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竹马太难猜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16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9章:威胁利诱

树与鱼 26169

“嘭。”

医院外的小卖部门口,尤嘉轩从附近的便利店出来,手中拿着一只温热的红茶,递到曲婉婉手里时,顺便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罩在她的肩上。

ailsa便在那边疯也似的大笑,“哈哈哈,michelle,你跟我早已是成年的女人,孩子都生过的家伙,怎么会害羞于这点事情?”

裴淼心赶忙掀开被子起来,桂姐冲上前拦着,说:“你气色这样不好,还起来做什么啊?”

“那天晚上你为什么,看见我扭头就走……”

她可能不只给他制作早餐,她还公开在朋友面前承认他男朋友的身份。她周末的时候会带他来认识她的朋友,她会跟他的父母一起吃饭。她甚至会感激他母亲所赠送的一盒破巧克力,两个人还谈婚论嫁商量着结婚旅行要去哪里玩。

还是,他刚才努力想要修补两个人之间关系的一切都是白费?

“除了曲家的儿媳妇外,你的人生就没有其他愿望或是梦想?”

“你在我房间门口做什么?”

车才驶上高速路就接到一通莫名的电话,为了安全驾驶她戴上耳机,还没来得及回应对方,已经听对方说道:“是我,我知道你今天没去公司,如果有空的话,咱们找个地方见面吧!”

“耀阳!不要这样!不要这个样子……啊……停下来……求你,停……”

曲耀阳见夏芷柔几不可闻地皱了下眉,但还是迅速换上一张友好温柔的脸,快步过去将曲母手里的军军抱了起来。

曲婉婉咬唇,转身快步从二楼下去,在茶几前找到那只盒子,打开了,里面果然是一对漂亮的钻石胸针。

“曲婉婉,我要你记住现在这刻,其实你并没有自己所以为的那样爱尤嘉轩。”

她被他说的话弄得哭笑不得,也不与他继续在那玩笑,陆陆续续把餐桌收拾好后,拿出扫帚跟拖地打算再把餐厅打扫打扫。

他一时有些语塞,焦虑望着她,却半点答案都回答不上来。

裴淼心丢完手中的东西回到病房,看着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床上的男人,正竖起耳朵去听门边的动静。他那模样就好像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也要用耳朵去判断她出门之后走了多久,又有没有顺着原先的道路再走回来——虽然嘴上那么说,可他还是怕极了她一去不反。

“曲太太,听说曲二少刚过世不久你就生下了孩子,可是为了与你真正心爱的男人在一起,所以你狠心将孩子送到国外,这样做,是否你已经做好准备带着曲二少的财产另嫁他人,重新开始你崭新的人生?”

“这个款式太老了,你给我拿全店最好最新的。”想着想着,夏芷柔还是有些不太高兴。

那柜员欢欣雀跃,高高兴兴转身为夏芷柔包装收拾的时候,夏母正好凑到了跟前。

刚刚挂断了电话往车子里丢,立时就听到有脚步声渐近。

裴母叹气,“淼心,听到你这样说,我跟你爸爸一定会特别安慰,可是还不是时候,你也知道你爸爸的事业心有多重了,他现在还年富力强,还想再把自己的事业重新经营起来,这个时候要他放弃,无异于给他当头棒喝,对他的打击会很大,你知道吗?”

怎么儿子走的时候,她都没有好好抱一抱他?

