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碎梦师 > 第75章:追奔逐北

第75章:追奔逐北

碎梦师 | 作者:紫薇樱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王金元委屈的道:“小人是从新城马不停蹄的赶来的。”

王金元惊讶的道:“少爷……”

刘文善和王不仕,这两个大明最顶尖的专家,凑在一起,洋洋洒洒上万言的初稿,便已拟定了,而后,就是对一个个条款,进行不断的删减和补充,刘文善理论极强,而王不仕,却有过大量的实操经验,这两个人凑一起,将一个个细则拟定的,滴水不漏。

来的总计有一百五十人,其中六十七个鞑靼人、西伯利亚等蒙古诸部之外,还有三十多个野人、建州、海西女真人,以及少量的乌斯藏以及西域人之外,还有二十九个汉人

方继藩能感觉到,许多人的喉头在滚动。

“讲故事,最大的诀窍就在于,不但我们要让人相信,我们可以西进,可以将无数的土地,收入囊中,而且……我们讲故事的人,也要对这个故事,深信不疑!”

能咋样,那就是闭嘴,什么话都不说,乖乖的叩首便是了。

这一哭,弘治皇帝更怒。

王守仁这个家伙,胆大,可是……也是可用之才。

方继藩的这个故事,确实很动人。

弘治皇帝摘下了墨镜,只点点头:“好啦,今日之事,休要再提了,总之,大漠诸部已与朕盟誓,朕自此之后,统领大漠诸部,却不知诸卿,有何看法?”

谢迁等人,则是心里感慨。

皇帝圣明啊。

谢迁等人松了口气,他们倒是真怕陛下听了方继藩的鼓动。

“听见了吗?”

那些和突兀勾结之人,脸色残然,面如死灰,早已退回了众首领之中,战战兢兢的跪下。

方继藩长长的松了口气。

“就怕不能成功。”有人不禁担忧。

可他哪里敢怠慢,这既是陛下的意思,自己还能说什么,道了一声是,便带着随行的礼官退避。

王守仁想说什么,他戴着墨镜,墨镜之后的眼睛,方继藩看不见,可随后,他晒然,将这要脱口而出的话,吞咽进了肚子里。

众人分食了‘皇帝’赐下的羊肉。

萧敬身子又晃了晃,显然有些撑不住了:“我萧敬,活了大半辈子,会上你方继藩的当?给你方继藩背黑锅?若上你的当,那么……咱早就在宫里,被人玩死了。可惜啊可惜,咱这就要晕过去了,所以……从现在起,你们做了啥,都和咱没关。”

虽是这样说,心里却是暖呵呵的。

方继藩看着依旧还沉默的萧敬:“快,扶陛下和太子到榻上去休息,噢,记得将陛下的冕服和通天冠扒下来,还愣着做什么,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想两全吗?信不信我现在宰了你。”

方继藩率大同文武来迎驾。

他的肚腩,还是小了一些,所以,要多吃。

不只如此,他还要学习陛下的气度。

“没,没有。”方继藩的脖子,像要捏断了,拨浪鼓似得摇头。

朱厚照道:“就是鼻子不及父皇高耸。”

方继藩忙是将手往袖里掏,掏出了自己特制的蛤蟆镜,戴在鼻梁上,这才觉得,自己融入了群体,心里松了口气。

步入其间,和寻常的大宅,没有任何的分别,既没有贴金,也没有光怪的琉璃,却多了几分清幽,典雅。

方继藩颔首点头,心里却思量,这外语书院的话,既是涉及到了海外,那么……还是得以军中的规矩为主,平时,该操练操练,让他们学习格斗、刺探之类的技巧,同时,学习语言,甚至一些‘鸡鸣狗盗’的手段,可是……谁来做这个这个书院的院长呢。”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奇才,历史上的朱厚照,自幼就对语言有兴趣,能说西域、回回、鞑靼、乌斯藏、朝鲜等语言,连梵语都懂,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是真事儿。

而现在……

人们随着王不仕,纷纷涌入交易市场的新证券中心。

“呀,是夫人。”邓健顿时乐了,脸上努色全无,屁颠屁颠的跑上前去,恭恭敬敬的道:“夫人且息怒,我有话说,走,咱们内里说话。”

正因为如此,王不仕才有一个念头,得罪谁,都不能得罪方继藩,得罪了天子,最多是打屁股,可得罪了方继藩,则是要一无所有的。

王不仕照旧去当值,似乎……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一两……

弘治皇帝憋了一口气,良久,叹道:“也罢,你去办吧,试一试。”

大明皇帝里,还真没几个,能教人乖乖掏银子,还能成功的先例。

邓健点了点头:“这……是有的,是有的,他们就是胆小,少爷真是英明哪,少爷……”邓健激动的泪水盈眶,哽咽道:“少爷远见卓识,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和少爷相比。”

