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下载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7548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2章:千了百当

雪墓凝曦 77548

女人在慢慢前行的同时考虑是不是改变策略,放弃车子,扛着杜星晴离开。如果她的猜测是对的,在这么多人和车子的情况下,她想要带着杜星晴离开,不是说不行,只不过肯定要大费周章。

景炎不知秦寂言有何有意,转念一想还是跟了上去

“有任何问题,本将军负责。”言倾强势的丢下这句话,那人也不好再多说,只得让言倾带着唐万斤回去。

“不会,我怎么会不要你呢。”顾千城连连保证,生怕晚了一步又惹得唐万斤更伤心。

不过,顾千城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苗医和苗人躲在瘴气重的老林里,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如果朝廷许诺他们更好的生活,哪怕是为了子孙后代,苗人和苗医们也该同意。圣旨一下,顾家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顾老太爷就是再不甘心,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顾千城又白了秦寂言一眼,“别捏了,会留口水的。”

同为皇三代,他们一出生就开始比,贺礼也是要比的。

“长生果?”老皇帝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好多年都没有听到长生果和药王谷的消息了,没想到药王谷重出江湖了,这可是天下百姓之福。”

如果只晚半个时辰,她可以安慰自己,秦寂言是被什么事缠住了;晚一个时辰,她也可以安慰自己,可能是路上出了什么状况,可两个时辰?

顾千城再三保证,“我不会出去,你和暗卫快去快回。”

……

顾老太爷不是指责顾千城不好,他只对顾千城说,一切到此结束,重新开始可好?

“彭爷的小妾?哪个彭爷……敢说爷的女人是他的小妾。”秦寂言不高兴,很不高兴。

对五皇子来说,秦寂言不过是一个死人,他何必要和一个死人比。人死了,给他再多的荣耀也没用,一如死去的太子,就算他生前如何风光,死了也就什么也没了。

“好好好,妹妹,妹妹成了吧?”三人知道,顾承欢有姐控,根本不会和他计较这种小事。

最主要……

“皇爷爷别生气,我大秦有此人才是好事。”秦寂言一动不动,一点也不紧张,好像把皇上惹生气的人不是他一样。

“皇爷爷,孙儿的为人你还不知吗?”秦寂言抬头,眼神平静,在皇上的威压下依旧坦然自若,一脸自信的道:“皇爷爷,孙儿能看上的人,又岂会差。”

“殿下英明,赵王果然带兵朝英州城的方向跑了,程将军定能拦下赵王等人。”副将想到能把赵王捉住,就一脸激动。

不需要走近,秦寂言就知道顾千城的状态不对。这不是顾千城的速度,正常情况下顾千城跑得比这快多了。

来不及细想,秦寂言朝顾千城的方向奔向,双脚悬空的在火浆上方奔跑,速度极快。眼见火浆离顾千城只有五六米的距离,秦寂言俯身向下,落在顾千城的身边。

长生门特使杀出一条路,并且放出信号通知原先的人马过来。那些人因大秦士兵突然折回,也跟着在附近徘徊,见到长生门的信号立刻跑了过来。

“不闹,我休息片刻。”秦寂言继续抱着,双眼微眯,直接拿顾千城当大抱枕了,顾千城摇了摇头,却没有拒绝……

“没有可是。”顾千城冷声打断:“不是每一次付出都会有收获,找不到东西很正常,真要每次行动都有收获,那才叫奇怪。”

“舍弃这一子吗?”秦寂言随手将被困的黑子捻在手里,在指间来回把玩,“如果朕执意不肯舍弃此子呢?”

封似锦现在哪里有心情喝。

当然,秦殿下绝对不是好心,而是打着让这一窝山羊,遮掩掉他们的痕迹。

这高度?