拽着车钥匙回忆那车究竟停在了哪个区域,跟曲臣羽借的小车,两厢的现代,若不是自己的执意要求,他差点没有给她配辆大奔,顺带再找个司机帮她开。

他发现自己像是中了她的毒,现在的裴淼心早不是曾经那个单纯可爱的裴淼心了,她是一株毒,是他明明爱着并且努力靠近,却根本求而不得的东西。

“我才不管你这么多,曲耀阳,一定是你跟臣羽说了些什么,又或者做了些什么,所以他才会不告而别的!”坐在保姆车里的裴淼心,最近真是被这事情困扰得人都要发狂。

曲臣羽换好睡衣重新在床沿坐下,长臂一伸,便将裴淼心母女紧紧揽抱在自己怀里。

老人的意思大抵是想提醒她,芽芽很乖。

“这几天蒋总在问你跟曲总之间的事情,你们之间的那些互动,抬手还有眼神交流什么的,尤其是那天发生在走婚桥上的事情,他居然坚持到最后一秒钟,真的将你背过了整条桥,是人都能看出你们两个有问题,只是蒋总他不直说而已。”

他说:“以前不常在这遇见你啊!”

天色彻底大亮以前,她听见客厅的门打开又关上,“砰”的一声。

“怎么了?”车里有人同她们说话,两个女人侧眸去望,就见那跑车的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唇角带笑的英俊男人。

易琛把跑车的车顶伸上来,望了眼旁边被突然的雨势淋湿的裴淼心开口,“我在前面那个楼盘有套公寓,你要不先进去把头发擦干……”

冷冷没有回声,也没有表达一下自己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他就是冷眼旁观地站在原地,看这所有人动作。

……

该忍耐的该忍让的他全部都做了,他总以为她会明白。

有同曲市长熟识的朋友,一边赞扬着曲家人的慷慨无私,一边上前同曲市长套近乎。

曲耀阳的面色僵冷,全身骨节都像是冻住了一般,只知道睁大了眼睛定在原地。

曲臣羽侧头去看旁边摊子上的爆炒螺丝,正好听到帮他们烤肉的大叔瞥了一眼裴淼心道:“嘿,刚才我就跟你说烤三十串两个人根本不够吃吧!像我们家的烤肉这在街上都是一绝,你们要再来玩点想买都买不着,你看,这会吃了还得回头是不是啊!”

这一摔,夏芷柔的手腕用力触在地上,霎时一阵剧痛袭来。

裴淼心见他的脸色不太好看,赶忙又换了语气道:“啊嗯……大叔,要不你叫我小乖,或者小乖乖,这些名字都挺好听的,跟我也挺符合的,你随便挑一个,行不行?”

芽芽到是已经睡着,正兀自蜷缩在裴淼心的旁边,可儿子思羽,正一边吮着自己的大拇指,一边在他妈妈的怀里眨巴着眼睛到处乱瞄。

聂皖瑜轻笑出声:“是你妈妈说我跟婉婉一个年纪,婉婉叫他们做二哥二嫂,我又还没有过门,可不得这样称呼一句?”

她急于摆手澄清,说:“我们不是……”反正都是要离婚的人了,又何苦再让别人误会些什么。

“那就好,那就好。子恒,快别玩手机了,好好吃饭。”

爷爷一掌重击桌面,“曲子恒,你给我回来!”

久久等不来门里面的回应,内心焦躁到有些气急败坏的男人竟然直接用门口的电子锁按开了密码。而这密码,是前一晚离开这间屋子时,芽芽不小心说出来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道:“有什么就在电话里说……”

“嗯,我既然都已经辞职不干了,那你先前交给我让我重新设计加固的胸针也不用我再设计了,我拿过去还给你。”

“……”

等到好不容易送走所有的宾客,包括曲家的其他人,曲臣羽为了接一通长途电话,急冲冲就去了书房。裴淼心等到厨房把该收拾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才转身准备上楼,脚步踏上楼梯的时候回身,只觉得偌大一间屋子里到处都静悄悄的,除了自己,再没有别人。

“那麻麻跟你说过的话你要不要听?酸奶虽然好喝,但是喝多了对身体不好。还有,现在巴巴才刚刚回到家里面来,很多以前的事情他都不记得了,芽芽是巴巴最贴心的小棉袄,是不是应该多陪陪巴巴,多听巴巴和麻麻的话,做一个乖小孩?”

