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第162章:狗走狐淫

第162章:狗走狐淫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 作者:殇桃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崔二老爷,你可以想好了再说。”秦浩盯着崔二老爷,忽然话音一转,“或许你可以去皇上跟前说。我和八皇子既然奉旨接了这个差事儿,自然不能办砸了,若是从崔二老爷的口中得不到事情始末的话,不得已只能押了崔二老爷进京走一趟了。我想去皇上跟前说总是容易让你开口些。你说是不是?”

“行,那今日起小厨房就归你了。每隔七日换一轮,每一轮不能有重复的菜式。”秦铮懒洋洋地吩咐他。

谢云澜抿唇,“箭往哪里射,才是目的地?你可想好了?”

月上中天,帷幔春情才歇。

“我给你梳。”秦铮道。

“公子对你可真好。”听言见她懵懵不懂,有些酸酸地走开了。

今日不过是擦了脸,还有屁股没擦,接下来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她承袭了柳氏府邸女儿的心思手巧和八面玲珑,虽然不比柳妃这个姐姐柔美,但是论起来手腕,也是个能狠得出手的主

她床底的匣子里的确放着父亲写来的书信。

——

“臣拜见皇上!”孙太医跪地见礼。

“哦?燕亭?他有什么急事儿?可问了?”皇帝询问。

“燕亭当年和谁打架了?”皇帝忽然发问。

“皇叔好!父王好,忠勇侯好,永康侯好,左右相爷好,御史大人好,大学士好,子归兄好,燕亭兄好。”秦铮来到近前,一长串话语伴随着他弯身见礼的动作轻快地吐出,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他看向谢芳华,笑吟吟地道,“芳华小姐,好久不见!”

英亲王见此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一把拽住秦铮挡在身后,对忠勇侯道,“老侯爷,事已至此,有话好好说。”

“不用去了含儿你进宫向皇上告个罪就说华丫头眼见谢氏米粮老夫人死去,承受不住,病了。”忠勇侯看了谢芳华一眼,摆摆手,吩咐道。

谢墨含挑开帘幕,看着吴权,“公公这是要去谢氏米粮”

时间静静的,一刻一刻地过去,谢芳华眼泪似乎怎么也流不干,秦铮的心窝被她烫的如煮沸了的水。

郑孝扬一惊,不止握着秦铮的手,另一只手臂瞬间抱住了秦铮的腰。

------题外话------

秦钰眯起眼睛,“同为堂兄弟,既然遇到,便不能不管。”

秦钰微笑,“我不是对任何一个黑夜中在山林碰到的人有好奇心,而是对深夜在这里碰到你有好奇心罢了。毕竟忠勇侯府的小姐自小学习闺仪,深夜出现在这里,实在不妥当。传扬出去,有损忠勇侯府世家名门之闺训。”

“四皇子!”谢芳华淡淡开口。

说话间,那一批人马来到近前,大约三十多人,均是清一色的衙门服饰,其中一人一马当先,三十多岁,络腮胡子,戴着官帽,看起来是领头人。他的旁边是侍画、侍墨共乘一骑。

刘岸直起身,四下看了一眼,然后疑惑地问,“听说小王妃的两名婢女报案,孙太医被……这是怎么回事儿?”

秦铮盯着她看了片刻,忽然垂下眼睫,问道,“药煎好了吗?”

来到门口,秦铮忽然提议,“咱们练会儿剑怎么样?”

