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竹马太难猜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16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2章:书不释手

树与鱼 26169

“我说我说,我全都说……当年水菡早产……是因为……因为……”

男人说着,长臂一伸,将水菡的身子搂在怀里,贴得紧紧的。

“呵呵呵……不错,嘴都挺硬的,不过,这警局嘛……我是不会去的,但是你洛凯旋就……”蓝覃的话还没说完,只见秘书慌慌张张就进来了。

,他自己先在手上试过了没事,才会给水菡用。

有人也露出讥笑:“洛琪珊可不简单啊,以前是跟梵氏家族的继承人梵狄,交往了一阵子,但在婚礼上,不知道为什么新郎却变成了晏锥。可能是她脚踏两船甩了梵狄,也有可能是梵狄发现她有了晏锥而甩了她。总之,这女人不是个省油的灯。”

蓝覃轻咳了两声说:“大家没看错,这是一把手术钳,是由晏太太捐出来的。”

是洛琪珊的三姨妈——梁玉?

小颖记住了一些为她助威的人是什么昵称,比如“乖乖宝”,“劈你闪电侠”“鹰王”等等这些热心人,都是小颖感激的对象,她默默记下这些名字,有种淡淡的温暖,是来自于这些“陌生人”的……

再说了,这件事,梁悦和洛凯旋都问心无愧,蓝覃曾经坐牢,那不是这夫妻俩陷害他的,当中的误会还没能搞清楚怎么回事,这种时候千万是不能让人知道的。

满以为这男人会大怒,谁知道竟是好心劝洛琪珊和蓝泽辉另找地方亲热?这该说他很大度呢还是根本没将洛琪珊当成老婆,没将她放在眼里?

一阵寒意袭来,水菡哆嗦了一下,打个激灵,身子颤抖着……冷啊,可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赌场的门。

可童菲听到那三个字就不由得背脊一僵,暗暗摇头……方凯琳和她的朋友进来了,真是不巧。

“借口?”赫淑娴倨傲地嗤笑:“我不需要对你们找借口,我要说的都是事实。”

何宇森冷笑一声,隐隐发赤的目光里透着贪婪与阴险,低喃:“金虹一号……梵狄一定是赶去了,看来,有人已开始行动。接下来,且看梵狄如何应付吧,呵呵呵呵……”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亲完之后还一脸满足欣喜,两眼放光……这一幕全都被门口的男人看见了,不由得呆住。

只即使这样,事情也没了挽回的余地。老板娘不耐地挥挥手,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别再废话了,不管你说什么都没用。你现在就走!”

,专业,这就够了。

晏锥面不改色,只是那双墨眸里快速闪过一丝丝诧异……万万想不到洛琪珊居然会这么说,这又是为何?难道真的错怪她了?这件事不是她跟她父母串通的?

像是不会有人在这儿,可如果仔细看,就能看见一台机*后边有几缕淡淡的白烟冒起。

水菡躺在病床上休息,这里只有洪战和晏鸿章,却独独不见晏季匀。

杜橙忽然笑得很灿烂,极尽讽刺:“呵呵……你回去照照镜子吧,谁像你这样才十八岁就肥得跟一座山似的,还不肯承认自己是胖子?胖子,要不要我介绍几个整形专家给你?帮你抽脂减肥,价格八折!”其实他是说得有点夸张啦,人家童霏体重也不过才一百二十斤,不算很胖,确实只是小肥肥。

“你老低着头做什么?我又不是老虎,我不会吃了你。”晏季匀这话有点调笑的味道,但水菡可没心情和他调笑。

“走。”晏季匀搂着水菡往下边台阶走去。

晏季匀当然明白了,他不会为难毛秉华,但晏家的其他人是否也像晏季匀这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回想晏鸿章对晏季匀做过什么呢?在晏季匀父亲死后,晏鸿章曾将晏季匀流放去澳洲;之后又将晏季匀召回,任命为炎月的总裁;之后,晏鸿章为晏季匀物色了邓嘉瑜,可晏季匀不喜欢;水菡出现了,怀孕了,晏鸿章最开始要想用钱将水菡打发走,但在知道她是沈玉莲的外孙女时,晏鸿章改变主意,逼迫晏季匀娶了水菡,就连结婚证都是晏鸿章一手包办的,晏季匀和水菡没跨过民政局的门槛……

“师傅,我错做什么了吗?”

