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碎梦师 > 第53章:心焦如焚

第53章:心焦如焚

碎梦师 | 作者:紫薇樱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现在满大街,都在谈风水。

“……”弘治皇帝竟是无言,沉默了很久,似乎又不好发作。

可这一念头刚从方继藩的脑里冒起来,却听到一旁的邓健噗嗤一笑。

刘钱小心翼翼地为他枕了垫子,自回了宫,刘钱吓得大气不敢出,倒是这时,弘治皇帝却猛地抬眸,一双眼眸盯着他。

弘治皇帝大惊失色。

想到这里,方继藩已是冷汗淋漓,恨不得捶胸跌足。

弘治天子很快镇定下来,上下打量方继藩,这个人给他的印象,其实并不算太坏,甚至令他感觉有点儿文质彬彬的。

弘治天子顿时面带红光,喜出望外。

朱厚照吐了吐舌,立即摆出皇太子的仪容,跨步入阁,这一进去,便晓得自己来的不是时机,只见父皇高高坐在案首,左右则是几个师傅跪坐左右。

坐在一旁低着头,仿佛是在反思的朱厚照,一听有人昏厥,便精神一震,眼中闪着光,可目光一触到父皇,忙又犯了错似地低头。

到了奉天殿,弘治皇帝才坐定,就立即召了刘健等人觐见。

陈彤孤零零的跪在此,如遭雷击。

却突然……这愤怒扭曲的脸,竟突然挤出了一丝笑容,声音也瞬间温和起来:“好好好,齐国公是真性情啊,下官佩服久矣,斟茶递水之事,实不相瞒,只怕下官做的来,齐国公不妨看在下官薄面,赐下其他的差事,如何?”陈彤听了弘治皇帝的话,看到了陛下眼里的鼓舞,整个人顿时打起了精神。

“臣还查到……”

弘治皇帝脸色缓和了许多,又道:“好好清一清这作坊的弊处吧,卿家来办此事,朕放心的很。”

数不清的数目,看得弘治皇帝头晕目眩。

哪怕是这一场赌局输了。

弘治皇帝陷入了沉思。

刘大掌柜掌握着关中诸多的渠道,其背后的资本,是不容小觑的。

要知道,这十全大补露,大家伙儿可都在抢购呢,抢到了就是赚到啊,怎么老爷却是反其道而行。

…………

朝廷的百官,俱都动员起来,许多人强忍着悲痛,而不少的青壮,也开始拉上了城头,进行死守,在本地的一营新军,则是枕戈待旦,他们决心,和洛阳城共存亡。

此时……陈凯之将带着灭胡的巨大的威望,与此同时,带着收服楚军,即将一统天下,君临四方的形象,进入洛阳城。

说着,他背着手,前行,一干官员和护卫,在楚人官兵的目送之下,看着陈凯之一步步的进入辕门,随即,进入了项正原先的大帐。

滚字还没出口。

不义之战,即便是最愚蠢的士兵,完全没有脑袋,也知道,当陈军出关与胡人决战时,楚军在背后偷袭,意味着什么,这是背叛,是可耻的事。

“胡说!”项正怒了,他冷笑:“这是陈凯之的攻心之策,梁卿家也说了,不过来的,也不过是五六千人,五六千人而已,又能奈何?杨卿家,你莫非是被陈凯之吓破了胆吧?”

接着,微颤颤的被几个侍卫押了出去。

“梁萧?”陈凯之说话了,很简短的话,用的是疑问的口气。

于是越来越多人附和,马蹄阵阵,金铁摩擦的声音,恍如交响曲,于是长刀如林,战马奔的更急。

而最后一丁点的勇气,便丧失在了这一句疑问之中。

那催促他的楚人士兵面上露出犹豫之色,毕竟,人心是肉长的,楚越本就是在南方,那里水网密布,河水泛滥的事,他们不是没有见过,所遭受的损失,他们更是记忆犹新。

倒是杨义,却是万万想不到,陛下居然暗中有此安排,这太毒了啊,杨义忍不住道:“陛下,倘若如此,千百年之后,后世的子孙,会如何看待我们……请陛下……”

