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恰逢雨连天 > 第144章:抖搂精神

第144章:抖搂精神

恰逢雨连天 | 作者:零约| 更新时间:2019-09-02

陈静夜忍辱负重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给自己的老婆报仇。然而时机不够成熟。跟本无从下手。这么多年他一直忍耐下来,可是到头来最终的结果也并非如意。刚刚他的那一掌尽管伤到了威廉士,可绝对伤害不大。

“你……调虎离山?”景炎的眼睛猛地睁大,气恼地看向秦寂言。

“放心,我水性比你好。”脑子清醒了,顾千城也有调侃秦寂言的心情。

眼前一片血红,举刀砍下去,成了战场上不变的主题。

因为发现神女像的眼睛有催眠暗示在,顾千城和秦寂言两人在神女殿,都不敢乱看,就怕不小心中招。

他拥有无尽的财富,普通人一生也难得到的权势,可他却失去了最重要的一切。

“我父亲欠圣后娘娘一个人情,我代他还人情。”君亦安低着头,小声解释道,至于话中真假就需要个人去判断了。

顾千城坚定的点头,“苗人最懂蛊,我已经让皇上下旨,召有才能的苗医进京,共同研究忠心蛊。”

从宫里回来,顾老太爷就病倒了,可是他并没有就此消沉下去,他反倒兴起了更强的求生欲。

顾贵妃已经和顾家反目成仇了……

“老太爷,你真得太高看我了。您也说了,没了顾家那些不会看重我,现在顾家已经失了帝心,封大人凭什么帮我?”顾千城垂眸,掩去眼中的嘲讽。

“看不上本宫?”秦寂言磨牙,一个翻身将顾千城压下,故作凶狠的在顾千城肩膀上咬了一口,“你居然敢看不上本宫?”

“哦?什么礼物?”老皇帝装作很感兴趣的问道。

顾千城不信,秦寂言也没有办法,无奈叹气道:“放心,案子破了,凶手和你推断的一样,掌柜和小二联手,为银子杀人。”

完全是屠手博斗,顾千城就在暗卫目瞪口呆中,用二刻钟的时间,就面前七个大汉放倒。

之前,她拿嫁妆作价,让顾国公直接付八十万两银子,给她娘点长明灯,现在赵王府把嫁妆退了回来,顾国公把公中的部分拿走,剩下的全部丢给了顾千城,让顾千城自行处理。

很好,纯情的秦殿下还是在的,只是藏的太深了,需要她努力寻找……秦寂言与景炎谈好合作后,便各自开行动,一个在宫内主持在局,一个在宫外寻人。

季诺这个人,不盯着他,终是不让人放心。

“是什么?”大丫鬟追问,许是想到院子小,顾千城能听到她的声音,语气温和了不少。粗使婆子缓了口气,这才平定下心神,指着外面的说道:“外面池子里,有人死了,说是大小姐院子里的孙妈妈,老婆子听到就来给大小姐报信。”

顾千城深深地吸了口气,收起眼中的悲伤,努力保持工作时该有的冷静。

两方人马相撞,顾千城身边除了一个大丫头,就只有赵婆子,明显势单力薄;顾夫人身后丫头婆子十几人,就连管家也跟在身后,脸上堆满讨好的笑,也不知在说什么。

秦殿下冷着脸道:“让人守好漠北城,记住,不许任何人进出。”敢在他大秦的地盘上,耀武扬威,长生门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不,朕没有错,朕不会错了!”

顾千城大声喊着,声音颤抖的几乎不在声。

这三天,言倾和他手下的兵,每个人每天最多只睡两个时辰,可就是这么高强度的工作,他们也没有抓到刺客。

言倾像是感觉不到痛一般,面无表情的迈着正步,御林军统领原本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见言倾无事人一般也只得咬牙硬撑。

六个暗卫,在点燃炸药包的那一刻便冲了出去,脚踩在地上没有发生一丝声响,但他们手中的炸药包却异常惹人眼,六人一出现就被官差发现了。

暗卫与亲卫听到声响亦是一惊,失神间又有一人被武者打伤。

别说长生门的武者了,就是顾千城一行人也傻眼了。

秦寂言背着顾千城离开,至于他抓来的山羊?