看她如此戒备,晏季匀忽

“儿子,妈妈给你穿衣服!”水菡赶紧地过去,将小柠檬从被子里抱出来,要给他穿衣服了。

小柠檬眼睛一亮:“哦,原来是那个叔叔啊,我记得我记得!叔叔你又来给我们画画吗?这次画了什么呀?”

冷不防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是山鹰。

听到这种像无赖似的话,兰芷芯无法生气,只觉得全身都被一股暖洋洋的东西包围着……她不是个爱哭的人,可现在她真想大哭一场,不是伤心,而是欢呼她遇到了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金灿灿的大闸蟹,还有三十年陈年花雕,这简直就是幸福啊!

事实证明,嫣嫣出招向来都是没有最震撼,只有更震撼。

一家三口的到来为这栋别墅增添了无限生机,仿佛所有的植物花草鱼鸟都一下子变得鲜活起来。紫红的土壤散发着清新的味道,混合着园子里桂花幽馥的香味,钻进鼻息,让人在心旷神怡之际又更加深了对这片土地的眷恋。

“嘻嘻……不要玩别的,就玩这个,我看过电影,我知道怎么玩……”洛琪珊又露出天真的笑容,但看在晏锥眼中,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并不好,可终究是有血缘关系的,晏季匀的眷顾也仅限于这个原因。而今天,就在刚才,他进门时发现水菡不在,他明白那是水菡因沈贝的存在而赌气离开,他觉得自己可以做点什么,比如,不再跟沈贝见面,或许水菡知道了会开心一点。

“哈哈……哥哥你看王睿脸红的样子好好看哦”馨头靠在晏季匀怀里,咯咯咯咯地笑。

兰芷芯用一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她:“你没发现晏季匀和梵狄都很在乎你吗?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你这颗不起眼的小草,毫无情趣的小白兔会招惹到两个那么极品的两个男人为你争风吃醋,但自从那天在夜店之后我想通了。就是你的不起眼,甚至是out,才是他们看中的地方,因为现在这社会,你基本上可以说是罕见的奇葩了,身在豪门中却还能一直保持这样不被污染,你简直就是那两个男人心目中的灯塔,是明珠……”

沈云姿没有去打听晏季匀的下落,她认为晏季匀一定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知道她住进晏家根本就是有所图的,知道她在他面前表现出的感情有多虚假。她不敢面对他,不敢去想象他冰冷的眼神。她说服自己要忘记这个男人,重新开始,她甚至想着能在周围物色一个门当户对的高富帅结婚。

晏锥在盛怒之下忙不迭地穿上小内,可是,就在他急于完成这个关键的动作时,洛琪珊却有了可趁之机!

不要用针线,也找不到接缝

看她这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晏晟睿本来想严肃点的,却不禁笑了……这一笑,犹如千万点星光乍现,魅惑无边。

晏锥黑亮深邃的眸子隐隐泛着邪肆的光芒,低声说:“女人……你是故意要挑衅我吗?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惹到我的下场,不是那么好受的。”

“你真吵……”晏锥一声低喃,下一秒,他性.感的双唇已经攫住了洛琪珊的唇瓣……

洛琪珊呆了,他……他居然又吻她了,这是在调.戏吗?

“我……”洛琪珊想说话,可这一张嘴却便宜了这男人,他顺利地攻城略地,掠夺者属于她的香甜,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这护士居然是护士长?短头发,是昨天中午在休息室里被洛琪珊推出门去的另一个女人。

胯下脸:“为什么不可以?我是你的男朋友啊,照顾你,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廖辉心里早就把晏季匀骂了个遍,但他自从当上沈蓉的厨师时就

大家面面相觑,虽是有些惶恐,但其实心里听着谢谢两字,还是有一阵感动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