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碎梦师 > 第17章:毁车杀马

第17章:毁车杀马

碎梦师 | 作者:紫薇樱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北尊大帝此刻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望向花断尘时,眸子更多了几分冷意,不过,他的嘴角微微的抿着,并没有说什么。

“宝儿来跟爹爹,娘亲一起睡。”孟千寻轻轻的拍着两人的中意,示意让宝儿睡在他们中间,这丫头既然醒来,现在又看到夜无绝在这儿,一时半会的肯定是睡不着了。

而且,对他全身的伤,更是不管不顾,还惩罚他,在房间里跪了一个时辰。

她的这句没有,不会,太过简单,但是包括的意思却可以很多,所以,此刻,她说出这么两句话,一时间还真是无法让人明白她心中的想法。

“恩,我也听说了,所以,这件事情,可能就真的这么结束了。”

这个女人,是第一次让他动了真正娶回去的念头的女人,他觉的,也可能是最后一个了。

他也知道,月无双现在仍就在北尊王朝,显然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所以,他跟千寻也不能经常的见面。

“先不要告诉她,免的她担心。”夜无绝的脸色微沉,暗暗的呼了一口气,若是让她知道了这件事情,只会让她跟着担心,而且,她若是知道了他有事,肯定不会袖手旁观,只怕会想法设法的跟着他回凤阑国。

因为,她对这个男人已经完全的死了心了,以后再也不想跟他有任何的瓜葛了。

孟冰突然忍不住笑了,她认识李逸风这么久,还真不知道,李逸风的嘴竟然这么厉害,今天又见识到了他这一本事。

所以,倒不如顺其自然。

刚刚李逸风说他没有参加招亲大选,他们都以为,是李逸风不想参加,可能是还没有忘记梦小姐,不想娶公主。

“我们兄弟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今天高兴,我便让他陪我喝,没有想到,他酒量不行,喝醉了。”李赢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回答的极为的自然。

他竟然真的送她花?

而且,若是这样,他的身份只怕也会引起怀疑。

“朕不想再听到他说话。”北尊大帝这一次却是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而是望向那个向前来押他的侍卫,冷声命令道。

“把圣旨打开,再递到我面前来那些年所经历的光辉岁月最新章节。”花断尘微微思索了一下,再次狠声说道,既然他的手分不开,那么,他可以让这个侍卫完全的把圣旨打开,拿给他看。

孟千寻一时间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这才残忍了,太残忍了。

那只手一旦松开,而前的这个侍卫,就有可能会直接的攻上他,抢断她。

“父亲,逸风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而且这件事情,也的确不是小事,你还是让他自己做主吧。”李赢实在忍不住了,毕竟,他心中很清楚李逸风心中已经有了深爱的人,但是却是因为种种的原因,不能在一起。

李老夫人说这话时,一脸的认真,神情间不见半点的异样,那语气也是十分的认真。

这一场中,可都是高手,虽然刻意的做了安排,但是却也不可能太过明显,所以,跟夜无绝一组的那个人选武功也是十分的厉害的,所以,白容才会暗暗担心。

其它的选手望向月无双时,眸子中都多少的漫过几分冷意,他那缓慢的速度,实在是让人着急,只不过就是那么几步远的距离,他至少走那么久吗?

她爱了,就是爱了,就会大方的承认,而且,更会不顾一切的去努力,只是,这次的事情,实在是迫不得已。

此刻,他的声音中也是明显的轻颤,更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激动与紧张。

不过,这一次,她不会再逃了,她只想跟他在一起,当然,还有他们的宝儿。

“看来,你心中早有打算了,行了,那你先说来听听。”这一刻,夜无绝的心中是欣喜,也是满足的,所以,声音中也是明显的轻松,他倒想要看看,她到底有什么计划。

“那有什么计划?”花断尘的双眸微闪,并没有回答她,面是是直接的问她的计划,这足以说明了他此刻的决心了。

“不过,你这次进宫是要见北尊大帝,不是见她,所以,应该会简单一些,而且相信北尊大帝也不会跟她一样拒绝见你的。”段红的眸子微闪了一下,然后再次说道,“当然,今天是肯定不行了,那个女人正盯着你,时刻防着你,她是绝对不会允许你进宫的,所以,你要等一等,等到那上女松懈了,然后再想办法进宫,到时候你就直接的去见皇上,就以河渠的事情为理由进宫,到时候,应该没有人敢拦你的。”

