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开户:第83章:渴骥怒猊

阳光在线开户 作者: 四月妖

人族写到这里,已经完结了!

“不准诬蔑鸾儿。”上官傲天的唇微动,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额头上的青筋根根的暴出,泄露了他此刻那极力控制的怒火。

上官云端微微的蹙眉,这件事,似乎有些蹊跷,老夫人虽然不喜欢她的娘亲,但是也绝对不会用这样的事情来诬陷娘亲,毕竟那样的事情,可是对爹爹的名声也是极不好的。

“娘亲,雨儿不要,你救救雨儿,救救雨儿呀。”上官凌雨一脸哀求的望着二夫人,急急的喊道,一张脸上,是满满的害怕与恐惧。

上官云端听到他这话,便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很显然,叶寒已经知道,她的怀孕是假的,而且听他那语气,似乎已经有了解决的法子。

“对了,刚刚公主不是说要为凤月国的百姓捐款一百万两吗?本王妃代表凤月中的百姓感谢公主,只是,不知道,公主所说的一百万两是指黄金呢,还是白银呢?”上官云端的笑愈加的漫开,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蓝岚,声音中更是满满的笑。

她再也忍不住了,眼睛慢慢的变的湿润,慢慢的汇聚成一颗颗的泪珠,慢慢的滚落,从昨天事情发生后,她一直告诉自己要坚持,不能哭,因为,她知道,这种情况下,她哭根本就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只会让其它的人更担心,更心疼。

他当年,可是跟着太上皇一起打江山的,有好几次,都与太上皇死里逃生,他对太上皇也一直都是衷心耿耿。

凤阑绝的身子明显的轻颤了一下,身子似乎愈加的绷紧,只是那吻却猛然的变的激烈。

凤阑绝让所有的宫女都退了下去,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享受着他们温馨的午餐。

而他们都认为,用一本关于律法方面的,对大家是最公平的,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她最熟悉的就是律法方面的。

“小的不敢欺瞒皇上,的确有那么多。”那管家再次低声回道。

上官云端走到门前,略带试探的轻轻推了一下,发现竟然真的没有上锁,心中不由的暗喜,果然如她所料,便微微的用力,慢慢的将那后门推开。

“会吗?”夜无痕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苦笑,他不觉的自己这辈子还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她不是夜无痕的女人,具体的情况,你可以去问她,直接的跟她说清楚,看她是什么态度呀,幸福都是靠自己争取来的,你不会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吧。”上官云端微微的瞥了一下嘴,故意的激他。

秦思柔的眸子中,慢慢的盈满了泪水。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竟然过了一年多。只是,皇兄两年前悔婚,今天又再次的来正式的提亲,这若是传了出去,还不知道别人会怎么说呢,更何况,前些日子,凤忆希还拒绝了皇兄呢。

“皇兄,祝贺你。”虽然自己心中凄凉,但是看到皇兄神情间的愉悦时,还是不由的低声说道,她似乎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皇兄这般愉悦的表情了。

她想喊,却喊不出声,她想动,却又不能动,只能无力的蜷缩在地上,心微微的有些疼。

但是,这个柜子放在这儿已经很久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人动过,里面装的都是一些杂物,平时连她都没有碰过。

因为,这链子必须是你最亲,最爱的人给你戴上才行,要不然用不了多久就会掉的。

秦思柔微微轻笑,“我要你的命做什么,到时候就算你陪一条命给我,我也活不过来了呀。”

“如今这些人都已经被抓,是不是被人指使的,一问便知。”丞相大人的脸色微沉,再次说道。

“父皇,这事还是由你来审吧。”皇上微微的愣了一下,便将问题推回给了太上皇,他若来审,这其中只怕会露出破绽。

“我们,我们误撞到的。”其中一个人硬着头皮说道。

“天呢,见过不要脸的,还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她的脸皮到底是什么做的呀……”另有一女人故意大声的惊呼。

向来冷静的他,向来沉默少言的他,此刻只怕比谁都冲动。

因为,他的话语中似乎带着几分醋意。

想到这种可能,秦思柔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多管闲事了,不过,她突然觉的,他生气的样子,比起先前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要顺眼的多了。

“够了,都给本王滚出去吵。”凤阑绝突然的怒声吼道,云端现在昏迷不醒,他们竟然在这儿吵起来了。

她终于慢慢的睁开了眸子,首先映入她的眸子的,便是那张一脸着急,一脸担心,而带着几分欣喜的微微放大的,完美的无懈可击的脸。

想到此处,他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带着些许的不舍,带着些许的苦涩,却也有着他忍痛割舍的祝福。

“走就走,谁愿意理你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凤忆希也是真正的怒了,她好心来看看他,他竟然一次又一次的赶她滚,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恶。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自己深爱的女人,没想到,还。

“回皇上,那通道乍一望上去,很难发现异样,就跟一般的路没有什么差别,里面的光线与景色的布置,也是与外面的景色极像,若是不特别的去留意,只怕不会发觉自己是走进了一个通道,刚开始的时候,属下也没有发觉,后来,越走越远,属下才觉的不对,所以便连连回来向皇上禀报。”

飞赢一惊,快速的抬起他的脸,惊愕的发现,他竟然硬生生的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二夫人的心中多了几分害怕,双眸微抬,颤颤的喊着。似乎还想狡辩。

“绝王,这本是游戏,大家娱乐一下就算了,何必那么认真,不如这事就算了吧,总不能真的让夜阑国的大臣都做出那么不的事情吗?”皇后看到如此的情况,心下也是暗暗担心,遂略带陪笑的开口求情。

