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碎梦师 > 第80章:咏月嘲花

第80章:咏月嘲花

碎梦师 | 作者:紫薇樱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没有人回答……

龙尧宸在他们两个人面前停下,眸光俯视而下,看看夏以沫,再看看苏沐风……

询问声落在冷冽的耳朵里有些刺耳,他冷着眸子淡漠的说道:“我是冷氏集团的主事人,冷家的玉鉴我想要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你,有什么异议?”

曾月眉眼轻挑,嘴角噙了抹傲慢的笑意:“好!”

时间在指尖拭去……对于今天早上和下午都只有一节大课的纪小暖来说,她祈祷着晚上的时间不要来。可是,那是不可能的……

“乔治,”苏沐风在乔治进来的时候,在夏以沫的病床边上坐下,看着脸色苍白无血色的人,缓缓说道,“她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

大车的司机仿佛惊呆了一般坐在车上忘记了反应,有大胆的人跑到了车前,敲打着车窗,探头看去并且喊道:“里面的人怎么样,能应个声吗……”

龙尧宸怒及,如刀削的俊颜却淡漠的看不出太多的情绪,只是薄唇轻挑的缓缓说道:“中午我会带sam过来……”话落,鹰眸轻倪了眼夏以沫转身离开。

话落,龙尧宸不给夏以沫说话的机会,薄唇噙着血沫再次掠获了夏以沫的嘴,这次,他越发的犀利霸道……

龙尧宸灼热的眸光让夏以沫不安,她抿唇说了声“谢谢”,加上心里着急夏宇的事情,顾不得让她纠结太多,她拿了包就往外大步走去……

“那个……”夏以沫抿了下唇,“苏妈,阿风呢?”

话落,他什么也没有说的就挂断了电话。

乔治看着苏沐风,心里知道他想问的其实是夏以沫,“昨天你突然昏了,我也就没有顾上给夏宇留言……”

sam紧张的吞咽了下,他突然有种感觉,如果自己骗了emperor,下场一定会很掺……而此刻的sam也对病人好奇起来,毕竟……emperor会亲自去接他,让他有种意识,这个人一定对emperor特别重要!

虽然明明知道,可是,因为莫忻然的神情和悲伤的话,他的心猛然“咯噔”了下,“什么意思?”

“州长,你说……曾首长到底知道不知道曾月来a市?”

“不止是曾月,就算另外几股势力都不容小觑……”顾浩然的声音有些幽远,虽然他不能确定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但是,他却可以肯定,其中有一股势力一定是宸少的!

李逸摇摇头,耸肩说道:“根本没有办法得知,对方好像知道有人盯着,做事很小心,加上夏志航和赵静娴两个人也很奇怪,死咬着,怎么都不肯松口。”

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有着一丝慵懒,却也有着让人无法拒绝的霸道。

“跟我走!”

现在,谁也不明白宸少到底要干什么,是因为刺激,还是因为夏以沫的关系……目前的事情,宸少的脚已经越陷越深,这国府的新旧党派的浑水,宸少到底该不该趟?

夏以沫脸色猛然间变的苍白,她一把掀开被子就翻身下了床,甚至,忘记了穿鞋,抬起脚步就往外走去……

病房的门被推开,龙天霖回头看了眼:“哥!”

龙尧宸微微蹙眉:“那你想过后果没有?”

夏以沫的话虽然因为虚弱而小的在“哗哗”的水声下几乎听不到,可是,龙尧宸却一个字都没有漏听,他大手紧紧的攥着花洒,因为用了力,骨节传来错位的声音。

就这样好了,从她靠近龙尧宸的身体的那刻,就这样好了……

说着,夏以沫就想要抽回在龙尧宸掌心里的手。

几乎同步的声音在“砰”的一声枪响下同事传来,劫匪甲的眉心中间被子弹贯穿,而他脱手的匕首也在同时狠狠的插入了夏以沫的背心!

山狐被急忙过来的,可以说没有用到的突击队带回,爆破组的人介入,剩下的人开始撤离……

通过夏以沫给的手势,他看出那是冥洛和五朵金花独有的手势方式,不用在去猜什么,冥洛为了乔诗语,迫不及待的想要还他这份人情,自然,这两年沫沫的去向也就不难去想。

“警局那边刚刚来了消息,”李逸说道,“那小子死性不改的竟然又和一帮瘾君子混到一起,早上被晨扫的分队又给带到警局了。”

凌微笑笑笑,“是谁就不劳校长操心了。”话落,龙尧宸眸光轻动,一股压力席上校长。

本来这个虽然有些棘手却也并不是无法解决的大问题,偏偏如今又检测出颅内肿瘤,如果因为此造成脑部缺氧而迫使神经压迫肿瘤,情况就会变的很糟糕。

“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将果汁封存了……”经理赶忙回答,一边将龙天霖引到存放那杯果汁的厨房一边说道,“也将制作果汁的人碰过果汁的服务生都暂时留下了,龙总这会儿要见吗?”

