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竹马太难猜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16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04章:辞尊居卑

树与鱼 26169

不仅是他,各个魔神,乃至那些不灭仙,都在掌控者的掌控之下,最后关头,黄泉、青莲等强大魔神将一身都本源献祭,给了林逸这位盘古之子,不愿意成为掌控者一份子。

“也是!”盘古暗暗捏了一把冷汗,庆幸自己肉身足够强大,接着他转移话题,笑道:“夫人,你看,逸儿也不需要你我帮忙了,不如我们前往天外其他的世界游玩一番如何?”

那老人惊滞,连连的喊道,“王妃要折杀草民了,是王妃刚刚的一番话,点醒了草民,草民惭愧呀,王妃乃真正的女中豪杰,好气魄,好胸怀,让全城的百姓敬佩。”

果然,上官云端这话一出,看到她极力挤出来的那丝轻笑便挂不住了,瞬间的僵住,脸色更是愈加的一沉,不过,她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微微的垂下了眸子,保持着沉默。

“老爷,这是怎么了?”丞相夫人看到他一回来就让收拾行礼,不由的急声问道。

“呃,你现在已经是皇上了,为何还要回府?”上官云端微微蹙眉,有些不解地说道,太上皇已经让人安排好了一切,也将王府中的一些东西都搬过来了,他这个时候,竟然还要回王府?

上官云端隐隐的感觉到,凤阑绝似乎有些紧张,不知道是对那个女子的紧张,还是因为其它的。

“恩,倒也可行。”皇上也微微的点头,而皇上此刻,却是有着他的打算的,他对蓝岚是十分的了解的,蓝岚从小聪明过人,不管学什么,都是最快的,就连一般的男子都比不的,更不要说是那些女人了。

“真的,真的有这么多。”皇上翻动着手中的帐本,忍不住的惊呼。

凤阑锐听到她的话的,本就阴沉的脸色瞬间的变黑,一双眸子中却是微微的圆睁,有着几分难以置信的错愕,惊声道,“你从何处得来的消息?”

她只有在毛笔上的墨用完了的时候,才微微的抬一下头,重新蘸上一些墨,但是她那双眸子,却并没有望向任何人,只是专注的写着她的答案。

“连绝王都没有加到,那其它的人就不可能知道了,所以这个女人肯定是乱写的。”夜如梦听到凤阑绝的话,双眸微闪,连连地说道,她这话虽然是贬低上官云端的,但是此刻,她的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着凤阑绝,一脸的爱慕。

这一次,上官云端是真的有些想不明白了。

秦思柔愣住,有些意外的望着上官云端,似乎没有想到她会回答的这般的干脆,这般的绝裂,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她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略带无奈,却又带着几分心疼的笑。

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大意,他的脸色微微的一沉,再次不些不放心的命令道,“要随时与他联系,一有情况就要禀报与朕。”

因为,她现在是上官云端,她要扮演好上官云端的角色。

只是,他的动作却突然顿了一下,望向了地上柳如絮,犹豫了片刻说道,“你为何不把它用在絮儿的身上?”

双眸微抬,却看到叶寒正慢慢的向着她这边走来,今天的叶寒跟平时有些不一样,平时的他,可是唯恐天下不乱,但是现在的他,却是有些没精打采的,而他的脸上,似乎有些几分沉重,或者还有着一些沉痛。

“凤忆希,你到底要本王怎么做?本王歉也已经道了,为了弥补两年前的错,如今更是再次正式的来提亲了,你还要本王怎么做,你才满意?”阑魅辰此刻似乎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了,不由的低声吼道,眸子中的怒火也微微的升腾。

也就是因为如此,当皇后发誓说会把东西给她时,她才答应了皇后。

可怜天下父母心呀,女儿远嫁,做父母的怎么都放不下这份心。

“或许吧。”秦思柔有些闷闷地说道,说真的,她真的不抱太多的希望,而且,她觉的那个什么天下第一神医吊儿郎当的,没有个正形,不太可信。

他这是糊弄谁呢?

虽然此刻她是对上官凌雨说的,却是明显的故意说给上官云端听的。

相对的上官凌雨便沉稳的多了,只是进宫时,惊愕了一下,然后便垂下眸子,慢慢的跟在宫女的后面,标准的大家闺秀的样子。

“大家想一个,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还想不出一个整治她的办法。”那女子狠声说道。

为了夜无痕,她真的可以纵容,容认到这种地步吗?

