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恰逢雨连天 > 第160章:左支右拙

第160章:左支右拙

恰逢雨连天 | 作者:零约| 更新时间:2019-09-02

“老大,你为什么要逃呢?那个什么魔法弓箭手对你有威胁,可是只要我出马,杀死他可是很容易的,你怎么不让我出马。”小影鼠‘贝贝’愤愤不平的声音在林雷脑海中响起。

贝贝这个时候也盯着林雷处理伤口,似乎也为林雷感到紧张。

林雷听了这话,心底却愈加小心了。

“虽然三级魔兽的魔晶核只值十个金币,可是也不能浪费。”林雷从背后的皮制包裹中取出了那柄平刀,平刀只是两三下便轻松将头骨完全掀开,平刀轻轻一翘,一棵不起眼的土黄色晶核便跳了起来,林雷单手一抄在草地上擦拭两下便放进了包裹当中。

“德林爷爷。”林雷眉头一皱,不满地对德林柯沃特传音说道。

早晨林雷吃过早餐,便出发前往后山准备修炼了。

“我也成名人了。”林雷心中自嘲一笑。

“提高精神力的办法?冥想锻炼不是可以吗?”林雷疑惑看着德林柯沃特。

步入青春期发育的时候,林雷饭量猛增,身高也直往上窜,身体素质以及力量自然是突飞猛进,在石雕技艺上,有德林柯沃特的教导,以及林雷本身的努力,也有着一次次的进步。

林雷轻呼一口气,石头碎末抛飞,整个石雕完全显现,只见有近半米长的老鼠活灵活现地站在林雷面前,乍一看还以为真是老鼠,这倒是惹得小影鼠‘贝贝’在一旁‘吱吱’乱叫。

平刀流派的学习,也使得林雷从十三岁那年开始,精神力开始不断地提升。

即使学习石雕雕刻的,能够五六年内达到林雷这般水准的,恐怕也是百年难以见到一个。华德立酒店。

“这魔晶核,三级以及三级以上的魔兽脑袋当中才会凝结出来,不过六级以下的魔晶核,价格都不算高,恐怕还赶不上我的石雕值钱。”林雷心中暗想。

特别是,这种黄色小袋子是四国金行专门用来装金币的袋子,一袋一般刚好一百金币。

傍晚,恩斯特学院门口,林雷四人下了马车。

兰德心中清楚,林雷刚才的确是手下留情了。

还有大量的地系元素、风系元素经过提纯炼化后,最终聚集在胸口中央的‘中丹田’中。

“乔治,你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兰德目光盯着耶鲁,“耶鲁,上次在香榆树酒吧里,我就看你那嚣张的模样很不爽,这次你还跟我嚣张,有本事上擂台赛跟我比比啊,为什么没胆子比啊。”

“这个估计是五年级或者六年级的学员。”林雷心中判断道。

忽然旁边的土地裂了开来。

这迪莉娅可不是一般人物。

“我没兴趣。”林雷直接说道。

特雷老师靠近林雷,低声说道:“林雷,你是担心实力泄露吗?我可是知道你已经达到二级魔法师了。”

“恩,你们都可以回去了,回去跟我老爹说,以后没事就不需要来烦我了,对了,记住一点……每年别忘记向我的魔晶卡中汇款,你也知道,魔法师的这个法杖、宝石的,很花钱的。”耶鲁大大咧咧说道。

几十年,总让父亲负担费用吗?

“老天,这可是魔兽,林雷,你还真是够厉害的。我从小就梦想有一只魔兽了。”耶鲁盯着‘贝贝’双眼发亮,“虽然我有灵魂契约卷轴,可是要让一只魔兽臣服,我可没有那么强的实力。”

只有一个声音经常在林雷耳边响起:“不过是一些后起之秀而已,杀死一只紫纹黑熊都要吹嘘?只能杀死九级魔兽,却敌不过圣域魔兽的圣域强者,只能算是初入圣域境界罢了。”

“雷诺,别发呆了,走吧。”林雷笑着说道。

当一堂课听下来,林雷便决定。

飞行?