龙尧宸收回视线,缓缓转身,眸光落在桌子上那红的刺目的请柬上,渐渐眯缝了鹰眸。

冷冽也不知道看着这幢摩天大楼多久,久的仿佛时间都静止了……最后,他面色又恢复了冷漠后方才垂头,眸光闪过一抹嗜血稍纵即逝。

窗外,满院灯光昏暗,处处透着一股让人脚底森寒的气息。

夏以沫抬眸,清澈的眼睛里已然没有了刚刚那快速闪过的情绪,她静静的看着和自己不过咫尺距离的俊脸,鼻间都是龙尧宸身上独有的气息……她轻轻扇动着眼帘,不能说话,也不想回答!

自嘲的笑了笑,夏以沫垂眸,把脸偏到一侧……这样也好,离开了龙尧宸,她的人生就回到了平静,就算一切都已经变的不一样,可是,她却可以活的自我一点儿。

“你不是难过吗?我记得你上次堆雪人的时候很开心……我陪你一起堆个雪人好了!”龙尧宸一副高高在上,好似帝王赏赐般的说道,原本淡漠的俊颜上透着一丝尴尬的窘迫。

夏以沫看了眼一脸淡漠的龙尧宸,随即嘴角含笑的朝着龙天霖指了指雪人头。

“走吧,一晚上折腾的,等下进去先洗个热水澡在睡觉,嗯?”

冷水打湿了莫忻然的衣衫,头发也是湿漉漉的,水将她润湿的狼狈。她需要清醒,她必须要清醒……她想要好好的活在这个另她厌恶的岛国,她就要清醒的告诉自己……这一切,当冷冽对她没有兴趣后,就会变成一无所有!

“哥是这样认为的吗?”龙天霖反问,他慵懒的躺靠在椅子上,甚至,将脚搭在了办公桌上,悠悠的说道:“若晞的决定我没有办法阻止,我也不想阻止,也许……我害怕输给哥,所以,觉得若晞离开,也许是对我们最好的!”

冷冽俯视着付兰芝,冷俊的脸上噙着一抹复杂的情绪……不仅仅是付兰芝后悔,他,也后悔了!

沈麟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惊讶,但是,随即又觉得理所应当,“是!”

“我去……”夏以沫突然住口了,她茫然的眨巴了下眼睛,是啊,她要去哪里?

人已经出去两三个小时,她难道就没有想过,她不在……手机不拿,包不拿的情况下,有人会担心吗?

“那颜展翔派来的特殊兵那边……”秦枫迟疑了下,方才说道,“我打算派几个雇佣兵过去拖着,只要颜展翔确定您不会接着查下去,鉴于新旧派系和当年事情的心虚,应该会很快将人撤掉。只是……”

我走了,谢谢你想要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情,现在,恐怕不需要了……

人这一生,有时候狗血的我自己都只能无奈的笑,越不想成为什么样子的人,我却越是成为了那样的人,从小到大,我都用自己的懦弱来掩盖内心的害怕、彷徨,只因为我是一个多余的存在。

一直以来,我想逃离你,尤其当看到颜若晞的照片在你办公桌上的时候,我害怕成为别人感情的第三者,我求你放我离开,可是,你的不放开让我在你沉冷霸气的宠溺下,而此刻,你告诉我:放你离开!

阿宸,谢谢你这一个多月来带给我的一切,谢谢你对我的坏,谢谢你对我的好……谢谢你留在我生命里的所有,当我们分开后,人生里如果再相遇,请您假装不认识我,我也会假装不认识你……就当我们只是彼此人生中匆匆的过客!——沫沫。

还记得夏以沫第一次到他书房看到若晞照片时候的激动,那一刻,他竟是没有注意到一些事情……如果那个时候就注意到了,是不是就会赶在澈澈的前面将有些事情查清楚了?

“宸少!”兰姨摆好早餐,“咖啡准备好了,您是在家里用早餐吗?”

兰姨反射性的也回头看了看厨房的方向,随即慈祥的淡笑说道:“夏小姐今天还没有起来!”

楼下的一切龙尧宸只是不知道,他只是为夏以沫不停的换着已经没有了凉意的冰袋,这次发烧,竟是比上次还要严重,如果烧不尽快的退下去,很容易引起肺部发炎,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龙尧宸垂眸看了眼腕上的表,当看到时间指针在十点的时候,不由得也微微蹙了剑眉,他淡漠的抬起眸光,视线幽深的落在外面被雪覆盖了萧条上,说道:“我在别墅,你过来这边!”

“妈咪眼睛怎么了?”乐乐一听,果然忘记了方才的苦恼,担忧的急忙问道。

“夏以沫……”女孩微微皱眉喃了声,随即,脸上好像兴奋了起来,“以沫姐姐,你也是来看眼睛的吧?!”