是他太傻,竟然会以为,她嫁凤阑绝是为了报复,竟然还天真的以为,她的心中仍就爱着他,还会等着他,甚至还傻到去抢亲。

是呀,凤忆希说的很对,他对主动接近他的人,向来都是保持极高的警惕,以为,他们都是有目的。

而他在说完这话时,便迈动脚步,离开了。

“怎么?这么激动?”凤阑绝看到她的样子,略带不满地说道,声音中,已经明显有了几分醋意,“不会是后悔当时自己不在场吧?”

“这个。”微微回过神来,老夫人一脸愤怒的想要冲过去跟二夫人算帐,但是上官傲天却是快速的拦住了她,而凤阑绝也在同时一只手快速的伸出,在她的身上轻轻的点了一下,她还不曾说出的话,便禁在了嘴里。身子也真正的僵滞,不能动弹了。

而房间里,那男人仍就紧紧的抱着上官云端,见上官云端没有说话,以为她生气,遂再次解释道,“小晚,你生气了吗?我也知道,那样可能会坏了你的计划,但是你也知道,我的心中一直只有你,不可能会碰其它的女人的。”

“其实,你应该找一个好女人,成家,然后有自己的孩子,有一个幸福的家。”上官云端真的很感动这个男人的真情,但是,却也不想他扯的太远了,不由再次轻声说道,想着把他拉回到她的问题上。

“你不要乱喊,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只是,二夫人望向那个男人时,却是一脸的愤恨,声音中更是明显的指责。

说话间,便慢慢的倒了下去。

凤阑绝的眸子再次望向皇上,沉声说道,不给皇上任何回避的余地。

皇上双眸微闪,眸子中也隐隐的多了几分希望,毕竟若是凤阑绝真的暗中帮助上官云端,那么就是凤阑绝先破了规矩,众人也就不必再接受惩罚了。

淡淡的声音中,立刻便多了几分轻柔。

她相信他,不会让她惹上不必要的麻烦的。朦胧的月光下,那是一张足以让人窒息的脸,美,媚,妖,惑,没有一个人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词可以形容这张脸。

不错,像主子这样的女人,的确不是一般的女人能比的。

她的笑很美,美的让人恍惚,美的让人忘记了呼吸,她的话很轻,很柔,轻柔的如同可以滴出水来,轻轻的触动着别人的心。

刚刚还一身的冷冽,此刻却是装出委屈的样子,上官云端完全的愕然,这个男人变脸也太快了吧。

若是救她一命,她就以身相许,那她对自己的感情也太不负责任了,当然,她听的到,他刚刚声音中的轻笑,知道,他只不过是开玩笑的。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似乎刻意的提醒道,“李公子可要一个一个地看仔细了。”

这次李玉只是快速的扫了一眼,根本就没有去细看,便快速的回道。“不认识。”

“本公子当然看清楚了。”李玉回答的十分肯定。

随即转向尚书大人与夜无痕,轻声道。“王爷尚书大人,王爷,您们说是吧?”既然夜无痕自己来了,那她自然要好好的利用一下。

“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连一次冷冽,沉稳的夜无痕都忍不住问道,冷冷的声音中有着无法掩饰的担心。

“她并不是真怀孕。”叶寒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眸子深处有着几分寒意,声音中也隐着几分冰冷。

“我已经让隐将这事通知凤阑绝,不过并没有跟做任何的解释,我倒也有些期待他的反应呢。”

走在前面的夜无痕看到面前的情形,脸色也瞬间的阴沉,一双眸子,亦是微微的眯起,冷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狠毒的女人,竟然对一个傻子下狠手,哼,今天,她就当替以前的上官云端出口气。

从那些下人的态度看来,她的确是南宫家的大小姐。

月儿虽然挨了打,她仍就紧张的将上官云端护在身后。这下意识的动作,让上官云端的心中,多了几分暖意。

那个男子惊住,身子微微的一颤,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害怕,更有着太多的惊愕,传言中,不是说绝王选的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傻子吗?怎么竟然会有这般的魄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