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碎梦师 > 第87章:止戈兴仁

第87章:止戈兴仁

碎梦师 | 作者:紫薇樱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黄永忠赶紧摇头否定道:“不是我着急,是兄弟们的身体快要受不了了!”

谢明曦已深悉抚琴的最高境界,琴音的感染力极强。李湘如亦是操琴高手,稍加指点,他日便能大放光彩。

六公主点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

果然,散朝之后,面色十分难看的建安帝来了。

往日,每每遇到不顺心之事,每每陷于困境,萧语晗总是坚定不移地站在他身后。他也习惯了从温柔的妻子那儿汲取支持理解和温暖。

方若梦亲自在门口相迎,见了她们两人联袂而来,欢喜地上前:“你们两个来的最早呢!”

穆梓琪在一众同窗嘻嘻哈哈的推挤下笑了起来。

盛鸿咳嗽一声,很快改口:“确实差了不少。不过,我教导阿萝总没什么问题。”

不止是阿萝,所有皇孙皇孙女都被接进宫中。

谢明曦淡淡道:“总有‘有心人’,不得不提防。”

对弈时,人坐着不动,只要动手,看似轻松。实则极耗费脑力。众人俱是连着对弈三局,俱觉疲累。

……

就不信他不眼热嫉妒!

淮南王世子见势不妙,连连冲永宁郡主使眼色。

李湘如肚子不争气,谢云曦在此时有了身孕,别说四皇子,便是李湘如也卯足了劲抬举谢云曦。设了酒宴,给有头脸的人家都送了请帖。

盛锦月忽地轻轻咦了一声。李湘如心中一动,凝神看了过去。一个修长挺拔的少年身影顿时映入眼帘。

方若梦打起精神,继续去寻灯谜。

见萧语晗一脸感动,尹潇潇又笑了起来,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你快些看灯谜,我再去寻两个来。”

反正他绝不愿意!

长夜漫漫,夫妻夜话,闺房之乐,不必多提。

时间一晃,大半个月过去了。

新帝可不是什么敦厚宽和的好脾气。虎视眈眈地等着藩王们出差错揪小辫子呢!

淮南王老泪长流,连磕三个响头,跪谢龙恩。

“淮南王,朕是看在你忠心耿耿当差数十年的份上,才给你留了最后的颜面。望你知福惜福。好好过完余生!别糟践了朕给你的体面。”

林微微生产时伤了身子,在床榻上养足了三个月。下榻走动,就是前几日的事。身子依旧纤弱,没什么力气。

逗得谢明曦轻笑不已。

她和俞太后之间,也该有个了断了。

她日日喝药,为何总不见好转?

俞家顾家隔邻而居,她和顾山长同一年出生,自牙牙学语之日便相识。她们是年少时的挚友,志同道合,曾为同一个目标并肩同行。

她们也好想要啊啊啊啊!

盛鸿显然未经历过情事,所以才会如此青涩慌乱,笨拙得令人好笑又心生甜意。

李湘如暗暗咬牙,面上笑容愈发亲切温和:“我们姐妹说话,无需这般拘谨。”

谢明曦淡淡地瞥了丁姨娘一眼:“我考中了,是头名!”

算什么账!

盛鸿点头应下,临走前,看了谢明曦一眼。

自己没休了她,真算是厚道了。

军中武将,素以军功论高低。无仗可打的时候,军中演武一较高下,也是常有之事。

他有才,杨夫子貌美。

谢钧忍住扶额的冲动,用目光示意谢明曦收敛一二。

谢钧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是。不出几日,父亲便要到了。”

她的心,被沉没在寒冰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俞太后面色冷凝,声音中透出凛冽寒意:“宁王若敢再动手,就打断他的手,敢动腿就打断腿,抬到椒房殿来。哀家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胆子!”

她不情不愿地来了。却不想抬头看任何人,更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俞太后不肯放梅太妃离宫,萧语晗说情也无济于事。

第一晚收用通房丫鬟,还能说是醉后放纵。可接下来一连几晚,谢钧都没消停安分过。两个年轻貌美的丫鬟,已成了谢钧新宠。

看着一脸杀气的嫂子,永宁郡主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总不能说“其实我根本不在意他爱睡几个睡几个”吧!

有了身孕,抬为侧妃,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六公主实话实说:“今天早上是董夫子的课,我听不懂也不耐烦听,睡了半日。现在半点都不困。”

谢明曦随口笑道:“女子学习四书五经,是为了明理。本来也无需参加科举。公主殿下既不想学,也无需勉强。”

一切的疑惑,都有了答案!

“以后每日都要晚归,还望父亲应允。”

坚定不移地站在谢明曦身后。

素来软骨头的谢钧,难得硬气一回:“你对云娘一味娇惯,骄纵得她自以为是。女子生得蠢钝些无妨,可怕的是自以为聪明。”

然而,再深的情意,也经不起日积月累的岁月消磨。兼有李太后这个刻薄刁钻处处挑刺的恶婆婆,俞皇后执掌后宫的生活,远不及外人想象的那般风光。

一直沉默不语的陆迟,暗暗叹口气,追了上去。

四皇子身体紧绷,眼中闪出幽暗的火苗:“李默!你问这话是何意?”

这怎么可能?

……

听闻方若梦前来,谢明曦也有些几分讶然,笑着迎了出来:“方姐姐,你今日怎么忽然来了?”

说起婚期,也有一桩趣事。

七皇子立刻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想和岳尚书商议婚期之事。想提早一些,却又不好意思张口。”

换在往日,方若梦见嫡母这般恼怒不快,早已吓得战战兢兢低头请罪。

今日,她却有了继续挺胸抬头的勇气和底气,朗声应道:“多谢母亲夸赞。”

顾山长是她的师父,也是她最在意最重视的人。盛鸿看在她的份上,也要对顾家宽待几分。

淮南王世子咽下心头不满,气闷地应下。

淮南王老当益壮,步伐不慢。

除此之外,谢家内宅被砸得不堪入目。

丁姨娘出入春锦阁,从来无需通传。

这一次,肯定也不例外。

几位藩王也是独居一间屋子,屋外看守的逆贼多达十余人。

这委实不像谢明曦的行事风格。

梅妃心里盘算着,面上露出希冀之色:“臣妾和安平尚未用膳,皇上可愿留下一同用膳?”

没有宠爱,总算还有儿子陪在身侧。

莲池书院的一众少女们,自中间各自退让至殿内两侧。

李太后被气得暗暗咬牙。

原来,后宫是这等模样!

尹潇潇:“……”

惹得众人笑声连连。

谢明曦忍住笑,轻声道:“将孩子给我吧!”

尹潇潇:“……”

片刻后,换了一身干净衣物的李湘如扬着笑脸进来了:“三皇嫂,真是对不住了。我没料到芙姐儿忽然有这举动,被吓了一跳,倒显得格外失礼了。”

虽然这么想太对不住女儿。

很快,顾山长提起的这颗心便落了下来。

明知盛鸿不可能当着众人的面下杀手,李湘如脸孔还是唰地白了。喉咙阵阵发紧,目光紧紧地盯着那把刀。

……

后宫里的动静消息,素来瞒不过有心人。

林微微默默地攥紧了手里的信,目中闪过坚定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