“不要!”曲耀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裴淼心打断,“眼下你爸才把好好的一个家搞成现在这个样子,老三又不知道疯玩到哪里去了,婉婉也有事滞留在北京。如果我们都搬出去了,你妈一个人在家更容易胡思乱想。”

“廖语晴。”小姑娘赶忙奔上前来,“刚才从商场下来我才发现我朋友的车已经坐满了,不知道曲总可不可以顺便搭我一乘,我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想要向您请教。”

曲耀阳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妹妹,只是沉默着道:“婉婉你还小,有些事情,你终究不会明白。”

何太太在电话那端怪声怪气一阵乱笑,末了沉着声音才道:“其实曲太太你现在已经比我们不错,你看你吃了那东西才多久,皮肤光滑紧致了不说,又重燃了你老公对你的爱火。其实你现在已经是我们这帮人当中最幸运的了,而且你还怀了身孕,你又怀了,你老公可不得把你给宠上天吗?”

曲耀阳侧头唤了一声:“阿成!”

即便不用按开也看得到上面的信息,很简短的几个字:对不起。

“好好照顾臣羽,他很爱你。还有……早点休息……”

曲婉婉被他这么用力掷在地上,除了后脑勺,几乎全身上下都疼。

走到她跟前,见她试着从地上站了几回,楞是没有站起来。

有时候他也会夜半来电,什么话都不说,只是想确定她在电话的那边。这种痛苦的纠结让她憔悴难过了许久,期间更是几次因为突然晕眩被送进医院里头。

“一整包方便面都煮了,也不在乎这一颗蛋了,我要吃,你放!”

她狠狠摔门回了自己的房间,好像所有的坚持和耐心都在这场漫长的婚姻追逐赛中消灭殆尽。

“不是我要去惹他!他现在整个人浑身都不对劲,他到现在还想着那姓裴的小狐狸精!可是跟他结婚的人是我!曲家的大少奶奶是我!我们花了那么多的心思,找了那么多的新闻记者,把当年我要跟他结婚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不就是不想给那小狐狸精后退的机会么!可你看看他现在对我的样子,他其实早就不待见我了!妈,你看他怎么对我!”

这样一想,曲耀阳快步上前,一把揪住陆离的衣领将他拎起来,“是你对不对?我妈给我还有淼心吃的东西都是你给她的对不对?”

然而,在她打开门的瞬间就吓了一跳,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佣人,正一左一右站在床头整理床上的被子,而那污浊又混乱不堪的床单早就已经不知道去向。

曲耀阳还记得自己接过那杯茶时的囧态,臣羽那时候还躺在病床上用眼角瞥了一下床边的凳子,示意他坐。

情况或许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想起当年裴家破产的时候大抵也就是这个样子,昔日的亲眷朋友一夕之间全都避得唯恐不够及时,曲母待她的态度冷淡,她也可以理解。

“姐夫……”

他还记得刚认识她那会儿,她同别的妞儿并无什么不同。都是白天一个模样,晚上一个模样,穿着火辣,脱了诱惑无限,满嘴矫情,脑里却各种欲望和无知想法的无聊女人罢了。

于是后来,也是那个早晨,他第一次问了一个姑娘的名字,并且真心记住了。

整整十年。

他的眼神有些受伤,说:“你好歹还是学艺术设计的,说出来的话怎么这样不堪?”