“这个,我明天再给你。”段红却没有直接的回答他,而是微微一笑,卖起了关子。

段红的眸子再次的眯了一下,然后微微靠近花断尘的面前,低语道,“到时候,你就说孟千寻杀了他真正的女儿,然后冒充他的女儿,然后、、、、”

不过,关于她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并不重要,所以,花断尘并没有再追问。

“老夫人。”那个手下见到李老夫人,态度十分的恭敬。

李逸风怔住,这话是从哪儿说起的呀,他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他呀?

“没有呀。”李逸风实话实说,说的一脸的真诚,在他看来,这的确是没有说谎。

“哼,你给装,你继续给我装。”李老爷子听到李逸风这话,脸色微微的阴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声音中的怒火更加的明显。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所以,他还是觉的这件事情,可是逸风想故意的瞒他。

而且,他也相信,她一定会见他的。

同样的情况,也同样的发生过在夜无绝的身上,当初,那个女人,也曾经有同样的方法去勾引夜无绝。

“寻儿,我对天发誓言,我的心中,爱的人一直都是你,一直都是你,从来就没有过别人。”他没有听到孟千寻的声音,竟然发起了誓来,此刻的他,倒是一脸的认真,手微微的举起,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我对天发誓,我今生今世,就只爱孟千寻一个人,从未爱过其它的人,从未变过,也永远不会变,若有半句谎言,定当天打雷劈。”

“我也没有说是要花公子喜欢我。”原先那个做梦的小宫女唇角微瞥,有些不满地说道。

难道她说真的那么的狠心,真的不肯原谅他吗?

白容原本看到他真的要动手时,还是吓了一跳的,不过,看到他只是轻轻的划下了那么一道细微的伤口后,便停了下来,不由的有些鄙视他了。

这个男人,真的是太自以为是了。

众人随着那声音,慢慢的转身望去,然后,便看到一个极为妩媚,风情万种的、、男人,不错,正是一个男人,一个如假包换的男人。

所有的人,都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会是她吗?

雪太医微怔了一下,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不自然,可能是医术不如人,有些惭愧,而且,刚刚他又说过,皇上的病是医不好的。

只是,这病来的太突然,太意外。

但是,为了不让千寻担心,所以,他用了最极端的法子。

暗示孟千寻就算由刑部尚书去送粮食,这粮食也未必就一定能够分到百姓的手中。

孟千寻此刻说那个云淡风轻,似乎只是在说着今天的天气还不错。

但是,跟他在一起整整八年,他从来都没有过,或者,应该说,虽然跟他在一起八年,但是那个男人只怕根本就不知道,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刚刚公主听到有人送花的时候,可是有些高兴的,而且若是公主不喜欢,应该就不会让他去取那上面的字条来了。

她刚刚要说的明明是,把那些花全部的扔掉,免的堵住的宫门,影响了交通的。

“花都送来,整个皇宫门外,都摆的满满的,而你也让人把花搬进来了,现在,还用的着多说什么吗?”不跳字。当他看到皇宫门外摆了那么多的花,又听说,那是送给公主的时,心中便不由的一怔,随即便查出了那花是那谁送的。

“是吗?”不跳字。夜无绝听到她的话,微愣了一下,脸上的阴沉似乎微微的缓和了些许,只不过,一双眸子中,却仍就是明显的怒火。

这才刚刚解释清楚,只怕又要添新麻烦了。

此刻,他用的是我,而不是本王,隐约间便更多了几分亲密。

当他背叛了她,伤害了她时,他跟他之间,就已经成了敌人。他就不应该再用这样的态度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这话又是从何说起的?

孟千寻彻底的无语,差点被自己的口中水呛道,天呢,他这话又是从何说起呀?

那样,便表示,她的心中已经完全的放开,心中已经完全的不在乎他了。

骗他,她有必要骗他吗?而且还用夜无绝骗他?

他也醒吗?