日后,承志才是国公府的继承人,才是国公府正儿八经的大少,他不过是一个五品小官的儿子。

顾家一行人义愤填膺的指责,可偏偏拿不出证据,女尼一筹莫展,连连赔不是,却只能干瞪眼。

六扇门这些人不比户部那几个官员。六扇门的人是他的嫡系,他养出这批人也不容易,他轻易不想牺牲。

顾家老太爷不在,顾家一盘散沙到处是漏洞。秦寂言之前就让人收集了,顾国公在武芸丧期与继室顾郑氏苟合的事,并找到当时给顾郑氏诊脉的大夫、接生的喜婆,还有……

围攻秦寂言的将士们见状,不敢再随意出手,只将秦寂言团团围住,让他无法动弹。

而周王以及他的家人,最后是被流放回原来的封地,还是回漠北,就看周王交出的东西有没有诚意。

顾千城也没啥好心疼的,拿起匕首就去撬脚上的铁链。锁住顾千城的铁链,就是监狱里常用的链子,没有多久顾千城就撬开了,而且还没有破坏原锁。

一想到那种可能,顾千城就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这些普通百姓被赵王赶出来,早就吓得不轻,现在见秦寂言走出来,一个个慌忙跪下,却哆嗦的不敢开口。

显然,老管家也知顾千城不待见,平时也只是默默的做事,除非必要绝不往顾千城身边凑。

秦殿下已渐渐掌控了大秦,就算他们两人的婚事有点波折,顾千城也相信,他们可以解决。

再说,她也不需要做什么,只是再往里走一米,打开另一道石门罢了。

“相生相克?”顾千城眼也不眨的盯着八卦图,看到最后居然眼花的发现,这图好像会动。

“我真是蠢毙了!”顾千城懊恼地一拍脑门,瞬间发现,她看风遥,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算了,让他自生灭吧。”顾千城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合适的法子,索性不管这个人了,把手中的令牌塞回给风遥,顾千城想想很不解气,抬腿踢了一脚……

这样,在朝臣对秦寂言落井下石时,也有人在朝上为秦寂言说话。哪像现在,三位王爷对秦寂言发难,朝中除了说几句公道话的人外,就没有一个人为秦寂言说话。

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没有声音,无声垂泪。

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他能做得,就是尽量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千城,将军不是比士兵,不止要能打,还要会打仗,风遥他就算是天生和将才,也需要人教导。”

“没有吓你,只是想要抱抱你。”秦寂言侧着头,脑袋紧紧的挨着顾千城的头,就像一只撒娇的大型犬,而这只大型犬十分委屈的道:“千城,我很想你。”

顾千城没有浪费力气,只是她不赞同秦寂言的做法,“殿下,这是江南,是被景炎掌控的江南。”

看着子羊三人喝掉含了忠心蛊的水,老管家满意的离去,“明天,你们就自由了。”明天就可以确定,这三人身上是不是真有忠心蛊。

倪月是什么人?

显然,被关在小黑屋三个月,明面上看着没有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实则影响深远,她整个人都开始扭曲了,已失去正常人该有的冷静与理智。

书房内,就只有老皇帝的心腹太监,听到这话不得不硬着头皮道:“圣上,武家就是再出妖孽,那也是为您所用。顾姑娘提议虽好,可到底年纪轻不经事,这不……就被人套了话。再说了,科考的弊端越积越多,再这么下去十年后就无能臣可用。顾姑娘此时不顾自己的生死揭露出来,到底是一片赤诚之心。。”

景炎进来就看到这幅画面,不由得挑眉问道:“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说出来,我帮你去揍他。

平西郡王妃也不怕顾千城知道,苦涩的道:“我的儿子我了解,如果你劝说都无用,那就谁都不行,我们夫妻也认了。”

秦寂言如此自信,必是早有准备,要是双方打起来,她再输了,圣域那些死老头一定不介意送她一程。

活火山是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火浆在火山口不断的翻滚,致使周边的温度都极高,山脚下的沙子都是红色的。

“嗯。”顾千城抬手擦了一把汗,平静的眸子没有一丝波澜,只静静地跟在长生门的人身后。

狼牙山的路太复杂了,稍不留心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这个寨子是跑不掉了,可不是还有一群人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