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个观念,在农耕社会,几乎成了政治正确。

若说财富是水,这水从传统的士人手里,流到了新兴的商贾阶层手里,只是可惜,到了商贾这里之后,就流不动了。”

且不说,弘治皇帝只此一子,这祖宗基业,迟早还是要交在他的手里。

他们这一路,遭遇的危险数不胜数,早已是习以为常。

能跟随王文玉穿越白令海峡的人并不多,而现在还能活着的人,无论是哪一个,无一不都是彪悍之辈。

探险队里,还幸存着十几匹马。

其实这些跟随而来的战马,早已不再神骏,绝大多数,伤痕累累,可在这里,它们依旧是无敌的。

对于这种能发出响雷的武器,他们顿时不知所措,甚至还以为,是上天发怒了怒吼。

众人精神一震,依旧冲杀。

土人们则丢盔弃甲,抱头鼠窜。

匠人都是现成的,除了抽调一批骨干,还需再招募一批。

就连大学士沈文,都开始惆怅起来。

王不仕忙解释道:“这个,齐国公,下官绝无此心。”

里头详细的注明了,如何对私募股份进行保障,以及享有的各种权益。

“这是一个新东西。”王不仕道:“眼下,我大明大量的白银,从海外流入,银价,一年不如一年,再加上银票的流通,互通有无,市面上的银子越来越多,因而,不少人手里的银子,也是一年贱过一年。银子不值钱,为了防止往后,这般通货膨胀下去,难免,人们不敢将银子放在手里储存,而是倾向于,将银子尽速的花出去。”

安顿下了欧阳志。

朱厚照大手一挥:“少说其他的,走,咱们再试一试继藩的新东西去。”

沈傲道:“已到达预定位置。”

朱厚照忙道:“快,快坠落,本宫寻寻他去哪儿了。”

弘治皇帝道:“朕会考虑的,只是眼下,当务之急,并非区区营造一事,我大明积弊重重,实在令朕心忧啊,朕在想……罢了,朕自和内阁议定商榷,你们退下吧。”

他郑重其事的对贵人道:“阁下,健康与否取决于正邪神明较量的结果。”

理发师拿起了剃刀,抓住了贵人的手腕。

理发师点头,剃刀开始割开了贵人的手腕。

“我知道。”公爵努力的道:“这些……就是一群被流放的骗子和小偷,我……我怎么可能,信任这样的人,所以……我才赏赐给他三十个‘皮阿斯特’,而且,承诺等到我们成功之后,赏赐他更多,金币,就是天主的皮鞭……咳……咳……会驱使他去做任何事的。”

教士点头,他抱着圣书,对此,表示认同。

教士带着一群孩子,手持着蜡烛,悲恸的开始唱起了赞美诗。

可谁晓得,太子殿下……将他召……召回来了。

方继藩举起了茶盏,呷了口茶:“保定和通州,能筹措多少银子?”

这个世上的人,虽然口口声声都说仁义道德,可说到底,大家终究是现实的啊。

可现在……王文玉没有回来,他竟然回来了。

朱秀荣却莞尔一笑:“夫君是驸马,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还请三思。不过……我岂会不知,男人在外,谁没有妻妾呢,倘若夫君当真……”

作为孝子,陛下说一句碎尸万段怎么了?

致仕是主动退休,罢黜是被革职,虽然都是不做官了,其意义,却完全不同。

“迎娶梁女医,你们刘家,配吗?”

这下厉害了。

虽是女儿家,可救治了太皇太后,自此之后,梁家便算是多了一道保障,将来……女儿有了太皇太后和宫中的凭仗,女儿家,也不指望她有前途,却还担心姻缘?太皇太后一道旨意,什么样的金龟婿没有,多半人家,还高兴的不得了,求之不得呢。

这其实没毛病,算起来,方继藩叫他一声小梁,都算是抬高了他的辈分,方继藩,辈分可比刘健还要高呢,只是……我方继藩惹不起刘公,还惹不起你梁储,叫你一声小梁,怎么着?

似这等夫凭妻贵,却是少之又少。

这是一封中旨。

也就是陛下直接绕过了内阁,下达的旨意。

而给予的赏赐,也确实没有超出中旨的规格。

譬如敕命梁如莹为女医院医正,这医正之职,本就属于传奉官的范畴,所谓传奉官,属于体制之外的官衔,因而,倒也无碍。

许多人听了中旨,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这刘家,不是有几个人在朝为官吗?

弘治皇帝面上带着凛然,不禁勃然大怒,这女子无端端的被退了婚,可不是好玩的事!

刘文华面如死灰,几乎要疯了。

梁储老眼里,突的红了,他站起来:“什么叫看着有身孕似得?”

