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50章:历兵粟马

第50章:历兵粟马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殇桃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诸多疑问,身体的限制,三千大道被控制,别说进攻,此刻的林逸被掌控者控制着一身力量。

当小妖敲下最后一个字,心里忽然有些空荡荡的,脑海一片空白,仿佛失去了什么。 [看本书请到]

微微思索了片刻后,才低声道,“进去看看。”

不过,上官云端此刻越是阻止他,便说明,凤阑绝肯定在里面,不管怎么样,他都一定要进去,将凤阑绝与那些大臣揪出来,只有那样,才能够彻底的除去凤阑绝。

像这样的表演,他还第一次看到,要说,整个表演怎么着也要半个时辰,结果,硬是只有两刻的时间便完成了。

“不足月出生的孩子也是经常有的,是你,太多疑了。”上官傲天的眸子微微的闭起,隐去了些许的沉痛,然后再次慢慢的说道,他不明白,老夫人为何非要针对鸾儿。

“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上官傲天却再次打断了她的话,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向二夫人,眸子中那嗜血的寒光,便直直地射在她的身上,他的唇微动,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等我查出是谁伤害了鸾儿,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她是万万没有想到上官云端会这般和气的对她,她原本以为,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后,一定会很生气,一会发疯,却没有想到,上官云端根本一点都不生气,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行人快速的来到大殿,整个大厅中,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身边的侍卫,听到他的命令,怎么敢有半点的耽搁,连连想要去准备马车,毕竟这路途太远,做马车会舒服一些。

只是,凤阑绝,却突然的一个快步走向前,径直将那侍卫套在马车上的马,拉过了一匹,快速的跃上马,一个急鞭,便快速的向着京城的方向奔去。

凤忆希这服务可真够到家了,还真的是身兼多职,为了上官云端,什么都包了。

凤忆希的双眸微微的闪了闪,一脸无辜,却又故意带着几分刻意的害怕般地说道,她这话,分明是说给蓝岚听的,前面发生的事情,是衬托,后面凤阑绝的态度才是关键。

“恩,好香呀。”她把花微微的靠近鼻子,闻了一下,一脸陶醉的说道,然后望向那女孩,轻笑道,“小妹妹,谢谢你。”

因为,他知道,一旦凤阑绝知道了是絮儿给上官云端下的毒,是绝对不会放过絮儿的。

“你是想要逃开吗?是怕她知道什么吗?”那个女人显然仍就不死心,再次开口说道。

凤阑绝也有些好奇,他虽然十分的了解她,但是此刻却也猜不出,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众人听到她的话,都纷纷的变了脸色,有着几分难以置信的惊愕,这蓝城的公主是疯了吗?

“你想跟本王妃比试,是吧,好本王妃就答应。”上官云端岂能不明白蓝城的心思,她知道,今天不给这个女人一点教训,这个女人就永远不会长记性。

而只是算了前面的几个,他就已经有了些许的时间,只怕比她刚刚写出答案的时间多了两倍。

那声惊呼很轻,而且她是刻意的学的公主的语气。

众人看到那突发的状况,本来也是一脸的不解,再听到上官云端的话,更是一脸疑惑的望向夜如梦,是呀,公主突然拿砚台做什么?

“是。”那个侍卫恭敬的应着,然后快速的从凤阑绝的面前,将刚刚上官云端写的满满的那张纸拿到了皇上的面前。

“这儿没有什么黄嫂,姑娘只怕走错地方了,这儿是将军府,可不是随便就能闯进来的,外面的护卫都在做什么?”老夫人看到她的样子,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略带严厉地说道。

“多谢王爷。”凤阑绝也衷心地说道,一颗心也终于放下。

“你能够明白,他今天的那声恭喜,那声祝福,是如何的说出口的吗?你明白,他当时是怎么样的心情吗?”秦思柔的眸子再次的转向上官云端,低低的声音中,亦是满满的心疼。

上官云端的脸上多了一丝深思,这个女人跟夜无痕到底是什么关系?

