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碎梦师 > 第8章:好事多磨

第8章:好事多磨

碎梦师 | 作者:紫薇樱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呵呵,这是你自找的!”叶天冷冷看着他,讥讽道:“本来,就算我成为了真正的大帝,也没有把握吞噬妖魔大道。但是因为你的贪心,冒险将一部分妖魔大道侵入混沌界,却是给了我这个机会。要怪,就怪你自己贪心吧。”

妖魔大道真正的力量,都被混沌大道给牵制住了。

九皇叔和王锦凌给面子出席了,只不过这两人面上一直淡淡的,甚至苏家的说起与凤轻尘的比试一事,言词中暗指凤轻尘在棋艺比试中,故意布假局折辱苏家,九皇叔和王锦凌也没有接话,摆明了苏家不明说,他们就不接招。

再不走,他们就要留下来,给这太守府赔葬了。

阳光下没有秘密,知道凤离族和她身份的人不少。凤离族不可能一辈子躲在角落里,永不见人,她的身份早晚也一天会曝光,她必须提早做好安排,给自己和凤离族找好退路,以免事到临头手忙脚乱。

这一招,不得不说,挺狠的。

“你委屈,本王也委屈。”手指停在凤轻尘略显苍白的双唇上,摩挲片刻,见凤轻尘没有反应,九皇叔轻叹了口气,替凤轻尘捏了捏被角:“好好睡吧。”

“本王知道你没有睡着,睁开眼。”这是命令了,从凤轻尘醒来后,却没有主动去见他,九皇叔就不高兴了。

“神仙下凡?前朝故意放出来的吧,好让百姓心生畏惧,不敢反抗前朝的统治。”凤轻尘知晓,当皇帝的总喜欢弄什么天命所归,祥瑞现身,好让天下人相信,他是上天指定的君王,不敢有反叛之心。

九皇叔露出一抹邪笑:“这仗原本是打不起来,本王执意要打。”

“舟王殿下已经登基了,攻下江南兄弟们就是大功臣、官老爷,后代子孙都高人一等。功劳大的,还能封王拜将,兄弟,你们还等什么,给老子攻城。”

天大地大,她凤轻尘要的手术室最大。

凤轻尘懒得和他们计较,只对皇上解释道:“皇上,玄医谷谷主所制的解毒药丸,药力极其霸道,是成人的用量,民女是怕小皇子受不住这个药性,才没有地一开始就提起,现在提起也是因为几位太医,查不出小皇子所中的毒,才想试试。”

九皇叔虽然郁闷,可也没有忘记照顾凤轻尘,快凤轻尘一步,接过侍卫手中的药箱,单手拎在手中,示意凤轻尘跟上,凤轻尘无奈的收回手。

现在这个当口,可不能露出一丝马脚,要让九皇叔和凤轻尘顺藤摸瓜找过来,他们都跑不掉。

这一急,语气就不对了,蓝景阳质问的语气让凌天很不爽,凌天拉下脸:“这是我的事,难不成我事事都要报告你?景阳先生,别忘记了,我只是你的盟友而不是你的属下,别拿对属下的那套对我。”

圆脸侍女站在原地平定了紊乱的气息后,恭敬的上前给凤轻尘和孙正道行礼:“奴婢秋雨见过凤小姐、孙大人。”

“小姐?”秋雨心疼的上前,却被苏绾打发了:“不用管我,去办事。”

凤轻尘明白西陵长公主此时有多愤怒,又有多么想要杀人。当初要不是左岸横插一脚,现在西陵就没有天宇什么事,西陵长公主也不会这么落魄,可是……

凤轻尘!凤轻尘!

他就奇怪,好好的九皇叔怎么会下令改道,原来凤小姐在这里,原本还以为九皇叔见到凤小姐心情会好些,却不想……

“好。”对孙思行的请求,凤轻尘极少拒绝,这一次也不例外,谷主计划落空,孩子气地别过脸,不理凤轻尘师徒。

谷主这绝对是傲娇了,凤轻尘自然知晓,要搁以往,她肯定会去哄谷主这个老小孩,可现在吗?

从佟珏和王锦凌那里,凤轻尘问出不少蓝九卿的事,自然知晓蓝九卿和谷主的关系,对谷主凤轻尘也少了那份亲近,只把他当普通长者或者大夫看待。

“凤轻尘,你又得罪谁了。”王七道。

三人借机谈了来年的计划,知道凤轻尘开春要去北陵,王锦凌和崔浩亭都表达了最大的善意,把他们在北陵的势力借给凤轻尘。

“轻尘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奶宝再聪慧、再大,在凤轻尘眼中也是孩子,为人母亲,她不可能真正放心,更不用提奶宝现在还小。

蓝景阳睫毛轻颤,缓缓地睁开双眼,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凤轻尘心一颤,瞳孔猛得收紧……

如此一想,凤轻尘便松了口气,越发自然地说道:“北陵一战?你说我和九皇叔把你的寒月山庄给毁了的事?怎么,景阳先生输不起。”

说到这一点,凤轻尘的眼眶中蓄着泪,正因为这一点,凤轻尘才敢把暄少奇留下,如果暄少奇执意要娶她,她会告诉暄少奇,她早非清白之身。

“好了,别气了,我们确实在马车内做坏事了。”九皇叔上前,揽着凤轻尘的肩膀,好声安慰,却把凤轻尘气得更狠。

如此内忧外患下,皇上差点没有气病,他比任何人都想要知道,凶手是谁。

刚刚这老头看到凤轻尘时的异常反应,九皇叔可是看在眼里,为防万一,多防着一点总是好的。

待到他们回过头来,就是想追也不一定追止。

“南陵锦凡是个疯子,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不过……依臣之见,他应该是为了报复南陵,让南陵皇上后悔,毕竟南陵要有这么一大笔财富,整个军队都能重新武装。”到时候,南陵要打谁就打谁。

