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碎梦师 > 第12章:桑中之约

第12章:桑中之约

碎梦师 | 作者:紫薇樱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哈哈!你已经错过了绝佳的机会。你们以后将再没有机会了。”威廉士已经快速调好了气息,刚刚因为受到两人的夹击,陈青云硬接了他一拳,然后陈静夜借着这个机会打了他一拳,这才导致气息更加的混乱。

普普通通的一拳耗费了他全身的气力。气喘吁吁,如果不是想在自己的女人面前保持良好的形象,他都想直接趴在地上好好休息一下了。

顾千城怔怔的看着秦寂言,极力克制的情素不自觉的流露出来,可她自己却不知,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秦寂言。

“凤家军忠尽耿耿,为了秦王宁可牺牲自己,真正是让人感动,可惜这份忠诚我们却不打算成全。”

听到凤老将军在公开场合说出这话,风遥发现他仍旧激动的不能自已。

顾千城点了点头:“秦王殿下亲自查证不会有错,赵王府很快也会收到消息。”

“当然是,你们都该死!”话未说完,秦寂言就出手了,手中的剑直逼老怪物的面门,而站在旁边的景炎,也在同一时刻配合出手,抬腿扫向身边的人,在对方避开时,景炎举剑上前,可他手中的剑却不是指向老怪物,而是地上的巨网。

大秦的江山?

许久许久后,景炎终于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冰冷的帕子捂在眼睛上,泪一瞬间被拭干,脸上又挂起招牌的笑容,温文尔雅,清淡如竹,没有一丝悲伤,眼中盈满希望,只是……

不得不说,是五皇子成就了景炎。要不是有五皇这张牌在,景炎也没有那么顺利的收拢江南的兵权。

“这个地方,其实不宜大队人马通行,人太多动静太大,很容易就引起雪崩。”顾千城想起有个说法,说是有人在雪山前打了个喷嚏,然后雪山就塌了,人全埋了。

“你嘴上说不怪可心里却是怪的,祖父明白。祖父不强求你什么,以后……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顾老太爷再次加重力道,紧紧握了握顾千城的手,然后不舍得松开,“好了,时辰不早了,祖父该走了,你好好保重自己。”

看着秦寂言与龙宝玩的开心,笑的开怀,服侍的宫女、太监目瞪口呆,就连唐成万斤也是啧啧称奇,暗自羡慕嫉妒恨。

“顾姑娘,我们这就去准备。”暗卫饭也不吃了,将半生不熟的肉随手往嘴里塞,就飞快的把火灭了,然后捡了枯枝树叶将痕迹掩去。

原主身上没有一丝可以利用的地方,可现在却是不一样,谁让她有可用价值。

“首辅大人,首辅大人?不好了,不好了,首辅大人晕倒了。”承恩公离封首辅最近,关键时刻一把扶住封首辅,没让封首辅直接栽地上。

“连这点小事,你也不肯帮皇爷爷办?”太上皇怒,一脸阴鸷的看着秦寂言。

而且,先太子当年死的并不光彩,他记得太上皇曾指责先太子无能、不孝,现在秦寂言却给先太子圣、仁、贤、明、睿、康……这么一连串的封号,真的不是打太上皇的脸吗?

凤老将军不仅官复原职,还凭军功封了公爵,但兵权没有归还。

封赏完朝臣,接下来就是给自家人封赏了。周王已是亲王,秦寂言不可能再封,五皇子和赵王皆是罪人,秦寂言有赏无封。

时间悄然流逝,顾千城双眼微闭,好似入定一般。要不是人就在旁边,暗卫都要怀疑顾千城没有来。

轰隆隆的爆炸声一路响起,固若金汤的天牢在暗卫不要命的轰炸下,生生撕开了一道口子,可这也引来了京中人的注意。

“救人要紧。”暗卫进来后,没有看任何人,而是直接冲进最里面的那一间牢房,低声响了一句:“殿下。”

秦寂言没有放弃最开始那枚棋子,可也没有牺牲任何一枚棋子,即使他最后输了,可也只是赢了半子罢了。

顾承欢从小就知道,哪怕他比承志年纪大,被大家尊称为大少年,可他和承志也是不一样的。

“啊,鬼呀,有鬼来找我了。”顾承志本就吓得险些失了心志,见有人撞来,只当是刚刚看到的女鬼,用力推了顾承欢一把,顾承欢趁势摔倒在地:“哎哟,我的脚。”

心情好,顾千城工作效率大大提高,哪怕面对一堆白骨,也充满了斗志。

可惜的是,顾千城此刻正窝在秦寂言的怀里安心的补眠,什么都看不到。倒是秦寂言看得清清楚楚,然后……

“回圣上的话,卑职派人将消息传进宫后,就立刻封了六扇门的门,不允许任何人进出。晚上我们吃的是中午剩下的饭菜,又烙了几张饼。在满一个时辰后,卑职亲自进去给药王谷主换了血盆。卑职一直在六扇门内,哪里也不曾去,其他人亦是如此,肯请皇上明鉴。”总捕快此时脑子一片混乱,紧张异常,他完全不知自己在说什么,也不知自己有没有交待清楚。

没有命令,他们就是看到什么也不敢动。

周王的脸色更难看了,似乎是想朝秦寂言发怒,可又不知为何生生忍了下来,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叹了口气,无力又疲惫的道:“皇上想要什么?”

