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下载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7548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06章:尺瑜寸瑕

雪墓凝曦 77548

听了张兰兰的话,我感觉到后背一阵发麻,不仅发麻,还感觉到身后阴风阵阵……

这一回宫弦没有再追上来。我也没有心情去看他的神情。张兰兰神情复杂的看着我,对我说:“林梦,做为你的朋友,我觉得这一回你做得有些过了,无论如何你的话太毒了,没有人能够受得了这种话。”

丹凤将手机开了免提,虽然声音开得小,但是当电话接通的时候,我还是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

“好了好了,我不打扰你了,梦梦,你赶紧休息吧。”张兰兰一边眯着眼睛享受着鬼曼童给她的服务一边用一种不可描述的眼睛瞅了瞅我。

我的脑海一片空白,一时间都忘自己身在何处,正在做着什么。我只觉得随着宫弦那柔软的唇吻着我的唇时,仿佛如一股甘泉流入我的体内,立刻即缓解了我极度缺水的不适。

我正在犹豫做要不要我也转身跟着蓝先生往回走时。蓝先生却在路旁停了下来。

我把那张全家福相片拿了起来。这一看,我差点失手把相框给跌落到地上。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微微一动,忙低下头去沉思,我一定要想出解决这件事情的法子。

不知道是因为房间的隔音特别差,还是陆雅的声音特别尖锐。我都已经将水龙头的水开的最大,还是能听到陆雅和宫弦的对话:

我没好气的白了继母一眼:“你怎么还没走啊。”

我深吸了一口气,见吴兵没有说话,连忙趁热打铁:“你当这是哪里,能容得下你这么撒野。”

“小姑娘,看不出来啊?还挺有钱的,能住的起别墅。”

我现在手中的戒指还没有取下来,男鬼找上我也是迟早的事情。怔然看着面前的宫一谦,没有打算继续跟他讨论这个话题。

老板突然站了起来,严肃的对我和张兰兰说:“由不得你们,你们是愿意去也得去,不愿意去也得跟我去,想让你们在我的店里面胡说八道。我一定要让你们亲眼见识到我的头发,然后再来给我的店面一个清白。”

我接着张兰兰的话说道:“这个飞天蛮根本就是踏着仇恨而来,之所以没有直接要了你夫人的性命是因为它还保留了之前生为动物的低智商还有浓烈的好奇心。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不要一个星期,你的夫人就会变成皮下白骨。”

现在才九点钟,我刚刚看了一眼地点,跟我这也很近。坐飞机不过是一个小时的事情。就是中途的路径折腾了些,会浪费不少时间。

我被迫穿上红色的嫁衣,因为恐惧而泛白的唇色都被继母强硬的用红砂纸给染红。精致的化妆术下,我的下巴显得圆润且翘。

我绷紧了身体,静静的等待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盖着红色的盖头,除了比我低的东西之外,我什么都看不见。

我赶紧在他喝下去之前喊住了他:“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跟你喝了这杯交杯酒,就是如果我喝了酒,然后孩子流掉了。你说这个责任算你的,还是算我的。而且如果要是不喝交杯酒就意味着以后的感情一定不顺。”

我有心想想四处走走寻找张兰兰的身影,又担心我走开以后她回来看不到我后,又出去寻找我,这样我们又容易错过。

这一回,换成我摇起头来。

所以一开始我也是抗议的,但当宫弦让我换下原先那件露出胸部以上位置的裙子。穿上了他亲自选的这一件裙子里,我顿时也喜欢上它了。

近了,更近了。我大气都不敢出的看紧盯着那女子的脸。当从一个小黑点慢慢放大,直到我看清楚那人的脸时,我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那人真的是张兰兰,只是她的全身上下都罩上了一层灰色,就像是……死人的脸色。

“兰兰,你怎么了,兰兰……”

他说着然后不停的磕头,他的头由于用力之大,都磕得裂缝了,从他的头部流出来一些黑色的液体。

我微微一愣,这还是我认识的宫弦吗,什么时候这么的理性跟有人情味了,我还以为他就是不把黑雾拍得魂飞魄散,也不会让他好过的。没想到仅仅是让他守护这一块地方的安全而已。

可是接下来我们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一开始的时候我想到的是小慧可能会霸占我的身体,但是我没有想到,其实她想要霸占的并不是我的身体,而是晴雨的身体,一开始是,现在也是!突然间张兰兰拉着我,迅速的跟我一起钻到了我的床上。气氛寂静得诡异,我正想要问张兰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直接见张兰兰,用食指在嘴巴边比了一个“嘘”的动作。

而正常情况下,走完一层楼的范围,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宫弦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些,我在心中狠狠的为自己抹了把汗。这个傲娇的男鬼。只听见宫弦傲娇的冷哼一声,然后说道:“你是猪吗,吃吃吃就知道吃。”

下次要是碰到宫一谦,还是要跟他说一声,让他别再乱说我坏话才是。

我挑了挑眉,无话可说。要不要改天跟宫弦说我要搬回家住算了。哦对了,我没有家了。

张兰兰见我与她达成了共识,于是她找出了手机给张飞打了电话。这里已是凌晨4点钟了,我们的时间太紧了,在这人生地不熟地夜晚,我们不敢贸然的随便拦车去张飞家,如果遇上歹徒,那就耽误了救回张飞太太的时间了。

也就是在看清脚下的路的瞬间,我猛地睁大了自己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生怕自己的一个动作,就让自己彻底的跌入万丈深渊,陷入绝对的万劫不复。

突然间我一阵无力,“砰”的一声就摔在了地上,手机也远远的甩了出去。估计是我太累了吧,我闭上眼睛。

男人的手?男人的手!

