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碎梦师 > 第46章:才高行厚

第46章:才高行厚

碎梦师 | 作者:紫薇樱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刘文善淡淡的道:“那也是为了苍生,恩师聚财,是为了收容更多的流民,是为了他们的福祉。”

“有什么不同?还是不明白。”

于是,拼命的压住了怒火,弘治皇帝道:“扶朕起来。”

天坛上,鸦雀无声。

萧敬打着趔趄,晃了几步:“方继藩,你以为……你以为咱不知道,到时,你和太子殿下,还有他们……”他手指着王守仁和刘瑾:“你们想要栽赃咱,是不是?”

远处,是连绵的帐篷,首领们各自居住。

朱厚照冷哼:“还说和你没关系,这里,你来善后。”

“呀。”朱厚照顿时摩拳擦掌:“可以呀,这是好事,老方,你太聪明了,本宫为何没有想到。”

方继藩却喜欢吊着朱厚照的胃口:“殿下可不成,殿下是什么身份哪,不可,不可。”

而凭借这天可汗三字,唐太宗之名,自是名留青史,后世子孙,无不对他敬仰有加。

墨镜,将弘治皇帝的喜色,掩藏起来。

与其说是外语书院,不如说,是专门培训间谍的军事学院。

方继藩一挥手:“不见,我不认得他,让他滚!”

可这时,邓健又敲锣,哐当,他扯着喉咙道:“王不仕老爷,大驾来啦!”

众商贾纷纷围拢上来,什么叫气派,这才叫气派,王老爷威武,果然不愧是首富,看看人家这做派……

生活天翻地覆,有时觉得这样醉生梦死的生活,很是讨厌,这完全不符合自己的性情。

这又是两百万两纹银,没了。

弘治皇帝似想起来了什么,颔首点头。

方继藩道:“正是此人,此人骨骼清奇,实是万中无一的……那个那个……”

口里虽骂,一听成本就是千两银子。

方继藩又道:“这墨镜,最大的好处,就在于能够抵挡眼光,陛下的眼睛,做过手术,是不是经常畏光?戴了这眼镜,就不同了,但凡有强光,陛下一戴,不但显得陛下威武,最紧要的,还能给陛下护眼。”

尤其是那墨镜,黑乎乎的,呀,王学士,他瞎了?

邓健说的很认真很真诚。

邓健气冲冲的道:“老爷走得急,落了东西。”

“太祖高皇帝的前事,确实让商贾们生出了疑虑,他们害怕显露自己的财富,担心有朝一日,自己的财富,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因而,他们虽然起初时,冒险挣了大笔的利润,可一旦财富到了一定阶段时,他们反而变得谨慎起来,他们开始效仿士绅们一样,想要将那巨大的财富,藏匿起来,这样下去,可就糟糕了。”

方继藩才觉得世界清静了,他看了邓健一眼,徐徐问道:“知道为何召你回来了吗?”

“是呀。”邓健不禁疑惑了,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很是认真的问道:“这是为什么呢?”

方继藩哪里敢说什么,便朝弘治皇帝乖乖道:“陛下请放心,这工程,由儿臣的门生以及儿臣的徒孙,也就是西山建业的大工程师常威主持,有他们在,想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噢。”

老李等人,对此习以为常。

“呀。”有人惊喜的道:“来了,来了,公共马车来了。”

见到了方继藩,他含笑着从容行礼:“拜见齐国公。”

大气……

邓健看都不看一眼,昂起下巴吩咐道:“孩子也不带,统统都不带,走了……”

现在……一切都的得到了证实。

“迟了?”大家看着王不仕。

……

此时,朱厚照和方继藩被传召入宫来。

重要的是,保定府,现在有银子修铁路了。

方继藩却上前,拍拍他的肩:“这一次,你立了大功,太子殿下要赏你。”

刘瑾死死的盯着朱厚照,眼里放光。

刘瑾身躯颤抖。

你王不仕,轻而易举,就能拿出三百万两银子?朕的内帑里,有多少银子来着?