大部分时间都是用来冥想锻炼精神力了。

只见两个人影快速走入了府邸当中,正是从芬莱城一路极速赶回来的林雷二人,此刻林雷和希尔曼脸上依旧有着难掩的激动,林雷更是老远就喊了起来:“父亲,我回来了。”

巴鲁克家族实在沉寂太久了,这个古老的家族也急需一位伟大的人物重现家族荣耀!

“恩斯特大人?”希尔曼呼唤了两声。

“什么也不用。”德林柯沃特笑了起来。

可是德林柯沃特又继续说道:“魔法师,一般一万人中才有一个,最主要的就是因为对精神力要求比较高。魔法师的底线,是要达到一般同龄人的五倍。至于达到同龄人的十倍,只能算是魔法师这一群中的中等水平。”

在这种的日子中,时间一天天过去,林雷的进步是显而易见的,甚至于可以算是一种蜕变!

有第一次吸纳地系元素入体内,在体内炼化出魔法力的惊喜;

“呃,我,也擅长风系?”林雷本人也愣住了,不由自主地心中询问起了德林柯沃特。

“这是,难道?”林雷心中有了一丝猜测。

林雷跟德林柯沃特同住在一个房间当中,房间当中有两张床,一进入房间,小影鼠‘贝贝’就从林雷胸口衣服内跳了出来,立即绕着林雷不断地叫了起来。

……

“是,父亲。”林雷恭敬到。

小影鼠身形一动,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巴鲁克家族屋顶之上,两三下就到了另外一座平民房屋屋顶,目视着林雷跟希尔曼。小影鼠尾随着林雷,一会儿就出了乌山镇。林雷一下子窜过来,直接单手抓住野兔的喉咙,只听得‘咔嚓’一声,原本痛苦挣扎地野兔抽搐两下就不动了。自从半年前观看过那两场战斗,龙血战士血脉蕴含的‘嗜血’就渐渐开始冒头了。

此刻不远处就有一个黑色影鼠,林雷自然想要知道这影鼠的厉害。

“林雷,可别太自信,要想哄一个魔兽幼儿,可是有许多要注意的,如果一不小心,说不定那只影鼠直接将咬你一口。”德林柯沃特提醒道。

“林雷少爷,去乌山了?”手持扫帚扫地的管家希里看着林雷奔跑不由笑着说道。

“如果没人教你?即使你的魔法力再多,精神力再高……也施展不出一个魔法!”德林柯沃特淡笑说道,“每一个魔法的奥秘,最主要就是如何的控制魔法力、天地元素,来形成魔法。”

“我,没什麽。”霍格脸上也有著激动的笑容。

圣域强者交手,如果一群孩子都在这边空地上,没有任何建筑物保护。估计圣域强者能量的一点波及,都可能让所有孩子送掉小命。圣域强者,那可是拥有‘毁天灭地’级别的强者。

“蒂隆,既然你这么固执,那也怪不得我了。”只听得一道冰冷的声音在天空中回响,而后只见黑龙顿时愤怒的不断怒吼了起来,口中喷出了道道黑色的火焰。

一般宝物,都是有一些元素气息的。可是盘龙之戒,就好像枯败的木头一样。

巨型剑芒劈在这战甲上,竟然不伤灰袍人丝毫。

“快,快进去。”霍格急得怒喝道。

可是德林柯沃特却敢说,即使天赋不怎么样,也能够培养出一个魔法师出来。这话如果是旁人说可能是吹牛,可是说这话的却是五千多年前的圣域魔导师!

