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下载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7548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18章:含蓼问疾

雪墓凝曦 77548

“这家伙成古界王了……”画圣倒吸一口凉气。

崔家没赶上,皇上也不敢用崔家的人,崔家一个名额都没有,世家大族以王谢二家为首,谢家以皇上马首是瞻,皇上意思的给了十个名额,谢家也不敢争。

“什么?你是凤轻尘的朋友?”灰衣人瞳孔放大,显然被这个答案给吓倒了。

“皇城的人都欺负到本王的头上,本王要再不做一点什么,他们还真当本王一蹶不振了。”九皇叔冷声说道。

“这是我爹娘,唯一留给我的东西,里面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却是你姥姥、姥爷唯一留下来的,现在我把他给你,不管如何,都希望你能收下。娘……娘当年是不得已的,娘很爱很爱你,真得很爱你……”

也许,她并不像九皇叔所说的那般无能,至少她有本事,能在血衣卫大牢完好的活下来,不是吗?

那几棵小树想必是最近才移植的,树叶蔫吧啦呗,透着一股灰败之气,看上去死去沉沉,实在让人无法喜欢。

她满心欢喜而来,她只要九皇叔看她一眼,或者抱着她,哪怕说一句“没事就好”她也满足,之后九皇叔就是凶她、甚至要惩罚她,她也认了。

没有枪声,没有炮声。这里是最原始、最粗暴的冷兵器时代。只有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传说有神仙下凡,移山填海,为前朝建了这个风水宝地,说是能保子孙万代,江山永继。”暄少奇知道的,就是类似这些的传说。

“你又要离开皇城,你想做什么?”打死凤轻尘也不相信,九皇叔是为了找哲哲。

这下凤轻尘也变脸了,看样子这次的情况,比1;148471591054062之前严重数倍,心里一紧,甩开谷主师弟就往前跑。

几位太医又在一起嘀咕,最后一个年长的太医站了出来,给皇上说了一个保守的,不一定有效的医治方案,原因是他们还没有查出小皇子中了什么毒。

招式狠辣,招招都朝致命的部位招呼,可惜凤轻尘忙着躲南陵锦凡的护卫,根本没有空欣赏双方绝杀的招式。

“啊……”南陵锦凡痛得大叫:“凤轻尘,你给我滚出来。”会用这种暗器的人,放眼九州大陆,只有凤轻尘一人。

可此时,却没有人关心他们的生活,南陵锦凡全副注意力,都放在玉华兰芝上。

不会是她想得那样吧?凤轻尘瞳孔猛得收缩,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和左岸他们对打的那两伙人,凤轻尘能猜到,她想不到的是,半路出现的那批黑衣人,到底是谁的人马。

只要不被凤轻尘给气着,苏绾还是很有理智的:“秋雨,消息传回去了吗?”

“不忘礼节便可。要处处以师叔之礼待之,这位置怎么坐?暄宫主可是能坐主桌之人,凌少主似乎还不够格。”

后院有一座荒废的假山,还有一个散发着恶臭的池塘,这个地方也算是苏府的禁地。

“闭嘴。”九皇叔冷冷地开口,换来敏夫人张狂大笑。

“听他们叫,应该没有错,除了王家大公子,这天下也没有第二人有这等风姿。”宝蓝长衫男子眼中满是赞叹之色。

他就奇怪,好好的九皇叔怎么会下令改道,原来凤小姐在这里,原本还以为九皇叔见到凤小姐心情会好些,却不想……

九皇叔的到来,并没有给凤轻尘的生活,带来太大的改变,凤轻尘依旧和之前一般养胎,完全无视九皇叔的存在,除了躺在床上休息,就是和苏文航说说话,教凤谨认字。

没办法,第一次参与这样的大手术,他紧张,他生怕因为自己的事,而拖累了凤轻尘,进而影响太子的病情。

“是呀,人多热闹一些,西陵的宇皇子也在,不过苏柔姑娘不适合见外男,轻尘就不替苏柔姑娘引见了。”凤轻尘若有所思的瞥了南陵锦行一眼。

崔家嫡长女要嫁给西陵天宇为妃,崔家也彻底绑在西陵这条船上,崔家大部分人和产业都逐渐朝西陵转移。

他们怎么办?

