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竹马太难猜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16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7章:救火扬沸

树与鱼 26169

“那里不可以呀……”

从庆功宴出来,莫庭的心情很不好,而莫庭没有丝毫掩饰的打算,黑沉着一张脸,油门一踩,直接到了蓝弦家楼下。

一路上莫庭都不说话,蓝弦看着莫庭的侧脸,她明白莫庭在气什么,可是她却什么也没有说。

可是沐菲的脸色却是不好看了,气鼓鼓的看着蓝弦,凭什么同是新人,导演就不喊“卡”,凭什么她就要丢脸,在这里不停的重拍,重拍……

“我们要去联合国抗议……”

当然,众人不担心《神之子》的票房会差,毕竟这部电影有墨云天,墨大神出演……

“我,杀了她,血,好多血……”也许是一年多没有说话的原因,莫放说话时,不怎么连贯,就好像牙牙学语的小孩子。

三是那相册,是最后的礼物,因为融柳要走了……

不是莫家二少,不是谁的莫放,只是随心所欲的莫放。

依旧顾我,踩着优的猫步,蓝弦并不介意舞台只有她一个人。

视频的内容是什么就不用说了。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心,那些对着记者哭诉融柳生前多好,多么照顾他们之类的报道通通没有见报。

“颜总监,你没事吧?”漂亮秘书担心的问着,盈盈水眸含着深深情意,如果是颜总监,她愿意被潜的……

莫庭冷笑一声:“傲气,傲气能当饭吃?傲气可以让他们身后的人放过你?”

当然,来到法国莫庭也有另一个打算,那就是想找机带蓝弦去见见莫放。

他等了太久了,机会放在面前,他开始耐不住了。

蓝弦站在酒店玄关处,看着一身米白色西装的莫庭优的迈着步子朝她走来,那样子就好像解救公主的骑士……

“蓝弦,你听到没,开门,开门?发生什么事了?”

在此,请允许我为您推荐一个人选,她就是我的小师妹林宗儿,我想她应该会符合您的要求?如果您不赶时间的话,看一看如何?”

以前那些女艺人再炒作也不敢太过,而这一次吗?

“别叫我风子。”精英秘书男立马忘了重点。爆怒的大叫一声。

蓝弦真的是特别的吗?

“他们的包厢在哪?”

双眼微闭,蓝弦缓缓睁开了双眼,眼眸中带着水气,泪却是流不出来。

莫庭的出现她很意外,不过既然来了就得要好好的发挥一下他的价值,借莫庭告诉墨云天,她蓝弦没兴趣成为代替品,这样也是不错的。

莫庭微微点头,视线轻扫,明明一个人都没有入他的眼,可看在对方的眼中却像是莫庭在看他,对着他笑一般,于是一个个笑的更加卖力了。

蓝弦这种云淡风轻的态度再次惹怒了沐菲。为了打压蓝弦,大把洒钱拉拢剧组的人,一至将蓝弦排除在外,除了男主任宇泽偶尔会和蓝弦说几句话外,其他人都想而不敢。

不知为何,莫庭就觉得那蓝弦身上的红肿该死的刺眼,他特别不能接受,蓝弦的身上就应该如同他刚刚看到一般光滑如玉,就算有什么痕迹也应该是他莫庭弄出来的,而不是那些该死的虫子。

“是呀,我在融柳心中,肯定是不一样的,融柳把什么都给我了,她的财产,她的嫁妆,还有她的影集……”莫放连连点头,咬着唇……

“蓝弦准备好了吗?”蓝弦来到剧组临时搭建的一个山洞里,导演关切的寻问。

轰……

蓝弦的脑子了再次无法思考了……“蓝弦?”莫庭第一时间是看向蓝弦,怎么会出这样的意外,他已经可以百分百确定了,最佳新人奖是蓝弦,怎么突然冒出这个周婷了。

蓝弦暗暗记住了这个名字,同时亦记住了橙色年代几个字。

lisa,要幸福……

“怎么不装了?刚刚不是诱惑的很起劲吗?”蓝弦的脸瞬间通红,声音带着几分嘶哑:“莫总,你放开我。”

很快众人就明白什么原因了。

男人似乎用足了劲,抱的紧紧的,勒得她有些生疼。

正在滚床单吗,莫庭绝对是听老婆话,很卖力的滚着……

还有一点就是越到后面出场,机会越小,因为导演和制片人什么都累了,也审美疲劳了……

也不去刷新页面,蓝弦再次检查一遍,确定不会有留下什么痕迹,让人追踪查过来,便关闭了电脑、切断了电源……

一个女人,能在这个圈子里大红大紫本就不容易,而一路大红大紫下来,她还能保持自己的原则,那就更不容易。

蓝弦,明明害怕为什么要佯装坚强?