可偏偏这样的流言蜚语,不会让人们认为,这逞口舌之快的好事之徒有多么的恶毒,反而是被人羞辱的人家,不但觉得无法做人,还得乖乖反躬自省。

终于,他不闹了,痴痴呆呆的坐在椅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虚空发呆:“得去打听打听,如莹她,是否当真做了有碍家风的事,另一方面,现在别出去和人斗嘴,反躬自省吧,嘴长在别人的身上,能撕烂一张嘴,可能堵住全天下的悠悠之口吗?哎……”

弘治皇帝不禁唏嘘。

似乎有点道理啊。

朱厚照还想说什么,诸臣却是忙不迭的道:“臣等告退。”

太皇太后的胸膛开始剧烈起伏,贪婪的呼吸……

说到此,太皇太后的眼里,闪动着泪花,轻轻抿了抿嘴角,才又继续激动的道。

今日乃是廷议的日子。

只是他清瘦了许多,这些日子,一直忧心忡忡,茶不思饭不想,这日子,实是煎熬。

刘家在岭南,算是地方豪族,可到了京里,却声名不显,现在好了,而今,子弟之中,若有人真能出人头地,足以光耀门楣。

大家纷纷屏息。

自己的侄儿,何德何能,居然能蒙陛下如此的厚爱啊。

很快,其他的女医也有了印象,随即张口道:“不错,心室骤停的原因有多种,似太皇太后这个年龄,十之八九,就是血管堵塞,当然,现在还不能确定成因……”

只不过,就如梁如莹,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病症,顿时就有了印象。

那小环愣了一下,随即上前。

这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能有什么隐情呢。”方继藩瞪着朱秀荣道:“陛下宽厚体人,秀荣啊,你别想岔了。我也只是随口一说。不过……你说有隐情,想来……这隐情定不是在陛下身上,以我所料,这陛下乃是天子,九五之尊,平素啊,听人吹捧惯了,咱们大明现在虽是海晏河清,可也不乏有只晓得溜须拍马,两面三刀的奸人啊。这些贼子,搬弄是非,能折腾出什么好来吗?陛下一定是被奸人所误,因而,才对母后,有所误解吧。当然,我是相信陛下一定能明辨忠奸,知晓是非好歹啊,皇上何其圣明啊。”

朱秀荣眉头皱的更深。

朱秀荣却是凝眉:“母后且慢,儿臣有话要说。”

朱秀荣抿抿嘴:“儿臣也只是道听途说,或许……以讹传讹……”

许多面孔,她都看不甚清,也不认得。

打又打不过,女儿又回不来,还能怎么样。

管他们平日是富是贵,是何等的鲜衣怒马,此刻,纷纷拜倒:“齐国公,拜托了。”

方继藩顿时杀气腾腾:“看谁敢说,来人,将王金元那狗东西叫来。”

这一下子,许多人炸了。

“加紧印制,这一次,印刷量要多增一些。”

这足以证明,妇女们并不逊色于男子。

方继藩喜欢那个叫梁如莹的女学医,当然,只是纯粹的欣赏,方继藩是个正派的人,前两日接到了父亲的家书,口称已在黄金洲物色了几个好生养的女子,方继藩都觉得脸红。

方继藩哭了。

这享殿之中,陈列的乃大明历代天子。

“不是听说,他发病时才和气吗?”

却在此时,通政司一封快报传来。

这一看……

他这一开口。

弘治皇帝一脸诧异的回眸,看着刘健和李东阳。

随即,他皱眉,龙颜震怒!

可现在是什么场合。

鬼?

第二章送到,今天整理一下剧情,明天会还回来,不会少大家的。巨舰开始回航。

朱厚照反而笑了:“老方,你变了,变得杀伐果断了,不愧是本宫的兄弟啊,做事儿,就要男人一点。”

弘治皇帝又道:“回京之后,再下一道旨意,设东方不败水师,敕唐寅为水师总兵官,督造蒸汽舰,招募和操练水手,拟定蒸汽舰海战战法,朕要在三五年之内,使这东方不败水师成型,威慑四海。”

徐经亲自搀扶着方景隆,回到镇守的行在,方景隆一面任人解下铠甲,一面苦笑:“老了,老了啊,想当初,老夫穿着这玩意,便是一天一夜,都不知疲倦,现如今,不成啰。”

圣驾回京,满京已是哗然。

拿下了人之后,放走王细作以及另外一个使节,就是让他们想办法,逃回吕宋去。

萧敬忙是斟了茶来。

“担心齐国公伤心过度,忘了祭祀的礼仪。”

喝了一副茶,天光已是微亮,弘治皇帝起身,这一次的祭祀,他心思很复杂,一方面,他要向祖宗们报喜,另一方面,却需为自己痛失的左膀右臂祭祀一场。

王不仕号,竟这样厉害。

安娜公主号疯了似得,妄图想要接近人间渣滓王不仕号。

一切的战斗,都变得徒劳无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