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恰逢雨连天 > 第119章:蹐地跼天

第119章:蹐地跼天

恰逢雨连天 | 作者:零约| 更新时间:2019-09-02

王安眯着眼,远远眺望着欧阳志,嘴角微微勾起,这位保定才子,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

方景隆则是美滋滋地看着张懋的背影,回头看着方继藩竟已取了金腰带,系在了自己腰上,这金腰带上身,刺得方景隆的眼睛都有点睁不开了。

方继藩看着远处,一行背影愈来愈远,忍不住想要追上前去,好好的解释一下,可刚要迈腿,却发现自己依旧被王金元死死的抱住腿:“方少爷,方爷,方公子,咱们现在就请保人,我拿地契和房契做抵,当做定金,咱们一言为定…”

随后,无论是弘治皇帝,还是朱厚照,包括了刘钱,都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目光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则是立即意识到,皇帝来此,极可能和这改土归流有关。

陛下……

刘健等人便纷纷起身,行了礼,他们早就对这些功勋子弟的文章没什么兴趣,在他们看来,许多人甚至连童生都不如,读这样味同嚼蜡的文章,本就是一件极痛苦的事,于是安静地从暖阁退了出去。

“竟有此事?”弘治天子怒不可遏地道:“真是岂有此理!朕尚且不敢轻掠民财,他哪里来的胆子?他是不肖子,朕素有所闻,可念其父祖们的功劳,倒也网开一面,可他现在竟变本加厉,朕还能姑息吗?此事,该彻查到底!”

方继藩精神一震,拍案道:“卖了。”

“这……这……也卖……”王金元‘虎躯一震’,诧异的看向方继藩。

正在这时,那邓健已是追了上来,却不敢登堂入室,只在外头探头探脑。

他心里无奈,却背着手,大喇喇的吹着口哨:“再啰嗦,打断你三条腿!”

邓健却是急得跺脚:“伯爷……伯爷……凯旋而归了,方才随伯爷出征的亲兵先快马来报了信,说是伯爷已进了城,转眼就要到家了,他本该是入宫去觐见的,可心里记挂着少爷,先回家里看看,少爷,快起。”

咦……败家子……

可过不了多久,宦官便去而复返:“陛下,不妙,不妙了,通政司派人去方家问过了,说是南和伯………昏厥了过去……”

可今日,他发现父皇竟变得铁石心肠了,面对他的眼泪婆娑,竟依旧还沉着脸,厉声喝道:“平时就是宠溺你过了头,今日若还放纵你,他日你便连方家的小子都不如,他丢的是祖业,可等将来朕驾崩了,你丢的就是江山社稷,你已不小了,还这样不晓事,朕如何安心,三日之内,抄写二十遍《辩奸论》,朕要亲自查验,倘若偷奸耍滑,朕决不轻饶!”

他心里想,方家祖宗们真要有灵,今天晚上怕是非掐死你这蒙古大夫不可。

原来如此。

朱厚照懵了。

方继藩露出含蓄的笑容,道:“陛下万万不可这样说,儿臣未有尺寸之功,哪里当得起陛下这般的夸赞,其实儿臣懂什么啊,还不是平日在陛下面前耳濡目染,这才开了一些窍吗?儿臣左思右想,哪怕是想破了脑袋,也不曾想到,儿臣有什么自傲的,若真要说起来,无非就是吾皇圣明,吾皇万岁而已。”

朱厚照眉飞色舞的道:“干得不错,等着领赏金吧。”

方继藩轻车熟路的道:“陛下真是用心良苦,儿臣自是心领神会,请陛下放心,儿臣一定好生在此照看着殿下。”

弘治皇帝哈哈一笑:“朕这一次,输的心服口服,也输的心里舒坦,朕输了一个赌局,得到的,却比这个赌局所失的要多的多,方卿家处处都为江山社稷着想,朕……心甚慰,来人,赐方继藩衮冕五章,赐四季冕服,以示恩荣。”

可若是往深里去想,太子被人这样蒙蔽,却一无所知,将来………可如何是好?

就这般愉快的过了一些日子。

虽然此前朱厚照信心满满。

方继藩只低头一看,竟也是无语。

朱厚照抹了抹自己的鬓角。

弘治皇帝:“……”

只是知道……一下子这里换了主人,却不知是什么缘故,因而……特来试探一二。

可这样的表态,无疑是要将这大功劳给梁萧这些楚臣,给他们一次立功的机会。

这岂不是让大楚皇帝的威严扫地?

