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下载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7548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19章:开疆拓宇

雪墓凝曦 77548

他的心中还一直对她感觉到愧疚呢,却没有想到,他不但没有误会她,反而还被她骗的那么惨、、、、

她倒是想要知道,那里面坐的到底是什么人?

竟然说她杀了北尊大帝真正的女儿,然后假冒北尊大帝的女儿?

父皇虽然一直秀爱他,但是对他也一直都是十分的严厉的,可能就是因为对他抱有太大的希望,所以,便更是请了无数的师傅,几乎教遍了他所有的东西。

不过,他似乎又突然想什么,连声补充道,“错,不仅仅是一个洞房之夜、、、、”

不过,李逸风还是悄悄的进了皇宫,这段时间,他经常在皇宫中走动,所以,对于皇宫中的所有的侍卫的安排都是十分的熟悉的。

“恩,算是吧,我跟父亲解释说,我们只是朋友,但是父亲不相信。”

而孟冰等到李老夫人离开后,才回过神来,心中更加的惊愕,李老夫人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似乎知道了什么?

不过,望向夜无绝,亦见他一脸的镇静,不见半点的紧张,突然想到,虽然月无双厉害,夜无绝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没有。”夜无绝眼皮都没有动一下,然后便沉声说道,说出这话时,竟然没有丝毫的懊恼,似乎没有证据也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二皇子的手段可是十分的厉害的,到时候,若是唐将军真的为他所用,那么三皇子再想对付二皇子就难上加难了。

“父皇放心,我自然不会以现在的样子去凤阑国,我就用以前在梦家时的样子去凤阑国,而且,那时候,我自然而然就是夜无绝的王妃了一个弃妇三个娃。”孟千寻看到北尊大帝的疑惑连声解释着。

这样的人,还真是不好找呀?

事情的**,他是最清楚的,她跟他虽然拜过堂,但是洞房之夜,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此刻,他竟然当着李逸风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

而且,李逸风还是借用蓝宁辰自己的话来讽刺蓝宁辰的。

“好,好,不去新房。”李赢连声说道,那声音很轻,带着几分诱哄。

“你呀。”李老夫人微微叹了口气,她最怕的就是这一点,没有想到,老头子还真想这么去做。

若仅仅是逸风喝醉了酒,这么点小事情,用的着瞒着他吗?

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原本还都一直在奇怪,他为什么突然就站着不动的,然后就看着他突然的向前冲去,直直的,快速的奔向前面的那个风情万种的男人。

而且,就算性向真的有问题,真的喜欢男人,那他也大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男人,没有必要在那个地方,毕竟,那些去清令馆的达官贵人们,可都不是什么好人,而且,还经常会有一些残忍的手段。

就算是同性之恋,那也是有真爱的,而不是去忍受那种变态的折磨,所以,他觉的,这个男人肯定不是清令馆的人。

绝对的不相信面前的女子会因为这个的原因而杀人。

此刻,他这话一出,房间里的所有的人都不由的惊住。

更何况,他怎么就知道那个尸体埋在房间后面的大树下的。

“我只听到皇上的命令。”被他拦住,夜无绝才算止住了脚步,但是,却仍就没有抬头,低垂着眸子,冰冷的声音不带丝毫的感情。

只看的清最上面的写的圣旨,后面的字,就都有些模糊不清的感觉。

只不过,花断尘做事的确够小心的。

那一个,她可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而且,更是忍着,快要窒息的危险。

这怎么可能?这还不如直接的杀了他算了。

“父亲,这怎么可能,十天的时间,你要我去哪儿弄一个女人回来呀?”李逸风此刻的脸上也多了几分阴沉,也不像刚刚那样陪着笑了,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还有心情笑的出来呀。

“父亲,逸风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而且这件事情,也的确不是小事,你还是让他自己做主吧。”李赢实在忍不住了,毕竟,他心中很清楚李逸风心中已经有了深爱的人,但是却是因为种种的原因,不能在一起。

而且,甚至也带着那么几分威逼。

李逸风身子微跨,一脸的郁闷,像是突然打了霜的茄子。

夜无绝望着慢慢走过来的月无双时,也微微的蹙眉,这个男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可能是因为心中那快要咆哮的冲动,他此刻的吻略带粗鲁,但是却并没有弄痛她,既便是在最冲动的时候,他都会顾及着她的感受。

夜无绝的那僵滞的身子明显的一颤,望向她的眸子也是瞬间的呆住,一时间,似乎没有完全的明白她的意思,或者是明白了,但是有些不敢相信。

那时候,他不在她的身边,所有的事情,都由她一个人抗着,她肯定受了很多的苦。

那令牌在他的手上,可是代表着无限的荣誉,但是,如今被她收了,他便什么都不是了。

“你有什么证据?”花断尘双眸微眯,有些疑惑的,略带错愕地望着她,她会有什么证据呀,毕竟,他们是从现代穿越而来的,当时,可是什么都没有带的。

她以前,可是离了男人不能活的那种女人,所以,现在,这是让她最痛苦的事情。

“你先别走呀,这件事情还没有说清楚呢?”李老爷子虽然也看出了李逸风的异样,但是这件事情,好不容易有了点眉目。

又怎么可能会说要很快娶她呢?

