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恰逢雨连天 > 第19章:坐客无毡

第19章:坐客无毡

恰逢雨连天 | 作者:零约| 更新时间:2019-09-02

女娲在沉睡之中被惊醒,望着掌控者愣了一下,接着发现自己本源在流逝,很快明白了过来。

一斧就劈碎了对方一颗脑袋,让林逸有些错觉,怀疑者那位掌控者难道就这么菜

只怕这件事跟老夫人有一定的关系。

他没有想到,连叶寒都回到凤月国,既然叶寒已经回来了,想必也给云端检查过了,既然连叶寒都说她怀孕了,那么这事,就不可能有假的,更何况,先前的书信是母后给他发的,宫中那么多的太医,想必也为她检查过了。

不过,却还是连连的打断了他的话,因为不想再让他这样的误会下去了,因为,她知道,那样的误会,会让他有多么的痛。

“是呀,早上出来的时候,你皇兄说我筹不到多少钱,我还跟你皇兄打赌,赌看看谁筹到的钱多,今天,说不定真的会超过你皇兄的。”上官云端微微的笑道,声音中带着几分刻意的甜蜜。

当他走进阁厢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凤阑绝开始怀疑他了,他在那其间,曾经想要发暗号通知凤阑锐,但是却都被凤阑绝无意般的阻止了。

“绝,你真的这么狠心吗?五年的时间,难道你真的已经忘记了我们之间的所有的一切?”那个女人久久的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似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再次轻声的说道,这次的声音中,似乎更多了几分伤心。

上官云端微怔了一下,心中多了几分委屈,这大婚之夜,他的女人找上门,她避开,为他们腾出空间,他还吼她?

这一次,凤阑绝没有再给她开口的机会,带着上官云端直接的离开。

此刻,那些观看的人,只怕比她们两人都还紧张,至少要比上官云端紧张了很多。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公主说的没错,这的确是王妃的功劳。”

“是。”那些侍卫听到他的命令,纷纷答应着,快速的向里面去搜查了。

皇上与皇后的脸色更是纷纷的阴沉,极为的难看,凤阑绝不给他们面子也就算了,这个女人竟然也这般的无视他们,实在是可恶。

那些数字间的规律是她告诉他的。

但是,凤阑绝却是意识到了,双眸猛然的一亮,愈加的靠近了她些许,压低声音说道,“云端儿的意思是答应嫁给本王了。”

“你也不用羡慕你姐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你也会有属于你的归宿的。”老夫人望向上官凌雨时,笑的极处的亲切,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孙女。

而与他们一起的,还有凤忆希,等了那么久,终于有机会了,她又岂能放过。

凤忆希听到老夫人的话,脸上的笑微微的一僵,双眸微闪,望向老夫,轻声笑道,“我想去的地方,还没有人能够阻拦,而至于你们这将军府,要不是我皇嫂在这儿,你们请我,我都不会来。”

而那个来禀报的下人看到面前的情形,也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也愣在那儿。

现在,她到底要跟她谈什么,刚刚夜无痕不是应该表明了他的态度了,她不是应该高兴吗,应该满意了吗?

她想要相信秦思柔。

非常时期,对待非常的人,就只能用非常的手段。更何况,他凤阑绝做事向来只看结果。

凤阑锐也不由的愣住,眉头微蹙,神情间隐过几分担心,“去让人暗中查一下,有什么异样及时的回报。”

上官云端装做什么都不知道般,慢慢的跟在皇上的后面,进了王府。

上官云端暗笑,捉夜狐!那就祝你好运了。突然发现,她现在的身份,对她夜狐的身份,倒是一个极好的掩饰,好吧,终于让她发现了这个身份的一个好处,适当的发挥一个阿q心理,免的自己郁闷。

“你乱说什么,我跟你,根本就不可能,我。”秦思柔的脸上多了几分慌乱,她不可以的,不可以跟他在一起的,要是让人知道了她跟夜无痕真正的关系,一定会害了夜无痕的。

“啊!”房间内几个女人纷纷惊呼,都是一脸的恐惧。有几个胆小的,双眸还下意识的望过四周,毕竟是深更半夜,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她们平时,可是从来没有见王爷笑过,更不曾听王爷说过这样的话,而王爷此刻竟然会对一个傻子……

凤阑绝,她在心中喊着,若是你真的爱我,能否听到我的呼喊?

听着那些人进进出出,上官云端多么希望有人来把这个柜子移开呀。

“既然是娘亲留给云儿的,那就给云儿吧,云儿会找个机会让王爷给云儿戴上的。”上官凌雨听到李妈的话却是暗暗心惊,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虽然她现在易容成了上官云端的样子,却也害怕被凤阑绝看出破绽,她的计划是,等拜了堂,入了洞房以后就算被发现了,一切都成了定局,反正她跟上官云端一样,都是将军府的大小姐。

“那怎么行?”凤阑绝却十分的坚持,“还不快点……”

不得不说,太上皇的确够高,这件事,本来就是由二皇子与皇上一起密谋的,此刻太上皇竟然故意让皇上当着众人审讯二皇子。

“是,是,没有指使。”其它的几个人也纷纷的附和着说道。

他这话听起来,似乎是在维护太上皇的意思,在其它人的听来,倒也没什么。

说到此处,上官凌雨的话故意的停住,接下来的意思,大家自然都明白。

只是等了这半天,却仍就不见她醒来,心中也是十分的着急,听到凤忆希的话,半蹲在地上的身子微僵,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担心,她千万不能有事呀。

凤阑绝的心再次紧紧的悬起,为何这么久,她还没有醒过来,虽然她的脉搏正常,呼吸也极平稳,但是他却仍就忍不住的着急。

而对他,她却从来只喊王爷,那种看似恭敬,实际却是一种极为疏远的称呼。

只是,凤忆希却还是注意到了他,看到他悄悄的离开,眉头微蹙,双眸微转,望向紧紧的抱着上官云端的皇兄时,突然明白了什么,心中对夜无痕隐隐的多了几分敬佩。

他从雪山回来时,虽然皇上认了他,但是,刚开始地时候,所有的人都想要欺负他,都看不起他,就连皇上,对他也是爱理不理的。

“你明知道他是为了别的女人心痛,你还为他心痛,你不觉的你太傻了吗?”叶寒的眸子中再次漫过一股怒火,有些气恼的望向秦思柔。

凤阑锐微愣了一下,双眸微沉,然后再次的坐回了那个轮椅上。

这件事,似乎就这么结束了,只留下那丫头的尸体还僵硬的躺在地上。

“小晚,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果然,片刻之后,他那低沉的声音再次的传来。

“我知道,你知道了真相后,一定会恨我,但是我当时却不能不那么做,他若是真的爱你,心甘情愿的碰你,也就罢了,但是他不是,他是被逼的,若是在那样的情况下碰了你,一定会恨透了你,恨你一辈子的,所以,我那时也是想帮你,只是没有想到,你第二天还是向老夫人假报,说他碰了你。”那个男人继续说道。

“你不明白,你还敢说不明白,你自己做那么不要脸的事情,你会不明白,到了这个时候,还想骗我。”老夫人听到她的话,气结,不由的怒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