顾千城拖着疲累不堪的身子,一步步朝树林深处走去。

这事就是典型的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秦寂言不用问也知道,景炎的人估计也是这么想的。

只是……在偌大的京城,要找三个善于隐藏的人,真的不是容易的事。

“有道理,我让人查一查最近这半年被报了死亡的人。”秦寂言抬手,招来小太监,让人去户部传话。

“我知道呢,我当时完成十五天特训后,还去京城找了你,可那个时候城门戒严,根本不让人进,我和唐万斤在外面想了许多办法也无法进城,更不知怎么和你联系,最后只得先一步去西北了。”卖好的话,顾千城也会说,反正事情都过去了,现在怎么说都行。

“确实,事情都过去了,所以本王生气没有用,对不对?”秦寂言往后仰,不让顾千城将脸埋在他怀里。

“天下苍生重要,朕的祖父在朕心中同样重要。若是朕连教养自己的祖父都不顾,又如何顾得了天下苍生?”

长生门的人睁大眼睛看着,虽然看不真切,可仍旧不敢眨眼,一个个紧张到不行。

顾千城上前,右手一抬,手中的刀子飞速从对方的脖子划过,鲜红的血,顺着顾千城手飞起,在半空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后,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顾千城一点愧疚感也没有,凭借良好的记忆,顾千城虽然多花了一点时间,却安全抵达目的地。

北齐太后这才转移了注意力,不再理会秦寂言。

顾千城把风遥闯进别院,打晕侍卫,又挟持她逃走的事一一说给秦寂言听……

“你是说,风遥极有可能,真的是凤家人?”顾千城的脑子还算清醒,尤其是刚刚发泄一通,情绪得到了缓和……

很想将面前的人吞了!

说话间,顾千城十分有技巧的从秦寂言身上滑下,“殿下,我们冒不起险。”

子羊脸色一沉,不服输的道:“说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们,在皇上的打压下,你们和丧家之犬有什么区别?”大家不过是半斤八两。

“丧家之犬?”老管家皮笑肉不笑的道:“,我们的实力远超你的想像。”之所以沉寂下来,没有对顾千城和秦寂言出手,不过是因为他们的人没有来,有些东西还没有查清。

他们长生门不会给人当枪使,在事情没有查清前,他们就算动手也不会伤筋动骨。而现在他们会对秦寂言和顾千城出手,是因为……

虽然只是初稿,可核心要点都在,而且有利的措施不止这一条。

还有一刻钟!

“今天来的人,一个也别想走!”风遥双眼通红,如同草原上失去了理智的疯狼,出手时毫不考虑防御的问题,只一味的进攻,将面前的敌人斩尽。

顾老太爷看着两个儿子,从原本的希冀到失望,再到现在的绝望……

管家吓了一跳,匆匆跑出去,回来时脸上也带着笑,“老太爷,大小姐回来了。”在院外喧哗的小丫鬟,是去给顾千城请安,得了顾千城的赏赐,这才高兴。

顾千城跳上供桌,抱起小雪貂,将小雪貂高高举起,可是……还不够!

顾千城躲在殿外,果然看见暗一请来的向导,在供桌上叠了几块石头,摇摇晃晃的站在上面,手中的匕首则不断的朝屋梁上划。

屋梁是用上好的木头做的,现在已有腐化的迹象,不过划了十几下,就听到啪一声断了。

满地都是金珠,一颗一颗滚圆硕大,随便一颗放在市面上,都能卖出大价钱。

它的玩具。

顾千城看着前后、左右一脸紧张、不断的后退的侍卫,完全无法理解这些侍卫到底怎么想的。

天助自助者,既然没有人来帮他们,他们只能靠自己了。

明明都说了没有什么太子遗物,他居然散下数千两黄金,买绿林匪徒去抢什么太子遗物,简直是无耻。

对秦殿下来说,真得很不美妙!对方来头不小,顾家又不肯出面,顾三叔要安排顾千城私下去验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三叔小心。”顾千城眼睛尖,发现顾三叔踩到一截小木棍,连忙出声提醒,却不想她这一出声,差点把顾三叔吓得魂飞魄散……

张渊身高在一米七到一米五米之间,方脸,面白无须,左眼角下方有一颗黑痣,发髻线较高,额头饱满。

顾承意的动作虽然快,可千城要躲还是能躲开,不过千城并没有躲,而是张开双臂准备接住顾承意。

顾承意第一次做这样的动作,根本没有轻重,扑向顾千城的时候,用力太过,撞得顾千城差点摔倒,幸亏顾千城反应灵敏,扶住桌子才没有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