“柔儿,这次或者。”夜无痕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不忍,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沉痛。

“我说,这天下没有我医不好的病,放心,我一定会医好她。”叶寒望向秦思柔,有些得意地炫耀道,只是,话语微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过,就是有些麻烦,时间也很会很长。”

“皇上放心,属下一直让人在阁厢院外守着,这其间,没有一个人离开,就连一个下人都没有离开过。”那个侍卫听到凤阑锐的话,再次连声回答道,这次的话语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得意。

站了片刻后,便转身离开了。

“本王回去后,会直接将府中所有的女人谴走,包括你。”夜无痕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但是说出的话,却让秦思柔愣住。

不由的微微压低声音说道,“皇兄,你的心上人来了,你还不快点过去。”

“王爷说过,不会强迫我的,但是王爷现在这又是什么意思?正式的提亲,是想让我不得不因为凤月国与蓝城的关系而屈服吗?”凤忆希听到他的话时,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再次的冷声质问道。

什么叫做狗咬狗,她们两个应该说是最好的例子了。

这件事,他绝对不会不管。一定要查个清楚。

凤阑绝此刻是越想越惊,只想快点飞到她的身边。

只是,上官凌雨却是暗暗惊滞,特别是在听到凤阑绝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后,心下更多也几分担心,既然凤阑绝这么爽快的答应,而且还要当着爹爹的面为她戴上,便说明,凤阑绝的心中是真的爱着上官云端的。

走到轿子前,有专门掀轿帘的人恭敬的将帘子掀开,上官凌雨便慢慢的踏进去,坐好。那帘子慢慢的放下。

两人说话间,叶寒已经走了进来。

有些呆愣的望着她。

“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一定要查清楚了,量这几个人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而且这皇宫中岂是那么容易能进的,所以,这事太过蹊跷,不能就这么将他们杀了。”而丞相听到二皇子的话,却顿时反驳道。二皇子听到丞相的话,双眸微眯,眸子深处多了几分狠意,这只狡猾的老狐狸,不知道坏他的事,他当然知道这只老狐狸打的是什么主意,不是就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凤阑绝吗?

而那几个黑衣人更是纷纷的惊住,二皇子的意思不会是想让他们供出他吧,但是想到二皇子的自私与狠绝,绝对没那么好心。

怒吼间也快速的拦在了上官云端的面前。

“恩,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上官凌雨也微微点头,双眸微转,看到前面的树枝时,唇角扯出一丝冷笑,“等会,出去的时候,走在她后面的人,在经过那根树枝时,把她的衣服划破,然后再挂在那树枝时,其它的人,围在四边,做掩护,到时候,别人只会以为她不小心挂在了树枝上,把衣服挂破了,不会怀疑什么的。”

向来冷静的他,向来沉默少言的他,此刻只怕比谁都冲动。

“叶寒,这个时候,你竟然跟本王开这种玩笑,你信不信本王真接杀了你。”凤阑绝知道上官云端安全后,不由的将怒火全部转移到了叶寒的身上,这个男人,还真唯恐天下不乱。

难怪他的人没有发现他们离开,原本是有秘密通道,难道丞相没有发暗号,只怕是丞相当时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进了皇宫后,他便直直地去了太上皇的寝宫,只是,到了太上皇的寝宫外时,却看到,他原先的那些侍卫,都已经被换下了,只是,不知道,现在的太上皇清醒来不没有?

而且今天的局势已定,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机会了,只是,他一直都伪装的极好,凤阑绝是怎么发现的?

苏月情唇角微抿,身子似乎微微的有些僵滞,望了一眼那个侍卫然后再望向地上的丫头时,身子微微的颤了一下。

只是,这次却似乎更多了几分伤痛。

“其实,那天晚上,他根本就没有碰你,不是吗?”那个男人没有再给她开口的机会,有些急切地说道,只是,他说出的话,却是让上官云端微微的惊住,这人说的他,应该是指爹爹吧?

尚书大人有些犹豫的望向夜无痕,等待着夜无痕表态。

李玉的案子,他倒是不想过多的过问,毕竟今天他既然出现在了这公堂之下,尚书也不敢肆意包庇。

皇上的脸色瞬间的阴沉,一点一点慢慢的变黑,这凤阑绝也太不给他面子了,竟然真的要让他也在这大殿之上学狗叫,真是岂有此理。

惹到了他,岂能就这么算了,这个老狐狸也想的太美了吧,真以为,他是那么好欺负的。

她的声音中,带着太多的高傲与自信,似乎这整个天下,就唯她独尊般。

今天绝王竟然还娶了别的女人。

张大旺瞬间石灰成雕塑,腿一弯,便直直的跪在了地上。一张嘴大大的张着,竟然连痛呼都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