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19章:荐贤举能

第19章:荐贤举能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殇桃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半夜里又开车出来,去的,是易琛在a市的新住处。

她在电话里头好一阵幸福,直说:“michelle,你现在要是有空就过来,我跟阿jim就在市中心的时代广场上闲逛,想给两个小朋友买点东西。你都不知道阿jim到底是个多棒的男人,尤其是在床上,他对我……”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裴淼心的身上。

明明看到她的模样都是淡漠和不屑,却偏生把这枚被该被遗弃或是留在那间房子里的胸针带过来捐赠。

“裴经理,刚才舒总监在办公室里发脾气,说你的设计图与原设计图有出入,要你马上回来修改!你也知道,当初你在公司还是总监的时候,掐过她不少案子,现在你从高处往低处掉,说好听点叫‘下派’,说不好听点叫‘下放’,现在舒总监的职位又比你高,若是她不通过……”

曲耀阳的手指僵住,回头神色复杂地看着裴淼心的脸,“我明天早上还要回公司,睡沙发会很不舒服。”

“好好的,给我买什么衣服?”他已是不悦。

曲耀阳怒目低头,就见她手上正拿着手机,不知道给谁打。

“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想过了,这样贸贸然接芽芽回来住不是上上之举,这两个孩子待在一起大人之间总会出现矛盾,所以我想效仿您当年对待臣羽的情况,这两个孩子,只能留一个在家里头,另外一个放在外面养。”曲耀阳顺着曲母的话。刚才楼下发生的一切,其实早就已经落入夏芷柔的眼底。

曲婉婉的大脑又开始恍惚起来了,分不清是因为高烧让她眩晕,还是此时此刻,这个正压在她身上肆意作乱的男子,同时,也让她乱了心。

她羞愤地扭转开头,狠狠咬住自己的下唇,这男人却像是还不觉得够般,继续在她耳边轻道:“其实,我从见到你的第一次就想这样对你了,我喜欢你的味道,即使是当着尤嘉轩的面,我也想疯狂地这么弄你,让他听听你在我身下高/潮的声音……”

他看到她刺目的红唇,更用力一掌“嘭”得一声将她旁边的门推砸开,甚至撞到门口的墙壁发出更大的声音。

他厉声吼着她的人,用力去拉拽了她几把,想把她从房间里面拉拽出来。

慌乱中的裴淼心似乎早就忘记了呼吸,睁着双无焦距的大眼睛怔怔望着面前的男人,痛到眼角的泪水不自觉顺着眼眶落了下来。

他这一动,彻底占了她的所有。“我父亲生前同梁老太太的关系极好,当年‘y珠宝’没落,我一无所有的时候,她也曾出手帮过我。”

到底被他占了身子,虽然只是快速的一进一出,但是她跟他之间的关系早就不同,从还在a市的那个家里、那个夜里,其实他们之间的一切早都已经不同。

“我听你店里的人说,淼心那边发生了点事情。”

“我绝对没有看错你,易琛。你相信欣姐我的眼光,我第一次在草地上看见你,就觉得你跟其他富二代不同,至少,淼心她有可能会喜欢你。”

出来了,竟没想到看见她抱住门外的一个男人。本来焦灼的心被那一幕烫得更加支离,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却偏生像有什么人,拿着把尖利的美工刀,一遍一遍地割他的心,搁到鲜血淋漓,痛得就快失去知觉。

坐在这间极度压抑的牢房探监室里,集体探监的地方,周围不断有人起身,又换了新的人进来。

“哦!”

也不过是这须臾,她一把用力拉关上房门。回身的时候,正好对上蹙着剑眉望着自己的男人。

“是是是,我曲成益有今天全部都多亏了你曲夫人,可你也不想想,当初要不是你非得插足别人的婚姻,还非要抓着耀阳学东学西,让他一见着我就开始谄媚,那么小的孩子尽做这些个无耻的事情,最后我能跟穆红秋掰了娶你?”

“到底是怎么回事,进来也不敲门,简直越来越没规矩。”

刚才的那一声轻唤过后,手机里的女人突然静默了声音。

法院外的大吵一架,曲耀阳似乎是早有准备,害怕媒体或是外界的人晓得,早早雇了保姆车过来,拽着她就上车,努力希望通过沟通的方式,和平解决这场争端。

小家伙一听,更高兴地抱住曲臣羽不撒手,就是任了裴淼心的拉扯,还是一个劲儿地往他怀里去。

他忍不住箍住她手臂的力道更紧了几分,“那你为什么到这来?该死的裴淼心我没给你钱吗?干什么一个个的不学好,什么不好干偏要跑来干这个!”

翟俊楠忍不住轻笑出声:“我长得有那么像坏人么,让你一见着我就想逃?”

