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碎梦师 > 第125章:好梦难成

第125章:好梦难成

碎梦师 | 作者:紫薇樱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你们想找金浦大厦你们可真是找错路了,怎么会绕到这边来了呢?金浦大厦在这座桥的另一边,你们肯定是从桥的这边走过来的吧!”

而另一边的宫一谦倒是冷静的多,对陆雅的行为没什么表现,仿佛对面的就是一个陌生人。“你做那些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知道你做的那些让我恶心还一直在阻挠我,你那种真心付出爱给谁给谁总之我不稀罕。”说完就不管陆雅转身开门走了,走之前还将门大力甩上去,发出砰的震响,偌大的房间一瞬间只有那扇门刚刚的碰撞声在回响。

但是虽然这么一看,却也感觉得到这个手镯比我之前在我的淘宝店里看到的那个手镯好看多了。

就在我看看他的东西已经捡得差不多了,在我正准备继续活动活动我的腿脚时,我听到了来自于他的声音:“请帮忙查出动物的死婴,查出来了,差评自动就会消失。:”

我看到张兰兰把房子的门锁好。然后小声的询问她:“你有什么打算?”

“那该怎么办,你们有办法降得了这个女鬼吗?如果可以的话,请你们尽快施法。如果你们没有这个手段,那我也姑且死马当活马医,就也信了你们的话,此事就是有女鬼在做崇,那我就是散尽家财,也要从全国各地请来高僧原来我妹妹做法。我一定要把我妹妹救回来。”

“慢慢向来你都有不差现场,要不然你是做跟这条蛇交流交流,看看它能不能听得懂你的话。”张兰不开口则罢,一开口就是如此的语气惊人。

我现在手中的戒指还没有取下来,男鬼找上我也是迟早的事情。怔然看着面前的宫一谦,没有打算继续跟他讨论这个话题。

一谦,第二个人我想到了一谦。但是随之我又失望了,一谦的电话我已经倒被如流,所以我的手机里并没有存一谦的电话。

我才刚回过去,小米就回了一行字。隔着电脑我都能感觉到小米那种着急的感觉:“我找你还能有什么事,总不能约你出去喝茶吧。你赶紧的,我看你这边后台显示的又有差评了,你快去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

“对了,张兰兰,刚才我在楼下看到了叶拓跋,我连忙把我刚才之所以未能冲到门外去,遇到了叶拓跋的事情,告诉给了张兰兰。”

“只是可惜我们现在下不去。否则我真想去会一会这个叶拓跋。”张兰兰说着,然后她走到了窗户边,探头四处张望。

现在已经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一直觉得声音都会显得特别的唐突。可是奇怪的是,我们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那些邻居们却没有一户人家出门来探听动静。

说到后面,越说我越觉得心慌慌。可是就是不论如何,我都不敢低下头朝着我的腿的方向看上一眼。

程秀秀确定了身边没有危险以后,直接将手中的紧握的花朵随意扔弃,因为握的太紧,花上的刺已经将她的手心上的皮肤划得一条一条的。

走到了那个骨头汤店,里面的店小二看到是我们,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为保安全,局长还特地多带人跟在后面。

“宫弦,你在吗?”我试着对着项链喊了起来。

这一晚上,我时而坐着,时而站起来活动活动我那快僵硬的身体。

但是我才发现我错了,站在我旁边的新郎不是宫弦。而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他的怀中捧着宫弦的遗照。

宫弦身体一僵,停顿了一会。然后他竟然温柔的吻掉了我的眼泪。然后在我的脖子,甚至胳膊上都深深的印下了吻痕。

该不会就是我面前的这个变态,他一直在说的怨气吧。

这个时候,一双温暖的手却及时的握住了我的手,淡淡的薰衣草味道舒缓了我紧张的身体。

可是我怎么觉得我的心跳得那么快,我想要让它安静下来却做不到,脑海里满是宫一谦血肉模糊的躺在屋里的情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中会有这样的影像出来。这让我的心更加的不安起来。

我看了一眼宫弦,刚才来时他是以软剑开道,现在也没有见他要取软剑的意思。

见状,张兰兰自己走到了猫眼处往外看。然后她又疑惑地回头看看我。

张兰兰看到了我疑惑的表情。把我拉到了她的身后对我说:“别怕,有我在呢,我们出去看一看。”

门外的身影顿了一下,正当我准备继续问的时候,只见宫弦黑着脸走了进来。这个时候的我,心中有一种被抓奸在床的愧疚感……

我想着自己的事情。也没有留意宫一谦和陆雅又聊了些什么。不过很快陆雅就挂掉了电话,把手机还给我了。

带着哭腔的声音说:“一谦,我要你背我走。”

我凝神去看那画面。

在我快要睡着之际,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我迷迷蒙蒙的睁开眼睛看过去,却只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然后再也没有意识了,就这么昏睡过去。

问题的重点是,这个梦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真实,真实得让我不敢轻易的觉得,这个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梦境。

