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碎梦师 > 第22章:背乡离井

第22章:背乡离井

碎梦师 | 作者:紫薇樱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虽说三万人多了一点,可是……长生门真要杀人灭口,别说三万人,就是十万人也能杀了。

檄文第一时间送到秦寂言手里,秦寂言看到赵王通篇大义凛然的话,不由得冷笑……

再好强的女人也有娇气的一面,端看有没有男人愿意宠她,更别提顾千城一再就不好气,她原本就是一个娇气的姑娘,现在就被秦寂言宠得越来越娇气了。

“陪老头子下盘棋。”老太爷心情不好,需要静静心,顾千城自当奉陪。

“楚世子他嫖妓?”老太爷心脏快要不好了。

“秦家的正统嫡支。”景炎毫不避讳说出自己的身份,为了刺激老怪物,景炎十分坏心的道:“死在自己的后人手里,是什么感觉?”

殿下真是太可爱了,这么别扭,也不知先太子和先太子妃知不知道?

焦向笛之前曾派心腹送信,可人还没有走出大门,就被景炎的护卫发现,然后当着他的面将人活活打死。

“皇爷爷,顾千城去江南前曾与我约定,到了江南会第一时间将江南的情况报给我知晓,算算时间顾千城早就到了江南,可却什么消息也没有传回来,我怀疑她被人控制了。”

想夺权,手上没有兵马可不行,而想要瞒着太后调大军进皇庭,又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什么也没有,一丝痕迹都寻不到,他们根本不知秦寂言去哪了。

至于五年后?只要她自己不作死,他不介意保她一命,左右是养一个废人,他养的起。

“别乱叫,那是我姐姐。”

“把人带下去,等季家人到了后,一起交由刑部与大理寺审理。”这种案子,根本不需要他这个皇帝亲自审。

顾夫人连连点头,当天就去找顾千雪,打算尽快把事情办好,好把千雪接回家来养。

这皇宫,他根本不屑呆,他登基的第一件事,必是迁都!顾千城完全没有想到,顾夫人会这么狠,不下手则已,一下手居然是要人命!

顾千城深深地吸了口气,收起眼中的悲伤,努力保持工作时该有的冷静。

“殿下,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的粮食,也不够全城百姓吃几天。”副将忧心忡忡,他倒是想为全城百姓着想,可实在是……

“寂言,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让朕很失望?”

“冠军候受伤了?严重吗?我这就让人去请太医来。”老管家一脸担心,想要上前查看,却被武毅拦住了,“不必,冠军候只是外伤,大小姐已经帮冠军候包扎好了,无须再麻烦太医。”

顾千城唇角微扬,止不住冷笑,“可笑,他以为他有机会推脱吗?”顾国公不会以为,这世界只有他一个聪明人,旁人都是傻子吧?

来不及细想,秦寂言朝顾千城的方向奔向,双脚悬空的在火浆上方奔跑,速度极快。眼见火浆离顾千城只有五六米的距离,秦寂言俯身向下,落在顾千城的身边。

“可以。”只是一个口头协定,是时事所迫才定下来的协定,大家都知道,他们谁都不会真得按协议执行,所以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可以。

……

两个少女站在一旁,完全帮不上忙,只能傻傻地看着顾千城忙上忙下,直到顾千城收拾干净,这才反应过来,让下人进来把屋内的血水与脏被子抱出去。

秋离也不知里面的情况,无法回答凤于谦的问题,只能让个小丫鬟进去,把屋内的少女叫出来。

出城检查得非常严格,相对来说进城就好多了,虽然进城的队伍远比出城的队伍长,可一直在往前走,而不像出城的队伍那样,好半天能往前挪一步。

轰隆隆的爆炸声,一声接一声响起,火光冲天,根本寻不到出路。

“顾姑娘,要留活口吗?”下杀手前,黑衣人还问了一句。

好在,虚庾庵的尼姑来的及时,平息了这场慌乱。

“老爷子!”顾千城眼疾手快,在封老爷子倒下前,猛地扑上前,拿自己当肉垫挡了一下,没让封老爷子落在地上,而是压在她腿上。

顾千城不在意,知晓封老爷子是装晕,顾千城冷静下来,说道:“太上皇,封老晕倒了,求求您,求求您宣太医救救封老,要是封老在宫里出事了,封大人和封似锦该多伤心呀。”

想到之前收到的消息,秦寂言没有去见顾千城,也没有急着把棋谱给顾千城送去,而是自己在书房里,照着棋谱抄了起来。

“嗯。”秦寂言接过信,快速撕开,看到信中的内容后,脸色又阴沉了几分,“景炎,你很好!”趁火打劫,再也没有比景炎更精于算计的人了。

“不必,你留下来继续找人。”十一天没有找到人,顾千城不在江南的可能很大,可并不是没有。

“你是谁?有什么事要见我们少主?”领头的将领听到秦寂言的声音,略感熟悉。可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这两天,她都是这样,一个人吃两人的饭菜。好在老管家为了控制子车,给子车的食物并不多,不然顾千城就算怀孕后胃口大增,也不可能像猪一样,把两人份的饭菜全吃下去。

”既然起了二心,就别怪朕不客气了。”秦寂言的左手,放在腰间的软剑上。

长生门的术数师们,睡了两天才醒过来。看到新的一组数据出来,他们并没有觉得累,反倒是一个个双眼放光,兴奋异常。

她就应该杀了那个罪魁祸首!