她什么都没有做好不好,干嘛说得那么暧昧。

“确实很可惜,这些鬼兵生前一定不凡。”暄少奇由衷的赞道,凤轻尘点头附和,可鬼兵却不给他们说话的时间,不知鬼将又下了什么命令,鬼兵唰的一下,整齐划一朝两旁退开,让出一条道来……

“当年,本王在皇宫里,曾得太子的母亲照拂,太子的母亲是个极善良的人,只是不适合这皇宫,早早的去了。”这就是九皇叔对太子颇为厚待的原因。

凤轻尘知道自己一时半刻走不了,看着自己一身粘糊糊的,再加上头顶上的伤口也需要清理,便直接对九皇叔道:“九皇叔,轻尘想要换一身衣衫。”

“什么意思?”皇上双眼微眯,闪过一抹精光。

“活人?那就在死在我手上吧。”弦绷紧,在那身影反击的第一刻,凤轻尘再次拉开保险,对准那黑影。

凤轻尘无奈,只得将麻烦推到太医院去,让云潇和太医院的人协商,反正她就只接受五个大夫进去。

皇上皱眉,皇后一脸担忧,东陵子洛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笑容可掬的将杯中的酒饮而尽。

肠痈症,指肠道部位的疾病,肠痈放现在来说,就是指急慢性阑尾炎、阑尾脓肿等,是外科比较常见的疾病,严重者也会因此而死。

豆豆的外伤,凤轻尘是不会管的,死不了,又不会缺胳膊少腿,医什么医呀,浪费药。

她当然明白那种地方,不能乱看,可是……可是,她是大夫呀,她不看怎么下药。

“你爱住久就住多久。”搞定了豆爷,凤轻尘狠狠地松了口气,摸了一把汗,凤轻尘扯了扯嘴皮,笑道:“豆爷,没别的事,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这是异国他乡,不是东陵,就算她再独立也是一个女孩子,在异国他乡她两眼一抹黑,根本不敢乱走,九皇叔把她一个人丢下就算了,结果自己跑去青楼,也不说1;148471591054062个原因。

有这样的嘛。

凤轻尘的话,是对仵作的一种挑衅,这仵作当然不满了!

九皇叔没有给凤轻尘太多的时间,直接将人带到了地下的秘室,将一箱箱震天雷打开。

东陵子洛也不像他表现的那般喜欢西陵瑶华吧,要是西陵瑶华没有公主的身份,东陵子洛就算再喜欢也会有一个度,了不起就是一个侧妃的位置打发了。

“喂,你清醒一点,你这个样子会把我们都害死。”

“这是怎么一回事呀,怎么每次见你,你要都是这要死不活的样子。”这么一动,凤轻尘就累的一身是汗,不得不说这个身体越来越弱了。

“啊?”佟珏与佟瑶愣了一下。

昨天那件衣服,不就是九王妃正服嘛,小姐怎么突然要穿九王妃正服了,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

佟珏与佟瑶互看了一眼,又摇了摇头,再看凤轻尘,凤轻尘也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快去。”凤轻尘却不给两个丫鬟多想的机会,命令道。

梳发是姑娘家装扮,挽髻则是妇人的装扮。

到花厅时,佟珏和佟瑶刚好把早膳摆上。

“磊太子这是审犯人吗?别说轻尘不是犯人,就算是犯人,磊太子你也没有资格审问我,别忘了你是西陵的太子,而我是东陵的贵女。”凤轻尘眼神一冷,语调也变了。

以前只有他一个人,他做梦也想出去,可看到凤轻尘和九皇叔一样后,他才明白自己已经和别人不一样了,他这个样子就算出去,也只会被人当成怪物,再说他的愿望就是把自己未打完的剑打好,如此他就满足了。

“这就是玄医谷谷主不传之秘药:雪莲百花膏,玄医谷谷主不是说这药只送不卖吗?你怎么拿到的?”孙思行双手捧着玉盒,一脸的惊喜。

多么嚣张,多么狂妄,你家主子来了,还要我家城主亲迎不城。

“尽快?快快是什么时候?林大人给我一个准确的时间,不然就别怪我直闯血衣卫大牢了。”凤轻尘心里盘算,佟珏和佟瑶回府搬救兵,这伙应该到了。

这群混蛋越来越多事了。

“不会是消息错误吧?”

九皇叔,你到底有多难懂。

东陵子洛一直说一直说,九皇叔却一句话都没有回,直到东陵子洛说:“九皇叔,你说怎样才是一个合格的皇子?一个合格的皇室中人?”

