这么说芳华小姐不同意了?”秦钰看着她。

玉灼也怒了,“我发现你祖父在马车里被人杀了,难道就是我杀的?你比我还大呢,脑子是不是不好使?”

p;??“仵作,上前验尸。”刘岸退后一步,让开马车。

“我来喝药!”秦铮道。

“公子!”一个黑影站在窗外,低低喊了一声。

燕亭连忙将干柴抽出来几根,但火苗还是不着,他又看着秦铮。

谢芳华想着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耍燕亭!

地上一只大毒蝎子被他似乎拿匕首还是什么东西砍成了两半。

“咬到你了?”程铭声音似乎变了。

“你去休息吧!”谢芳华对轻歌摆摆手。

“这是飞雁,杀手门的第一杀手。你在平阳城这么久,你识得吧?跟着他去就是了。”秦铮话落,伸手一指桌子上的药材,“杀手门的所有人都中了六时伤,这些药是解六时伤的解药。”顿了顿,又道,“如今是丑时一刻了。寅时二刻毒发。你们必须赶在这之前到杀手门熬出药来救了满门的人。时间有限,所以,现在就出发吧!”

那掌柜的连忙颔首,吩咐几个小伙计去分别抓药。

“秦倾,你今日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不像是往日的你,如此烦躁?”程铭不解地看向秦倾,“这等事情司空见惯,京城虽然鲜少出现,但你也不是不知道这里面的规矩。”

丽云庵年久失修,这么大的雨,房屋倒塌,也是正常。

“怎么管?这么大的雨,难道我们再冲去山上?你知道多危险?”大长公主摇头,“既然有府衙的官兵前去,我们就不必管了。”

谢芳华颔首,站起身,侍画、侍墨立即上前侍候她披上雨披。

今日上墙者:墨晓katherine,lv2,书童“嗷嗷嗷!当初第一次看情妈的书的时候是因为逛书店的时候看到了妾本于是就买了下来,结果爱的一发不可收拾就记住了西子情这个作家w,然后又是逛书店的时候看到了纨绔,再一次买了,因为这……入了520小说!京门可以说是我追的第二本小说哒哒哒!所以!情妈!我想看楠竹。”

...

郑孝扬挠挠脑袋,“被打板子很丢人啊!可是我记不太清楚了。”

秦钰没言声。

郑孝扬想要咳嗽,忍了忍,压了下去。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你是说我不聪明了?我承认,论弯弯绕绕,是没李大人多。”

秦钰走到窗前,看着窗外,天边云卷云舒,但他的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静。

英亲王妃看着秦钰,“皇上,你是说李沐清和郑孝扬知道?”

小泉子回头看英亲王妃。

喜顺连忙应声,打着伞转身匆匆去了。

青岩立即应声,“是”

“你吃得好了就好了!”谢云澜微微一笑,如碎了暖阳。

谢云澜却不再说,对她道,“上车吧!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回府。”

二人对看一眼,一时没说话。

“是。”小泉子立即招手,有人来拖了许大夫向外走去。

若是谢氏完,南秦皇上也完,所以,世事多变,匪夷所思,南秦和谢氏必须联手一致对外。

谢芳华头疼,立即转移话题,“这内衫可不是普通的内衫。”

谢芳华看了秦钰一眼,觉得左相也不易,既然他没给秦钰,给了她,她也不该点破,“别问我从哪里知道的,有用处就行了。”

“我先以为是你,但是后来觉得不是你,若是你,你不会趁机想杀了我。”秦铮道,“更何况,你那时又没有回京。

“什么是终”秦铮嗤笑一声,“所有的事情,都不算完。”

秦铮挑眉,不客气不给面子地说,“荥阳郑氏没人了吗怎么一把年纪了还来京操劳”

秦铮嫌恶地道,“爷要一辆破车做什么”

谢芳华摇头,“娘,不用把脉,我的身子我知道,回头我开一副药,吃下养着就好了。”话落,她道,“太医看不了我的诊,还是我自己来吧。”

“刚刚你吐了血,如今这么虚弱,真的没大事儿吗”英亲王妃看着她,“还是将铮儿招回来吧,你这个样子,我又不懂医术,又不请太医,我也不知晓你身体情况,不放心你。”话落,她就要站起身。

英亲王妃点头,走了出去,见春兰守着门口,对她道,“你随我进去。”

“是。”有人立即去了。

刘侧妃定了定神,“王妃姐姐,出了什么事儿”

南秦京城三百年来,在不叨扰百姓的情况下,京中第一次大清洗和大整顿。

南秦京城从朝到野到市井,都陷入整顿清洗中。

谢芳华随他扔了纸笔,对他笑道,“一日两日怎么就做不成我这一日也没白用功,已经做成了。接下来,按照我的方式,不出十日,定能将谢氏暗探重新洗牌,待你出兵北齐之日,我定能使得谢氏暗卫做你的后盾和助力。”

