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下载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7548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8章:执迷不悟

雪墓凝曦 77548

他来回梭巡过她眼睛,说:“你在看谁?”

站在厨房里正清洗着青菜的小女人动作微微一顿,头也没回,继续着手中的动作,直到把所有的青菜都洗干净弄好,这才关掉水龙头回过身来,对着客厅沙发上的男人点头。

裴淼心淡定看向在场的所有人道:“我知道,在场的各位都是咱们‘玉奇’的老员工、老臣子,都是陪伴‘玉奇’成长多年也辛勤付出过的功臣,所以先夫过世之后,当我继承这间公司时,我也决议是要与在场的各位共同进退,将‘玉奇’的将来发展得更好。”

那时候那地的光景,那个沐浴在晨光当中被曲耀阳温柔相待的女子,与眼前的一切,似乎早已是两个时空的事情。

在客厅的大门彻底关上以前,他还是迅速回身将门一推,折返了回来。

而曲子恒和曲婉婉,却是万惠坐稳曲太太后才生出来的孩子。所以他们没人像他这般清醒,清醒地做了那么多年私生子,也清醒地认识到作为一个私生子的辛酸。

曲耀阳跟夏芷柔谈完从卧室里出来,正好听到这边军军又吵又闹的声音。

“婉婉,相信我,我会让你很舒服的,舒服到,你以后都只会认我一个男人……”

她一怔,走在前头的严雨西正好听声音回头,高高兴兴奔上前,“豪哥,这就是我跟你说要这次跟我们一块到这来的新人,阿淼。阿淼,豪哥就是这次邀请我们到丽江来的大老板,姐妹几个的衣食父母,往后可都指着他了。”

别再说是谁的错,让一切成灰,除非放下心中的负累,一切难以挽回。

一辆深黑色的奔驰车带着不顾一切的狠劲,直接就在民政局对面的停车场门口将她的现代堵住,停车场都不让进了。

“曲总你是不是对vivian的服务不太满意?”赔了张好看的笑脸,领口微微敞开的沈俊豪显然刚才正发生过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谁来教教他,愤怒冲昏了头脑干的事情,此时此刻的情形,他到底应该是退是进?

声音有些沙哑,“没事,芷柔,你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会一直在一起的。”

听说伦敦“玉奇设计有限责任公司”的高定部总监michellepei已于数日前离开伦敦总公司,改调到a市分公司,担任一名小小的设计部经理。

那天夜里的不告而别,如果不是突然而至的苏晓将他送进医院洗胃,他可能真的就一命呜呼——他也万是没有想到,裴淼心这小女人居然差点将他给弄死了。

“谁说……谁说我喜欢的啊!”裴淼心转头瞪大了眼睛望着女儿,却见后者正歪着自己的小脑袋,一副好认真的模样望着曲臣羽。

裴淼心看着就笑了起来,没再低头去望渐行渐远的车子,而是低头将手机里的短信删除。

陆离怎么也熬不过,只好点了头道:“是,我错。”

裴淼心站在原地淋了会雨,没有几下还是被这雨势打败,赶忙向前几步奔到有屋檐的地方站着。

裴淼心眉眼一痛,“以后不要再提他,他不是个好人。”

“你还有什么好说?我已经拿到臣羽的身体检查报告了,你根本从一开始就在欺骗我们,你一直都在愚弄我们,把我们当成傻瓜一样玩得团团转,这下你可开心?”

“我就不信那报纸上说的全部都是假的!夏芷柔你扪心自问,你在我们家待了这么多年,我们家人到底有哪一点对不起你了?你看看你这一身的名牌,你还好意思在这里给我享受什么早茶……不行了,我们曲家究竟是做了什么孽才引得你这样的人进家门?你给我滚出去!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曲母一声令下,那些早就看不顺眼夏芷柔的佣人赶忙上前,一左一右架住她的胳膊就往宅子外丢。

曲母这下没有直接说话,而是慢慢坐回了沙发上面,说了句令裴淼心微微有些吃惊的话:“我不是你丈夫,离婚这两个字你不要对我说。假使你对我说了,我只能这样说,现在不是封建社会,一切讲求民主与和平,你要离婚,我这个做婆婆的拦不住你,那是我没用,没有办法。可是你就甘心,自己拍拍屁股把曲太太的宝座让出来,让给外面那什么贱女人,然后自己灰溜溜的滚蛋?”