张兰兰这个朋友真的没有白交,我感激涕零。不管结局是怎么样的,起码张兰兰能有这样的想法我都觉得已经够了。

说完这段话。陈媚就就很不耐烦的挂了电话。

张兰兰狠狠的瞪着我:“真是如此的不上道,被人骗了还为别人开脱。我真是服了你了,真不想同意你的决定,你别给我露出一副哀求不舍得样子。哎哎哎,你还这样……好吧,我陪你去找宫一谦。”

我想了一下,感觉脖子上还残留着昨天梦中被宫弦掐着脖子的感觉,就把昨天梦中发生的事情跟张兰兰一五一十的讲了。

张兰兰假意嫌弃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觉得怎么会有我这样的朋友,她缕了缕头发,拉着我说:“那你快去换衣服,东西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只要你说出门我们马上就可以走!”

就像此时我是那么的无助,如果张兰兰在,我又何须站在这手足无措。

宫一谦也是扁扁嘴,“那我们去吃牛排吧,旁边起码还有一份炒意大利面。你要是想去吃炒面的话,旁边肯定是没法给你变出牛排的。”我昏昏欲睡,浑身四周都散发着宫弦身上若有若无的薄荷香味。我困得要睡着,但是又被这股味道给弄得刺激到清醒。

宫弦定定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就当我准备放弃,要装作我什么话都没有说过的事情,突然间,宫弦对我说道:“嗯,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老婆你要放心,我永远都是你坚强的后盾。”

可是我的话才刚到嘴边,张兰兰就已经摇了摇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我虽然年轻,但是我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活的。你的老婆,就算是没有怀着身孕,想必也是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你们,已经不是个例了,没猜错的话,已经是惯犯了。”

显然他并不知道屋里有人,因此他走进房间的门口时,看到我们坐在屋里,他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但是很快的他就面色如常的走了进来。

“也许张会长他是看到我们帮了他大忙的份上,所以才会对我们如此的热情吧,也有可能他本来就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呢。”

我庆幸虽然我控制不住我的身体,但是我还能完整的将情况告诉了张兰兰了。

张兰兰的话一点儿也无法安抚我,我回头对她说道:“就是明知山有虎,我也非要去推荐探查一番才能安心,你别拦我了。”

在宫弦这个霸道的男鬼强行掠夺的背后,还是处处为我着想的。看似无情却有情,这是我能对宫弦所有的评价。

于是我赶紧装成困了的样子,闭上了眼睛。

看着面前这种其乐融融的景象,我越发的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外人。而宫一谦和陆雅的关系就跟我猜测的一样,真的就是变得不一样了。不过还好就是宫一谦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虽然只停留的几秒钟,却也让我感觉到一阵欣慰。

却是是这样没错,我竟然无言以对。反正从曾大庆这边是套不出什么话了,这一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呸呸呸。好的不想,也不知道跟谁学的。一无聊就会想到这种人。我甩甩脑袋,闭了闭眼睛又睁开。

“啊啊啊啊——”

“你没有跟着我,那你?”想想我都一阵恶寒,一个女鬼就站在我的身边,告诉我她要去把她的女儿给带走。难道我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她这么做?不然我也没有别的办法,还是看看这个女鬼究竟想要怎么样,我再看看能不能拖延点时间。

我换了鞋,然后走了过去。刚刚还在我后面的女鬼,现在已经爬在了曾大庆的肩膀上。枯瘦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抚摸着曾大庆的脖子,可惜就是那个没有嘴唇的牙齿一直暴露在空气中。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慎得慌。幸好我反应得快,在自己即将被迷惑时,又强迫自己往前走,我已经知道,只要自己活动起来,那些魑魅魍魉就无法靠近我。只是我唯有跑动时才不会听得见任何声音,无论是走着还是小跑,都会有各种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有时是大明的声音,有时是宫一谦的声音,尤其是宫一谦的声音最多。

而且刚才确实是感觉到撞到人的感觉。难道我从巷子里跑出来了吗?