东陵子洛一怔,没有想到九皇叔真会回答他,回过神后,细细品味这几句话,随即后恭敬的朝九皇叔行了个礼:“多谢九皇叔教导。”

后宫新进了一批女人,还有谢皇贵妃肚子里那个,要斗,现在就要开始。

蛟龙虽会讨价还价,可脑子一根筋,九皇叔要忽悠他们,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邰城那里,让佟瑶盯紧,必要的时候可以先下手为强。让佟瑶放手去做,不要有顾忌,不管出了什么事都我在。”凤轻尘这话无疑是告诉佟瑶,哪怕凤离族的秘密暴光,她亦不惧。

火花吧吱作响,鬼兵们静静地守在火圈外,没有任何攻击的动作,看上去非常的无害,可即便如此,九皇叔也不敢放松警戒。

与鬼王一击,九皇叔气血翻涌,却连压下的时间都没有,人还未站稳,百鬼宫的人便又围了上来,九皇叔只能拖着受伤的身子,迎战百鬼宫的人。

商人逐利是天性,他们陈家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所求当然不会小。

九皇1;148471591054062叔并没有放任情绪外露,很快就恢复正常:“只是有这个可能。城外亦有驻军,他出城也会留下痕迹。”

“今天太晚了,明天……”一大早,杀凌天一个措手不及。

凤轻尘仔细盯着太监的一举一动,而她没有看到南陵锦凡眼中一闪而过的得意。

面对凤轻尘洞悉一切的眼眸,南陵锦凡有一瞬间万分难堪,就好像自己是个小丑,洋洋得意在凤轻尘装疯卖傻,结果人家早就知道,可南陵锦凡终是南陵锦凡,不过刹那,南陵锦凡便若无其事的朝凤轻尘笑起来。

是的,一路杀过来。只要没有躲开的人,都一刀甩过去,至于对方是杀手,还是无辜的路人,左岸师父都不在意,他的眼里只有凤轻尘,凡是挡住他保护凤轻尘的人,全部该死!

“姑娘。”春绘一张俏脸吓得发白,在官差来之前,把凤轻尘扶上一辆马车:“姑娘先上车,这里交给我。”

凤谨住在公主府,却是一个独立的院子,进出也不由公主府的正门走,这是左岸的要求,长公主虽不满,可实在拗不过左岸,只得咬牙忍了,这也就方便凤轻尘和小孩进去了。

“是。”凤轻尘连忙跟上去,这屋子的血腥味太重了,她一刻也不愿意多呆。

洛王亲兵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毕竟驿站并没有规定,九皇叔住的期间,别人不可以住。副将犯难了,两边他都不敢得罪,在洛王亲兵的催促下,只得硬着头皮去找九皇叔。

要不是有王锦凌压着,王家那些利益熏心的家伙,说不定就会利用王家与凤轻尘的交情,对凤轻尘下黑手。

地上总共有十七俱尸体,其中十四俱尸体脖子上都被补了一刀,想必是怕有人装死,脖子上有伤的是杀伤,没有的则是暗卫。

云潇是个聪明人,即使心里猫抓似的痒痒,也乖乖地收回眼睛,没有乱瞄,更不会乱问。

“轻尘,我不……”九皇叔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用枕头砸,完全不知如何反应,就这么呆呆在站在原地,被砸了个正着。

凤轻尘走后没有多久,暗卫便现身了,四个暗卫面面相觑,露出一个只有自己才明白的苦笑。

他不就是偶尔不出现在早朝上吗?那群该死的文官,凭什么说他因美色误国?他什么时候误了国事?

啪……一直半人高的花瓶砸在地上,碎片散了一地。

“凤轻尘,你算什么东西,你连作大公子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为什么?母后,大公子的眼睛好了,他就会是王家下任家主,我嫁给他并不算低就。”

皇后脸色大变:“子洛,凤轻尘留不得。”

“你不懂。”凤轻尘叹了口气,这件事于她而言,绝不是杀人那么简单。

答案是不会,不说凤轻尘的傲骨,单说凤轻尘的身份。就算凤轻尘不在乎他有未婚妻,凤离族人也不会坐视不管,凤离族人绝不会允许凤轻尘和他继续纠缠在一起。

东陵子洛也不说话,只看着凤轻尘。

众太医被凤轻尘说得面红耳热,偏偏找不到话反驳,只干巴巴的丢下一句:“唯小人与小女子难养也。”

