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竹马太难猜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16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6章:破釜沈舟

树与鱼 26169

“那你有看到赵叔叔吗?”“有啊!如果不是他给我打电话,我还不知道呢?他这些天想明鼻了,错怪了你,赵浩的死跟你没有关系。你也知道,老人家要是看开了,就会着急把事情解决了。没有想到你却在电梯里面晕倒了,我已经让他先回去了。”陈晴风心道,直接送他回老家了,这个老头居然还想动沈七七,不是找死做什么?

凤于谦看到秦寂言和顾千城,从半山腰跑出来,就知道这座山有猫腻,当即就交待人层层看守,闲杂人等绝不许靠近,同时封锁消息,任何人都不得将秦寂言和顾千城出来的消息外传,可是……

回来干吗?

“那我们等着鱼儿上勾就好,不用再跑了。”顾千城走不动了,顾不得形象,一屁股坐在雪地里,一坐下去就发现不对劲了。

顺着痕迹跑了一刻钟左右,暗卫和武定发现打斗的痕迹,不远处还有几俱尸体,有黑衣刺客,也有秦王府的护卫。

百米开外还有一个大铁笼,笼子正好是秦寂言坐得马车,拉车的马早死了,血流了一地。

顾千城听到封家下人汇报,就知道要坏事,当下也顾不得去找顾承意,顺着丫鬟所指就去寻顾千梦,准备把顾千梦拘在身边,免得她胆大妄为的做出什么失礼的事……

是以,当赵王派出来的探子,看到孤身出现在无人区的顾千城,便起了拿下她,顶替她身份的念头。

他知道千城重情,却一再用情束缚她。

“放心,父皇一定不会丢下你一个人。”听到龙宝的童言童语,秦寂言心里又是自责又是愧疚。

没错,就是挟持!

“你想去京城,你想见秦寂言和你儿子,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带兵——打到皇城!”他倒要看看,起兵叛乱的人是顾千城,秦寂言要怎么做?

事隔半个月,再次收到顾千城送的东西,顾承欢高兴坏了,更不用提这次的份量,远比上次的多。

“皇爷爷别生气,我大秦有此人才是好事。”秦寂言一动不动,一点也不紧张,好像把皇上惹生气的人不是他一样。

却选了两个中立家族的嫡子,另外两个名额直接放弃,以至于,失去利用伴读培植势力的机会。

老皇帝看自家大孙子真不高兴了,见好就收:“时辰不晚了,你今天就别出宫,去东宫休息吧。”

“皇爷爷,我没有往心里去。”被凤将军恶人无告状,秦寂言脸色很不好看。

凤家在军中握有实权,平日里不管是赵王还是周王,对凤将军都是客客气气的,也只有秦寂言敢得罪凤将军了,老皇帝怎么看都觉得秦寂言不省心。

“是。”副将不敢耽搁,转身就去找封似锦。

血亲骨肉最终却落到这个地步,就算坐上皇位又有什么意思?

顾老太爷从来不是一个嘴上说说的人,他说不理就是真得不理,哪怕是官差要去顾家陵园检查武芸的墓,顾老太爷也没有出面去摆平。

长生门的特使被突来的变化吓了一跳,也没空管他们,左右他们身上都有忠心蛊,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议事殿内,就只有秦寂言和锦衣卫统领二人,两人的谈话被打断,秦寂言也没有继续的意思,只道:“继续查,另派人请荣王世子回京。”到了皇陵都不肯安分,那就回京来折腾吧,他倒要看看荣王世子在他的眼皮底下,能折腾到什么地步。

秦寂言眼眸一扫,冷道:“可想出应对之策?”