南陵锦凡那个疯了,把寻宝图公布就是要让大家都去抢,西陵当年就是借陆家财富翻身,这两年西陵越来越穷,定不会放过这笔财富,到时候两军对上,谁胜谁负还是一个难事。

听到蓝九卿的话,玄情脸上闪过一抹讥讽:“什么蓝氏门户?不过是破落的皇族,叫你一声主子,还真当自己是主子了。蓝氏早已不存在,蓝氏血脉也被四国清理干净,你以为手上有九州令牌,就是前朝皇室后人吗?清理门户?我看你是看我玄情阁人少势微好欺负。要清理门户,怎么不见你去清理玄霄宫,玄月宫,偏偏对我玄情阁动手。”

黑着一张脸回到太医院,刚一踏进去,在屋内等消息的太医们就冲了出来,拉着两人急切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多争取到了几个名额?我们明天有几个人能进去?”

与其说众位太医好奇凤轻尘的医术,不如说他们更关注云潇的病情,毕竟云潇的病绝取走是疑难杂症,难倒了无数的大夫,要是能见证医治的过程,学到医治的方法,对他们来说比任何绝学都有价值。

北陵凤谦还想求娶安平公主,见皇后开口,当下卖皇后一个好,笑着附和,表示期待。

歌舞结束后,众人均赞道,可此时一道不和谐声音响起:“莺莺燕燕,妖妖娆娆,东陵的女子果然个个以色侍人,真正是污了小王的眼。”

那着白衣扮仙子从天而降的舞姬,秀眉微拢,闪过一抹不满,可惜这个时候哪有人管一个舞姬的情绪。

凤轻尘浅笑不语,待到王业的情绪平复下来后,扫了一眼他身后的一带刀侍卫:“王大人言重了,不知王大人找轻尘何事?”

闻弦歌而知雅意,只凭凤轻尘这么几句话,王锦凌就猜到了杀手联盟的动向,大公子之名可不是叫叫而已。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现在立刻滚,离我弟弟的尸体远一点,我不想看到你这个其身不洁的女子,碰我弟弟!”

“凤轻尘,是我。”男人的声音,很熟悉,但一时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好在,得到自己身子的人是九皇叔,是自己喜欢的人,这样一想,凤轻尘心里又舒服多了,清白失在九皇叔手里,总比落在西陵天磊那样的手里好吧。

果然,她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

凤轻尘想通了,抱着被子坐了起来,其实她也没有那么难受,身上干净清爽,腰间也没有那么酸痛,呃……那里,九皇叔好像也给她上了药。

“夜少主被蛇咬伤了,中了蛇毒,另外还有不少护卫,被蟒蛇所伤,中了蛇毒,肯请殿下宣太医。”侍卫虽是回答西陵天磊的话,可却是对着太子所说。

蜥蜴人定定地看着凤轻尘,好半天后……蜥蜴人轻轻地摇了摇头,拒绝了凤轻尘的提议。

凤轻尘一惊,吓得连呼吸都停住了,九皇叔见凤轻尘这般反应,直接顺着她的耳垂往下咬……

九皇叔收回眼神,顺着凤轻尘的话说道:“很顺利。”那件事,他回头问谷主好了。

“不是说,今天我在上面的吗?”凤轻尘一个失神,就被九皇叔握按住了双手,身子也被压得动弹不得……

这样的伤,他不是没有见过,但却没有在一个女孩子身上见过,而受了这么重的伤,凤轻尘也不大呼小叫,安静的让人心疼。

这个人很没有存在感,要不是他开口说话,都没有人会注意到他。

“王爷果然是守信之人。”邰邵笑着说出这话,可心里却气得差点吐血。

凤轻尘这伙什么都不做的往外走,林大人和血衣卫就是再想拿下凤轻尘,也不会动手,他们背不起对先皇不敬的大罪。

噗……凤轻尘身子一晃,险些摔倒。

苏绾人在南陵,王锦凌便不客气地把这件事丢给符临。当然,王锦凌不会那么好心,帮南陵除内害,他要的是:“查出苏绾背后的神秘人。”

无论如何,九皇叔都只有死路一条。如果是前者,他就不用牺牲百鬼宫,如果是后者,他必然想牺牲百鬼宫与宫里的人。

“这是龙吗?这世间居然真得有龙。”作为一个只在图片中,见过龙的女人,凤轻尘会这么说很正常。

“这事我们要好好商议一下。之前听南陵锦凡和那白衣怪人说话,这个灰老在百鬼宫地位似乎很高,如果他们得知灰老被我们抓了,又没有死,肯定会来救他。”凤轻尘已经开始盘算,要如何不着痕迹地布好这个局,要自然地不让百鬼宫的人发现才好。

“这些活死人,似乎是军人?”天色太黑,凤轻尘看不太清,再加上这些活死人,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一身脏污,也不知几百年没碰过水,脏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不然凤轻尘早就发现了。

护陵鬼兵没有数十万,至少也有上万,暄少奇不认为,他们能一直打下去,找到鬼将,让鬼将命令鬼兵退下,是最好的法子。

一切都好好的,鬼王自恃身份,轻意不肯出手,九皇叔和暄少奇应付百鬼宫的人,虽不至于是单方面的屠杀,但也不会吃亏。

本以为可以借此,让鬼王减缓攻势,却不想鬼王根本不把这点小障碍放在眼里,一掌就将面前的尸体拍。

“爹,你说九皇叔会收咱们送的礼吗?”马车上,陈家父子俩皆一脸严肃,陈家大长子陈明按奈不住,心急的问道。

“今天太晚了,明天……”一大早,杀凌天一个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