她舀好了他的米饭放到他跟前,自己也立刻端起一碗,把脸埋进碗中认真吃饭。

是的,已经不耐烦。

房车缓缓经过附近的小吃街时,曲臣羽突然开口:“要不要给芽芽带点烤肉回去?”

回头看曲耀阳的时候,曲臣羽只见后者已经紧闭着双眼,到底是累极倦极了,只是单手压在车把手上抵着脑袋,都已睡熟。

裴淼心刚要急得跳脚,却又突然想起现在还睡在医院里的爷爷,想想他可能不打算把这样的时间留给工作或是外人,他明天还要去医院看爷爷。

原来她同他一起五年,到临分手的这一刻,换来的却是这四个字!

“……你是不是知道我爸爸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叫我‘老婆’?”她的声音极轻,小心翼翼看着他的模样,就像是怕他不会答应似的。

王燕青自是极会说话的人,从前她唤过她“曲太太”,可是眼下,她既然提到了曲耀阳的名字,自然就不会再去戳穿这两个人的身份。

她红着眼睛摇了摇头道:“大叔,我相信你,我最相信你。”

“我是说过要听话的,可是就这一晚不行吗?刚才伯母都没说要赶我出去,反正家里还有这么多空房间,你让一间给我不就行了么,我又不是要跟你睡,你好小气!”

可是这又关她什么事情?

“嘿,这小姑娘怎么说话来的!”曲子恒伸过手就去揪妹妹的小脸蛋。

她坐在暗影里静悄悄地望着正专心致志开车的男人,“巴巴……”

“因为……他们让巴巴你不开心……”

曾经千疮百孔的所谓爱情她已经没有勇气再回头了,就像那颗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它已经不再相信他的,所谓爱情。

她没再犹豫,直接挂断了电话,低头下来吃东西。

厉冥皓侧眸一凝,示意他噤声。

曲母侧眸看着裴淼心消失,这才杵着拐杖上前道:“耀阳啊!你想起妈妈来了吗?”

小家伙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这时候她们的身后又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你不就是想说是我教的么!”

“裴淼心,我就问你,我让我孙女多喝几瓶酸奶怎么了?哦!这酸奶是你买的我就不能动它,现在整个曲家上上下下也是你在打点,所以我多拿几瓶酸奶给我孙女喝就不行了,是么!”

曲婉婉拧不过曲耀阳,只好再三嘱咐他喝醉了就别开车,实在不行今天晚上就在这酒店住好了。

曲臣羽说着,竟然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弄得拿着酒杯的曲耀阳都是一怔,望着他在夜色里愈发朦胧的眼睛,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曲耀阳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妹妹,只是沉默着道:“婉婉你还小,有些事情,你终究不会明白。”

夏芷柔有丝情急,“不用了,耀阳,我很好,真的不用了!”

他还记得初认识她的那一年,她还是他的学妹,如果不是年婷的无意介绍,他也不会认得她这个人。

“曲婉婉你干什么你!”那姑娘一急,一张娇颜已经惨白到极点。

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多时,曲臣羽陪她去做产检的时候,芽芽总陪伴在她左右。

小家伙被裴淼心逗得咯咯咯直笑,两母女在医院走廊上打趣的时候,曲母的电话急匆匆过来,劈头盖脸就问:“你把我孙女弄哪去了?”