灰暗的天气、稀稀拉拉的小雨,让融柳的葬礼看上去多了一份萧条与悲伤。

大厅里,很多艺人已经拿着酒杯与导演和制片人攀谈起了起来。

蓝弦给了邵阳一个微笑,什么也没说站在那里。

“雪王牌……”

有,有也不给你……

蓝弦冷眼看着这一幕,默默的坐在角落里,玩着手机……

“你可以开始了。”中间那个大胖子听到蓝弦介绍后,客气的道。

“有什么事就说,吞吞吐吐像什么样。”莫老爷子这下真的生气了,他戎马一生,最不喜欢这种不爽利的人。

众人看刘亦诗与蓝弦的眼神变了又变,圈子里的人都不太相信莫庭为会了蓝弦这么一个新人出手,只是有着绽放的合约着,不得不往这方面想。

“好了,我现在就去上节目,对了告诉主持人与导演,有一个要和我一起参加。”

蓝弦看着白雪铺在她面前的二三十份报纸,脸上的笑越来越少少,眼里的郁色也越来越重。

凌晨两点,她的住处被人潜入,潜入者就是那个看似风度翩翩实则是精神病的莫放。

蓝弦微眯着眼,任美食在舌尖徘徊。“好吃。”

而因为松露的事情,蓝弦已经没有吃东西的想法,和莫庭在一起必须时刻打起精神。

这半个月和蓝弦的相处,蓝弦的专业与敬业他是看在眼里的,可是顾子寒的话也没有错,这个圈子只有一个融柳,蓝弦再像也不是融柳。

导演一声令下,工作人员立马将上前将蓝弦身上的虫子给清理掉,尤其是蓝弦脸上的。

“蓝弦,对不起,那些虫子我检查过的,而且你脸上也有药,我也不知怎么一回事,要不你先喝口水,漱一下口吧。”道具一脸尴尬的递上一瓶水,他也不知道那些虫子是怎么一回事……

天皇娱乐则有四位来,都是天皇的一姐,和融柳同名的人物。负责的经纪人是冲融柳以前那个皇牌经纪人。

给读者的话:

“目前,最让我伤心的是金鸡千花奖,对于一个新人来说,最佳新人奖是最好的肯定,可却因为金鸡千花奖主委会的失误,让我终生遗憾……”蓝弦很官方的回答着,言词间颇有几分指责。

记者从紫心与红颜那里得到了不少爆料后,心满意足的放过两人,然后笑容可掬的问向蓝弦:

“你……就是这样的态度?”叶灵指着蓝弦,脸色变了又变,相比之下叶灵失色了许多……

好低级的争宠手段呀,现在的艺人还真是心浮气躁,还没有她们当年的内斗一半强。

在美国蓝弦虽说小有名气,但绝对不是家喻户晓,美国的记者也没有兴趣来天天堵她,最主要她在美国也不会有什么八卦。

蓝弦歪着脑袋想着,也不知,这样的莫放,他的人生伴侣会是怎样的……

蓝弦一听,低头思索着,对方说的没有错,电影周期太短了,可以赚个名声,但却无法记观众一直记住你,想要让观众对你脸熟,拍电视剧是极好的选择。

“哈哈哈,小事,小事……”成功的与蓝弦交好,简大经纪人很满意。

“蓝弦开戏了……”剧务催了。

呜呜呜,他心中完美的东方女神呀,他还有一组创意没有拍呢,水墨江南,他想的感觉呀……

看着手机,蓝弦的难得忧愁起来。

冰冷的水让莫庭的神智恢复了几分清明,脑子里也不停的想着蓝弦的那句话。

墨云天有着极好的出身,据说他的外祖家是有英国女皇授的子爵爵位,而他之所以为会踏入演艺圈据说是因为一个女人,不过墨云天从来没有说过那个女人是谁……

墨天王猛得站了起来,将衣袖上的钻扣扣好,迈着修长的腿走出化妆间,那模特般的身材、天生巨星的脸,再加上良好从身带来的贵气与优,生生让小小的化妆间瞬间变得如同皇宫大殿。

说完不理会台上发呆的两位主持人,更不理会台下众愤怒的观众,从容而淡定的离席。

“死丫头,爷爷不传消息给你,你就不知道来看爷爷了。”看着孙女儿心情好,幽老也高兴,这个孙女可是他的宝贝呀,她能幸福比什么都好。

他该明白的,在父皇的心中他就是一颗棋子,一颗用来为轩辕晗铺路的棋子,他早该明白,早该明白的,如果父皇真的宠他,那么在太医宣布皇兄终生不能起时就会立他为太子,而不是一拖再拖,直到皇兄重新起来止。