真是一个麻烦的女人。

到了凤府,和周行打了声招呼,回房后,才从智能医疗包中取出急救用药,提着药箱又往洛王赶。

凤轻尘暗自吸了口气,强压下心中担心,嫣然一笑:“要是被太医看们到了,我会在意,可洛王殿下吗?轻尘真不在意,洛王你可不会轻尘抢饭碗,也不会去学医。”

凤轻尘不肯将她的秘密告诉他。

各国各城蠢蠢欲动,不管是真是假,大家都不想落人后,不管如何,先查清蓝景阳的身份再说。可还没等他们派来去查,又暴出崔家窝藏蓝氏后人、玄月宫是蓝氏死忠部下,前朝大公主就在玄月宫的消息。

为了吸引更多人围观,端亲王特意绕了几条大街,在太阳落山前,才抵达长公主府门外。

相信?

果然,凤轻尘会制作震天雷!1382跪,公主你这是闹哪样

终于不用担心了。她的孩子出生了,出生时父亲也在,没有什么比这更美好了。

到底要他怎么做才行?九皇叔心里有些暴躁,却极力克制,以免自己盛怒之下,伤了凤轻尘。

在九皇叔当朝说出,他以后子嗣艰难时,她就知道,这世间再没有一个男人,可以爱她至此;再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包容她的任性与无理。

“奴婢无能,查不出来。”佟珏和佟瑶低头请罪,凤轻尘挥了挥手,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凤轻尘和九皇叔可以是同盟,但凤离族和九皇叔只能暂时合作,绝不可能长远,也不像崔王两家那样结成利益同盟。

“好吧,本王不耽误你的正事,我们快一点。”一大清早,男人很容易走火,凤轻尘就在身边,九皇叔不想委屈自己。

“咳咳……”九皇叔最有良心,轻咳一声问道:“怎么回事?”

九皇叔从王锦凌嘴里知道这事,差点失手打掉了砚台,丢下成堆的公务,急忙出宫,匆匆来到凤府,满腹火气,一肚子的话要说,一进门却看到凤轻尘惬意安然的坐在椅子上。

云潇松了口气,这才坐正:“你知道就好,王氏家族很排外,他们家的事,外人不好插手。只要不和王家有关,有什么事你尽管说,要用得上云家,你只管开口。”

“下午拷问了绑走她的人,已经可以肯定她是从崔家跑出来的。”不知何时,九皇叔发现,他居然会和凤轻尘讨论了。

蓝依琳太天真了,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由她去问也好,只是让凤轻尘没有想到的是……

她说自己失忆了,一醒来就住在一个大院子里,不得外出,她是偷跑出来的,再问蓝依琳为什么要跑出来,她就喊疼,怎么也不肯说,半句不提崔家的事情,看样子她对崔家很抵触。

问了半天问不出结果,凤轻尘明白蓝依琳肯定是以为,他们知道她的身,于是便好言告诉蓝依琳,让她好好养伤,崔家人很快就会来接她。

被嘲笑了……小凤谨小脸通红,飞快地跑到凤轻尘身1;148471591054062边,抱着凤轻尘的脚,将脸遮住:“姐姐……坏。”嘲笑他。

半真半假罢了,他要和九皇叔怄气,白白气死自己。

他在南陵,每一步都小心谨慎,如履薄冰,就怕一着不慎万劫不复。好不容易打开了局面,站稳了脚步,他那位父皇一句话,便把他打入泥土,打入尘埃。

“大小姐她是不是知道了?”大长老喃喃地开口,眼睛里有泪意。

“轻尘,发生什么事了?”九皇叔连忙站了起来,凤轻尘扑进九皇叔的怀里,放声大哭:“我好难过,我心里好难过。九皇叔……二长老他真是为我而死,他真得是为了我才死的。”

当猜测成真,当她从凤离容嘴里听到二长老的无怨无悔,凤轻尘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心痛,才知道自己有多么自责。

既然决定去参加谢家主办的诗会,凤轻尘当然不会再矫情了,出了王锦凌的院子,就朝大厅走去,希望谢三还在吧。

只是她不明白,宇文元化带这个卫将军来她家有什么事?

凤轻尘一路顺着痕迹往林中跑,她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抬头只见皎洁的月光,已在头顶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