自此我不再怀疑自己手机上的时间。现在确实已经是新的一天。经我对张兰兰的了解,玩乐陆雅到这里应该是解了气了吧,可是我还是太过于的低估了张兰兰。

张兰兰的话令我直坠冰里,直觉我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对了,衣服,我看到的陆雅在倒下去之前,她是站在水池那儿的,并没有去换衣服的迹象,然后那个小老头模样的人就出现了。

“林梦,林梦,你先把门打开让我进去吧,我们在外面站着说话不太好。”宫一谦说着又敲了敲门,示意我赶紧把门打开来我想了想,觉得也对,毕竟感觉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应该没有事情的。

我在心里反复的自己骗自己,我对宫弦才没有那么深的感情呢。

看到大明这个始作俑者,我的眉头轻微的皱了几下。又连忙掩饰住自己的心思,道:“没事,就是有可能在车上坐久了,气血流通不畅。现在活动活动好多了。”

我感觉到阿明看我的眼神有些若有所失,只好硬着头皮往后备箱放向走去。

我质疑起他的话了。为了找到他,我每天一闲下来就不停的拨打他留在淘宝客服上面的联系电话。可是不是忙音就是没人接的状态?怎么可能没有联络他。

我是真怒了,别以为他是我的前男友,也别以为我还一直对他念念不忘,光是他这不尊敬我的这种做法,就可以让他与我的关系从此一刀两断了。尤其是他还不愿意跟我说实话。

宫一谦也站了起来,他看了我好一会儿,才低声说道:“是的,可是我是因为关心你才会这样做的。”

还那么没有眼力见的,在我正在享受大自然的风光。享受着远离城市生活的惬意时出现在我面前。让我好不容易才放下的心思又被勾了起来。

我感觉到有一双手正在我的后背上四处游走。只是这种感觉,并不是我在磨盘山上遇到的那个,想从我的后背附上我的身体的灵魂。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想起了如同噩梦一样的“叮咚”。那是淘宝的声音,也是我另一个噩梦开启的声音。

担心是张兰兰已经过来了,于是我走过去,从猫眼里往外看。只见到一个巨大的瞳孔从门的外面看了进来。

丹凤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脖子,然后皱着眉头对我说:“你在说什么啊,那有什么血。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奇奇怪怪的了?”

本以为我跟张兰兰这么争分夺秒的赶过来,事情一定会进行的很顺利,然而才刚刚出了机场,我们就立马被冷成冰霜的温度冻成了狗。

在周边无意识的游荡着,张兰兰也被吓了一跳,神色带着几分惊恐。不仅张兰兰被吓得不行,赶尸人也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由于我跟张兰兰本身就没有带什么东西,并且我们进客栈的时候也只有我们的衣服。而刚刚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把衣服给换上了,所以现在我们只要直接走就可以了。

没想到的士师傅很肯定的就答道:“我只是负责送客人去,我自己并不去。”

再次故地重游,我特意去看了卫生间的方向,犹记得第一次来到这里时,我就是在那卫生间里差点儿丢了性命的。我决定这一次说什么我也不去卫生间了。

有一瞬间,我都极想再次尝试召唤宫弦了,却又担心会影响到他的修复。

他这话听的我真不舒服,还没想好说什么,我突然吐了起来,胃里一阵翻涌难受。怎么会这样?我一向都很健康啊,难道是吃坏肚子了?

而我们的周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我顾不上他们,连忙就近路边拦了一辆车。然后吩咐车上的司机送我们去一旁的宾馆。

奇怪的是一路上都有电的。我揪住服务员就对他说:“您好,我是901的,我的房间没有电了。”

张兰兰大声地说:“我没看错的话,那明明是尸油!”我震惊的瞪了她一眼,尸体熬的油?能拿来涂嘴?

我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说,“他动了……他跑出来了!”

欣欣大喊着说:“我要砍死你们!让你们动我的宝贝。”说完她就朝她妈妈冲过去,王太太怎么也想不到女儿会对她刀剑相向。根本没来得及躲,就被砍了一刀。鲜血从她身上流下,王太太倒在了地上,晕厥过去。

“由于我是这个花店的熟客了,所以花店的老板想都没想的就把这个紫色的花送给了我。我买了一批新的鲜花,兴奋得不行,一回到家就开始创作。迫不及待的设计了新的造型。在我设计新造型的时候,我发现了我买回来的这朵紫色的小花。于是我将它也给插进了花瓶里。没想到这一朵紫色的小花,竟然起到了点睛的作用。”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无论我怎么用力的按着这个遥控器,上面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咬着牙,用力的踮起脚尖,让自己的手能够勉强碰到空调的线。就当我准备把空调的插座给拔掉的时候,一种钻心的疼却直达我脚底。

虽然遥控器被我扔在了地上,但是空调上面却还能够看得见温度的显示。只见这个温度一会直飙零度,一会却是五十度高温。我整个人都被这种奇葩的温度给弄得忽冷忽热,零下十六度结成的冰块又在零上五十度的高温下给融化。

我紧按住房间的门,但是无论我怎么往下压都没有用,门上面的把锁就像是硬生生的钉在上面一样!

也就是说,这些动物都是在极其痛苦中,极其恐怖的状态下死亡的。

此事怎么想怎么让我觉得透着古怪?

我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疯狂,决然的看着自己脚底的深渊。

想不明白对方的来历,我也只好以这样的方式减少他对我的依附,总之被一个鬼魂靠在身上的感觉并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