秦浩规矩地回话,“儿子刚从左相府回来,左相留了儿子用膳,吃酒得晚了些。”

“你这么说倒是有几分道理。”刘侧妃点点头。

秦铮在里屋细微地“嗯”了一声。

秦铮静默片刻,吩咐道,“你想办法给皇宫的势力那边略微的透露一点儿消息,就说她是我隐卫营的人,自小培养,不过趁机被我给个身份带在了身边抵挡别人不停地给我送女人而已。”

李沐清、谢墨含等人来到,看到里面的情形,也都齐齐愣了。

燕亭立即爬下身子,脑袋凑近灶膛,深吸一口气,又使劲吐出。

侍画侍墨等人对看一眼,没异议,连忙过来摆桌子凳子。

谢芳华点点头。

英亲王妃看着他,见他不吭声,她嫌恶地摆摆手,“既然你不愿意现在就告诉左相府知道,那你就看着办吧反正是你自己做下的事儿,你自己善后。”

英亲王妃愣了一下,“有,怎么能没有?京中各大府邸,谁家都有别人家的眼线。”

药铺因今夜特殊,所以,至今未曾关门。

郑译看了一眼秦倾,对程铭低声道,“他刚刚看到柳妃身边的人了。你想想,柳妃什么的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一定是等着拦截刺杀四皇子的。他是担心四皇子。所以,才烦躁。”

&n

谢芳华笑笑,“我不会有事儿的。”话落,对谢云澜说,“走吧云澜哥哥。”

谢云澜和谢芳华轻装简行,纵马驰出小镇,径直向丽云庵而去。

大约走出十里地后,便追上了前面的一队百人的官兵。

他话音未落,谢芳华拿出了腰牌。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虽然对学习琴棋书画没什么感觉,但是对于人家师傅亲自下榻来教,还是自然要尊重的。请了李琴进屋,摆好了昨日秦铮摆在她房中的琴,恭敬地请她落座。

谢芳华静静地等着她,也不催促。

“她那两盆仙客来总归不希望被你养死了。”秦铮道。

英亲王妃和蔼地解惑,“他说落梅居的梅花如何模样,让我就照着那个模样来教你。”

秦钰在御书房里走了两圈,他每走一步,小泉子的心就跟着颤上一颤,想着皇上这一定是在想什么主意呢。这是皇上每做一件事情决定前,习惯这样走动。

小泉子想着皇上果然发火了,大气也不敢出,立在门边,为这两位大人祈祷。

小泉子也惊了一把,没想到小王妃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可是皇上真一点儿消息也没得到。他连忙应了一声,就要跑出去。

秦钰面色变了变,将细如牛毛的金针吸到手里,拿手捏住,抬眼看,这只金针的确太细了,若是扔在地上,眼神不好的人,大约会找半天也难以找到。他看着谢芳华,“你只是观韩大人面相,把脉,怎么就确定是一根这样细的金针?”

小童在车外道,“公子,回府了!”

她心中越发的知道,谢云澜定然不止是她见到的这个模样。定然有什么是月娘收获那些消息里面没有的隐秘事情。

“云澜哥哥,我的意思是,我不是要跟你抢房间,我是住你隔壁好不好?”谢芳华感觉他身子僵硬,轻声道,“有事情我可以及时找你啊。”

院落静静,无声无息,东跨院内也没传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谢芳华拿出火石,点燃了火盆里的卷宗,泛黄被保存得完好的多年的卷宗顿时都烧着了。

“好,那烧吧。”明夫人咬牙,亲自去搬来了火盆,将卷宗放到了里面。

“我既然接手谢氏暗探,就会重新整顿。”谢芳华道,“几百年来,北齐顺着丝线,

谢伊看着谢芳华,想了想,“五六分。”

秦铮也饿了,止住话。

“你可还记得法佛寺失火”秦铮问。

“这……”管家看向一旁的谢芳华,拿不准秦铮的主意。

“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娘信任的,娘的眼光我也信得过,我也觉得兰姨不会害我。”谢芳华道,“您再想想,除了兰姨,可还有别人当时也注意了”

英亲王妃点点头,伸手敲敲门框,对外面喊,“来人。”

春兰向外瞅了一眼,脸色发白,压低声音,“您和奴婢说完那盆金玉兰,是吩咐翠荷抱出去的。”

英亲王妃点了点头,对春兰说,“你出去,将她叫进来。”

