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竹马太难猜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16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6章:敝衣粝食

树与鱼 26169

曲婉婉实在是觉得太崩溃了,眼睛也疼得要命。

裴淼心慌忙用房卡将门打开,一入房间,就见保姆正抱着小家伙在套房的客厅里来回踱步,而小家伙正趴靠在她的肩头呜呜哭得凄惨。

裴淼心不解,“阿jim?”

“大少爷……”桂姐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刚才我看二少奶奶那副模样……没想到老夫人生前所担心的事情最后还是发生了……”

裴淼心,这女人大抵天生便是他的劫难!想要摆脱,却又怎么都甩不掉罢!

怎么她从前就没那样对过自己?

陈副总一撇唇角道:“玲玲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可就可惜在不知道把这聪明用在正道上。现在前方形式一切都不明朗,你还指望我能罩得住你?”

裴淼心唏嘘,“难道到现在你还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了哪里?你自己当过母亲,难道你就不能明白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情,你怎么能吃得下去?难道为了漂亮你就什么都做得出来?你就不为你的儿子、为军军想想,他应该要怎么看他的母亲?”

“……”裴淼心不说话。

“你快算了吧!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没有之前曲臣羽在伦敦帮你一把,要是没有后来他留给你的那些身家,你能有今天?你能坐在这里跟我说你没花过耀阳一毛钱?你能开着只有我才能开的豪车,穿金戴银满身名牌地坐在我面前?我告诉你裴淼心,这些都是你从我身上抢过去的!”

“耀阳!不要这样!不要这个样子……啊……停下来……求你,停……”

他蹲下,弯唇,“芽芽喜不喜欢?”

可是现在,他瞎了。

怎么这么紧?

“易琛,其实当年在北京,我不是故意要丢下你一个人走掉的。”

“曲太太,请问你丈夫在九泉之下尸骨未寒,你现在这么快就同新男伴一起出席本城梁老太太的宴会,会不会觉得对不起他啊?”

阿坤哥老实一笑,沈俊豪笑完就快步上楼,刚走到楼梯的顶端,就看见一脸沉郁的曲耀阳站在楼梯的当口。

刚刚挂断了电话往车子里丢,立时就听到有脚步声渐近。

郭律师紧张地看了她一眼,说:“裴小姐,你有没有事?”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下回如果再约人谈与工作有关的事情,尤其是合约,尽量约在下午,不要早上过去。早上人的精力比较充沛,考虑事情也觉得有一整天可以想清楚再决定。你如果约在下午,不管他在干什么,为了提前结束谈话去干他自己想干的事情,人通常都比较容易妥协,你也容易成事。”

也不过是这须臾,她一把用力拉关上房门。回身的时候,正好对上蹙着剑眉望着自己的男人。

曲母一听这话就不乐意,连番冷笑出声:“姓曲的,我劝你别太得意,今天是爸爸做寿,我不过懒得在人前拆穿你,所以尽量在人前维护好咱们这个家的关系。曲臣羽他不是我亲生的,这点破事儿也用不着你提醒我。我只是悔不当初,当初怎么就进了曲家的大门,选了你。”

她说:“曲耀阳,你觉得这样我就会满意了吗?你是这样想的吗?可是怎么办呢?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些东西就是覆水难收,你在我爱你的时候没有爱我,现在我已经不爱你了,早就不爱你了,你现在做这一切也只让我觉得可笑而已!”

她所没有想到的,是剧烈的争吵和疯狂的嫉妒后,烈酒催生下的狂烈激情,也更没有想到的是,曲耀阳只在她身体里泄过一次,便彻底沉睡过去。

裴淼心没来得及回话,出租车司机已经将她送到了航站楼的外面。

法院外的大吵一架,曲耀阳似乎是早有准备,害怕媒体或是外界的人晓得,早早雇了保姆车过来,拽着她就上车,努力希望通过沟通的方式,和平解决这场争端。

“麻麻说她有点喜欢花裙裙的sd娃娃,你会不会买给她啊?”

还是将走廊的窗户关严,她重新回到自己的卧室时,床上的男人似乎动了一动,他怀里的小东西也跟着轻哼了一声。

她歪了头不解,“刚才豪哥已经把最后一期款项打在我们的账上了,也就是说,从这一秒钟开始,你已经不是我的老板!请问,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这样一说,她仿佛真是记得。

“嘿,你丫这么兴奋,到底是不是哥们儿,要不我先找你练练?”

他顺道又去夺了那空姐手中的登机牌道:“抱歉,我们不走了,现在飞机可以起飞。”结果第二天夏芷柔没有等来曲子恒被收拾的消息,反而等到满城的报纸披露的都是与她有关的事情。

“淼心?”

曲臣羽弯腰下来吻了吻她的唇,“真的不用,陪着我转了一天,你应该也饿了累了,你先下楼吃些东西,我很快冲个澡就下来,你别全吃完了,给我留点就成。”

楼下的一切佣人已经收拾妥当,她抬表看了看时间,原来已经这么晚了,时间就要过零点。

曲耀阳苦笑,“他们俩这种样子,已不是三天两天的事情。人前再怎么恩爱都好,背后的那些旧疮疤,只要偶尔有人想起,这日子都只能痛苦地过下去。”

陈行哈哈一阵乱笑,说:“行!行!没有问题,我跟郭行说一声,他早就惦记着什么时候到曲市长家去拜会拜会。”

……

万晓柔弯唇一笑,“您这是想让您儿子听见呢,还是您那位所谓的儿媳妇?”