舒缓的钢琴声洋溢在餐厅里,侍者将龙尧宸点好的餐点送上,龙尧宸一脸淡漠的为乐乐铺了餐巾。

“他只是你妈咪为了气我,加上为了不让你诟病才上任到父亲的位置的。”龙尧宸说的云淡风轻,夏以沫听了却不停的抽搐着嘴角,她实在不明白,这个人是她认识的那个冷酷嗜血的龙尧宸吗?为什么他就这样淡漠的将那么严肃的问题回答的那么……一副只是权宜之计,根本不影响彼此关系、心情一般?

乐乐似懂非懂的点着头,好像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难怪爹地和妈咪从来没有一起睡觉过……”

打开火,往奶锅里倒了每天从荷兰空运过来,经过许多到工序制出的天然、绿色无污染的牛奶,夏以沫突然在想,如果乐乐跟着龙尧宸才是最正确的选择,自己是不是也就无憾了?

爸爸因为嗜赌成性欠下高利贷,妈妈因为替爸爸还债而累到病,如今的她却要来赌场打工赚钱来支付妈妈的医药费和弟弟的学费……

苏沐风插着乐乐的腋窝就将他抱了起来,推了推鼻梁上的太阳镜,撇嘴说道:“现在还有你夏以沫谈不妥的事情?苏妈整天嗷嗷叫,说他快要失业了。”

“小姐,一位吗?”侍应生上前接待。

当飞机滑过湛蓝的天空,没入雪白的云层的时候,耳边传来机长沉稳而磁性的声音,颜若晞期待着这次的旅行,四年不见龙尧宸,她更加清晰的明白自己爱着这个男人,四年的事情,她的等待……就如同过去,这个男人等待。

龙尧宸下了楼,他没有再进酒会现场,而是径自去了地下停车场,找到了冥洛的车,看了眼锁着的车门,拿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一根极细的钢丝线,不一会儿功夫就将车门没有损坏的弄开了。

夏以沫脚一软,向后退了两步,她微微摇着头,一脸的的不可置信,“spark,你在出卖你的灵魂!”

这下,小麦明白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夏以沫,“你说spark废了?!”

夏以沫皱眉,有些不解的看着龙天霖,“为什么?”

夏以沫躺靠在沙发上,目光却落在礼单上面,突然,她觉得这样的红变的刺目。

龙潇澈缓缓躺靠在沙发上,他目光落在前方一个点上,谈不上认真,“我的主张一向是,每个人的人生的路都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如果他们想要走歪路,偏路,那么……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将他们拉正!”言下之意,他并不想管,任由着他们去发展,幸福也好,不幸福也好,每个人都需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没有人可以纠正他们一辈子!

`给时间一点点时间,让过去的过去,让开始的重新开始……

夏以沫就在金花1号话音落下的时候,提着枪就迅速的往前奔去……

子弹撞击靶子不停的放出声音,就在夏以沫向前扑倒,顺势一个打滚后,射出最后一枪的同时,金花1号眸光一凛,等待她回来后,冷漠的说道:“36秒!”

她依旧慵懒的倚靠在树干上,看着渐渐清晰了些的夏以沫,思绪不由得飘回了她从a市刚刚回来的那天……

“啊?”苏浩吧唧了下嘴,“不是,宸少……”

夏以沫笑着朝他点点头,大半年前,这个男人突然被冥洛派到她的身边,说是以后就跟着她了,也就是她的人了……她没有问原因,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过去的那么怯懦,有的,只是对新事物大胆的接受。

“哼!”龙尧宸轻哼了声,脚步不停的走向吧台,“从卖消息的那刻起,xk就没有怕过……”拿起手机,龙尧宸冷冷接着说道,“将a党的人推上去,b党那边如果没有了实权,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能有时间插手xk的事情?”

乐乐瞪大了眼睛:你认识我妈咪?

“唔”的一声轻哼传来,龙尧宸和夏以沫同时感到腥甜的气息在嘴间蔓延,龙尧宸放开了夏以沫,他的嘴唇上有着一道刺目的牙齿印记,血,正从哪里溢出……

“然然,”冷冽停止了动作轻唤,莫忻然疑惑的抬头看着他,正好对上他深邃的视线……只听他缓缓问道,“如果……我也向你求婚,”他看着莫忻然微微张了嘴,因为惊愕而扩散的瞳孔说出下半句,“你会答应我的求婚吗?”

一个家,如果没有孩子……那,不是一个完整的家。

否则,她不会狠心的将戒指扔掉后又在深夜去找回来,不会天天将戒指带在身边,更加不会在谢飞飞扔掉后,那样的大雨下,她就像疯子一样的找……她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想要离开,心底深处,却紧紧的想要攥紧戒指,只因为那是她和他唯一能证明在一起的东西。

夏以沫静静的坐在那里,身体上的不适不停的提醒着她方才和龙尧宸的疯狂。有些事情,记忆仿佛就烙印在了神经上……那年,她在这个酒店爬上了龙尧宸的床,那年,龙尧宸在三爷的寿宴酒会里,在休息室内和她的抵死缠绵。

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