谢芳华想了想,摇头道,“就你和侍墨跟我去吧,其余人回英亲王府,照看好落梅居。”

谢芳华笑了笑,对左相道,“相爷,我离京之事,还烦请代为对王妃隐瞒,免得她又担心得寝食难安。多谢了。”话落,也随秦钰之后,冲出了城门。

“不去!”谢芳华摇头,她没心情。

秦铮见她情绪改变,虽然心情明显不好,但还是顾及着他,心下一松,也跟着柔声道,“那好吧,我送你回府,顺便也和舅舅叙叙话,娘亲舅大,我得在他面前多晃悠,让他知道我的好,才能在你跟前给我说好话。”

谢芳华笑着道,“闲来无事,出来转转。”话落,她反问,“你这是要去哪里?”

掌柜的听闻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来,也连忙从后面出来,热情恭谨小心地接待。

金燕顿时笑开了颜色,拿起一对十足金的玲珑孔雀簪环来,左看右看后,对谢芳华问,“这个漂亮吗?”

金燕选了一支手镯和一对绢花头饰。

“你送我,我就要。”秦铮对她道。

    “你真的没事儿吗?我怎么听见你声音不对劲?”谢芳华站在门口没有立即进去,只凑近一只眼睛,往里面看了一眼,顿时惊呼一声,猛地后退了两步。

    外面太阳依然挂在西方天际,从西面射过来的阳光明媚,院落里有梨花在开,空气清新。

    风梨点头,立即跑去了小厨房。

    赵柯连忙接过,道了句“多谢”,便匆匆进了屏风后的暗室。

谢芳华看着她手中捧的衣物,层层叠叠一摞,点点头。

荥阳郑氏这一坛深水,如今要曲线迂回除去,丝毫不能惊动,自然要明里宠络着,不能重处。更何况,荥阳郑氏刚与大长公主府结亲,也不应该此时撕破脸,太难看的话,对于江山不利。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没回答,将手中的金疮药和凝脂露递给他,对他说,“要看好了李小姐,这是药,刚刚我上药的手法你也看到了,每日换三次药,不能着水,十日后,视情况而定。”

郑诚极力地克制心里的忧急之色,起身对秦钰、右相拱了拱手,又恨又恼地道,“在下不知犬子竟然悄悄尾随跟进了京,又冲撞了右相府的李小姐。他自小没了娘,都怪在下对他娇惯了,将他养成了……”

英亲王妃忍不住落泪,掏出娟帕,哽咽无声。

小泉子立即道,“管家不知道永康侯夫人要生,先跑去了太医院,扑了个空,才转去了永康侯府。”

他给了她右相夫人尊贵的身份,后院任意施为,谋害他的子嗣,这些,他都知道,这些年,只不过是任由她罢了。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玉案瞬间被砸碎了一角。

谢芳华心中升起一丝苍凉叹惋,秦钰的心里怕是现在真的极其不好受吧!可是喜欢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真的是由不得自己,全凭心。

谁也没想到太子是等在这里

谢林溪有些焦急,“那怎么办难道芳华妹妹真要进宫待嫁这进去容易,出来呢”

...秦铮向外瞅了一眼,没做声。

燕亭冲进屋,一眼就见到了他娘,咧开嘴角一笑,“给王妃和几位夫人请安!”话落,看着他娘,“娘,您也在啊!”

好半响,英亲王妃才回过神来,看着秦铮,疑惑地问,“这话是怎么说的?她不是……”想说什么,碍于在座人太多,又顿住。

如今算起来,望族吕氏、清河崔氏、大长公主府、永康侯府、左相、右相、翰林院这些都是依附于皇权盘根错节的。英亲王府虽然和忠勇侯府定了婚约,但这婚约除了秦铮和她这一根纤细的纽带外,英亲王府实打实的是宗室,英亲王将南秦的江山视为自己肩上的重担,对皇权固若金汤。放眼京城,忠勇侯府当真是孑然一身盈盈**了。

怪不得前世忠勇侯府顷刻间便瓦解,谢氏举族倾覆。南秦皇室布的这一局不可谓不大,不可谓不细密,不可谓不果决。高墙众人推,墙不倒才怪。

秦铮身子沾到炕,舒服地“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她大婚了

秦铮眸光平静,神色似乎极其无辜,看了她一眼,慢慢放下手,扯了自己的外衣,跨进了旁边的木桶。

窗前的帘子落下,室内昏暗,帷幔又重重落下,掩住了一床春情。

谢芳华再度醒来,已经第二日的日上三竿,她睁开眼睛,伸手触摸身

他看着她,看着,看着,忽然低下头,将脸埋在了她的红盖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