不过无人敢问。

“王妃可请了衙门的人让衙门的人来查,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赶在咱们王府害人。”卢雪莹道。

“先等王爷和大公子回府后再说吧。”英亲王妃摇摇头,“虫咒之术,衙门的人不见得彻查得了。”

秦钰中午来时,她在做方案,秦钰晚上来时,她还在思索。一整日,都沉浸其中。

她这样一想,心里顿时轻松了,秦钰陪着她送她去平阳城就去吧,连夜折返,他辛苦也就辛苦了,以后她一定万分小心不让他再管着,要烦也就烦秦铮一个。

秦铮没答话。

“去拿来看看!”秦铮对他道。

三人带着东西,出了玉宝楼。

    她心中无疑是惊异的,谢云澜怎么会被绑在刑具上?而他显然是自愿被绑的,而赵柯显然是在给他救治。

听言立即应声,跑颠颠地去了。

谢芳华先去小厨房拿了个花篮,然后站在一株梅树下,伸手去摘梅花。

谢芳华点了点头。

李如碧躲开她的手,坚决地说,“我不治了。”

他说与她两不相负,两不相欠。

谢芳华看着她,见她虽然猜到了,但是脸色在她点头后还是变得白了些,她一时有些心疼,金燕今日见了她后,拽着她的衣袖说她瘦了,可是她难道不知她自己更是瘦了许多

可是这泼天富贵突然袭来,就真的好吗

“我陪你进宫待嫁。”谢云澜想了想,又道。

“也罢皇上和太子这是料定了你推脱不了。”忠勇侯摆摆手,“秦钰那小子对你有心思,自然不会要你的命。也无非是让你不能大婚。去就去吧”

忠勇侯看向谢云澜。

言宸并没有言语,似乎在想着什么。

“妹妹”谢墨含追上谢芳华,对她喊了一声。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

“如今你这是想好了”谢云澜不看她,盯着拿个袋子问。

“虽然是这么说,但也不全是因为这个。我爹是嫌弃前来提亲的人家门楣太低。”秦铮懒洋洋地倚在座椅上,漫不经心地给众人分析,“立业是什么?自然是要他不但在朝中立足,还要官运亨通,他官运亨通了,娶的妻子自然不能是小门楣的人。说白了,我爹是看不上那些提亲的人家,想给大哥配个好的人家。”

“哦?”秦铮挑眉,“皇叔可见了?”

“还有吗?”秦铮不置可否,又问。

秦铮冷笑了一声,“观音庙的妙音还真成真观音了。”

“爷问你话呢?”秦铮板下脸。

...谢芳华即便累得筋疲力竭,清晨时分,还是准时地醒了。

“还睡不睡?”秦铮低声问。

谢芳华抿了抿嘴角,又低声道,“大婚都是有休沐的假期的,你也有吧”

秦铮回头看了她一眼,又收回视线,顿了半响,才点头,慢慢腾腾地挑开帷幔下了床。

秦铮忽然撇开头,声音暗哑,“你看够了没有?”

秦铮忽然哼了一声,撇开头,撩水往身上泼。

过了半响,秦铮对她说,“坐过去,我给你绾发。”

“觉得在这里坐着更能感觉到你对我的爱重,坐一刻,便感觉爱又重一点儿。”谢芳华道。

谢芳华笑了笑,“应该是为了忠勇侯府之事。”

用过午膳后,谢芳华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谢芳华当没听见,静静地坐着。

秦铮的手有些僵,但没拒绝,贴在他小腹上,静静的,带着轻轻的颤意。

谢芳华轻笑,“医书上一般是这样说。”

真的怀上了!

这等大婚盛景,除了害怕见到太子不敢再掺和热闹以免受不住的永康侯外,其余人都来了。

忠勇侯点点头,看着一对新人,一脸欣慰,“开始吧”

满堂宾客作证,三拜天地父母宗亲,是堂堂正正明媒正娶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