梁萧只一听,岂能不明白项正的意思,现在火烧眉毛了,陈凯之就驻兵在附近,虎视眈眈,口称要取皇帝的人头;而营中四面楚歌,军心已经紊乱,正因如此,陛下方才想要赶紧稳住人心。

可当听到大汉万岁的时候,他心里咯噔了一下,忙不迭的大喝:“梁萧,事情紧急,朕不可留在此是非之地,朕……要回国都去,你……你在此镇守,来啊,来啊……护卫何在?”

有人在黑暗中吼道:“大陈皇帝有旨,只诛杀首恶!否则,刀兵相见、骨肉相残,兄弟相杀!”

项正已气得发抖,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的丞相,居然敢说出这些话,这是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士气,这杨义……疯了。

“你们……莫非也敢学那杨义吗?”他指着众将。

梁萧疯了似得想要攥住他,可手臂竟是承托不住,最终,他后退一步,面带着苦涩,而眼前的士兵,却一下子瘫进了泥泞之中。

显然……陈凯之对梁萧略有耳闻。

梁萧只是粗重的呼吸,他闭上了眼睛,此刻……他在等下一秒那陈凯之的剑刺下,一剑封喉。

可剑没有刺下,那剑上的血迹虽已被雨水冲刷了,可那血腥还在。

他很清楚,中军就在自己的身后,自己若是不战而逃,大楚皇帝陛下不会轻易饶了自己,于是他凶狠的提着刀,口里不断的大呼着:“集结,集结,抓了那些民夫,令他们在前队,快集结起来,到高地上去,到这里来。”

有人大呼道:“陈军怎么会来,陈军从哪里来的?他们……他们是自关外回来的陈军!”

他们在哪里,他们怎么会纵容陈军杀回来?

吴越已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睁大眼睛,眼中布满了血丝,随后,一把扯住这校尉的湿哒哒的衣襟,怒喝道:“这里哪里会有骑兵,有多少人马?”这校尉期期艾艾,被吴越勒着,已是透不过气来,老半天,才期期艾艾的道:“乌压压的一片,一大片……径直朝着这儿来了,他们的马快,好似一人有两匹马,轮替着奔袭……”

天方夜谭,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完了……”吴越却是惨然一笑,倘若,真是那最坏的结果,那么……他竟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作战的勇气,他如落汤鸡一般,任由雨水淋透,悲从心起:“我们完蛋了,梁都督,这世上……这世上,难道真……当真有这样的军马吗?可以以一当十,可以……”

任谁都明白,水淹洛阳,再加上人为的瘟疫,这是要将数十万人置之死地,城外有军马围攻,城内则变为一片泽国,瘟疫横行,到时,只恐没几个人能够逃过。

天上乌云滚滚,一看到乌云,立即有亲兵匆匆前去禀报梁萧:“都督,都督……都督……天变了……天……变了……”

这一招,够狠。

吴燕沉默了片刻:“陛下所虑甚是,是臣……糊涂。”

杨义便行了个大礼:“老臣,遵旨。”

晏先生听罢,哑然一笑,忙是点头:“陛下说的也有道理。”

这四个炙手可热的字,令晏先生心潮澎湃,倘若当真一统,又何至于一个衍圣公府,可以操弄这么多年,甚至对各国拥有巨大的影响力。

刘涛不辱使命,带着汉军的捷报,使西凉军顿时混乱,随即,他带着大量吸附而来的西凉军民,占据了天水,身边已有数十万军民为他效力,西凉国师直接被斩杀,愤怒的西凉军民还拿住了国师不少党羽,也俱都杀了个干净。

原以为,全营都会一片哀嚎,毕竟,胡人才是他们的盟友,只有击败了汉军,西凉才可免遭汉军的攻击。

至少在西凉军中,显然这是通贼的口号,轻则流放,重则杀头。

真正可怕的是,自己的算盘珠子全部落空了。

他骤然害怕的颤抖起来,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已是蔓延到了他的全身,他小心翼翼的抬眸,看到了陈凯之可怕的脸,还有那一双仿佛要杀人的眼睛。

他已面无血色,肱骨之间的鲜血泊泊,他已顾不得了,疯了似得道:“陛下,陛下饶命,贱奴可以为陛下效力,贱奴可以……陛下……贱奴万死,陛下只杀了贱奴吧,陛下……”

这些人,在胡人之中,俱曾高贵无比,可今日,却不过是一群阶下囚,行刑之后,武官们提着短铳,穿行在他们的尸骨之间,进行补枪,偶尔,会有零星的枪声,随之,地上的尸首飚出血,抽搐痉挛。