“测试魔法天赋,倒是简单的很。”德林柯沃特的话刚出口,忽然——

林雷的卧室当中。

“唆!”只见盘龙之戒的光晕忽然急剧收缩了起来,而后化为一道迷蒙的流光,那道迷蒙流光从‘盘龙之戒’中飞出,而后降落到睡床的旁边,直接化为了一人。

而看似次要的第二个条件,布置出灵魂契约魔法阵。这一个条件也决定了,能够收服魔兽的,不是厉害的魔法师,就是那些有钱人。花费一万金币买一张‘灵魂契约’魔法卷轴,就是贵族,没有足够的身价也不敢这麽奢侈。

昨天第一次看到‘迅猛龙’的时候,他们的确是被吓呆了。迅猛龙那庞大的身躯就好像一座小型山丘一样,那火红色的巨大鳞甲单单看看,就能够猜到其坚硬程度。

“如果这些装饰品没有腐烂,是新的,也是应该值不少钱的。”林雷无奈摇了摇头,随即继续观察其他东西,手中的木杆将一层层蛛网给处理掉,林雷小心的观察任何一样物品。

林雷仔细地观察各处,甚至于将墙上腐烂的装饰品后面还观看一下。

“滴答!”

“小心。”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七条火蛇飞行的速度极快,火蛇在半空飞行过处,连小镇街道旁边的屋子也燃烧了起来,火焰冲天,一片灾难场景。早就躲在远处观望的乌山镇平民们见到自己的家被毁掉,一个个不由心中悲苦伤心。

而乌山镇的贵族霍格,以及一大群平民们都在远处静静的,根本不敢出声,唯恐引起这位神秘魔法师的愤怒。

通体黝黑,材质仿佛是木质,又仿佛是石质。

……

“今天训练任务,加罚一倍,归队。”希尔曼淡淡说道。

“哼——”

“明白。”一群少年响亮地吼道。

就必须成为伟大的战士!

蕴气式,是锻炼身体的最简单也非常有效的办法,这是无数年来先辈积累出来的经验。

“呼!”

林雷双腿发颤,即使他意志再坚定,可是酸痛到极致的肌肉却不受他控制,他终于倒地坐了下来。

“嘿嘿。”林雷咧嘴笑了起来,他心中正为希尔曼的夸奖而感到高兴的很。

圣域战士?

希尔曼、罗瑞、罗杰三人不由惊讶看向林雷。

在林雷看来。自己家族也就一个古老地、衰败的家族而已,怎么会跟传说中的四大终极战士联系上了?

霍格拉着林雷的手:“跟我来。”

“传承之宝,是什么啊,我怎么没听说?”林雷好奇询问道。

迅猛龙口中吐出的火焰在四名战士体表灼烧著,有著冰之守护战甲,以及斗气护罩的保护,四名战士绝对可以抗住这火焰灼烧。

刚才那一幕,实在太血腥了,就是成年人在第一次面临这样的场景,也会心中恐惧的。更别说,林雷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

年仅八岁的孩子,看到这一幕惨烈血腥的场景,会承受得了吗?会不会在心底産生阴影?一旦年少时候心底对战斗有了阴影,将来的成就将会被限制。

父亲,我想学石雕!林雷忽然说道。

“林雷,今天你父亲霍格大人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你别在这跟别的孩子玩了,跟我们一起回去。”希尔曼走到林雷面前,看着眼前的林雷,希尔曼心中也非常欢喜。

一剑,光明主宰奥古斯塔身死!

所有主神们完全惊呆了。

“可我感觉,你的信心也很足。”林雷淡笑道,“你以为凭借一柄至高神器,就能杀我?哦,我差点忘记了,你还是布拉族一员。还将自己灵魂思想分成两种,无数年来,能疯子一般不停歇研究,估计,也有绝招。”

听到林雷这么说,奥夫脸上浮现笑容。

“当然,也就有了182个孩子!实际上那些孩子,都是在物质位面选取的一些天赋不错的,刚出生不久的人类婴儿,婴儿长大后,根本不可能记得一两岁的事情,在奥古斯塔培养下,自然认为奥古斯塔是他们父亲,很自然,有了奥古斯塔家族。这样,谁会怀疑奥古斯塔是我?”

“哈哈,我已经不需要隐藏了。”奥夫笑了,“至于为什么现在不需要隐藏,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奥夫完全没有损失一个主神分身的悲伤,反而有一种骄傲、得意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