裴淼心不觉动作一顿,总觉得跟他两个人孤男寡女地待在这里多少有些不太合适,而且现下曲臣羽正不知道待在这屋子里的什么地方。

“随口也最好不要。曲耀阳你应该知道,我同臣羽的婚礼在即,现在外头是什么样的环境,家里的其他人又多么忌讳我们现在的关系。这是个流言都能杀死人的社会,我不想因为我跟你之前的一切而毁了现在的一切,所以这样的问题求你不要再问,而且不管你再问多少次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的,这个孩子不可能跟你有任何关系。”

也许人生中的有些爱情,终究,只能是路过的风景。

“你肚子饿了?”她继续喝水。

“之韵!”

“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妈,还有婉婉,一定是她们,昨天晚饭的时候我喝过她们给我炖的一碗什么补品,我是控制不住我自己……”

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这时候开始大作,那熟悉的铃音,即便不用侧头去看,他也能清醒认识到,那是他的手机。

他话还没有说完,她已经侧身来用力推他。

而另外一边的曲耀阳,此刻的心情竟是无比的阴霾。

他只是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努力让这段已经脱了轨的感情得到它最理想的处理。

因为听到,所以她才转身逃跑?

裴淼心的眉眼闪烁,低下自己的脑袋,“对不起,我让你觉得不舒服了吗?”

知道她是又想起那段与曲耀阳并不开心幸福的婚姻,曲臣羽单手箍住她下巴逼她抬起头来,“不是,我只是希望你明白,不管我有没有记忆,对你的印象完不完整,至少那份感觉留在我的心底,我是真的想要好好珍惜你、对你好,我不想你因为仓促决定而害了自己一生。”

“臣羽,我知道你现在的情况,不管是你的腿还是你的记忆,就算你记得我的一切只有零星的几点,我也愿意同你一辈子待在一起,因为你让我觉得安全、安稳。”

“他现在情绪不太稳定,我建议你还是不要。不过另外,有一个女孩子一直嚷着要见你,她也是那天聚众吸毒当场被我们抓到的。我问她有没有人来保释,她说她就只认得你。”

“放你的屁夏之韵!明明当初就是你引诱老子去吸的!你他妈这时候跟老子装什么?装什么,啊?是你他妈说没钱用了才找上我的!”被另外一位民警引着进门的曲子恒,在听到夏之韵的话后怒起冲上来对着她就是两脚。

他盯着她笑了一会儿,伸手将她揽进怀里,“今天你也很累了,陪我看尽这么多人事冷暖。”

所以夏芷柔的心里有时候虽然仍旧觉得不大痛快,可是看曲市长跟曲母都没说什么,自己也不好再在这个时候去惹全家人的不痛快。

有时候他会怀疑自己的电话是不是坏了,或者是信号不好。

曲婉婉道:“嫂嫂,苏晓姐怎么会怪你?本来收不收购他们家的公司也不是你能决定的事情,不过,她可能是怪我哥了,因为当初我哥本来有意向收购他们公司,最后听说是因为他们财务作假,我哥才突然作罢,放消息出去让‘摩士集团’抢先收购的。可是,如果不是‘摩士集团’抢先收购,我哥拿到这么一间财务作假的公司,就算是他不想,也不得不把苏晓姐嫁的公司拆开来卖。而苏晓姐是你的朋友,他不想做让你为难的事情,所以才会……”

乔榛朗几步走到跟前,手一夹烟道:“那是!我专程在这里等你们呢!这车就在那边,送你们上山,换顿火锅吃总行吧!”

于是后来,也是那个早晨,他第一次问了一个姑娘的名字,并且真心记住了。

裴淼心跟曲婉婉一起往前,听到声音回头:“哦,朗少,刚才都忘了同你说了,这位是拓已君,梨园拓已,他来自日本的札幌,现在在a市的一间中日合资企业里面担任销售代表。”

她嘻嘻笑着往他身上靠去,“那这是一坨一坨的么,但我还是很喜欢,你送我的东西我都喜欢,你送什么给我我都喜欢。”

她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他的脖颈才道:“你说,我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好事,才会在这辈子遇上你这样的人?”

曲婉婉的目光太过直白,一下就让那跟在她身后出现的男子皱眉不语。

“你的脸颊都肿了,必须用药油揉一揉。”

病房里,聂皖瑜的头手都缠着白的绷带,更甚的,左腿被打上石膏,高高挂在床尾。

“嗯?”曲婉婉低头,索性在她跟前蹲了下来,“怎么了,芽芽?”