本质上,不过是汉人一次次对胡人战争的胜利,并没有解决根本的问题。

何秀小心翼翼的偷看着赫连大汗,忍不住低声抱怨:“大汗,我当初是怎么说的,是怎么说的?万万不可决战,不可决战,原本以逸待劳,利用铁骑的优势,将他们缠住,不断骚扰……哎……完了,完了……要怪,都怪那些莽夫,若不是他们劝着大汗死战,又怎么会中了汉军的奸计呢,我太了解汉人了,太了解他们了。”陈无极感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可对这些,他甚至一丁点都不关心,他只想努力的睁开眼睛,想知道自己所关心的人,现在是否都如自己一样。

“胡人,只剩下数万人,已经远遁,他们逃了,再不敢回头……陛下没有下令追击……”

胡人们蜂拥而上,而在这时,这汉军士兵已取出了火折子,投入进了一个弹药存放的箱中。

因而,参谋总部在再三的确定之后,得出了一个简单有效的方案,即近战便是近战!

有的新兵,面孔尚还稚嫩,箭矢穿透了他的锁骨,他捂着伤,发出吼叫,在这泥泞中翻滚,可惜,因为到处都是炮火轰鸣,到处都是喊杀,他的呼救显得无力。

要胜了。

反击开始了。

瞬间,距离十几丈外的骑兵还未露出喜色,便如秋风扫落叶一般,瞬间被阵前的意大利炮收割,有的人只在片刻功夫,便被数十枚子弹射成了血人。

他紧张,身边的老兵竟也有些紧张,更别提那些新兵了。

直到这时,大家才意识到,胡人铁骑,比自己想象中要强大的多,而更可怕的却是,这宛如飞蝗一般遮天蔽日的骑兵,更是使人生出了无力的感觉。

身后,瞬间爆发出了冲破云霄的喊杀。

“陛下还说……”武官顿了顿,看着这位以亲王的身份入伍的陈无极,道:“陛下这道命令,是专门传给你的,让你小心,要活着!”

陈无极点点头:“明白。”

而既然胡人决战,若是派出小规模的骑兵试探性进攻,是根本试探不出什么结果来的,人数太少,在面对无数新军的情况之下,这试探性的进攻没有任何意义。

在命令下达之后,井井有条的十万军马,便纷纷开赴自己的方向。

不错,历来胡人与汉人作战,往往是胡人进攻为主,可这一次呢,却是新军想要求战,胡人却选择了游走,这些胡人,竟也忍耐的住,若是以往,只怕早就蜂拥而上了。

不只如此,似乎还怕胡人看不懂,所以又专门请了个懂胡文的人来,再用胡文重新抄录了一遍。

“狗一样的东西。”首领怒斥道:“便是你这狗一般的东西,在大汗面前,教我等处处忍让,我们白狼的子孙,从不知畏战二字,也只有你们这些汉……”

首领们已是面面相觑,其中一个斗胆捡起了地上的书信,打开一看,忍不住念道:“朕富极四海,疆土万里,今出关与大汗会猎,一决雌雄,正是因朕觊觎尔胡人之牛马、妻女也,自来胡汉不两立,今朕率精锐之师,锐意讨胡,尔与诸胡,竟兢兢不敢前,竟无尔祖之雄风,可笑可叹,今……”

陈凯之颔首点头:“自此番西征,便是要救西凉臣民于水火之中,所以只诛首恶,断不会戕害西凉军民。”

陈凯之摆了摆手:“朕知道你来做什么,那么,朕来问一问你这都督,你新军操练的如何?”

许杰道:“这练兵之法,本就是陛下制定的,难道陛下自己不清楚吗?勇士营创立之后,此后有了参谋部,参谋部里,将陛下的操练之法进入了透彻的研究,这才知道,陛下的方法是何等的奇妙。”

“用苛刻的操练,磨练士兵的耐心,日复一日的操练,又可使这些官兵成日待在营中,犹如一群关在笼子中磨牙的老虎,数千数万个精力充沛的人,用各种令人发指的操练消磨掉他们的精力的同时,也使他们肚子里憋了一口气,他们为战斗而生,磨砺了这么久,几乎所有人,现在只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等陛下打开笼子,将他们放出来,而后用于实战。”

“夜里读书,是为了让他们明志,所以,这些新兵,和当初的勇士营,没有什么分别,他们只渴望有用武之地,这口气,已经憋了数月之久,如何不能战?现在,新军上下,只等陛下一声令下而已。”

陈凯之不由失笑,想不到参谋部竟如此无聊,竟将这操练的方法,都研究出了理论基础出来了。

不过细细想来,似乎连陈凯之也觉得有道理,当初,他只是将后世自近代以来,新式军队的练兵方法原本照抄了遍,殊不知这等练兵方法,是自工业革命开始,在无数的战争以及操练中总结出来的最佳方法,经过了千锤百炼,几乎每一个条例,都是经过无数人的鲜血和经验方才换来的。