雷少脸色一绿,“去你的身心健康,那么大块猪扒吃下去,小爷血脂都要高多少?你他/妈南无阿弥陀佛,你怎么不去普度众生去?还有益身心健康。”

“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你不明白。”

端午三天的假期很快过去,与“y珠宝”北城新店的主管约了面试的时间,苏晓便大老远开车过来载了她去。

“易琛!”苏晓第一个冲上前去唤了他一声,“我车坏了,你没事儿送我小姐妹到北城那边‘y珠宝’的新店吧!”

裴淼心一脸防备地望着他,到让他不自觉笑了起来。

仓皇回过头来,是跑得气喘吁吁的曲耀阳。

那些报纸上大大的标题,说市长儿媳妇半夜泡吧,私会情郎,与人在酒吧门口发生争执等等,简直描写得绘声绘色,好像从她走进酒吧开始就有人跟着她似的。而更甚的,有不要脸的记者直接掀了她的老底,从夏母到夏之韵,一干人等的精彩爆料,说她们这一家子就是一窝鸡,从上梁歪到下梁,全家人都不是好东西。

看到夏芷柔急得都快哭出来的模样,曲母更是气怒,一把将她的手臂甩开。

用力将她推倒在大床中间,扯开她的上衣又去掀她裙摆,多少都带着些不顾一切的意味。

他跟她说话从来都凶不起来,那样娇娇柔柔的一朵小花,一朵养在温室怎么看都觉得腻烦的小花,他似乎总觉得对她凶也是浪费精神。

曲臣羽侧头去看旁边摊子上的爆炒螺丝,正好听到帮他们烤肉的大叔瞥了一眼裴淼心道:“嘿,刚才我就跟你说烤三十串两个人根本不够吃吧!像我们家的烤肉这在街上都是一绝,你们要再来玩点想买都买不着,你看,这会吃了还得回头是不是啊!”

曲臣羽看着她的模样好半天没有说话,似乎正深思着什么,还是轻道:“也许,我又慢慢想起了很多东西。”

“苏晓!”裴淼心轻叫一声,再是腿疼,也只得慌忙冲上前去想将这两个人拉开。

两个人打着哈哈,直到将陈行送走了,曲耀阳本来谦逊温和的脸才迅速转冷。

他直觉发生了什么事情,皱眉,“你刚才在里面碰见谁了?”

“心心?”曲耀阳怔然。

一抹伤划过眼底,但万晓柔还是重新鼓足勇气,镇定,“耀阳,好久不见。”

怎么样都放心不下,她还是更愿意自己照看着孩子。

“你是因为真的觉得肚子饱,还是因为那粽子是我剥的,所以你才吃不下去?”她的明退暗躲他不是看不出来,只是这样的转变,为什么凭的让他心烦意乱?

“我是真的吃不下去,你想多了,那我先回去……”

坐在副驾驶座里的芽芽,先前早就在他们的争吵声中挣开了眼睛。

“我跟他早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大家或许只是欠缺一点时间冷静。”

“自己搞定?怎么搞定?据我所知,a市稍微好一点的幼儿园半年前就已经没有名额了,我若不是拖了一些关系,又多交了一些赞助费,现在根本就没有幼儿园愿意收插班生。”

曲婉婉被曲母拽住手臂根本动弹不得,正泪眼蒙蒙地望着尤嘉轩的方向,想走又走不成。

“你就给我待在里面,好好的想想,妈妈怎么会害你的!你现在就是脑子不清醒了,跟你爸一样的白眼狼!我是怎么对你的,怎么对这个家的,可是你们一个个都是怎么回报我的?你现在就给我待在里面好好想一想!”

“妈!妈你放我出去好不好!我同您说过了,嘉轩他不是那样的人,他不是为了我们家的钱和地位才跟我在一起的,我爱他!你放我出去好不好……”

好不容易等到外头好像有那么一点动静,却是曲母冷冷一哼道:“我看你真是疯了。”

她不觉弯唇笑了起来,这时候被他勾住下巴扭过脑袋,唇便覆了上来。

“婉婉!”裴淼心轻叫一声赶忙上前将她扶起,曲臣羽这时候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块巧克力来,撬开曲婉婉的嘴巴就往里边塞。

京城自是不必说了,就算这几年她人在国外,也时有听从国内过来的朋友提起过“宏科”,楼盘推一个火一个,很多人还就认准了这个品牌,好像不买到“宏科”的楼盘就过不上啥有品质的生活。