护士小姐火上浇油,整间病房瞬间充满了灵异的气氛。

他转头看她,冷笑,一句话都没有多说,拉开车门就往外走。

苏晓着意要与那狱警争吵,狱警正要发飙,裴淼心赶忙对着电话里叫:“苏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我们以前也不是这样的啊!如果你跟我说你喜欢臣羽,我一定不会跟你争的!”

裴淼心抬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多说,拉开车门就坐进了副驾驶座。

“哦!哦!”的叫好声和鼓掌声在四周围响起,裴淼心眼睁睁看着面前的卡通熊将横幅和戒指递上。

“来了。”曲市长拿着紫砂的水杯从餐厅方向过来,同门口的两个人点了点头。

裴淼心凑到她跟前来,小声道:“曦媛,对不住,因为我怀孕的事情暂时还不想让外面的人知道,所以一点白酒都沾不得,只得靠你了。”

到底是老司令出身的爷爷,只是皱眉一个动作,已经不怒而威。

裴淼心放下碗筷,“那我端进厨房里热热……”

“我来,你去拿拖把来,这一地的油不拖,待会人踩了也得摔。”

姑娘气极,起身甩手就走人。

曲耀阳固执着向前迈步,身后“咚”的发出一声。

往病房的方向走时,曲母已经被人从急症室里送了出来,转送到vip病房。

心间并不好受,但他还是靠近了她道:“妈,爸爸在邻市主持工作会议,刚刚我已经给他打了电话了,他现在就在往回赶的路上。”

“可是今天到底是为什么?就算我平时再不听家里的话,可我也知道妈她这么多年为了我们兄妹几个都做过什么,可你现在到底在干什么,你是不是又跟二嫂牵扯不清?她不是已经嫁过二哥了吗?这时候你还要这二手货做什么?”

“曲子恒我提醒你,不该你管的事情就不要管,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大叔你……”

她的心犹自慌乱个不停,着急抓住床头柜的手机想要给曲耀阳打通电话的时候,才发现手机此刻竟然没电,而家里的座机却像是被什么人剪短了电话线,一个电话都打不出去。

“我们、我们已经离婚了,耀阳……”强行拉回最后的离职,她的耳边似乎响起了汩汩的水声,在他大手的掌控下,完全不受控制地弄湿了他的手与小内。

夏芷柔低头望了眼夏母手上拎着的袋子,又看从门外快步而来的司机接过那些袋子,低头唤她一声太太后,便把东西都拎了出去。

挂断了护工的电话正好又接到桂姐的,说是从家里煲了汤虫草乌鸡汤过来给爷爷,若是她还没走的话就留下来喝碗汤再离开。

桂姐这样说是怕她与曲耀阳见了面会尴尬,又或者桂姐其实到现在也没习惯过来,原先唤得好好的“大少奶奶”怎么突然就变成了“二少奶奶”。她不去提起与说破,只是怕说出来大家都觉得难堪跟尴尬。

桂姐笑嘻嘻地收拾好包里的东西,起身准备上楼的时候又去逗了逗芽芽,“小可爱,待会准备跟妈妈到哪里去?”

他的眼睛对着她的眼睛,这样痴迷的望着,又带着几分迷离的神情,一下就让裴淼心莫名其妙得半天都回不过神。

曲耀阳撑在墙壁上的大手收回,轻轻去抚她颊面,“你瘦了!我还记得以前你的脸总是有点babyface,不过两个月没见,现在怎么这样,难道是这段时间太累?”

他突兀的一句话让裴淼心半天缓不过神,心里早就做好战斗状态的小人直接被他ko,除了目瞪口呆而外,她真的找不到自己的语言。

裴淼心恶狠狠说话的模样,还是看的曲耀阳的心间微疼。

“嗯,我曾经也有想过,从你当着我的面转身离开,你对我,还会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在乎,可是现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