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竹马太难猜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16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00章:洒洒潇潇

树与鱼 26169

电话那端,本来有些僵硬的男人的声音,突然变得轻柔。

“我爱不爱他那是我的事情,易琛,我不想再跟你玩游戏了,告诉我你此行的目的。”

查到相关联络人的电话号码后,她赶紧与“祥福生”的负责人联络,询问了一些相关事宜。

曲耀阳继续认真弄着面前的红油,裴淼心也不与他说话,并排站在旁边,将高汤锅底弄好。

餐桌上的人全都开始起哄,只有乔榛朗冷冷一哼道:“便宜货,一盒巧克力就能把人收买。”

她本来脸色就苍白,却因为他这突然的一句话而绯红了双颊。

裴淼心唏嘘,“难道到现在你还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了哪里?你自己当过母亲,难道你就不能明白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情,你怎么能吃得下去?难道为了漂亮你就什么都做得出来?你就不为你的儿子、为军军想想,他应该要怎么看他的母亲?”

“为什么会来找我?我以为我们之间的一切之前应该已经说清楚了。”

“嗯!”他似回答非回答,腰间的摆动却愈猛。

而曲子恒和曲婉婉,却是万惠坐稳曲太太后才生出来的孩子。所以他们没人像他这般清醒,清醒地做了那么多年私生子,也清醒地认识到作为一个私生子的辛酸。

裴淼心懂,真的,全部都懂。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急忙赶了回来,匆匆忙忙处理好曲子恒的事情。

她双眸红红,里边早就盈满了晶莹的泪水,“那里面……装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吗?”

“问了你也别老实说,知道吗?这一行没人真的会关心你以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最重要是,你现在当得起什么身份!”

她大声喊着让他放手,可这男人真像是怒红了眼睛,一掌压着她的唇制止她发出声音,同时用力将她推撞到门里的墙上,另外一只大手撩起她的长裙寻到小内,从上而下钻了进去。

裴淼心闭口没再说话,牵住裙摆下车。

“不用……”曲耀阳快步过去夺了他手中的东西便下楼去。

“不是那个辣椒的辣,是月字旁的那个腊,菜单上面有。”拿着笔的纳西姑娘指了指。

他说:“该死的裴淼心,你这个骗子!为什么一声都不说你就这样离开?该死的你在家里等着我回来能死么?明明还有这样多的问题没有解决,可是你说走就走了,而且还是跑到这里来卖!”

“为什么要后悔?”赖欣在那边一副特无所谓的神情,“我知道要接受一个刚刚失婚的女人并不容易,更何况是你这样的身份和背景。”

“耀阳……”被他拽得踉跄得不行的裴淼心,还是哭喊着叫出了声。

他随意拿起那本杂志看了看,内页上极大一张照片,展示着梁冠东此次在拍卖展上成功竞得的一枚粉钻。那枚粉钻价值连城,且举世无双,且梁冠东的二太太傅雪贻的生日就在端午前后。于是杂志记者果断猜测,这枚价值连城的粉钻究竟会被哪位设计师拿下,制作成珠宝首饰以后送到二太太的手上。

“也不是很忙,曦媛刚刚帮我招聘了一名新的高级设计师,我还没有机会去看看,因为暂时的工作重心我都会放在‘玉奇’这边,两家公司刚刚合并经营管理,最是人心动荡不安的时候,所以我想先好好处理这边的事情。”

刑俞晴听了,领命去了,临转身前帮曲耀阳带上办公室的大门,却还是看到那大班椅上的男人已经面无表情盯着同一份件看了很久。

她是接到了a市分公司负责人的电话,才匆匆忙忙带着芽芽赶了回来。

只是几年前她就已经没有开车的习惯,所以他留给她的那辆车,一直被她停在酒店附带的地下停车场里。

裴淼心凝了满脸的黑线,“陆大少,正好,你的车撞坏了我的车,而且凹陷了这么一大块。”

那男人也不知道今儿个是抽了什么邪风,声音里都是疲惫的困意,“怎么?”

可是那酒她只喝了一口,却绝大部分都被曲耀阳给吞噬殆尽。

******

奔进客房洗手间里用挂在一边墙壁上的风筒将自己的头发和衬衫吹干,旋身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听着主卧里的动静,想他大抵还是在冲澡收拾当中。

对于这个小姑,她还是真心喜欢的。

也许,他依旧不会爱她,不耐烦还是厌恶,什么样的情绪她都已经习惯。也许,他会对她冷漠以对,冷冷地说上一句:“裴淼心,别来无恙吧!”又也许,他会对她煽情一番,像他表面维持得正儿八经的形象似的,真的认她当他的妹妹。

……

既然眼里心里浑然不觉有多在意,又何必现在做得好像多么放不下自己?

“爸,我想说几句话……”

梁冠东手上拿这只酒杯,一派老谋深算的样子,“曲总,没想到你们家是这样的相亲相爱,刚才真是让梁某刮目相看。”

裴淼心让她先走,自己想再在花园里待一会。

“你给我下来!”曲市长脸色黑臭,径直绕到车前,阻断他的去路,“还嫌不够丢人?你现在就给我下来!”

裴淼心抿了抿唇,“十年?”

他忍不住轻咳了一声才道:“你醒了,是不是我们在外面说话的声音吵到你?”