曲耀阳回头望了她一眼,“刚才的女人是不是就是之前你对我说的夏芷柔,我的前妻?”

她眉眼一恸,“奶奶您又乱说话了,您长命百岁,您还要看着我变老变丑。更何况,不是还有我替您照顾着他吗?您要不做他的奶奶,那就给我做好了,以后我都让他管我叫奶奶,我愿意招人疼!”

“睡了,还是只有一碗小白粥,不过看她吃下去了,我就放心了。”她冲他笑笑,兀自走到门边穿鞋准备离开。

“刚才吃饭的时候,我见你一直不大开心。”

“我哥其实并没有向我表示过会同聂小姐结婚,可我刚才,还是那样说了。其实我是故意那样说的,也许我当时只是想看看你的反应,又也许我潜意识里就希望他再次结婚,尽快结婚。因为也只有那样,我才会觉得自己安心一点。而不是像现在,觉得自己一切的幸福好像都是偷来的。我不只偷了你,还偷了芽芽,我现在所有的一切好像都是场梦一样。”

曲耀阳侧眸望了望弟弟,“听说你现在在准备公务员的考试,到底怎么样了?”

曲三少爷曲子恒一听见这话题就撇了唇,“这不正准备着呢么!哥,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到是我的车……你能不能给换换啊?”

曲耀阳皱眉,“你不是才换的车吗?怎么又要换车了?”

裴淼心皱眉,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

她有过经验,也还记得那男人在她身体里时,是怎样的勇猛和无敌。

她透过窗玻璃四下去望,果不其然在自助餐厅对面的一条小路街角看到停在那里的深黑色法拉利跑车。

坐在她对面低头吃东西的洛佳一怔,又继续低头吃东西。

洛佳沉默了一会才道:“其实如果你还爱他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强迫自己去接受另外一段感情。”

“那就是我不敢回头吧!就像你说的一样,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有无处安放的寂寞,我曾经把自己所有的寂寞都放在他的身上,可那感觉不只没有让我温暖起来,反却让我越来越寂寞。如果爱一个人的结果就是让自己变得比原来还冷,那这样的爱我情愿不要了,我自己一个人反而能够好好地活。”

裴淼心又觉得自己像是出现了幻听,这个一向高高在上又君临天下的男人,何时卑微到需要用这么低声下气的声音同她说话,还是他哪根筋突然又不对了?

曲母恰在这时候回头,果不其然一眼望住来人,正尴尬得不行,尤嘉轩也在这时候放开了她的手。

二人应声回头,却见本来想要同他们一起离开的曲婉婉被曲母抓了个正着。

“妈!妈你放我出去好不好!我同您说过了,嘉轩他不是那样的人,他不是为了我们家的钱和地位才跟我在一起的,我爱他!你放我出去好不好……”

两个人一齐过去,到了那房门口,却无论如何都打不开房门。

“没事了,没事了,婉婉这几年一直都有低血糖的毛病,吃点甜食缓缓,过一会儿就没事了。”曲臣羽赶忙安抚妻子。

“裴淼心,我就问你,我让我孙女多喝几瓶酸奶怎么了?哦!这酸奶是你买的我就不能动它,现在整个曲家上上下下也是你在打点,所以我多拿几瓶酸奶给我孙女喝就不行了,是么!”

“其实,我们可以不必住在这里,我应该还有其他地方的住处,咱们可以带上两个孩子搬去哪里……”

“你好,我是万辉代驾公司的安小柔……是你?”

却听曲臣羽道:“哥,今天我很高兴,高兴你能来参加我同淼淼的婚礼,高兴到今天,我盼了这么久,才好不容易拥有了自己的家庭。”

夏芷柔唬了脸不高兴,“那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何太太你为**心。”

挂断了电话扶着肚子,坐在走廊边的塑胶椅上深呼吸了半天,她还是觉得人不舒服得紧。

……

楼梯口遇到刚从花园散步回来的爷爷,直问:“好些了吗?”

“你什么意思?”她一下没控制住自己,激动地回过身望着,紧紧握着粉拳,“曲耀阳我告诉你,不管之前我同你是什么样的关系,可那都已经是过去了的事情。现在臣羽才是我的丈夫,我肚子里怀的也是他的孩子。”

“不是!”裴淼心臊红了小脸,就差急得跳脚,“总之你们别弄着他。”

曲耀阳抬腿正要飞踹过去,狡猾如陆离,早就跑得没有踪影。

即便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他,裴淼心娇嗔着回过头来,“快放开,你不要命了么?”

看守所的会客休息室里,曲耀阳和裴淼心早早等在那里。

“姐夫,救我!都是子恒,都是子恒非要逼我在宾馆房间里面吸毒的,我本来好好的都戒了,是他非要来找我……”

曲母两眼一抹黑,差点就晕了过去。

两个人相拥着上了车子,入夜后的a市因着新年的关系,掩去了霓虹的颜色,除了街边放炮或是成群结对笑闹着的孩子,便再没有其他人了。

她往他怀里钻了钻才道:“那我也愿意陪你一起,相信我,事情还没有到那么坏的地步,等过完年后我们再找找,说不定真的有人愿意出面帮子恒。”

曲耀阳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心里仍是会分,“我的意思是,你在调去帮我母亲开车以前,给我太太开了多久的车?”

曲婉婉的一席话突然让在场的几个女人都不怎么说话了。

乔榛朗几步走到跟前,手一夹烟道:“那是!我专程在这里等你们呢!这车就在那边,送你们上山,换顿火锅吃总行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