好在,虚庾庵的尼姑来的及时,平息了这场慌乱。

“胆子不大,怎么敢在这条道上混饭吃。小子,你爷爷我今天就教教你,什么叫强龙不压地头蛇。在我猪头六的船上,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卧着,想要在我猪头六面前充大爷,你大爷我会打得你找不着北。”猪头六恶狠狠的瞪向秦寂言。

enenbook

‘山匪’非常尽责,一句话就把自己的底给露了,只是就这一点便想让秦寂言相信,简直是笑话。

“不可能。极少有人能在朕的威压下,还能保持冷静,不露破绽。”连景炎与封似锦都做不到,更不用提旁人。

喧闹一声学子跳塔案终于告一段落,只待主犯吴六郎归案,就可以结案。不过,结了学子跳塔案,并不表示神女塔的案子就结了。

送上门的政绩京都府伊可以不要,但是……

暗暗叹了口气,封似锦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寻问过秦寂言确定没有别的吩咐后,封似锦就默默地退下了。

封似锦的挣扎与犹豫他看在眼里,可那又如何?

不过,现在失败了,他也得给自己寻一条最好的退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周王就道:“皇上,我……罪人及家人想回原来的封地。”

顾千城抱着万分之一的可能,试着从跛脚男人身上找上钥匙,结果自然是没有。

这,这,这…不合理呀!

只是……在偌大的京城,要找三个善于隐藏的人,真的不是容易的事。

而且,凤家也不可能出两个掌实权的人,风遥去管理暗风楼那一摊子事,再好不过。

“赵……狗贼简直不要脸,打不过我们,居然把城里的百姓赶出来,简直是无耻到极点。”将士们一路骂骂咧咧,气愤难平。

真是太可怜了。

顾千城知道,这不是长久之际,她最近虽然天天锻炼,可这个身体还是太弱,她现在已经在喘气了,再打下去她只有吃亏的份。

“小谦谦,居然有女人看不上秦王,这女人到底是谁?”焦向笛对顾千城的身份好奇死了,拐弯抹角的想要打听出来,可惜凤于谦也不知道。

酒过三巡后,三人便在亭子里闲聊。亭子居于湖中,四周无人,岸边的人根本听不到三人的谈话,三人聊起来也就无所顾忌。

皇上对秦寂言宠幸有加,却迟迟未立储君,也没有给秦寂言实权,秦寂言在朝中的势力,甚至比不上未成年的五皇子。

这样的顾千城坚强而b又脆弱,让人忍不住,想要抱在怀里轻声哄着……

她不是不相信秦殿下,而是不相信男人的本性,这种事可不是秦殿下想要控制,就能控制的。

“不能放开,接应我们的人快到了,我们得走了。”秦寂言将人抱紧,只是……

老皇帝点了点头,一一往下看去,越看心越惊……

顾千城轻轻点头,“走吧。”有些事,躲不开。

要不是顾家大老爷死了,顾千城要守孝三年,他早就动手弄死了顾家大老爷,那种人就不配活着。

圣后看着沙漏,无奈地停下脚步,深吸了口气,“来人,去看看大秦的皇帝在做什么?”还有最后一刻钟,她要是还下定不了决心,秦寂言就代她做决定了。

不等长生门的人反应,将东西放心,侍卫扬长离去。

此时,顾家正处在风雨飘摇中,老太爷知道顾千城回来,怎么可能不派人去接她?怎么可能不在顾千城面前刷好感?

暗卫的本职是隐在暗中保护主子,自然也就擅长跟踪人了。暗卫一路尾随猪头六等人,直到来到狼牙山也没有惊动他们。

“好了,好了。忙呼了一天你们也不累,利索的把痕迹都抹了,都回寨子,这几个月不要再出来了。”猪头六是个谨慎的人,虽然对狼牙山的地理很自信,可却不敢轻易冒险。

“老大说的是,我们得好好压压惊,今天这事可真是悬了,要不是老大当即立断烧了船,阻了他们的路,我们都不一定能全须全尾的回来。”

再说了,这种事真要等到皇上开口再做,他们这群人也就该找块豆腐撞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