看了闻人靖暄一眼,轩辕晗懒得理他,这人估计脑子还没好,依就那副白痴样。

“母后她们一定是要从父皇那里下手,吴清”来不急和闻人靖暄说太多了,这么长的时间了,母后他们一定动手了,他必须尽力抢救。

一进殿门,轩辕晗来不急下跪请安,便吃惊的走了上前“父皇人,你怎么了?”

“恩,起来吧。”

“谢太子殿下。”婉如的脸上荡出了如花的笑靥,眉角亦带笑,太好了,终于不用回那如狼似虎的曦王府了。

“是”宇定北立马去扶那像烂泥一样的宇定南,吴清没有阻拦,只是赞赏的看着影,这个男人,看似柔弱,却聪明异常,难怪能将宇家掌握于手。

“宇府。”说完后,静待宇敏之变脸。

“不是你宇府,而是宇家的一切。”他怕了,不得不再继续道。

……出城了,城门还有接应的人马,比这安全多了。

轩辕晗慎重的把刚刚从怀里摸出来的一个长条型的东西递给知儿“知儿,拉下面那根引线,把这信号烟发到空中去,会有人来接应我们。”

“你们是谁呀,一大清早的。”

“恭喜爷,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经害了这么多的苦,爷的腿总算能治愈了”吴管家才泪纵横,三年了,这三年了爷受太多的苦了,也承受了太多的失望了,一个又一个所谓的名医都对爷的腿放弃了希望,没想到,没想到那五皇子塞来了的王妃既然给了爷希望。

“爷”刚刚被曦王派出的人又回来了,趁着昏暗的灯光,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很平凡很普通的中年男子,一点也不看他这样的人会像是轩辕曦的手下。

炎烈一边清洗着自己的伤口,一边头也不回的说着“到我们全部死了,或者我们进了京城”

“更何况本王还要留着这双腿,带着我的知儿游遍这晗王府每一个角落呢。”

轩辕晗是个有耐心又极能隐忍心的人,这三个月来知心除了陪他,给他按摩穴位再也没有做其他的治疗,他也不担心,也不追问知心,只是一副很相信很信任知心,随她怎么做就怎么做的样子,他这样的举动让知心感动不已,认为他轩辕晗是真心的爱她的,信任她,这让知心心里最后一丝疑惑也解开了。

“知心”好听的男声伴随着重重的睡意,好似在怨被吵醒,很烦一般。

“晗,我告诉你,我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治你腿上的寒毒的方法了。”秦知心激动的拉着轩辕晗的双方,高兴的说着,太高兴了,实在太高兴了,经过这么近四个月的悉心研究和无休止的试验,她总算找到了方法了,这样,这样,不用多久,轩辕晗就能站起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怎么了?”知心不解了,还有二娘不敢找娘麻烦的时候?现在婉如正得五皇子宠,父亲也在巴结着五皇子,二娘还能放过娘?二娘什么时候那么善心了?

“是呀,知儿没看到,你二娘那表情呀,像是吃了苍蝇一般。”知心哈哈一笑,好没形象呀,想到那二娘的表情,那肯定是绝了,原本以为自己在这相府充大了,连相爷也让她几分了,可听到晗王这一说,她哪还敢动秦夫人一根汗毛呀,要知道,晗王虽然没什么权势了,但那皇子的身份在那,晗王说要待秦夫人如亲娘一般,这相府还有谁敢让秦夫人不开心呀。

“伤还没好,少说话。”知心看到躺在被子里的轩辕晗脸上那不正常的红晕,立马上前查看。

“恩,那个,爷。我”吴清指了指门口,又指了指室内,正欲迈步出去。

“瘟疫,益州怎么会好好的有瘟疫,而且还在这个时候传来。”听到闻人靖暄的话,知心六神无主,显些跌倒,怎么可能,瘟疫?