陈凯之和精锐的陈军已经覆灭,现在……灭亡大陈,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大楚皇帝亲征,没有人敢违背他的意志,据说便是随军的丞相杨义,在皇帝呵斥了一番之后,也开始告病,选择了闭嘴。

因此,他和衣而起,一宿没有睡下。

他倒是有些急了,再不攻城,这样拖延下去,夜长梦多啊。现在燕人还没有动作呢,倘若燕人有了动作,岂不是又多了燕人来分食这巨大的好处。

虽然陈楚联合,可项正却无一日不是忧心忡忡,可现在……显然就是一个机会。

而现在,大军已陈兵洛阳城下,陆陆续续的军马,也随之而来。越军和蜀军,亦是排兵布阵,合三国之力,围攻洛阳,而洛阳空虚,据说城中不过万余人把守,固然厉害,可只要楚军不贸然进攻,将这洛阳死死的困住,断绝了其对外的联络,时间一久,城中的粮食势必空虚,而且很快,汛期就要到来,到时命人引水水淹洛阳,这洛阳也迟早要陷落。

而对于蜀人,项正倒也表现出了宽容,愿意给予蜀人一些好处,对他而言,楚国想要灭陈,势必要分出一些利益。

项正突然想起什么:“杨卿家,且慢着。”

他哪里想到,只来了一个汉使,局面顿时失控。

身边的亲兵和武官们,有人迟疑,有人也跟着欢呼,还有人脸色苍白,国师在西凉当政十数年,心腹遍地,这先锋营之中,自然有他许多腹心之人,用以监督。

许多西凉兵俱都下意识的拥簇着刘涛前行。

何秀打了个冷战:“饶命!”

赫连大汗也已慌了,拗口的说着求饶。

“汉人最要的,就是面子,脸面在他们眼里,比天还大,则即是所谓的名份,因此,只要大汗表示顺从,表示愿意为他效劳,陈凯之会很乐意饶了大汗,甚至,会令大汗带着族人回到大漠中去,而大汗可以暂时向他们称臣,暗中呢,再厉兵秣马,休养生息,就如那越王勾践一般,我们汉人有一句话,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大汗,这已是唯一的办法了。”

他显得十分自信,据闻,西凉有数十万大军正开拔而来,可对陈凯之而言,这些西凉军马,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不过赫连大汗比他更加糟糕,一日的鏖战,已令他已没有了多少气力,何况,已过去了十几个时辰,他滴米未进,而这些……显然还不是赫连大汗最痛苦的,他真正痛心的是,自己已彻底的完了,所有的本钱,都输了个彻彻底底,数十万人战死,十数万人被俘,便连他这个大汗,竟也成了阶下囚。

“还有一个,还有一个汉人,叫何秀的,也拿住了,据说此人死心塌地的为胡人效力,现在他就绑在了中军大帐附近。”

天空已是有些晦暗了,此时尚是正午,可方才还是艳阳高照,随之而来的,却是翻滚的乌云。

而迎接他们的,却是一个个红着眼睛,满带着复仇的汉军。

呼……

第九营上下九千余人,早已枕戈待旦,一声令下,尤其是陈凯之命人打起了龙旗,随即浩浩荡荡,朝着缺口处急行。

可随着这意大利炮的疯狂扫射,一排排的骑兵倒下,而后头的骑兵,却又争先恐后的杀到。

胡人们已感觉到胜利在望了,虽然这胜利实在来之不易,他们此时才意识到,自己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太大,单单为了杀到这里,就不知多少人横尸荒野。

数百门火炮,此刻上的俱都是开花弹。在一阵怒吼之后,火炮喷出了火舌,随即,便是轰鸣声响起,天上……呼啸着,宛如流星一般的炮弹在半空完美的划过了一个半弧。

想来是哪一个紧张的新兵,一时冲动,还没有得到命令,便率先开始了射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