如果不切掉,就一直不会好。但是要切掉,就必然是鲜血淋漓。

可是凡事总有一个万一,多留个心眼总归是好事。我睁开眼睛后,周围几乎是黑蒙蒙的一片,一天又要结束了,新的一天又该开始了。我的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但是对于这事情的解决我却还是一头雾水,甚至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金龙哈哈大笑,眼睛里是止不住的欣喜和狂热的色彩:“我就喜欢你这么爽快的人,那好,一个小时后的子时,你就将身体给她。”

“没有,如果是那样倒好了,我以后年年都去给他烧纸。”我咬牙彻齿的说着。

此时张兰兰也将我的伤口都处理完毕了,我谢过了她,然后我跟张兰兰就一起下楼,朝着宫一谦他们住的地方赶过去。

水进入了肺腔,刚刚的慌乱让我呛的水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下意识地想要去呼喊救命,可是嘴巴一张开,浴缸里面的水就争先恐后的涌了上来。

我没有犹豫的对张兰兰说:“我不知道那样算不算,我在梦里梦到他。但是没有在现实中见到他。”

在医生的指导下,我跟着护士走到了一旁的检查室。

他又喝了一大口咖啡,然后砸吧砸吧嘴,叹了一口气。最后才继续说道:“第一次发现我的太太不对劲就在三天前,我跟你说来你可能不信。就是在那天晚上,我是午夜时分回到我的家的,我家是一栋五层楼的别墅。”

如果要是单单研究在这个楼房上面耗费的人力物力,简直不可估量。这个张飞的家里也是五层楼的别墅,说明经济水平跟宫家完全有得一拼。

张兰兰有些没耐心等待了,再一次出言提醒张飞。

“三个小时?”我尖叫起来,然后怀疑的看了看那辆三轮车。

陈媚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我笑着跟她解释:“我朋友,一会过来接我们。”

现在是去阿明家的路,由于我们谁也不懂路,所以还是阿明来驾车。我看着宫一谦相视而笑,宫一谦冷不丁问道:“这位是?”

我冷不丁的被这么一叫,条件反射的应了一声。却没想到曾大庆接下来说的话才让我大跌眼镜。

我注意到曾大庆这段话里面有两个重点,第一个是他经过曽小溪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声音。第二个则是曽小溪半夜总是要往学校里跑。

听了曾大庆说的话,我大概是能将整件事情联系在一块了。就是一开始曽小溪玩笔仙,然后笔仙又怂恿小溪去学校里找个什么东西,最后东西没找到,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反正小溪让点蜡烛。

“能不能让我自己处理,我还有很多话想要问他,包括丹凤也在找我。张兰兰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过来了。”可能这么说是有些不近人情,宫弦的本意是过来帮我,我这样子也像极了利用完人就把人扔掉的模样。

丹凤突然说道:“你们在看什么呢?怎么眼光这么奇怪。那边有什么东西吗?”说完,丹凤不长心的朝着那个男人的方向伸手过去戳了戳。

张兰兰瞥了一眼丹凤说道:“你买这个房子的时候,应该就知道这些传说吧。那些都是真的。还有就是,经常出来做恶的鬼,也算是都死了。而没有出来的鬼,多半也就只有晚上才会出来了,你要是喜欢这个地方也没关系,只要谨记那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不会有事情。”

“我们现在就酒店,然后我就开始制药,这可以降伏那腹鬼的八毒赤丸子,虽然说制做起来也并不难,但是却需要一整晚的时间呢。”

我小心翼翼的跟在张兰兰的后面,就看着张兰兰极为少见的十分有礼貌的摁了门铃,等到过了两分钟左右,还是没有人开门。

只是我所处的位置,却是医生可以看得我,而我却看不到他们。

我等着张兰兰回短信的时间,已经能够让我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

另外一个阿姨附和的说道:“就是,什么本事不会,就光顾着吹牛玩了。宫建章根本就不会治理宫家的一切,特别是财产问题。太爷爷这段时间也没有显灵过,加上太奶奶也不知道去哪了。现在宫家一时间金钱周转不开,唉,真担心我的年终奖。”

却没想到那个老板却直接走过来,然后对我们挥挥手说:“走走走,你们不要坐我这里。我今天有事情,我要关门了。”

我虽然有些蒙,但是也还是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两块钱准备递给老板,但是老板已经在我跟曾大庆站起来的瞬间,把凳子一捞,桌子一折叠起来就分分钟进了店铺里面。

再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见“砰——”的一声,就已经发现小店的门已经关上了。我只好怏怏收回手,不知所措的看着曾大庆。

我极想追过去询问她,巷子的那头通向哪里。可是我刚从里面逃生出来,又实在不愿意再踏进巷子里半步。

“林梦,我进你房间可能有些不太方便,你把东西拿进去就好了,我就不进去了。”宫一谦把补品放到了我的手上,然后扭头就走了。

“这串佛珠啊,你看它现在的颜色夺目的鲜艳。可是你不知道啊。刚到手的时候它的颜色就跟地上土的颜色一样,要多丑有多丑。”

本来已经刻意的不想宫弦的,却就那么轻易的就被张兰兰给勾起了我对他的思绪。

当宫一谦的手握住了我的手时,我才受惊般的从他的手中抽出我的手。瞪大了双眼看着他。

宫一谦也站了起来,他看了我好一会儿,才低声说道:“是的,可是我是因为关心你才会这样做的。”