只要看到圣后,她们就忍不住,想起血腥取子的画面。

“顾姑娘可平安生产?”看到少女一脸惨白,秋离隐有不好的预感。

“好身手。”那武者却不生气,而是抹掉脸上的血,再次朝暗卫出招,这一次他的招式明显温和了许多,是想要保存实力。

“试就试,你以为我们会怕你。”黑衣人简直暴脾气,挥刀就打了起来,招招狠辣,不留情面,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和暗卫有仇。

封似锦苦笑,“是圣上心胸宽阔。”他在落这一子时,也犹豫了许久,毕竟现在的秦寂言是皇上,不是他之前交往的秦王。

秦寂言仍旧是一副悠哉的样子,好似不将这盘棋局放在心上,即使已露败像,秦寂言依旧是不急不躁,坚守自己之前的策略,不放弃任何一枚棋子。

当顾老太爷让他出一点银子时,顾承志十分犹豫,“祖父,就算我把大房的家产全卖了,大姐姐也不会原谅父亲和母亲,我真的要帮她出银子吗?”

要知道,他们家主子,自从太子与太子妃双双去逝后,就没有笑得这么温暖过,就是在皇上面前,那笑也不是发自内心……秦寂言从来都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皇家的生活也不会教他放过对手,只会教他赶尽杀绝,斩草除根。

虽然只打了一个照面,只过了一招,可猪头六知道,他们全船的人加起来,都不是对方的对手,想要打赢这个男人,只能用阴招。

“不明白才有鬼呢,我都说得这么直白了,你还在装,明明就是心虚。”顾千城没好气的瞪了秦寂言一眼,忽地眼前一亮,说道:“皇上,你说……六扇门的捕快里面,会不会有人和你一样,心里素质极好,不管做了什么,面上都是一副无辜的样子,怎么逼问也逼问不出来的?”

“您……赶不到。”顾千城看了一眼,脸色发白的顾老太爷,和使始装死的封老爷子,就知道这两人都不会出力,只得独自面对了。

“不必,你留下来继续找人。”十一天没有找到人,顾千城不在江南的可能很大,可并不是没有。

秦寂言挥退天牢里的官差和随时的侍卫,独自走在长而狭窄的通道里。通道两旁全是牢房,不过此时全是空的,只有最里面的三间,才关押了犯人。

“赵王叔,住手。”秦殿下打马上前,两旁的人自动退开,给秦殿下让路的同时,又自发地保护秦殿下的安全。

“好。本宫退兵。赵王叔记得自己的话。”秦寂言得了赵王的肯定答复,二话不说就下令退兵,不过临去前,不忘挖个坑给赵王跳:“赵王叔,你今日所作所为,丢尽了我大秦皇室的脸面,我大秦皇室从来没有置百姓生死于不顾的人,你不配姓秦,也不配让本宫叫你一声王叔。本宫最后一次叫你赵王叔,从今天起你便不再是我大秦的赵王,也不是大秦皇室中人,你不配姓秦。”

其他人见状,有样学样,一个个呸了赵王一句,这才离去。

一张嘴,刚刚吃进去的,还有之前吃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圣上,不可。”秦寂言一开口,立马引来朝臣的反对,但是……

他身边的人个个都了解他,这些人要是背叛了,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

她虽然会处罚不听话的小丫头,可从来没有见过血,更没有杀过人,顾千城就这么,在她面前杀了两个人,好可怕!

爬上树,顾千城将自己绑在树上,好歹睡了一个安稳觉。

“啊……”顾千城悲痛得大叫一句,心里又恨又悔。

这男人,简直了……

一个针对秦寂言和顾千城的阴谋,就此拉开序幕。与此同时,远在荒城的景炎,也带着长生门的圣女倪月,从荒城出发,朝京城方向走来。

“谁知道呢,听说平西郡王妃眼睛都哭肿了,可言倾非去不可,为了这事还在殿外跪了一天一夜。”景炎知道言倾为什么要离开京城,又为什么选择去西北,可是……

秦寂言说的一个时辰就要到了,可她却还没有想好到底要怎么办。

凤老将军的血,能渗入风云霁骸骨的。到时候,只要让风遥与凤老将军滴血验亲,只要两人的血能相融就成了。

仵作这句话喊的很大声,不仅仅是秦寂言等人,就是西胡与北齐的死士也听到了。西胡死士当即大声道:“全力以赴,杀死风遥。”

管家说完便低着头,不去看大老爷的愤怒的眼神。

窦氏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顾夫人头上,可老太爷是明白人。顾夫人现在完全被架空了,她根本调动不了顾家的人,能有这个本事的,只有顾千城的亲生父亲,顾家大老爷。

留下五个人沿路清扫痕迹,外加防守,其他人则没着小路回寨子了。暗卫隐在一旁,见这些土匪分工明确,不由得冷笑。

当然,将领不敢透露他们这次是去为皇上办差,只说是朝廷机密任务,要立了功重重有赏。

“不是吧,金珠藏在这里。”顾千城傻眼了,盯头看着自己怀中的小东西,“你不会知道吧?”

