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下载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7548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章:最强玄

雪墓凝曦 77548

要死的方式有很多,一把火把一切烧干净,还提前做准备,要说出去没有动机,都没有有相信。

赵王当即写了一篇檄文,文中详细的表明他与太子之间的兄弟情深,他此举就是代太子讨伐私吞太子遗物的武氏后人,要求秦寂言交出武氏后人顾千城。

“这么要强,你在顾家是怎么活下来的?”秦寂言略略松开了力道,却没有让顾千城下去。

“谢谢顾姑娘,谢谢顾姑娘。”下人忙道谢,语气谦卑,比上次那什么君大小姐的贴身丫鬟强多了。

很快,就有一小队人马,杀上了城墙,将赵王安排在城墙上的兵力一一解决。

只是,长生门的人想跑,秦寂言的手下却不会放过他们,长生门的人往哪里跑,他们就往哪里追,根本不给他们活路。

他觉得,他还是要告诉千城。

“看来,江家只有十八人,第十九是凶手的可能不存在。”江家并没有多大,要藏起一个人不让其他人发现,并不是容易的事。

会如何?

顾千城起身,笔直跪下:“千城鲁莽,请祖父责罚。”

五皇子在两位兄第献礼后,送上自己手抄的经书。

在老皇帝的带头下,众人齐刷刷朝左看去,在场内的人恐怕没有一个不好奇秦王给皇上送了什么,其中又周王和赵王世子为最。

老皇帝一高兴,大手一挥:“赏!”

甚至他的两位好王叔,还能倒打一耙,说他必是犯了什么天理难容的大处,所以老天爷才会容不下他,降下雪崩埋了他。

秦寂言这话中然损了一点,可还真有那么一点道理,顾贵妃能得宠这么多年,肯定有她与众不同的地方,让老皇帝喜欢……顾千城和景炎虽然没有说太多,可他们谈话的时间却不算短,只不过大部分时间,两人都是在沉默中度过……

秦寂言闹出的动静这么大,顾千城都能听到,和她同居一室的红衣妇人,又怎么可能听不到。

这一次,真得是吓坏他了。

“承欢,怎么了?”三个同营帐的人,还在等顾承欢分吃的人,结果一看顾千城没了笑脸,一个个关心地上前。

早知道当时就该吃了,现在好了……

气也生了,可偏偏东西一点也没有吃到,言倾怎么想怎么觉得亏了,可偏偏他也拉不下脸,去顾家讨要不是?

可惜,季诺高估了自己的价值,也低估了秦寂言。秦寂言不是商人,他不会用商人那套利益为上的原则来做决定。

和秦寂言相反,老皇帝却乐得狠,最后一局,还欣慰地拍了拍秦寂言的肩膀:“不错不错,寂言你的棋艺进步。”

那是她的事,她是成年了,她完全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就算时代变迁,造假的技艺没有现代那么精湛、复杂,可也不是这么小儿科的,名画古籍不是随便拿几块画板,几张卷轴就能仿造成的。

“臣遵旨。”封首辅听到这话,立刻转忧为喜,忙跪下来谢恩。

呵呵……太上皇知道了,会气得吐血的。不过,今天发生的事足够太上皇吐好几次血,所以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

而他的亲生母亲,就那么活活烧死在他面前。

“朕要立后,朝臣不同意,现在朕要追封自己的父母朝臣也不同意,朝臣是不是管太宽了?”秦寂言冷着脸道,摆明了是不高兴。

封赏的名单封大人一早就拟定好了,不过秦寂言御笔一挥,划掉了三分之二,只封赏了几十人,其中赏赐最重的自然是凤老将军。

这是什么情况?

要知道,对于龙凤果他们是志在必得!

“我明白了,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我……”顾千城顿了一下,才继续道:“就算全天下人都不认可,还有我认可你。”

留一个活口,带回去送给他的皇爷爷,想必皇爷爷会很“高兴”。

不管封老爷子是真晕还是假晕,这个时候都必须是真晕!

案子证据确凿,又有程蕊当场认罪,官府当场就判了程蕊死刑,死者家属和程家都没有异议。

他知道,他没有保护好顾千城;他知道,他让皇上失望了;可这并不是他消极的理由,不管皇上怎么处置他,现在他都是皇上的影子,他必须保护皇上的安全。

至于秦寂言之前说的话?