我跟张兰兰对视了一眼,我们不敢开口说话,只是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大门边,透过门上的猫眼往外看去。

“唉,还是没有,也不知道她们两人现在是属于什么样的状态,只是现在离他们失踪也不还不到24小时,报警也不会出警。”大明已是一脸的焦急之色,慢慢地说,“林梦,我先帮你开一间房,你先住下来,我与小功再回去找找他们。”

张兰兰也跟我一样。一整只鸡让我跟她全部都消灭。而那估计是大妈自己种的青菜更是吃起来很甜口的感觉。也被我们吃个精光。

这些在我们进山时就已经领教过了。所以大妈的说辞我们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当我跟张兰兰准备妥当出门时,我们这才发现大妈给我们找来的交通工具还真的就是一辆牛车,可是令我跟张兰兰惊得嘴巴合不扰的却是我们的向导竟然就是大妈她本人。

“没错。”

吃晚饭的时候,我随便的坐在欣欣旁边,没想到她说,“姐姐,这个位子是给我家宝贝坐的,你不能坐。”

我自然是坐在了主位上,先开始动筷子。吃到一半的时候,我正准备把嘴里的萝卜咽下去,陆雅突然跑到了我跟前,放了一个小罐子。

“这是?”我皱着眉头看着陆雅,她又想做什么事情。

我深深了叹了一口气:“就在刚刚,我手机一响,点开一看,又一个新的差评产生了。”

于是我只是直接的朝着电话里的张兰兰问道:“多了去了,你到哪了?你快点来啊!”

我的话可不是危言耸听,自己吓自己的,试想哪一次出任务,不是跟鬼就是跟恶灵斗个死去活来的。若是张兰兰再病倒,没有张兰兰的帮助,我还没有那个自信可以自己解决得了那些恶鬼的来犯。

由于我跟张兰兰本身就没有带什么东西,并且我们进客栈的时候也只有我们的衣服。而刚刚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把衣服给换上了,所以现在我们只要直接走就可以了。

“哦,原来如此,倒是我多虑了,只是一想到让你们因为我的事情,而陪我在这里干坐六个小时的时间,我心中很是过意不去,若是你们再不能喝好、吃好的话,我的心里就更加的过意不去了。”

表姑抱着孩子边哄边说,“你不是才高中毕业吗?如今的公司好像只收大学生。”

隔着这么远,我都能听见我的耳边传来了女子凄惨的喊叫声。我也不忍心再看了,于是我使劲的将小月拉到了阴影处。

然后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不开,我惊恐的一直往后退,靠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我悄悄的从包里拿出我的手机,可是没想到,我的手机竟然没电关机了。怎么都开不了机。

房间里一片漆黑,我当然是不敢自己回去的,于是我一直死皮赖脸的要待在前台,一定要等前台派的人来了,我才回房间。

“在她房里。”王太太说。

张兰兰火急火燎的说:“都这时候了,还是快抓住他吧。”

别人走后,我拿着雕像赶紧对张兰兰说,“你快拿符咒来贴上。”她立马拿出符咒往小鬼身上仔细贴。我问,“只要贴上就没事了吧?”

“朱咏飞!”我厉声尖叫起来,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还没等我有所动作,那个骷髅就直接伸出了尖利的手指,在我的手臂上狠狠一划。

但是没办法,用宫弦的话来说是,无论我逃到天涯海角,他把我抓回来,也就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来来来,先吃饭了,吃饱了再去练习,省得饿着肚子再放出一碗血,到时你虚脱了就不好了。”宫弦一边气招呼我坐下吃饭,一边解释着。

既然没有醒来,是不是证明,我真的就要死了,我有些悲观的想。

那些问题,我是真的不想纠结。

而此时,我的后背方向那种被人紧盯着的感觉却是越来越严重了,让我有些错觉,来人已经近乎于紧贴到了我的后背。这种不舒服的感觉,让我不得不假装活动筋骨的模样,往周围的方向来回的走动着。

至底是谁想要夺走我的灵魂,占有我的躯壳。我不禁吓了一大跳。如果是那样则就太可怕了,不行,不能让他们得逞。

品香梅首先将那盒胭脂摆在了桌子上。然后对我说:“你看,就是这一个。开始我也只是以为它就是一盒普通的胭脂,但是当我使用以后,我却以现许多成功的男人都很喜欢跟我在一起,尤其是当他们跟我春风一度以后,原本他们懂的知识我也懂了。”

我一直用浴袍裹着自己的身体,紧张的靠着身后冰冷的墙壁。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的往门口的方向挪动,但是我的身后却传来了雨女幽冷的笑声:“哈哈哈,你太天真了。你是一个结过冥婚的人,我要是把你给吃掉了,那么就能够变成你的样子。到那个时候,身上沾染了你的气息,要想将你的男鬼丈夫给吃掉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电话很快就拨通了,张兰兰懒散的声音传了过来:“姑奶奶,又怎么啦?”

张兰兰郁闷的说:“我怎么知道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你先打开看看再说!别跟我说什么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