“我倒无所谓,我老爹却非要我赢封似锦不可,我这段时间都快被逼疯了,现在也就是殿下你能把我叫出来。”焦向笛郁闷地趴在桌子上,苦着一张脸道:“以后,还要和封似锦同朝为官,要说压力不大,那真是骗人的。”

北齐太后这才转移了注意力,不再理会秦寂言。

秦寂言的动作温柔而小心,就好像顾千城是易碎的瓷娃娃一样,生怕力道重了,她就会碎……

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没有声音,无声垂泪。

也就是说,只要秦寂言答应她的条件,她可以保证龙宝在五十五年内,不会因为寒毒而死。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

她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连父母都能放下,可偏偏他们还不能怪那个女子,因为一切都是他们儿子自己的选择……顾千城没有别的选择,只得乖乖的走到秦寂言面前,然后……

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按在身上,打过屁股呢。

将秦寂言护在中间的武将见状,大声道:“圣上,臣护送你离开。”

不过,为了打击西胡,封首辅等人还是留了一步,“圣上,有风遥将军在,死士一时半刻杀不过来,不如我们先一看看,风遥将军到底是不是云霁将军的儿子。”大家心里早已认定了,再看一眼不过是为了确定。

“我,我怎么知道,谁知那个孽女在想什么。她一向目中无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根本没有把我们看在眼里,我哪知她又是什么意思。”顾家大老爷色厉内荏的说道。

至于身后的向导?

顾千城这个新主人也算做得有模有样,小雪貂要表达什么她大部分时候都能弄明白。

“收拾他,别把金珠压碎了。”她知道暗卫就在不远处,绝对能听到她的话。

此刻,顾千城终于明白,北齐太后和摄政王听到秦寂言那般无耻的话,心里有多郁闷!

配合得这么默契,你们居然说自己打得杂乱无章,这让我们怎么活?

“你……每样都能做到顶尖,你现在的成就足已证明你的实力。”像言倾这样年轻就独自带兵,握有实权的将领别说大秦,就是其他两国也没有几个。

“女的?”守门的人抬头一看,心中暗自惊讶。

这个地方,可没有女人敢过来。

“本宫在他们这个年龄,做得比他们都好。”他从五岁开始,就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了,千城怎么就不夸他厉害了。

“怎么,想睡了?”秦寂言拂开顾千城脸上的长发,轻声问道。

“想太多了,前两天才来的月事。”夏天犯困再正常不过,秦殿下脑洞开太大。

“我还能拖几年?”顾千城整个人沉入水底,闭上眼仔细思考这个问题。

下人一脸不解,却没一个人敢上前寻问。

“丢脸?我们北齐早就在大秦人面前丢尽了脸面,还要什么脸面。”呼延千霆半步不让,反倒趁单增分神时,下令强攻。

这个时候没有被点明的大臣,自是不会吭声。不怪他们冷血,实在是帝王的怒火,他们承受不起,他们只是自扫门前雪,而没有落井下石,就已经很不错了。

她想不到,除了顾夫人以外,还有谁会对孙妈妈下手?顾夫人有强烈的杀人动机,孙妈妈的死,不是顾夫人动得手,也一定是她指使的。

“千城,你在说什么?你要告我?我可是你母亲。”顾夫人眼神凌厉,隐含威胁。

顾千城也不生气,脸上始终带着恬淡的笑,不疾不徐的走着,偶有胆子大的丫鬟,在背后小声地骂她是“疯子”,顾千城也只当作没有听到。

要不是心中有对策,她哪里会这么乖的回来认命,她顾千城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认命的主,要不然,当年也不会拒绝家中的安排,执意念医学院。

“海外一个组织,实力这么强,怎么我们之前一点也不知?”平西郡王惊出一身冷汗。

顾千城对棋局的胜负看得很平淡,即使输了棋也没有什么恼的,安安静静地把棋子放好,算了算时间,知道厨房没有这么快收拾好鱼,便问老爷子:“还下吗?”

守城的官兵叫苦不迭,可又不敢去请那几位大人离开,想要驱赶百姓,可刚有行动就被那几位大人物给劝阻,说是不得扰民。

“她们早就死了,再被装入坛中的那一刻。”即使明知坛中人有坏心,可顾千城仍旧无法厌恶她们。

“等我们从漠北回去,我便登基。”秦寂言伸手抚着顾千城的长发,“正好头发也长了,可以绾髻了。”

君亦安气到不行,深深地吸了口气,才压下自己骂人的冲动。“顾千城,你到底有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让我赔六百万两银子,这就叫做到你该做的事?”

虽说边境消息不灵通,可老皇帝病重的事,却是隐瞒不了的。这个时候急诏储君回朝,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命秦殿下回去,等着继位。

秦云楚在赵王面前的印象实在太差了,赵王根本不相信秦云楚有那个本事,只道:“不过是一个废物,能有什么本事,先生不必管他,任他蹦跶也蹦不出天去。”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赵王给秦殿下留下的麻烦一点也不少,秦王几乎是要重新将这座城的次序建立起来。

水底氧气稀薄,就算子车能闭气,可也无法长时间呆在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