秦寂言此刻虽然一肚子的火,可却没有出手的念头。景炎手下的人不动,他便端坐在马背上,威严十足。

“一!”秦寂言数完,同时抽出腰间的剑,可就在此时,景炎飘然而到,在秦寂言面前停下,“圣上,我来了!”

顾千城倒是没有想过杀他,但绝对不会让他有行动的能力。

动了动手腕,顾千城一脸感慨的道:“真得有一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睡了一觉起来,顾千城精神大好,也难得没有吐。等到老管家把饭菜端上来,顾千城胃口大开的全吃了,还嫌不够。

数字抄完,顾千城没有急着去睡,而是装作漫不经心,拿起那几个术数师写的计算过程看了起来,只是……

他们进不来!

长生门的人睁大眼睛看着,虽然看不真切,可仍旧不敢眨眼,一个个紧张到不行。

“你,你想干什么?”顾国公被顾千城的凶样吓了一跳,不由自地往后退。

从外形上,顾千城确定,对方是秦寂言给的两个侍卫之一。

“对不起,对不起。”顾千城跪在废墟里,膝盖被尖锐的石子刺得鲜血淋漓,可她却感觉不到痛……

顾千城没空管自己,她从离别院极远的马厩,牵出一匹马……

“她自己有办法。”秦寂言冷酷的说道,转身上马时,正好看到顾千城正跌跌撞撞的,朝那匹拉车的马走去。

秦寂言面上露出一丝笑意:“和你们无关,凤将军手握重权,焦大人简在帝心,他们保持中立最好。”

“本王一向很好,太后看上去倒是不怎么好了,要不要本王宣太医给太后娘娘看看?年纪大了的女人,还是当心些好,万一有个意外,可就再也醒不来了。”秦寂言反客为主,一脸淡漠的说着刻薄的话。

这么容易就被激怒,真不知她早年是怎么在后宫杀到皇后的位置,又是怎么护着小皇帝登基的……

秦寂言虽不站在殿中,可他一举一动都是人群中的焦点,他一开口北齐的官员就发现了,而坐在他对面的摄政王,还没来得及走回坐位,听到秦寂言的话,又过来问道:“秦王怎么了?可有什么不满?”

那群西胡大汉,并不是她引来的,可她仍旧自责,过不了心中那个坎。

就这么一抱,她发现秦殿下居然——有反应了。

“我不会有事,殿下应该很清楚,景炎不会杀我,而景炎要的也不是江南,他已经在准备撤离了。”顾千城想,景庄的人不防备她,就是为了让她把这件事说给秦寂言听。

子羊可以肯定,这人是真的会杀他们,和死相比,忠于长生门算什么?

“当然可以。”老管家应得爽快,可只有他知道,他刚应下的话一件也不会实现。

没办法,形势没人强,他除了低头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锦衣卫首领似乎早有准备,从怀里掏出几张纸,呈到面前,“皇上,这是属下在顾姑娘房间发现的东西,只是初稿。”

顾千城要是能一手策划科举舞弊案,那就真正是太可怕了。

事实上,就是没有老皇帝的命令,锦衣卫首领也会替顾千城扫清尾巴,免得让赵王和周王拿到把柄,牵扯到秦王头上。

“圣上,当心呀!”秦寂言身边的太监,见一埋在地底的死士,突破防线冲向秦寂言,咬咬牙便趴了下去,试图给秦寂言争取时间。

“啊……”一声惨叫,藏在土丘下的死士,生生被劈成两截,可就是这样风遥还不满意!

管家有时候真不明白,他们家大老爷和夫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整个顾家靠着大小姐给的银子,才能勉强维持表面的风光,他们有什么资格不让大小姐从正门进来?

精兵们训练有素,一路疾行,不曾停歇,也没有人发出声响。猪头六的人,直到精兵离寨子只余几里,才发现朝廷的兵马上山了。

顾千城之前问了,秦寂言不抱着她,不怕她掉下去吗?