瘟疫,传染性的疾病,一般是自然灾害后,环境卫生不好引起的。这只是其中一方面而已,按照中医五运六气的理论,在五运六气特殊之年份,或因某运不及刚好与司天之气相矛盾时,会爆发瘟疫。益州那个地方,空旷如野,四周也没有什么污染源,甚至连茂盛的树林都离它很远,那个地方实在称不上自然灾害或者环境卫生不好,古代的环境卫生虽差,但好在地大人少,而且破坏力远不如现代人。

“靖暄,益州,我是去定了的。”曦王府那调动了亲卫队曦卫队前来破坏斩辕晗的治疗,他们的目的不外是偷药或者直接杀了秦知心,不过这厢轩辕晗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以他双腿已残终生将不能行走的事实,还能在这轩辕王朝博得一个与轩辕曦不相上下的地位,可不仅仅是因为他是皇后之子,外公是手握兵权的大将军,他的手段能耐与狠绝与轩辕曦相比只上不下,只不过前几年是因为双腿无法行走,而整个人有些低迷,才让轩辕曦占得了那大大的上风,现在他的腿就要好了,他怎么可能还继续冬眠着,任轩辕曦打呢。

“另外,去大将军府,就说本王的护卫想向大将军的得力干将讨教讨教,让大将军派十个人来府内。”轩辕曦的势力经过这三年的发展,不知壮大多少倍,以现在晗王府的力量,想要与轩辕曦抗衡,怕是胜算不大,他虽不知轩辕曦此刻的力量有多大,但他还是要小心一些为好,现在晗王府不能冒一丝丝的风险。

黑衣人很明白轩辕晗所说的这段时间,抬头看了一眼轩辕晗,什么也没说,一丝表情也没有,眼珠都没有转动一下,就只是看了轩辕晗一眼,整个人便消失了,就那样,在这个房间消失了,找不到来过的痕迹。

秦知心没有死,轩辕晗没有死,秦知心的药草没有丢,甚至秦知心与轩辕晗住的院子都没有被外力闯入,这一晚以轩辕晗大胜完结,轩辕王朝也要变天了。

轩辕晗看了一眼凌乱、无神的郑怜心,眼里闪过一丝嘲笑,郑怜心,活该,你也有今天,我就要让你有口难言,有理难说。

“威胁?”

“知儿”

……

听到这话,轩辕晗叹息,知心说不了解他,他又何偿了解自己,他的世界根本容不下真实的他。

轩辕晗与知心分别混入这队伍中,慢慢的走着。韵琦飞快的甩开了欧阳长祺的手,跑到影的身边,敢紧的解释着:“影,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看到得那样。”

“宇敏之,别以为你们宇家财大势大就可以作威作福,别人怕你,我长天派可不怕你。”一脸的正气凛然,好似他面前的那人是个十恶不赦,仗势欺人的恶霸一般,哦,不对,在他的认知里,对方就是个恶霸。

“不是,我的知儿永远都是那个善良、淡的可人儿,你不是什么犯人,也不是什么该死之人。”

轩辕王朝,这是影唯一高兴的地方,至少,这个地方他还熟悉,至少,他知道他当上的皇帝,知道他力排众异,在闻人靖暄的支持下立毫无背景的她为后。

经过一个半月的调养,宇敏之,是的,影他现在渐渐适应了这个身份,重前他只是一个影子,现在有个真实的身份,虽然一时半伙接受不了,但经过这一个半月的适应已让他完全了解了这个角色,虽无法与他相融合,但却可以用这个身份生活下去,直至他找到另一种生活为止。

“咚”一个响指敲在韵琦的头上“死丫头,也不想想,你什么时候过问过燕子楼的事了,突然要接下燕子楼,爷爷怎么会不知道呢,你真当爷爷老了吗。”

“傻子又如何,知心也不喜欢我吗?”话里明显有些底气不足,知心待他的此喜欢非彼喜欢。

一群人回到黑族后,气氛和刚刚完全不一样了,只因轩辕晗脸上的凝重,知心看了他一眼,再看了看闻人靖暄,什么都没有说,她有她的选择,而轩辕晗有轩辕晗的选择,靖暄也一样,她无权管别人。

“醒了?”

“爷,今天司徒府的水吟小姐执意要进太子府,老奴拦不住,只得小心意意的陪着,生怕她见着知心姑娘乱说一通,哪知,哪知,知心姑娘今儿个就特意出来找爷,刚巧就与那水吟姑娘对上了。”

“司徒水吟说了什么?”轩辕晗的话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但眼神却有几分紧张。

“既然我选择了你,选择了回来。我心里就明白将面对的什么,只要你没有娶妻的那一天,我都相信你”

“那只是最初,新鲜感一过,我就什么都不是了,秦府一倒,虽然我没事,但他的侧妃却一个一个娶进门,我现在在曦王府连个丫鬟都不如。”婉如苦涩的说着她现在的处境,要不是今天轩辕曦要带她进宫来拆穿知心,她可是能连出王府的机会都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