毕竟自己再如何穿着皮衣,和他们一起吃着牛羊,娶了胡妻,也住着一样的帐篷,说着再如何纯正的胡语,可毕竟和他们样貌总是有所分别,此时和这些粗鲁的武士争论自己和关内的汉人有什么分别,没有任何意义。

赫连大汗与那赫连大松又对视一眼,似乎想要征求赫连大松的建议,赫连大松道:“大汗,他说的没有错,这火器的威力,臣弟在洛阳时也有耳闻,实在厉害。”

何秀笑吟吟的道:“我们大军来此,西凉国,少不得要横征暴敛,方能献上粮草,解决大汗的粮草问题,所以,大汗等得起,至于西凉人,他们最害怕的反而是大汗退兵,希望得到大汗的保护,大汗只需派兵镇守于此,时间拖一拖,没有什么妨碍,咱们大胡的勇士,照样可以吃饱喝足,不亦快哉。”

赫连大汗却只是笑了笑:“正因为他是汉人,所以本汗才听信他的话,最了解汉人的,便是汉人自己,也只有他们自己,了解自己的痛处,晓得自己的弱点,这数百年来,我们困居在大漠,以为靠着弓马,便可以肆意胡为,可是数百年来,哪一次我们深入过关内呢?原因终究还是因为我们过于自负,因此,本汗自当要改变这个现状,现在,西凉臣服,正是本汗的一个天赐良机,此前本汗收留了这个何秀,也是早有入关击溃汉军的打算,现在,也该是这个人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而这个营地,足有万人的规模,不只是如此,从帐篷的驻扎分布来看,这些帐篷的职责,就是为了拱卫那一处金帐。

在这大帐里,早有随驾的大臣相候,陈凯之一进去,立即便随军的兵部侍郎刘晋道。

这个人……便是何秀,也即是胡名叫兀那图的人。

晏先生却是若有所思,他突然抬眸,看着陈凯之,眉头不禁深深皱了起来,郑重的说道。

晏先生则垂头看了看,淡淡道:“陛下,使团名单中,出现了一个叫兀那图的人,这个人,是个汉人。”

晏先生目中闪烁着,却是不发一词。“这是什么意思,不拉丁?这丁从何来,粮草不需有人搬运?难道连辅兵都不需?一旦开战,钱粮如流水一般哗啦啦出去,朝廷真有这么多钱粮,足以开战?“

也正因为如此,在济北,杨彪却无奈的看着一份旨意,不禁苦笑。

陈凯之手指轻轻叩着案牍,指节磕碰的声音在这落针可闻的殿中轻轻的回响。

陈一寿犹豫了一下。

京兆府现在的任务,就是张贴檄文和安民告示,并且开始执行宵禁,除此之外,是下令辖下各县,开始征募青壮。

这正德殿里。

可陈凯之的态度却依旧没有丝毫的转变,依旧冷冷道:“朕看,这些也不必了,朕爱征战的武士,却并不爱马。”

这个用词,本就带着挑衅的意味。

据说许多人听说册封了一个方贵妃,到处都在低声议论,这没来由的方贵妃是谁?

他几乎可以想象,各国的君主们得知了方吾才和自己沆瀣一气,多半……是大跌眼镜的同时,也是咬牙切齿的。

说也奇怪,这地方官大多是对新政不太满意的,可现在朝廷平叛,这个节骨眼上,倘若反对新政,难免害怕被人认为是杨贼的党羽,所以许多人倒是不敢在这方面呱噪。

它和兵部一样,肩负着不同的职责,兵部只单纯负责钱粮的统筹,兵饷的发放,监督武器的制造,储存弹药,以及保管官兵的功考簿等职责。

最新一批的新兵,足足有两万人,直接拉到了洛阳开始新兵的操练,在这新兵营里,以许杰为首的数百个教官和文吏早已严正以待,就等着训练新军。

陈凯之虽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多言了,却还是开口说道:“这各府各县,若是因此而鸡飞狗跳,儿臣只怕……”

陈凯之随即目光笃定起来,道:“重新编练新军,现在……先招募二十个营,这二十营,俱都与勇士营一样,采取新军的编制,一切的供给,补给,待遇,乃至于操练、作战方式,也俱都以新军等同。”陈凯之说出这番话时,殿中默然无声。

