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竹马太难猜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16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9章:鼎食鸣钟

树与鱼 26169

王金元惊讶的道:“少爷……”

弘治皇帝深深的看了王守仁一眼:“王卿家,也留在此吧,在大漠之中,待一些日子,调度一下大漠诸部,熟悉一下大漠中的环境,派遣人员,摸清楚西域和罗斯人的底细,将来,朕有大用。”

方继藩一脸无语的看着弘治皇帝。

这个事,他得认。

弘治皇帝倒吸一口凉气。

到时,天下人怎么看待自己呢。

皇帝抿嘴微笑:“这点力气,也想做大事?”

也字出口,一脚飞出。

过不多时。

王守仁侧目看了恩师一眼,他朝方继藩道:“恩师,你站开一点。”

这样的念头一开,哪怕再遵循传统的人,也开始萌发新的念头。

朱厚照咳嗽一声,道:“父皇,儿臣清早来,预备了一碗参汤,想着父皇身子不好,今日出关,只怕疲惫,如此盛典,父皇可不能坠了我大明的威名。这参汤,乃是儿臣亲自熬制,昨夜,熬了一宿呢。”

他心里有点狐疑。

朱厚照冷笑道:“这是本宫献给父皇的参汤,怎么,你们还当这里头,有毒?哼,真是岂有此理,我和父皇,乃是父子,你们敢怀疑本宫。”

继续苦逼求月票。方继藩豁然而起,对朱厚照道:“将此人,立即带去宫中,太子殿下亲自去,要和陛下讲明缘由。”

当然,方继藩对弘治皇帝,是可以理解的。

弘治皇帝对此,倒是并不担心。

每一个过程,他都专门请人进行预演,王守仁等人,全部被抓了壮丁。

方继藩道:“殿下,你太冤枉臣了,臣现在担心的,乃是陛下会盟的事。”

方继藩只好道:“要做院长也可以,交钱。”

何况,这些年,他吃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的罪,再加上平时又机灵,而今,也算是磨砺出来了,有了点样子。

王不仕一直在外头等着,听到里头方继藩声震瓦砾的大吼,接着,又开始怀疑人生。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奇才,历史上的朱厚照,自幼就对语言有兴趣,能说西域、回回、鞑靼、乌斯藏、朝鲜等语言,连梵语都懂,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是真事儿。

这王不仕老爷,他如此高调,生怕别人不知他有钱似得,这样真的好吗?是不是太高调了。

他们是最需要得到认同的群体,他们只恨自己不能锦衣还乡,让从前的穷亲戚们瞧瞧,自己已经发迹了。

很贵的镜子呢。

翰林们顿时凑在一起,议论纷纷。

呛着了。

就这样,邓健成了王家的管事,也罢,由他吧。

他教授的那些徒子徒孙,还真是五花八门,干点啥的都有,这家伙的书院里,连算数都教,教也就教了,偏偏他还把这算学,玩出了花样,这处处,都是在讨好陛下啊。陛下最喜欢的,不就是这个吗?

原有的世家大族,还有无数的勋贵之家,他们积攒了数代人的财富,转变成了宅邸,可是通过营造宅邸,又让不少办作坊,还有进行生产的商贾,从而暴富。

朱厚照踟蹰道:“当然是儿臣的主意,不过……”

于是这到嘴的话,朱厚照努力了很久也是没说完全。

方继藩朝朱厚照颔首笑道:“不错,不错,这事儿,交给刘瑾办就对了,我生出来的……不是我生出来的,却是我认的孙儿,不会错的。”王文玉忙是起身。

火铳声起。

“快来看看。”王文玉看向祭坛的正中,竟是两个鸡蛋大的石头。

老李在旁舔舔嘴:“王先生,我们……可能要发财了。”

所设的站点,也需进行调研。

王不仕却依旧平静。

弘治皇帝微笑:“这样说来,朕若是买一些,一定不会赔本?”

……………

弘治皇帝背着手,踱了几步:“这铁路的修建,可要赶紧,可不能耽误,朕是投资人,朕是花了银子的,若是怠慢,朕不轻饶。”找着刘瑾的时候,是在担架上。

刘瑾磕头如捣蒜:“谢太子殿下,谢干爷爷。”

紧接着,飞球腾空。

接着沈傲便开始努力的将他翻起,刘瑾闭上了眼睛,突然眼睛微微张开一点,身后,几个人努力将他推出藤筐。

而这时候,他的身体已经离开了飞球,往下坠落,他发出了大吼:“啊呀……方才说抽哪一根绳子呀。”

他抽出了望远镜,望远镜下……是云层。

…………

可是……他必须治疗,来和魔鬼进行对抗。

刘瑾也跟着来了。

欧阳志面无表情。

外头这么多口舌是非,刘家是什么人家,那是书香门第,是名门望族,梁家之女虽好,可终究……刘家还是要脸的。

梁储说着,摇头,苦笑,一脸的无奈,他坐下:“你们是她的兄长,老夫……能活几年呢,将来啊……我看,你们得未雨绸缪,为你们的妹子,打算。”

…………

弘治皇帝摆摆手:“罢了,只是可惜,若是此人,死在冰原之中,两个葬身之处,都没有。也罢,不说这些吧。朕听说了外头,有不少闲言碎语,说是那些女医,平日都和你关系暧昧?”