在城内,拿下秦寂言。

“承欢很有天赋。”言倾看到承欢的安排,不由得赞道。

顾千城无奈的道:“没办法,承欢虽然有些天赋,可并不是天赋异禀的天才,他只比普通人强一些,我不能要求他每样都做到最好。”不是不想,而是人的精力有限,做不到。

要知道,上次一战,他们还没有打过瘾,赵王就跑了。

女人的青春很短暂,而这个时代女人的青春更短暂。她现在十六岁,要过了十八岁还未出嫁,她估计就嫁不出去了,要去家庙和老夫人为伴了。

“大小姐……”服侍的下人看到,连忙上前,却被顾千城拒绝了:“不必管我,我随便走走。”

顾千城在景园的生活十分规律,作为景园的主人,景炎很清楚顾千城什么时候用膳,什么时候休息,他回来的时间是算好的。

“殿下?”要不是看到秦殿下坐在她身边,她都要怀疑自己被绑架了。

“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顾千城说是这么说,可仍旧低着头,就着秦殿下的手,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是的,母蛊就在令牌里,捏碎令牌就能拿到母蛊。”母蛊一直都在顾千城身上,要不是这样,武毅也不会处心积虑的接近顾千城。

都是面前这个贱人害的,顾千城毁了她女儿的未来,就别怪她下狠手。

顾千城走到顾夫人身边,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前,上前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母亲,不管官司打下来会如何,你的名声、顾家的名声肯定是臭了,到时候千雪妹妹在赵王府,还有好日子过吗?到时候还会有好先生,收承志弟弟吗?”

那些个官员一路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偶尔用眼角的余光,扫一扫想看热闹又不敢直视他们的百姓,十分享受百姓对他们的关注。

可是一品大员说出来的话,他们不敢反驳,只能捏着鼻子回去,想办法梳理人流,免得真把城门口堵住了。

“城门人多,城外没有几个人,能出什么事。”围观的百姓虽多,可这些人只要一听到皇上进城,就会立刻让道,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是什么?”顾千城问话时,看向坛中的人,坛中的女子虽然有其阴暗的一面,可她们被装进坛子的时候还很年轻,即使被关这里长达数十年,可还是没有学会不着痕迹的隐藏心事。

“就算还有别的要求,可也不能这么高呀,六百万两我根本拿不出来。”药王谷拿得出,,可药王谷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吹来的,现在大秦张口就是六百万两,这简直是抢劫。

“所以,你要离秦王远一点。”封似锦很认真,很认真地看着顾千城,直把顾千城看得发毛,这才道:“千城,等我三年后回来。”

赵王太忙,忙到完全没空管秦云楚,让秦云楚得已在赵王的眼皮底下,一点一点积蓄力量。

“再这么下去,我们早晚会被他们耗死。”顾千城抹了一把汗,将手中的馒头递到秦寂言面前。

在官府没有重新建立起来前,秦王只能让军中的人维持城中的安危,以免发生暴乱。

承欢说封似锦很贤惠,这话倒是没有错。

“没手。”秦殿下一手木盒,一手卷宗,真得空不出来手来。

有一份足够了!秦寂言可以在景炎面前,嚣张的说他输了,可他却无法说自己赢了。

自从被景炎派人送回来后,顾千城就坐立难安,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她这会怕是会不顾一切冲出去,然后又被景炎的护卫打回来了。

真不知,今晚的结果到底会是怎样?顾千城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可顾承欢依旧摇头不肯说,“姐姐,我的腿已经没事了,大夫不是说休养半年就能恢复正常吗?我们不提这事不行吗?”