他没再迟疑,弯身将她从地上抱起,寻着楼梯有些步履蹒跚地步向二楼时,还是在楼梯口遇见正从上面下来的曲耀阳。

“我早年在中国的中西部城市都拿了地,目前国家调控房产的政策主要打击的是一线城市,正好我可以趁现在先把几个中西部城市的地产发展起来,a市的就先歇一歇,集中力量办大事……”

曲耀阳动手要打回聂皖瑜,裴淼心轻叫一声将他抱得更紧,已经红肿的小脸靠在他的胸前,闷闷出声:“不要,大叔,不要,求你……”

“已经没有关系。”她笑着拿起他的大手贴上自己的面颊,“你看,也没有多肿不是吗?左边脸颊跟右边脸颊还是一样的么,过一会儿就消了,你真的不用担心。”

曲婉婉在上车以前突然收到一条短信,她还没认真看短信里的内容,就被屏幕上弹出的发件人的信息给吓了一跳。

他拽住她的手往停车场的方向走,“不,你有。”

她挣脱不开他的大手,“大叔,我不骗你,我那辆车的发动机有点问题,到现在还在4s店里修,要不咱们打车走吧!”

她转过头去看那车所在的方向,却被那流线型的外观,漂亮的颜色和车体吸引得移不开眼睛——这不就是昨天她才在年婷推给她的那本杂志上见到过的保时捷跑车吗?

“你怎么样?”条件反射一般,他第一个冲到了她的跟前。

他收紧成拳,狠狠垂在自己身侧,挣扎了好久之后才道:“不管你信与不信,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只问你一句,医生到底是不是真的说你流产了?”曲耀阳定睛望着床上的聂皖瑜。

裴淼心没有说话,思羽的身世她也不打算要告诉任何人。

“曦媛,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查到国内有谁购买过montblanc年后刚刚推出的限量版珠光蓝高定钢笔?”

有午餐结束的护士过了叩了叩门,打开房门的时候看到背对着站在那里的曲耀阳,只是一愣,“曲总,您在这里正好,您妹妹现在要不要退房,刚才我听护士站的人说她要出院了?”

她犹豫了一下,试探性唤他一声:“耀阳……”

她用力推了他一把,“要你管!我现在生病了,我要回家!”

因为苏晓的事情,裴淼心到现在仍然心情郁郁,点了头回身,便任曲耀阳带着女儿将车开进了附近商场的停车库去。

曲耀阳将车停好过来打开车门,解开安全座椅的腰带时,突然听小家伙在自己耳边说道:“巴巴,你这样可不行哦!”

她想了想说:“菜单还是给我看看吧!”

不过是女儿一时兴起想来吃个什么冰激凌,曲耀阳恨不得把这间餐厅所有的特色菜都给点了。

“麻麻!”小芽芽也在这关头赶忙冲过来将她的手臂一拉。

可到底同为女人,还是轻了声道:“我并非是在帮她,也不是帮爸,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同您说,只怕最终的结果是害您伤心难过。”

“你的心意我肯定会向老人家传达,东西不在乎贵重,心意才是最要紧的。还有你爸妈那边,北京最近风沙也挺大的,他们也得多注意养身。改天,改天我同老曲有机会去到北京,一定要单独请你爸妈出来吃饭喝茶,你若嫁进我们曲家,那大家从此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裴淼心整个人被这突然的举动骇得站在原地僵直了一下。

他冷冷地笑着,自嘲地笑着,身体里最柔软的地方像是有人拿最利的刀在狠狠地剜,一片一片,割得他血肉淋漓。

“爸,对不起,恕我不能从命,虽然我不知道您想要‘宏科’的股权做什么,可是那是臣羽留给两个孩子的东西,我只是暂时代为行使权益,他们不是我的。”

裴淼心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几近摇摇欲坠地追问:“你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臣羽怎么会是自杀?怎么会……”

“我们、我们已经离婚了,耀阳……”强行拉回最后的离职,她的耳边似乎响起了汩汩的水声,在他大手的掌控下,完全不受控制地弄湿了他的手与小内。

“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明明是你要来找我,嗯……”

她透过眼角余光偷偷去看这对父女,只觉得晨光的掩映下将他们的面容都衬托得极好,他本就拥有天之骄子的面容,身材颀长却也精瘦而结实,而芽芽几乎继承了他身上所有的优点,鼻子高挺棱角分明,只是孩童的圆脸和漂亮的齐刘海都让她看上去更可爱几分。