她睁着双漂亮的大眼睛,仔细梭巡过他双眸才道:“我知道这是你的家事,我不该知道也不该过问。”

这王燕青是苏晓的朋友,也是“青苗会”曾经的干事。当初若不是她自动请缨辞去了干事的职务,这活也不会落到裴淼心的身上。

他直觉发生了什么事情,皱眉,“你刚才在里面碰见谁了?”

她话还没有说完,唇瓣便挨了狠咬。

“从前的我是什么模样,我都快忘记了,她怎么会像我?”

她看着那对胸针便出了神。

“车你可以买,但是话我可给你放在这儿了。你从去年毕业到现在,整整一年了,什么都不做不行,要么赶紧去把公务员考了,要么就到我公司来……”

她坐在暗影里静悄悄地望着正专心致志开车的男人,“巴巴……”

裴淼心轻声打断,“洛佳你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或许有些人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他们即便倔强地非要待在一起,也只能相互印证着对方都不想要回头的错误的青春。”

曲母说完了话就转身离开,走廊上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刚到北京办理签证的那一天,汤蜜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消息,大老远从a市跑过来,找到易琛。

洛佳又侧了侧头,跟从走廊上经过的行人随意要了一只,自顾自点上。

小家伙嘿嘿一笑,已是不打自招。

曲耀阳点了点头,就看着弟弟继续打开酒柜,任他拿了多少瓶酒出来,都尽职尽责地陪着他喝下去。

他的女儿,他的芽芽,凭的让人觉得心暖。

“行行行,可是曲太太我可跟你说了,这次的货保准跟以往的不同,刚好四五个月大,新鲜着呢!你回去以后快点给我打电话确定,你要是不要,我们就先吃了……”

心底的疼与恐惧彻底漫开以前,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这次,却是他的电话进来。

她开始头晕目眩,小手从床单上抚过,抬手的时候那触目的红一下让她更加晕眩。

裴淼心怔然望着手中的红,直到一双大手用力将她从床铺上抱起,铺天盖地的晕眩彻底将她拉入黑暗以前,她只觉得心疼。

“我跟耀阳之间早就断了,从他在我们的婚姻当中不忠开始,从我决定放弃他离开他开始,我跟他之间早就没有什么了,苏晓,你要信我!”

……

他不知怎的突然就回了身,一双眼眸犀利,堪堪就是之前餐桌上不动声色看着她的模样。

“哎呀哎呀,裴淼心,你这还没嫁呢,就开始心疼你老公的钱了?再说了,你把咱们这群弱质女流当成什么了,咱们不过想刮他一层皮罢了,伤不了他的,你这就心疼到恨不得马上冲出去嫁了?”

找到写字楼大门前的花园长椅上坐下,左脚已经肿得发胀,私底下该用的药都用了,可这旧患总也不见起色。脚疼,连着心也是疼的。

夏母在门边拉也拉不住,正好就听到书桌前的男人起身道:“没关系,妈,你先出去吧!这是我跟芷柔之间的问题,她如果想要解决,我们就一次在这里把话说明!”

“李太太你疯了!”夏芷柔一声惊叫,面色早一片惨白。

对了,这是在他出事前,她对他的称呼,可是,她总以为他已经不记得,甚至对这个称呼再没有任何感觉。

他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眼,“我看上去有那么累吗?”

他偶尔想起自己那时候的状况都觉得窝囊,她换了电话他却不曾,不管走到哪里都保持着电话24小时开通。他想,也许他不知道的什么时候她就会突然想起他来,给他打电话了。

“我看前面就有地方打车……”洛佳的话刚说到一半,就眼尖地发现左边的露天停车场里,有人用车灯晃了晃她。

双开的大门这时候被人从里边推开,穿着浅蓝色的衬衫,袖扣挽到肘处,身上还围着条围裙的英俊男人从里边走了出来,看到吴曦媛便道:“做了你最爱吃的芒果布丁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夏天,屋子里的空调开得适中,可她还是感觉自己胃里心里,全都暖暖的。

裴淼心这时候想起曲耀阳才觉得有些火大,先前在医院走廊里被他吃掉的那些肉串说不定才是好味,丫肯定是喝多了酒嘴里没味,所以才会嫌她放少了盐。

他抓着她胳膊的大手正不自觉地收紧,裴淼心隐隐觉得有些疼了,可他却像是并未察觉一下,只是害怕什么宝贝重要的东西一瞬便会从他手中溜走,他只是……害怕了。

刚刚在洗手间里,听到王燕青说那些话时,她着实不小地震撼了一下。

帮忙拉住曲耀阳的曲婉婉面上顿时显过一丝吃惊。

聂皖瑜显然也并未料到他会出现在这里,刚想张嘴说话,厉冥皓已经快步过来抓住她的手道:“先上车,别在这里闹。”

他是什么时候听到的?

聂皖瑜说着又要大哭,旁边的聂父却早是看不下去,“我问你,皖瑜你给我好好说话,今天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无端端地从扶梯上摔下来了?”

裴淼心点头,“所以我自问没有曲耀阳的那种能力,也没有他的狠劲,光凭我一个小女人的能力能同时对抗得了这么多人。”

吴曦媛说:“哎呀,没看出来,你已经想到那么深远的地方去了,真不愧曲总这样疼你。”

曲婉婉到底是裴淼心曾经真心爱护与对待过的小姑,见她想要将所有的一切难过揽上身,她还是快步到她跟前,握住她的手。

裴淼心放下手中的筷子,似乎再好的食欲这一刻都吃不下任何东西,“我知道是你帮我缴了住院费,可是五千多……好贵。我分期付款还给你行不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