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37章:祸枣灾梨

第37章:祸枣灾梨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殇桃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今天她干了一件非常刺激的事情,弄巧成拙的几率非常高。不过现在已经做了,她也就不能考虑后果了。

他可没有忘,以封大人为首的文官,是如何支持秦寂言,又如何给他没脸的。

如果顾家的麻烦解决了,或者新皇继位了,那么封家会愿意为封似锦求娶她。

战争已到白热化的阶段,地上尸体躺成一片,可此时却没人有空收尸,一个个踏着敌人的尸骨,踏着同伴的尸骨往前冲。

顾千城默默地嚼着,同情地看了五个暗卫一眼: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你们家王爷太凶残了。

接下来,又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很快就到顾府角门,可秦寂言却没有让马车停下来,而是让车夫把马车停在仪门前,然后让人去通报。

顾千城愣了一下,表示她似乎懂了秦殿下的需求。

泪,怎么也止不住,滚烫的泪珠落在地上,“啪”的一声摔碎,就好像景炎千疮百孔的心。

就算他没有到过西北,可也知西北离京城有多远。

顾千城幽幽地看了秦寂言一眼,“怎么,你很得意?”

“龙宝你放心,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父皇都不会丢下你。”焦大人说得没有错,人心易变,他不能把龙宝交给别人。

“你,你的女人?你就是给彭爷带绿帽子,拐着他的小妾私奔的人?”猪头六瞪大眼睛看着秦寂言,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如果可以,谁不想活得明媚灿烂,谁愿意费尽心机,成天算计,众叛亲离?

老皇帝之前发火时,没少责骂身边的人,下人都吓得不敢上前,可只有五皇子从不退缩,即使被老皇帝随手丢出来的砚台砸的头破血流,第二天也像是没事人一般出现在老皇帝面前,绝口不提自己的伤,言词中只有对老皇帝的关心,和对秦寂言的担心。

二夫人连连应是,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凭空踏步,衣袍飞舞,风姿卓绝,步履潇洒,哪里还能找到滑落下来的狼狈。

又或者,老太爷根本就没有想过,把赵王造反的事告诉皇帝?

不过,顾千城几乎可以想到,就算老太爷说了,这份功劳也不会落在承欢和言倾身上,老太爷怕是要用别的法子取得这份功劳了。

季诺这个人,不盯着他,终是不让人放心。

“孙儿不敢。”秦寂言木然的低头,眼中没有一丝情绪。

皇爷爷对他很好很好……所有孙儿子中他绝对是独一份。就连皇上最宠的五皇子也不及他十分之一,他所做的任何事,皇爷爷总是用最好的一面为他解释。

凤于谦没有一来就将莫老大府上的人拿下,并非顾忌什么人,不过是借机麻痹对方,好多探得一些有用的消息。

秦寂言让暗卫去说了一声,让她明早去顾家,与顾老太爷一同进宫陪太上皇。到时候进了宫,也就不用出去了,免得他要见人还不方便。

敢动他的女人,敢逼他的女人三跪九叩,顾老夫人你给本王等着,不玩死你本王就不是大秦的秦王殿下!

“刺客神出鬼没,这么多天过去了,你们北齐却一点消息也查不到,为了本王的安危,本王决定分开而行。”没错,秦王要甩掉北齐将领,还有大部队,好独自行动。

“我怎么感觉,秦王这是故意说给我们听的呢?”真得不能再刻意了,刻意到让他们想要相信都不行。

“言将军的能力我相信,只是刺客狡猾,即使在城内一个月也不好走。还有,言将军你说这刺客是怎么进宫的呢?青天白日的刺客怎么可能,避开大内高手摸到皇上面前?”御林军统领一脸郁闷的看向言倾,希望言倾能说一句公道话,可是……

圣旨念完,众朝臣已不知说什么了,一个个面面相觑,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用这种方法抗拒秦寂言颁发的圣旨。

秦寂言只当没有听懂,反问:“朕追封自己的亲生父母,也过?”

这院子也招待了不少女香客,那么多人住过也没有说什么,怎么到了顾家人头上,就成了这个样子?

土匪最怕什么?土匪最怕官差,最怕朝廷,猪头六见来得船与官府有关,整个人懵了,站在原地忘了走,抬头看向仍旧站在屋顶上的秦寂言,恶狠狠的问道:“你和朝廷有什么关系?”

“兄弟们上,这可是一条大肥鱼,劫了这条大肥鱼,我们下半辈子吃香的喝辣的不用愁。”

这个需要好好想一想,而且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想明白,查清楚的。

当然,秦寂言把这些人找出来后并没有出面,而是继续让武定去告状。武定这个武家旁枝的身份还是很好用的,这种事由武定出面,谁也不能说一个错。

他知道皇上武功高强,可现在皇上孤身闯入军中,他们十几万人,还拿不下他?

可是,子车能想到的问题,秦寂言会想不到吗?

子车很了解秦寂言,知晓秦寂言决定的事轻易不会更改,虽说心里还有那么一点,不愿意让秦寂言染指暗风楼的事,可也知他不能再劝说。

既然做了坏人,就应该奢求保有良知,老管家这样做只会两面不是人……坐地上或者桌子上?

“你当时回了京城?还呆了几天?”秦殿下抓重点,怒火升起。

可是,“不是”两个还没有说出来,秦殿下被顾千城用吻堵住了,“殿下,我很高兴,我很高兴听到你跟我求婚。”

“圣上,国不可一日无君,还请圣上三思。”朝臣齐齐跪下,苦苦哀求。

后手留下,秦寂言仔细想了想,确定没有什么疏漏后,这才起身往外走。

对八卦图顾千城了解的不多,只知道八卦图中阴鱼用黑色,阳鱼用白色,阳鱼的头部有个阴眼,阴鱼的头部有个阳眼,表示万物都在相互转化,互相渗透,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相合,相生相克。

两人说话间,那汉子已经套马的绳子解开,那马嘶鸣一声,从地上爬上了起来,精气十足在原地踏了两步。

“殿下,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前不是让你去六部学习吗?怎么就变成了领六扇门的差事?”凤于谦得到消息后,就一直在为秦寂言担心。

秦寂言不在意的摇头:“不知道,你知道我从不在意这些。”

向笛要和这两人同一年。

果然,女人就是不顶事呀!

秦寂言看了他一眼,顺着摄政王铺的台阶下,“本王与太后娘娘相谈甚欢,以至于忘了场合与时间,还请摄政王见谅。”

说到最后,顾千城的声音再次哽咽。

就这么一抱,她发现秦殿下居然——有反应了。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必然不会放过顾千城和秦寂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