只是后来的事……他们到底错过了彼此。

今天,他头太晕了,心痛如绞,只觉得心底一直想要忘记却怎么也挥之不去的东西沉沉地压着他,压得他喘不过气。

他的生活又回归了暂时的平静,就像是这半年多以前,裴淼心突然从他生命里消失的那段日子一样,他的周围都只剩下安静的影子。

他的女儿,他的芽芽,凭的让人觉得心暖。

何太太的话还没有说完,夏芷柔偷眯了身旁的曲耀阳一眼,赶忙将电话换到另一边的耳朵,侧过头去小声:“我现在跟我老公一起在车上,待会回家再给你电话,电话里说。”

“没、没事的,耀阳,我可能就是觉得有点热了。嗯,八月的天气真的好热,也不知道这个夏天为什么会过得这么漫长,我有时候觉得肚子闷闷的,有时候有觉得好热,嗯,真的是好热。”

他当时心里记挂着她,即便曲市长再三强硬的态度,他也坚持着要对一个女孩子负责任的决心,他并没有打算就这样离开。他去学校找了她,不管是她常待的教室或是常去的书店,他都去找过她了,可她真的一次都再没有出现。

曲婉婉听了只是点头,“有机会的,他近段只是太忙,大家一定有机会见到他的。”

曲臣羽倾身将小家伙抱进怀里,等到外头天色昏暗,桂姐提着鱼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才重新上楼去看裴淼心。

可是他刚刚话里的质问,哪怕只是那么轻描淡写的一句,她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承受得住这样的怀疑。

他将车从裴淼心所在的小区停车库里开了进去,搭乘电梯上楼之后用钥匙开门,玄关处一盏小灯的光明,算是她留给他这个暗夜造访者最后的欢迎。

他皱着眉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她已经很认真地从底下的橱柜里面拿出锅子烧水——她在弄东西给他吃,虽然只是一包泡面,但这节骨眼上,他似乎都不应该再说她些什么。

她拿着筷子在小锅里搅了一下,曲耀阳见她并没有要动弹的意思,自己起身去开冰箱,却还是被她先一步挡在了那里。

“芷柔的手伤得不轻。”他一边吃着面前的方便面,一边头也不抬地继续,“事不过三,我忍你一次不代表可以忍你第二次,你爸那边的情况我也知道,如果你还想要分到多一点的赡养费,就请你适可而止。”

“干嘛要这样啊?万一我要是不结婚,你是不是就会一直照顾我到老死?”

“妈我没事,你先出去!”忍得太久,她总有些话想要跟他一次说明。

夏之韵单手捂着脸颊,侧转过头来望着母亲的时候,咬牙切齿的模样当真是恨到了极点,“好啊!你打啊!反正你早就想打我了,姐姐现在修成正果,她让你吃好的住好的所以你什么都疼她,什么都扁我,你早就看不起我了!”

他听查房的医生简单询问了一下臣羽的状况,又问他的腿是不是感觉好一些了。

医生看了看他的腿,“表面的恢复情况不错,不过做完手术以后还要再照一次。但是作为医生我还是不得不提醒你,如果下半身持续长时间有麻痹的感觉,那你或许要做好坐轮椅的准备。”

那民警看了这母子俩一眼后才道:“刚才郭局长才来过电话,本来是想特殊照顾的。可是最近上头查管的也严,而且这事儿已经被一些有心的媒体给知道了,只怕是兜不住,很快外面的新闻又要炒一炒了。”

曲耀阳深吸了口气后看向那民警,“我能见见我弟弟吗?”

“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没有接过她手里的食物,而是伸手过去直接拉住了她的小手,“有时候,我挺怀念跟你一起在小渔村的日子,毕竟那样的日子要比在这里简单许多。”

“可能是这次在渔村待了些日子,也让我想了许多,太过唾手而得的东西反而没有凭借自己的努力去获得的东西来得珍贵,我想,子恒也应该一样。”

所以夏芷柔的心里有时候虽然仍旧觉得不大痛快,可是看曲市长跟曲母都没说什么,自己也不好再在这个时候去惹全家人的不痛快。

曲耀阳本来沉思的面容因为她的出现森冷了几秒,但也只是那几秒过后迅速恢复正常。

他偶尔想起自己那时候的状况都觉得窝囊,她换了电话他却不曾,不管走到哪里都保持着电话24小时开通。他想,也许他不知道的什么时候她就会突然想起他来,给他打电话了。

“我看前面就有地方打车……”洛佳的话刚说到一半,就眼尖地发现左边的露天停车场里,有人用车灯晃了晃她。

他一看着就惊了,从前刚认识她的时候对她了解不深,只当是经常在一起玩闹的朋友偶然间介绍给他认识的一漂亮妞。

他在她开门出去以前用力将她扑在墙上,撕裂了衣服,笑闹着,站着也把她占为己有。

她的身体一下绷直僵硬,就连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的曲臣羽也明显察觉出她的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