裴淼心想用力将他推开,可这男人抚在她脸上的力度也是合适,无论她想使出多大的劲,就是躲不开他的轻抚。

可是精灵到底不比美人鱼。

他还记得母亲在他记忆里常说的那句:“你跟别的孩子不同,你不是在你爸爸期盼与意料中到来的孩子,他的主观意识里其实根本就不想要你,所以你更要比别的孩子懂事听话,你更要成为爸爸妈妈的骄傲,这样才能让爸爸喜欢你,让爸爸,为了我跟你,离开他原来的那个家庭。耀阳,你要记着,以后妈妈跟你的幸福,可都要靠你。”

话还没有说完,那张太太已经一把捏住她的手心,继续对众太太笑道:“我看啊!就曲二少奶奶最为合适,本来往年都有曲市长家的人在管理会里,大家才好奔走。这不,曲夫人一直推说事儿多,不愿意当这个干事,咱们前段又才送走了那一位,现在会里一直都空着个位置,二少奶奶来了,正好给我们注入新鲜的血液,也才好让大家都活跃起来。”

越想越悲伤,她不明白两个人本来好好的一切,怎么就会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曲耀阳发现他受不了这漫长的等待,于是试探着用密码快速开了大门。

他记得这个名字,那是跟在臣羽身边至少七年的助理,这些年陪他大大小小去过不少地方,是位得力而又能干的助手。

微笑,“臣羽,你好些了吗?为什么你去瑞士滑雪又从雪山上摔落下来这么严重的事情你都不同我说?要不是amanda今天给我打了这通电话,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你真以为你摔断了腿又接不好了,我就会嫌弃你是个残废,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

“没事,我就是担心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晚上害怕吗?”

“可是我怕!”曲耀阳直觉自己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心心,我怕黑!”

“关于‘宏科’股份的问题,我已经想好,会从我的名下划出5(百分号)送给芽芽,至于你的那份,不管是想自己留下还是给即将出世的孩子,都由你自己决定。”

他曾经那样珍惜那样珍惜自己的弟弟,可是刚才,他到底都在做些什么?

曲耀阳抬手揽了揽弟弟的后颈,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情绪彻底崩溃以前,他还是想要尽快回到自己家里去。

“庭外和解?那不就是要我公开向她赔礼道歉?这样跟间接损害‘玉奇’的声誉有什么不同吗?”

“裴淼心现在被暂停一切工作事项,等内部稽查小组完全处理完这件事后再谈其他的,你先做我交代给你的工作。”

裴淼心的眉眼一痛,“你的意思是,公司会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而开除我么?”反正又不是没有试过,从踏入社会开始她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所谓的对与错,只有值得不值得。

“自己解决?”陈副总一听都急了,“你打算怎么自己解决?michelle,我敬你是从总公司出来的,可是一地都有一地解决问题的方式,而这件事我们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不能不听公司安排,明白吗?”

坐在夏芷柔身边的中年律师望了望裴淼心,又侧头去望正好端着茶杯置到唇前的夏芷柔,不语。

冲着门口一喝,那扇双开的大门正缓缓被人从外边推开,探进一个娇小的人影。

此刻,她的手中正提着两个便当模样的袋子,探脑袋进来看着他的时候模样怔然,似是被他刚才的暴喝给吓了一跳。

她又害怕又着急,望着他的一双星目里面早已满是晶莹。

******

裴淼心傻眼看着面前两人,只不知道什么时候,做鸡都做成这么光明正大还要讲学历讲化的事情。

大手紧紧握住面前的方向盘,曲耀阳极力压抑着心底的什么,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心间翻涌而上,到大喉头,一阵腥甜。他用力回吞,越是这般越是头晕目眩。他没想到才离开一天,a市就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他总以为在自己还没有办法面对以前的时候暂时走开一下或许能控制得住自己的心。

裴淼心看着他,从眉眼的情绪,所有的所有都是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