顾千城起身欲走,顾承欢飞快地攥住她的衣摆,“姐姐,不要去查。我说,我全说……”

想到自己受到的羞辱,顾承欢没有哭出声,可眼泪却越流越多。有些事不能告诉姐姐,他一个人承担就好了。

“兵马不是问题。”西胡内乱,就算没有风遥带来的兵马,他也有信心打赢西胡。

“朕就吓你了,还不快讨好朕,不然朕可要重重罚你。”秦寂言继续和顾千城咬耳朵,双手则与顾千城的双手紧扣。

这世间会注意到他高不高兴,会花心思哄他高兴的女人,恐怕只有顾千城一人了。

“啊……”顾承欢痛得大叫,身体不受控制的弹起来,却被顾千城死死按住了。

顾千城看了顾承欢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姐姐给你吹吹。”要放在以前,承欢是不敢和她这么亲近的,受伤的承欢很脆弱。

“小的这就去。”大管家松了口气,转身欲走,却被顾千城叫住,“慢着。大管家,你可知承欢因何受伤?”

“大管家,派人去军中查清楚,我要知道承欢的腿是怎么伤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伤了她弟弟,她都要对方付出代价。

半个月,正值北齐对景炎发起猛烈攻击之际,长生门的人悄然出现,趁战乱将倪月带走了!

“这些都是借口。”景炎也想用这些理由来说服自己,可是没用。

在顾千城悠哉的安排自己的生活时,秦寂言正命人划着小舟,拿着地图沿护城河一路往下走。

“你回……京城吧,本王派人护送你回去。”秦寂言加重抱住顾千城的力道。

此时,顾千城已完全控制好自己的心情,没有流露出半分伤感,而且一上马车,顾千城就和秦寂言讨论那些干尸的事。

秦寂言知道顾千城不是在寻问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顾千城没有说话,静静地陪着顾千城工作。

“并不是心疼,而是自己的事自己做。”她不介意用秦寂言的人,也不介意用秦寂言的势,可有些事需要自己做,比如保护顾家。

“皇上之前没有王妃,也没有定过亲事,他要立谁家的闺女为后?”几个大朝回过味来,开始思索秦寂言那句话,可是……

虽说,他们私底会高傲不屑的说封大人是墙头草,可他们心里不知道有羡慕封大人,恨不得以身代之,可惜……

说实话,顾千城是很不想去江南的,太不安全了。可她和秦寂言没有选择,谁叫他们的命脉,被管家卡住了。

原本因为武芸棺木被挖一事,顾国公对顾千城还有几分愧疚,可在千城把老夫人逼走后,这份愧疚就消失了,甚到被厌恶给取代了。

顾千城没有拒绝,伸出血淋淋的手。

“带着他走吧,我们趁早赶到江南。”在这条黑船上呆了十几天,顾千城已不奢望在半路上,能碰到秦寂言了。

趁村子里都睡死了,顾千城悄悄起身,将藏在屋顶上的干粮取了下来。说是干粮,其实就是一些干果、干肉还有干草。

“当我没说。”顾千城一看就知,这是有人欺秦王不懂,真要追查下来,那些人也有理由,一句:这是常识,我们以为秦王早就知道,就没事了。

秦王府的绣娘,手工活会比千城差吗?

“我需要一个人帮我记录。”顾千城拿起刀,对秦寂言道。

“你来吧。”顾千城默默退下,将匕首递给秦寂言。

人这么多,后退的路就那么几条,大家一窝蜂的挤过去,人挤人,人踩人,根本没有办法正常行走。

顾千城也没不扭捏,大大方方的窝进秦寂言的怀里,头倚在秦寂言的胸膛,听到这话,抬头问道:“什么都可以吗?”

后院的事,没有那么多是非对错,只有做得漂不漂亮,顾老太爷是个精明的人,自然不会刨根问底,训斥儿媳,说儿媳有错。

至今没有一个出来,连尸体也没有。

“只要能找到龙凤果,牺牲一点人算什么?”长生门的人冷冷地说道,完全不将季诺看在眼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