“父亲,我跟孟冰真的只是朋友,真的没有那方面的感情。”李逸风一听李老爷子还要让他进宫提亲,直急出了一脸的汗。

李逸风怔住,双眸微闪,父亲说的这一点,倒是极有可能,若是他这一辈子都不能忘记她,那么,他可能真的会一辈子不娶。

她这么一惊呼,相信书房中的人,也就完全的能够了解外面的情形了。

因为,女人本来就心软,对自己在意的男人,就更加的心软,但凡,她对他还有一点的感情,就不会看着他这般的伤害自己了。

双眸还刻意的微微的眨了眨,然后一脸深情款款地说道,“花公子昨天送给人家的花,人家还摆在院子里呢,怎么今天又采了这么多的花呀,人家明白花公子对人家的心意就行了,花公子不用这么浪费的。”

他这句话,可真叫做天雷滚滚呀。

他这话虽然说的婉转,但是那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的,就是说,昨天,花公子送过他花。

众人再次彻底的惊住,望向那个男人时,有些半信半疑,花公子真的会送那个男人花吗?

更何况,她很深知朝中之事的险恶,若是突然换了她来处理朝事,那些老臣们只怕一个个都无法接受。

孟冰虽然处理朝中的事情不行,但是武功倒是真的不错,若是让她来保护千寻,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毕竟,她是女子,更方便,而且,她跟千寻的感情本来就很好。

“皇兄放心,这件事,保在我身上,到时候,千寻若是掉了一根汗毛,我就任由皇兄处置。”孟冰听到北尊大帝这略带沉重的话,脸上却是明显的多了几分得意,甚至拍着胸前,做出保证。

而且孟千寻知道,若他不是有把握,也不会这么说,更何况,她也是相信李逸风的医术的。

他早上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的生病了呢,而且,刚刚她也为他检查过了,的确是如同雪太医跟李逸风所说的,真的是旧疾。

“好了,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北尊大帝却是微微的一笑,神情间更是一脸的轻松,似乎一点事情都没有。

“关于这件事情,相信明天早朝的时候就会有结果了。”北尊大帝的脸上仍就是淡淡的轻笑,神情间更带着几分期待。

此刻,那些跟着大将军附和的大臣们,一个个都暗暗担心,紧紧的闭住嘴,不再出声了,他们可不想第一个被治了罪。

大将军的唇角却是再次扯出一丝略带嘲讽的冷意,哼,女人就是女人,遇到这样的事情,肯定先要满足自己的想法,怎么可能会顾及那么多。

她就当做这是一个他们感情的插曲,一个游戏也不错。

丞相大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望向孟千寻的时,眸子中多了几分赞赏,昨天她那般的坚决,不顾一切的闯进大殿,就是为了让皇上取消招亲,肯定是有原因的。

“路将军,这件事情,可是已经积压了三年了,你此刻竟然搬了出来,你这不是为难公主吗?”丞相大人的神色间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怒意。

大将军的身子微微的一僵,脸色微变,眸子中快速的隐过几分惊愕,他都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一针见血的指出了事情的根本。

而且,像那样的情形下,也都知道是一个敛财的好机会,贪婪之心,人皆有知,那么好的机会,谁都不会放过,更何况明城已经连续干旱了几年,那些地方的官员一个个胆子也是越来越大,自然也是越来越贪了,百姓自然不更苦了。

众人听到孟千寻这话,一个个惊的魂都飞了,一旦查出有贪污的,就直接处死,这,这也太,太恐怖了吧?

毕竟,她刚刚这话可是说的太过意味深长的,只有贪官,或者跟贪官一起同流合污的,才会为贪官开脱,他们若是这个时候反驳她的话,那就很突然被定为为贪官为开脱了。

她刚刚要说的明明是,把那些花全部的扔掉,免的堵住的宫门,影响了交通的。

所以,那一次,他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没有做,若是她怪他,那就让她怪吧,或者那样,她心里会好受一些。

但是,这个公主,那就真的说不准了,他担心公主会受到大将军的误导,会处置他。

“我不需要骗你,我也没有那个时间骗你。”孟千寻的脸色微沉,再次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突然发现,竟然有些跟他说不通,何时他竟然变的这么的无法沟通呢?

可笑,真是可笑,她觉的这是她听到的最可笑的笑话了。

而他的声音中更是毫不掩饰的愉悦。

那生硬的话,已经完全的划分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一个小小的宫女,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样的办法好是好,但是在城外比试速度,这样的事情,那些有身份的,特别是那些皇子们,只怕未必会愿意,而且,像他们,一般都是懂武功的,这速度的比试应该也难不倒他们。

现在,再想起他时,孟千寻却觉的十分的平静,竟然没有太多的感觉,甚至连当时的恨都没有了,似乎他就仅仅是一个与她没有什么关系的人。

因为,当初他所做的事情,都是由皇上直接下令的,甚至没有圣旨,而且,他又不是朝中的大臣,所以,孟千寻也不知道,皇上让他做的是什么事情?