所有人心如明镜。

弘治皇帝狠狠甩了甩袖口,冷笑道:“这真是满门败类,蝇营鼠窥之家,查一查,其三代血亲,可还有为官的吗,朕怕只怕,这些人为官,蝇营狗苟,莫要害了百姓,若还有,连同着这刘焱,一并罢黜,尔等口口声声,圣人之道,自居清流,自居读书人,却哪有半分读书人和大臣之风,滚出去!”

自己……被罢黜了。

“迎娶梁女医,你们刘家,配吗?”

“你……”刘焱竟是无言以对。

弘治皇帝举目四望,脸色才徐徐缓和了一些,而后,他淡淡道:“既然梁女医没有夫家,那么,这恩旨,自是落在梁卿家身上了,梁卿家,你生了一个好女儿啊。”

这是一封中旨。

譬如敕命梁如莹为女医院医正,这医正之职,本就属于传奉官的范畴,所谓传奉官,属于体制之外的官衔,因而,倒也无碍。

弘治皇帝看着一脸诧异的刘文华,只因为这恩荣,让他措手不及,弘治皇帝笑道:“刘卿家……还不接旨。”

弘治皇帝面上带着凛然,不禁勃然大怒,这女子无端端的被退了婚,可不是好玩的事!

却很快,他发现弘治皇帝的目光,严厉的朝自己看来……

接着,便是无数双芊芊玉手,竟是下意识的掐住了方继藩,无数的白衣天使们,朝方继藩身边依偎而来。

来报信的乃是梁家的门子,这门子忙是跪下:“老爷,老爷,这怪不得小人哪,这……这是外头传的,外头就是这么说的。”

这还了得,这还了得啊。

梁储要气疯了:“家门不幸,真是家门不幸啊。我们梁家,无论怎么说,也是诗书传家,怎么会到这个地步啊。”

方继藩倒也识趣,她来求教,往往都会让第三人在场,虽然这个时代,避嫌的用处不大,可至少,这样会让自己良心好受一些。

…………

只有方继藩一个人乐不可支,宣讲他神奇的预感。

弘治皇帝不禁吹胡子瞪眼,你沈文是翰林大学士啊,引经据典,难道就找不到一个古时的先例来诠释?便不禁道:“那么张卿家,卿乃礼部尚书,卿来说说看。”

礼部尚书张升脑袋垂着,只看着自己的脚尖,碎步而出,道:“老臣以为……沈学士说的很有道理,臣附议。”

这是大事啊,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脉象开始徐徐的平稳。

一群御医显得尴尬,忙是垂着不敢作声。

“家父讳储。”

梁如莹抿着小嘴缳首,不吭声。

救活了太皇太后,这就是天大的功劳,皇上呢,当然是不吝赏赐的。

张皇后忙是朝一旁的萧敬使了个眼色。

或许……

刘焱点头,显得很满意。

“听说……昨夜,太皇太后她老人家……”

大家纷纷屏息。

不错了。

这御医里进行诊断,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弘治皇帝上前,几乎要扑倒在太皇太后身上滔滔大哭。

她想起了方继藩教诲她的事,便道:“为人医者,当有仁心,若有一线生机,便需万分的精气去救治,小环,你来……辅助我!”

这些女徒弟,是他方继藩教出来的吧。

太皇太后已经归天,不说太皇太后何等尊贵的身份,有道是死者为大,这些人竟在此如此无礼嚣张……

这样说来……这事,十之八九了。

方继藩也没理会,匆匆而去。

行至半路,突然……外头传来嘈杂的声音。

方继藩咬牙切齿道:“听说,外头有人说本少爷的是非。”

方继藩一脸懵逼的看着王金元,而后抬腿便是给王金元一脚:“说女医院的是非,不就是侮辱我方继藩的人格。”

他陡然想到,自己将一切事情,想的太简单,数百年的纲常和社会风气,怎么会说变就变呢,自己把这些女子们,坑苦了啊。

这一下子,许多人炸了。

“论起出师,还早着呢,不过宫中缺乏人手,儿臣想着,先让她们入宫,往后,再让她们轮流的至书院里进行进修,如此一来,两不耽误。”

这钦天监的人,说话很好听。

好像……该说的,都被他说了。

李东阳皱眉,这通政司,怎么这么没有规矩。

这是问李东阳,古时候,有没有发生过相似的事。

这个典故他知道。

他知道李东阳多谋。

那礼官像是见了鬼似得。

人……活了?

张懋还在震惊之中,久久不能平静,他拜下:“老臣在。”

方继藩乐了,美滋滋的看着手里的羊皮卷。

第二章送到,今天整理一下剧情,明天会还回来,不会少大家的。巨舰开始回航。

朱厚照打了个寒颤:“儿臣知道了。”

于是亲自授了唐寅钦命,唐寅捧着圣命出宫,回到了西山,他本是想去见一见恩师,聆听恩师对于这东方不败舰队的看法。

张懋呷了口茶,停顿了一下,方继藩道:“世伯,说完了吗?”

东配殿所祭祀的,乃是有功的亲王、郡王,西配殿,则祭祀有大功的文臣。

朱厚照寸步不离的跟在方继藩的左右,方继藩则一脸茫然,看着这浩大的阵势,突然他发现,自己似乎不得不接受一个可怕的事实。

许多人长长的松了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