陈凯之又道:“为了这二十万水陆军马,朕自会命户部从现在开始折算钱粮,每年,花费的军费,从采购至薪饷,再到营地的建设,怕是需每年三千万两纹银,好在,裁撤了大量的军马,可以使朝廷松一口气,其他的,只怕还要从户部再投入一些,方能勉强维持。”

其实……刘傲天是胆大心细的人,很多事,当他知道这大势已不可挽回时,再去闹事,不但没有好处,而且会惹来灾祸,那么,倒不如索性,安安心心不去操这份心,首先表了这个态,陛下至少记得这份恩情。

虽然明知道,陈凯之必杀杨正,而自己这些人,也将大难临头。

他们本就没有希望,本就意识到,自己没有活路,而陛下这一声反问,也彻底的打断了他们一切的幻想。

而陈凯之压根不稀罕所谓千万的财富,他要的……就是夺走杨正的一切和根本。

这对他们而言,已是极难得了。

紧接着,节度使和勤王的都督、指挥使等人,浩浩荡荡入正德殿。

身后,几个军将听罢,眼珠子已开始漂移起来,他们并不愚蠢,自然知道,眼下到了什么时候,任何的垂死挣扎,都已经没有了意义,他们这些人,无一例外,俱将万劫不复。

一些胆大的商贾,开始派出人去打探消息,也有一些胆大的人,竟纷纷开始在以往常去的茶馆或是酒肆里聚集。

京中各营对陛下不满,这是确确实实的,没人喜欢这个要拿自己开刀的皇帝,可有人参与叛乱,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想做叛贼,就在东门不远的神策营,指挥使已是气冲冲的呼喝着人迅速集结了,他命人紧急的弄出了一面战旗,上书奉天平乱,接着对着官兵们大呼一通:“狗娘养的张昌人等,老子早就看到有反骨之相,此人奸诈,是祸水,而今天下初定,咱们的陛下,也还算是圣明,再怎么样,总没有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此人竟敢反,我等和他们不一样,我们是朝廷的忠臣心腹干将,现在天子遇险,正是国乱思忠臣的时候,将刀剑都拿好了,跟老子去平乱,就算是死,临末了,也得拉几个垫背的,不宰几个叛贼,对不住自己。”

张昌依旧还是理智的,比绝大多数人都冷静的多,他脑海里,瞬时的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后果,作为叛军,作为叛军的首领,自己家族有数十口人,任何人都可能得到赦免,唯独是他,是绝对无法赦免的,这一败,就什么都没有了,一切成空。

都督和指挥使们,这时才打起精神,方才他们心底,只有恐惧,还有更多人,只有后悔。

“现在该怎么办?立即回藩镇去?厉兵秣马,要以备不测啊,谁晓得,到时候这大陈谁做主,又会有什么乱子,这数十年来,宫城里的主人走马灯似得换,咱们留在京里,天知道会不会遭遇什么变故。”

“张大人,现在……该如何,是不是……是不是立即投入骑兵,得投入骑兵啊……否则……否则……”

两翼的骑兵,先前还是磨刀霍霍,他们本是屏息等待着最后的冲刺,好给勇士营致命一击,许多人踌躇满志,毕竟往往能成为骑兵的人,大多数都是武官们的心腹,他们对武官的忠诚,是远远高于其他的步卒的。

它的原型来自于马克沁机枪,能够自动连射,为了连续供弹,匠人们制作了专门的,一条长达6米的帆布弹链为其提供子弹。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勇士营早发现这意大利炮因为是连续击发,所以并不可靠,容易造成卡壳之类的毛病,因此专门留了一些备用。

对面的叛军,已是铺天盖地而来。

交战的双方,几乎可以清晰的看到对方的面孔。

不对劲。

那就是……距离胜利,只有五十步之遥,不能错过战机,他猛地一下,扬起手,狠狠握拳,重重的辉下,发出了怒吼:“疾攻,疾攻!”

啪……

所以官方名虽叫意大利炮,而将士们私底下,却叫心想事成炮,于是,众人不得不感慨陛下果然是读书人出身,取个名,都暗藏了这么多机锋。出了殿,陈凯之将身后的百官们抛之脑后,而在自己的面前的,则是纷纷从诸门开始后撤的勇士营官兵。

许杰显得极为激动,这家伙似乎觉得这一趟从济北没有白来,竟遇到了这么一场及时雨一般的叛乱,因而激动的面上赤红,手舞足蹈的指挥着将士们布防。

他一声令下之后,无数的军马,犹如潮水一般穿过了门洞,过了门洞之后,眼前一片开阔,绝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入宫,欣喜若狂的叛军们,犹如掉入了米缸中的老鼠,一个个血脉喷张起来,虽然有人再三约束,不得劫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