孟千寻没有说话,这件事情,的确是不好解释,而且,她也觉的实在没有跟他解释的必要。

若是真的是两个彼此深爱的人,这样的动作,这样的神情,这样的语气,可能会是一种浪费,但是,若只是单方面的表演,便就成了最滑稽的小丑了。

孟千寻的眸子停在平大人的身上,看到他的神态时,心中微微轻笑,话语也微微的轻缓了些许。

只是,孟千寻的眸子却是突然的眯起,脸上不由的多了几分冷意,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刚刚说话的那两位大臣,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本公主刚刚说过,这次的比试,人人平等,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权利,明天,若是有不服从比试,或者是故意捣乱着,一律取消资格,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若是不满意,大可不必来参加。”

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眯了眯,虽然说那个男人伤害过她,甚至杀了她最好的朋友,但是,她此刻却也不可能会近凭大将军的一句话便处置他。

想到此处,她的脚步已经快速的迈开,直直的向着外面走去,她要见到他,马上见到他,一刻都等不及了特工邪妃。

“哦,肯定是,肯定是。”孟冰也意识到刚刚自己的失态,连声说道,生怕孟千寻会因为她的话而产生误会,不过,看到孟千寻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娘亲,爹爹一定还会进宫找我们的。”小宝儿也不甘寂寞,清脆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期待,她相信,她的爹爹一定很快又会进宫的。

“恩,她是我跟夜无绝的孩子。”孟千寻微微的点头,脸上不自觉的露出几分轻笑,是那种淡淡的幸福。

那声音中明显的带着几分紧张与担心。

只是,话一说完,再次的咳了起来,仍就是那让人惊心的止不住的咳声。

一路上,他似乎在极力的忍着,并没有咳出声,只是因为极力的压抑着,脸色有些难看。

血腥的味道,她十分的熟悉,在现代的时候她执行任务的时候,见血那是太正常的事情。

她相信宝儿应该只是一时好奇,到处走走,可能是被什么吸引了,一时间没有及时的回来,应该不会有事的。

只是,这未免也太巧了点,他的病早不犯,晚不犯,为何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犯了呢?

“是呀,望公主能够为皇上着想,为北尊王朝着想。”其它的大臣也都纷纷的转身,面向孟千寻跪着。

孟冰怔了怔,听到他这样的回答,她一定都不意外,毕竟她对夜无绝还是有些了解的,这的确是夜无绝的性格。

不过,她是了解皇兄的,皇兄要做的事情,向来都是一步一步设计好了的,他要做的事情,可是从来没有办不到的。

“千寻才刚回来,先去休息一会吧,父皇一会儿再跟你细说。”北尊大帝却没有任何的恼怒,脸上反而更多了几分轻笑,那声音也更加的轻柔了几分,望向孟千寻时,更是一脸的慈爱。

毕竟这些大臣们也不可能会看着他们的皇上做出这般荒唐的事情。

那些大朝们一个个的神情也都跟着变的凝重起来。孟千寻仍就站在大殿中间,但是神民情也没有刚刚的那种冷静,刚刚脸上的怒火也慢慢的隐去。

孟冰的眸猛然的圆睁,一张嘴也瞬间的睁开,难以置信的惊呼道,“公告天下?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全天人男人都去了北尊王朝?”

总不能真的让千寻嫁给别的人男人,让宝儿喊别的男人为爹爹吧?

不过,这一次,皇兄的昭书所说明的条件的确也是太过简单,笼统了,什么叫做,只要年纪适合,只要叫做只要没有娶过妻子,能够一心一意对公主的就行。

“皇上的马车呢?”孟千寻没有看到皇上的马车,双眸猛然的眯起,冰冷中更透着几分骇人的危险,而她的声音此刻更是冷到刺骨。

“千寻,你要去哪儿?”孟冰惊住,一脸惊愕的望着孟千寻,下意识的想要揽住她,“那儿可是大殿,皇兄正在早朝,这个时候,你可不能去呀?”

孟冰一惊,不过,想到这儿是在皇宫中,自然不敢有人对宝儿做什么,而且宝儿又聪明的很,想害宝儿的人下场只怕会很惨。

她没有见过父亲,但是娘亲却跟她说过很多关于父亲的事情,包括父亲以前的英勇,也包括父亲的外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