“丞相言之有理,这件事情,花公子本来就是直接的奉命皇上,而且当时皇上也说过,若是花公子有什么需要的话,大家要尽量的配合,更何况花公子现在所做的,也是皇上吩咐的事情,就算有什么错,也是为了完成皇上的命令,大将军还是等皇上恢复后再向皇上上奏此事吧。”刑部尚书大人也顺着丞相大人的话说道,此刻可以说是明显的帮着丞相了。

但是,就算再被动,他也绝对不会服输,若是今天,他让步了,那么,以后他在朝中的威严就会大大的受到影响,以后,只怕就没有人会再听他的,更没有人会再怕他。

只怕连他的那些属下以后对他都不会那么的敬畏了。

“哦,肯定是,肯定是。”孟冰也意识到刚刚自己的失态,连声说道,生怕孟千寻会因为她的话而产生误会,不过,看到孟千寻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好在,很快孟冰派出去的侍卫便带着李逸风进了宫。

而此刻,床上的北尊大帝已经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坐在床前的李灵儿时,明显的惊了一下,低声道,“你来了。”

“是,正如皇后所说的,皇上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皇上可能无法处理朝中的事情。”李逸风也随着李灵儿有些委婉地说道。

这个时候,能交给谁来处理?

或者李逸风会有办法。

“我立刻让人去找李逸风,他的父亲一直都住在北尊王朝,所以,李逸风也应该会在北尊王朝。”孟冰对李逸风的情况倒是十分的了解,连他家里的情况都知道,看见她跟李逸风的关系的确是一直不错的。

那可是全天下各地的人。

众人都不由的望向皇上,想要看看皇上的反应,却见皇上竟然是一脸轻笑的望着突然闯进大殿的女子,竟然没有半点的责怪的意思。

她今天在这早朝的时候闯进大殿,就是想要通过这些大朝们的来让父皇改变他那荒唐的昭书。

而是那种似乎是生病后的重咳。

“皇上、、”有人小心的喊着,不过,这会皇上正咳的厉害,也无法理会他。

这一刻,孟千寻真的是有些拿不准了,要说是装的,那他装的也实在是太像了。

“咳、咳、”皇上仍在咳着,似乎十分的难看,看到太医的样子,脸色似乎更难看了几分,“咳、咳,有什么话,雪爱卿正说便是,咳、咳。”

“是呀,这几天,所有的人都在谈论着这件事情,这不,我们这儿的那些男人们早在两天前就都去了北尊王朝了,你看看现在整个街上,都看不到年纪的男子了。”另一位看上去应该已经有五十几岁的老人慢慢地说道,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神情间似乎多了那么几分可惜,“若是我年轻过几十岁,我现在肯定也去了。”

孟冰心中暗暗哀悼,完了,完了,这次皇兄肯定完了。

几天后,马不停蹄的夜无绝终于赶到了北尊王朝,才得知,北尊王朝跟她都还没有回朝,没有办法,他只能先在这儿等他们回来,毕竟若是这个时候去找她,只怕会走岔了路,反而更麻烦。

孟千寻没有跟她说什么,而是直接的绕过她,向前走去,她就是选在这个时候去找他,若是他下了早朝,他只怕又会避开,她就不会那么容易找到他了。

宝儿抬眸,直直地望着那男人,慢慢的,她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了一丝轻笑,而向她走来的男人,也是直直的望着她,看到她唇角慢慢绽开的轻笑时,似乎突然感觉到有着什么惊颤到了他的心底。夜无绝望着面前的女孩,竟然感觉到移不开眼睛,这个女孩他肯定没有见过,但是,却为何有着一种十分强烈的熟悉感。

“你是谁?”宝儿的望着他,脸上漫开满满的笑意,清脆的声音有着一种让人瞬间的沉醉的魄力,让人无法拒绝回答她的问题。

但是这一刻,他就是没有理由的想要靠近这个小女孩。

“猜?”夜无绝怔住,猜他的身份,他可是偷入皇宫的,而他跟这个小丫头以前绝对没有见过面,这小丫头怎么可能会猜到他的身份。

不过,看到小丫头一脸认真的样子,听到小丫头说是喜欢他,心中又忍不住的开心,只是,不明白,这小丫头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再怎么着,也不能看到她喜欢的男人就介绍给她的娘亲认识呀。

“为什么?”夜无绝却是更不明白了,这么做,她爹爹都不生气,除非?

“你看,那水里的鱼漂亮吗?”不跳字。夜无绝不想再跟她说这个问题,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有些事情还不懂,所以他不想再多提起,让小丫头伤心。

所以,那种猜测,在他的心中不断的膨胀。

“你就不要问了,跟着我走就是了,我保证到时候你不会后悔的。”小宝儿却是一脸的神秘的轻笑,就是不告诉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