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碎梦师 > 第13章:马勃牛溲

第13章:马勃牛溲

碎梦师 | 作者:紫薇樱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陛下说的极是。”刘健颔首点头:“臣已给户部下了条子,先紧急的送一批钱粮去,纾解灾情,此后,再调度大规模的钱粮,好让灾民们,能够过一个好年。”

王不仕气的七窍生烟。

怎么会只是一拳,就被王守仁打爆。

说到他的恩师的时候,萧敬底气不足,声音很轻,几乎没人听见。萧敬是万万不敢得罪太子的,这个时候,只能将一切都栽在王守仁身上。

胆大妄为,真是胆大妄为。

台阶下的宦官们听罢,纷纷预备好了早已烹饪好的羊腿,上了祭坛。

朱厚照道:“这是当然,如若不然,怎么骗得了父皇?哎呀,本宫头也昏沉的厉害,现在,本宫总算是将这事,办成了一大半,接下来,就全部靠你了,反正父皇已是药翻了,这事,不干也得干,呀,本宫头昏的厉害,老方……你记住……这盟誓之礼,就交给你了,你若是没办好,中途出了什么岔子,或是被人识破,又或者……总之……你自己看着办吧,困的厉害……”

可是……

弘治皇帝接着道:“春秋曰: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这便是华夏的由来。今朕临华夏,继祖宗大统,若蛮人知礼,戴华夏服章,那么,天下大同,亦是幸事。”

“……”

朱厚照抬着头:“这下有活儿干了。”他有点喜极而泣的样子,激动的手舞足蹈,接着拍拍王守仁的肩道:“这一次,若是当真出了事,你便是大功一件,不要害怕,本宫会派十个八个禁卫,在数十丈外保护你,就算是死,那也是为国而死。”

方继藩又掏出一个小圆镜,朱厚照戴着,忍不住道:“本宫这些日子,都在忙着书院和蒸汽研究所的事,没想到,你小子,竟还鼓捣出了这么有趣的东西。”

现在但凡是鞑靼人,都爱自称姓祝了。

但凡要做大事,首先得有人才……现在银子有了,就差人才了。

看来,果真,这东西很适合自己。

带着墨镜,能让自己心里产生安慰。

萧敬打起精神:“奴婢遵旨。”

邓健又道:“还有一个女儿,嫁给了江南的一个顾家少爷,是不是?这顾家,在江南倒是有一些声色,可我家少爷只需捏捏手指头,就教他全家死绝,一家三十七口,一个不剩。”

可他这一身行头,配上他红光满面的脸……居然……很有几分豪迈。

“哼,我若有钱,断不学他,看他走路一摇一摆的样子……眼睛钻钱眼里去啦。”

因此,改变社会风气,鼓励商贾们敢于拿出银子,是重中之重。

只不过……

现在好了,家奴也充塞了进来。

弘治皇帝道:“还有其他的人选吗?朕看王守仁、江臣这些人,也不错。”

萧敬颔首:“遵旨。”

萧敬现在都忍不住,想要在厂卫里,也招募一批精于计算的人才,在这厂卫内部,弄一个统计局出来,和那保定统计司对抗了。

朱厚照唧唧哼哼,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见方继藩朝自己看来,此时他白了方继藩一眼,便大声咧咧道:“看我做什么,我会出卖自己的兄弟,我只是说,父皇,凭什么打我,方继藩他们都说了!这是出卖吗?”

他太清楚,这件事的可怕之处了。

方继藩才觉得世界清静了,他看了邓健一眼,徐徐问道:“知道为何召你回来了吗?”

“这些该死的……”邓健说到此处,又沉默了,接着笑吟吟的道:“少爷怎么看?”

“所以,我才将你召回来,咱们,得让他做个表率,我已想好了,明日,将你送去王家,你呢,日夜随扈王不仕的左右,教他怎么花钱,怎么高调怎么来,不要给本少爷面子,放心,他自个儿已经答应了,一切都听本少爷的。”

他只好摇摇头,背着手,遥望着落地玻璃窗外的景色,语重心长的道:“这铁路,利国利民,朕投资铁路,并非只是为了牟利,而是为了天下的百姓啊,还有祖宗的江山社稷啊。”

尤其是刘瑾,这等人,简直就是佼佼者。

众人点头。

可显然,这些土人颇为彪悍,他们发出咕隆咕隆的声音,密密麻麻的土人,便疯狂的集结,有人举起了弓箭。

众人精神一震,依旧冲杀。

王文玉双目之中,折射出耀眼的光芒:“这样的宝石,不是我们可以拥有的。”他顿了顿:“你看,这宝石一黑一白,世间,绝无仅有,金刚石质地坚不可摧,这白的,是日,黑的,自是月,日月相加一起,是什么?”

可对许多商贾而言,这王不仕,简直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日子没法过了。

大家一拥而上,抢到了座位的人,顿时眉开眼笑,捋着胡须,摇头晃脑,没找到座位的,便如沙丁鱼一般,被人推挤的要窒息,口里发出啊啊啊的声音,偶尔,掺杂几句低声呢喃,天知道他在骂什么。

…………

他豁然而起,发出大吼:“来人,来人,狗东西,给我收拾行囊,我要回京,我现在回京!”

三百万两银子,哪怕是对于王不仕,也不是小钱。

弘治皇帝,第一次……见识过这么个玩法,兴奋的一宿未睡,他发现,自己哪怕是拿着算盘珠子,都无法计算自己的财富了,因为自己的财富,随时都在变更。

无数的商贾在此交易,彼此推介着自己的商品。

于是,因为思想和理念的滞后,层出不穷的问题,开始不断的爆发出来。

沈傲道:“已到达预定位置。”

弘治皇帝眼睛一亮:“说来听听。”

“奴婢在。”萧敬道。

葡萄牙人,在这里已经盘踞了十数年,巨大的港湾,使这里成为天然的良港。

他郑重其事的对贵人道:“阁下,健康与否取决于正邪神明较量的结果。”

那葡萄牙总督,心念一动,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冷静。

教士带着一群孩子,手持着蜡烛,悲恸的开始唱起了赞美诗。

现有的道路,根本承受不住。

“对,所以不能再借贷了,可是铁路已经规划,前期的勘探也已做了,花费不少,学生实是无计可施,特来求教。”

这样的人,弘治皇帝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可是……

他磕头如捣蒜,哀声道:“臣请陛下饶命。”

虽是女儿家,可救治了太皇太后,自此之后,梁家便算是多了一道保障,将来……女儿有了太皇太后和宫中的凭仗,女儿家,也不指望她有前途,却还担心姻缘?太皇太后一道旨意,什么样的金龟婿没有,多半人家,还高兴的不得了,求之不得呢。

梁储忙是拜倒:“老臣惭愧的很。”

刘文华红着眼睛:“就是前几日……她在宫中,只怕……还不知情。”

用有身孕来形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在这个时代,是极恶毒的。

方继藩,终究是一个有良心的人啊,他心里只有苍生社稷,断然不会,真去害一个女子的名节。

这是先确定一下基调,基调就是这不是坏事,是好事。有了这个共识之后,才是君臣们继续讨论下去的基础了。

可问题在于,祖宗之制,又和大明的体制,发生了巨大的冲突。

异姓不得封王,这是祖宗法,皇帝开了金口,覆水难收,这是体制。

前者事关着大明的根本,后者……关系到的,乃是皇上的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