现在……欧阳志遇到了他最大的困难。

杨彪和沈傲也上了藤筐,朱厚照朝下头的刘瑾道:“刘伴伴,你上来,你上来呀。”

这降落伞,乃是方继藩的新玩意,配合着飞球使用,效果更佳。

朱厚照便懊恼起来:“那你方才为何不劝劝本宫?”

站在一旁的教士听到这里,忍不住画了个十字,喃喃念道:“这是被天主所遗弃的魔鬼,愿天主惩罚他们的暴行。”

方继藩举起了茶盏,呷了口茶:“保定和通州,能筹措多少银子?”

而陈列,便是副领队,负责协助王文玉。

却有人大笑:“哈哈哈哈………”

“谁是你的梁兄!”梁储凛然:“似你们这等家风败坏的人家,也配和我梁家结亲,历来结亲,都讲究门当户对,敢问,你们有什么资格?”

他禁不住感激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却不禁失笑。

可今日,陛下格外的开恩,这是何其大的恩赐啊。

许多人不禁唏嘘起来。

有的人奋斗了一辈子,朝勉强能位列朝班,可有的人呢,不过是有个好的未婚妻,从此之后,便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陛下……”刘文华嘴角哆嗦着,很是艰难的道:“草民……草民不敢接受。”

弘治皇帝道:“若非此女心灵手巧,学来了医术,只怕太皇太后,便要崩了,这就是你退婚的理由,圣人之书,在朕看来,你是白读了,似你这般,禽兽不如的东西,也敢自称自己是圣人门下,来人,此人无德,革去他的功名,永不叙用!”

“陛下……”刘焱忙是拜倒,刚想要辩解。

还有……到了医学院,要先学解剖。

新城的宅邸里,有人发出了咆哮。

梁如莹已开始敢战战兢兢的进行解剖。

若是在后世,一个大夫,不但需要系统的学习,想要寻到给人治病或是手术的机会,对于一个经验不足的人而言,是极难得的事。

她和其他苏月之类的人不同,似乎慢慢的,她也开始对于救治病人,有了兴趣,再不将她当做被强迫的事。

弘治皇帝不禁吹胡子瞪眼,你沈文是翰林大学士啊,引经据典,难道就找不到一个古时的先例来诠释?便不禁道:“那么张卿家,卿乃礼部尚书,卿来说说看。”

方继藩振振有词道:“儿臣一切都以陛下马首是瞻,这个……这个……”

刘健等人,纷纷微笑:“陛下圣明。”

便连方继藩,都忍不住捂着自己的脸,觉得丢人现眼。

“为啥。”朱厚照瞪大眼睛。

朱厚照便撇撇嘴:“别夸了,本宫知道本宫很聪明,还需你来夸?”见着那叫小环的女子,口对着口……

她下意识的把住了太皇太后的脉搏。

这男人哪,真是忘恩负义。

朱厚照无奈,顿时没有气焰,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焉了,安静的等待着。

怎么……这太子和齐国公,大清早的就来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啊。

刘文华也不知,何故突然在半夜三更,有人寻上门,紧接着,说是皇上让他清早入宫觐见,他忙是询问,而宦官自是晓得规矩的,不该说的,不能说,而且传旨的宦官,在东厂里当值,是里头下了一个条子,让他紧急去办事,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他捋须,一脸安慰的样子,朝刘文华颔首:“待会儿,谨记着,不要紧张,要行礼如仪。”

不过今日。

刘文华是谁……

纵是他有万般的本事,可……

虽然这些征辟来的名医,大多数医术都还算高明。自然也难免会有自视甚高的毛病,怎么会将一个小女子放在眼里?

说实话,这真和这老御医没有丝毫的关系。

可这么大的事,她怕自己的记忆有所偏差,这才开始提起这三十期的《猝死论》,女医之中,有不少人将这《猝死论》背诵下来,大家相互印证,最终……才进行了确诊。

可是……他你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