声音不算大,可是……

明日攻城,今晚必要做部署,秦王与众副将对兵力安排做了一些调整,直至半夜才结束。

骨折的形态分线状骨折、凹陷性骨折、孔状骨折和粉碎性骨折。顾千城认为张渊头骨处线状伤痕,应该也是线状骨折,初步可以判断,是矩形钝器造成的伤害。

“怎么,想睡了?”秦寂言拂开顾千城脸上的长发,轻声问道。

“你想要孩子?”顾千城猛地惊醒,扭头问道。

“真的?”秦寂言终于有软化的迹象,“心里也不会想?一点也不?”

“我就怎么就混得这么惨?”顾千城坐在梳妆台前,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湿发,眼神迷茫没有焦距……

顾承意第一次做这样的动作,根本没有轻重,扑向顾千城的时候,用力太过,撞得顾千城差点摔倒,幸亏顾千城反应灵敏,扶住桌子才没有摔倒。

秦寂言在老皇帝眼中是孤身去江南,他不可能回京城把亲兵带走,除了暗卫外秦寂言只把子车带走了。

知道秦寂言来江南了,景炎就更忙了。

莫非是心事太重?

爱吃酸甜的,又嗜睡,千城莫不是有身孕了吧?

秦寂言笑而不语……

这位大臣是刑部的官员,他的妻子借他之名包揽诉讼,只要给得起银子,杀人放火也能判无罪。

皇上这哪里要处置太上皇的人,他这是要把朝堂的水搅浑,要把所有人都拖下水,把所有大臣的把柄都握在手上!

而这些把柄,还不是他这个帝王不信任臣子,派人查出来,而是他们的政敌在大殿上直接抖露出来。

顾夫人走近,面脸笑容地的看着,一脸轻蔑的道:“千城这是怎么了?不就死个下人嘛,让把她抬下去埋了就是。”

她想不到,除了顾夫人以外,还有谁会对孙妈妈下手?顾夫人有强烈的杀人动机,孙妈妈的死,不是顾夫人动得手,也一定是她指使的。

“是,大小姐。”赵婆子咬牙点头,顾夫人脸色大变,指着身旁的下人:“快,快拦住那个老货,别让她跑了。”

“大小姐?”孙妈妈连忙回头,吃惊的道:“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而这话也是程将军想问的……

封似锦不承认自己起了坏心思,他只是有礼貌不打搅别人说话。封似锦很有“风度”的退了出去……

老爷子吼完丫鬟,转头继教训顾千城,就看到顾千城一脸淡然,好脾气的道:“老爷子,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你看他们,居然不坐轿子,一个个走过来,这是怎么了?”

“她们是很惨,她们的处境也值得同情。但曾经有人告诉过我,处境凄惨的人并不表示他心地善良。像她们这种长期处在痛苦折磨中,失去活下来希望的人,内心早已扭曲,比起获救,她们……也许更乐意牺牲我,以换取她们短暂的解脱。或者看到像我这样的傻瓜,为救她们落得和她们一样凄惨的处境,甚至比她们更惨。”长期受压迫、受虐待的人,心里或多或少会产生反社会,反人类的心情,这些女人……在顾千城看来就是如此,因为她们早已失去对生命的渴望,对美好人生的向往。

她们很可怜,顾千城同情她们,可并不会因为同情就失去判断。

暗卫满头黑线。

老皇帝当然不会说不。

赵王太忙,忙到完全没空管秦云楚,让秦云楚得已在赵王的眼皮底下,一点一点积蓄力量。

因赵王残暴,有不少读书人大骂赵王,惹得赵王杀了不少人,而富商中给银子稍慢的,或者不肯助纣为虐的,都被赵王宰了。

言倾明白,秦殿下那么干脆的放赵王走,想必是早就有了想法。

“没手。”秦殿下一手木盒,一手卷宗,真得空不出来手来。

不怪景炎骂人,实在是他心里不平。

“如果希望他们二人都能理智一些,他们的仇人从来都不是彼此,如果他们能冷静下来好好谈一谈,就该明白现在的情况,他们二人联手才是最好的。”顾千城强迫自己躺在床上,只是她仍无法入睡,只能睁大眼睛看着床顶,眼中蓄满担忧……

“是非对错没有表面那么简单,这件事你别管姐姐会去处理。”为了不让承欢担心,顾千城又补了一句:“承欢,姐姐不是鲁莽的人,就算要找程将军算账,也不会傻愣愣的打上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