众人只以为他是刻意的掩饰,但是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此刻的他,是真的动了怒了。

上官云端也是暗暗惊滞,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他的声音很轻,但是,却似乎仍就隐着几分紧张,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轻声道,“你要相信我,我跟她之间,真的没什么,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她,更没有跟她说过那些话,做过那种事。”

“我相信你。”她慢慢的颠起脚尖,在他的脸上轻吻了一下。柔柔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幸福的笑。

上官云端在七名那两个字,刻意的加重的语气。似乎是刻意的强调着什么。

只是上官云端此刻心中,却是暗暗的担心,但是却又不敢表露出丝毫,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站在房间里的几个宫女,不经意般的观察着她的神色,只是,却发现她们一个个都只是恭敬的站着,微垂着眸子,并没有太多的反应。

“那就让叶神医多费心了。”皇后听到他的话,自然也是十分的高兴,毕竟,谁都知道这天下第一神医的医术超过,而且皇后也知道叶寒与绝儿的关系非同一般,是绝对不会伤害云儿的。

秦思柔没有再说出去,但是谁都知道,这误会的后果有多么的严重。

“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就交给你们了。”

低沉的声音,一字一语中,都透着上官傲天对她的爱护。没有丝毫的犹豫与退缩,那怕,她只是一个傻女,那怕在众人的眼中,她是一无是处,专门丢脸,有还不如没有。

上官云端的身子再次的缩起,似乎还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那几个女人望向她时,嘲讽中更多了几分得意,随即纷纷找了位子坐下,如同她们才是这儿的主人。

百姓原本都被她刚刚的气势震住,都有些害怕,只是听到此刻她这略带商量,而且又亲和的语气中,心中都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而且也都是本能的从心底里,对她多了几分好感。

“你不要看这些百姓单个的力量薄弱,但是他们若是团结起来,每个人都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最的话,这份力量就是最强大的。”上官云端的眸子也望向那些百姓,一脸严肃地说道。

而且那个人之所以这般肆无忌惮的假传太上皇的命令,将她拦在皇宫外,只怕,太上皇此刻,是真的被那人控制的。

“既然王妃是来看皇后的,我们拦着也没道理。”

上官云端看到那两个宫女慢慢的向着她们这边走来,望向凤忆希对上使了一个眼色。

“没什么,先进去吧。”凤阑绝不想让她担心,而且事情还没有确定之前,他也不想妄加猜测,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进去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刚刚去传话的那个太监这才急急的走向前来,小心地说道,“王爷,皇上与皇后此刻都在泰和殿。”

太上皇今年已经八十六岁,只是,太上皇的身体一直很硬朗,他离开的时候,太上皇还是好好的,还非要跟他一起喝洒,怎么会突然病的这么重?

就算是他终于肯娶亲了,皇爷爷高兴,也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呀。

而且,他现在的表情,明显的不仅仅是高兴那么简单的,而且似乎不是为了他,而是完全的针对云端的。

听到凤阑绝的问话,便纷纷的望向床上的太上皇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若是皇上不同意,更可以治他的罪,毕竟,他身为臣子,在皇上刚登上皇位时,便说出这样的话,明显是对皇上有意见,对皇上不满。

“王爷,丞相大人说,在福龙客栈等王爷,直到等到王爷去为止。”站在王府外的一个男子,见凤阑绝要进去,不由的有些着急的说道,很显然,他就是丞相大人派来的。

那人为何,一开始没有动手杀她,反而要这么的麻烦呢?

为了不打草惊蛇,上官云端也装出一脸疑惑的望向凤阑绝,不解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呀,那丫头明明已经死了呀?”

“王爷,属下把素容带来了。”隐再次低声说道,打断了凤阑绝的思索。

所以,凤阑绝故意制造出那个丫头并没有死的假像,让外面的人以为自己失手了,以为那丫头其实还活着,但是里面的人,却是知道实情了,生怕外面的人上了当,自然会想法设法的通知外面的人。

“恩,今天晚上,就委屈你在这个密室里待一夜了,不过,你放心,会有人保护你的。”上官云端再次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但是,自从娶了她后,他似乎一直都让她处在危险中。

“啊,怎么会这样呀,大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选亲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的衣服挂破了,要如何参加呀,这,这可怎么办呀?”上官凌雨转过身,故意装做一脸着急的惊呼道,这戏演的倒是挺不错的。

“去参加绝王的选亲。”那女子仍就极为恭敬的回答了她的话,但脚步却并没有停。

这丫的要是宫女,她就跟她姓。

上官云端脸色微沉,这老夫人说话实在是太过可恶,这整件事情明明都是上官凌雨惹出来的,老夫人竟然也能够把这所有的责任都推在她的身上,而且竟然连她的娘亲都骂了。

她此刻的声音,仍就极为的轻缓,但是那话语却是让人毛骨竦然的惊颤。

“你?”二夫人又气又急,更是暗暗的心惊,“上官云端,你,你。”

“再等几天吧,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走。”最后,他似乎终于做出了决定般,慢慢的说道,他知道,这儿发生了这么多事,她不可能放心的跟他回去,现在的上官傲天正是最痛苦的时候,需要她的安慰,还有她娘亲的事情,也要查个清楚。

南宫雪与南宫燕纷纷惊滞,绝王?这就是那个传说的中神话般的人物?

上官云端的眉头紧蹙,此刻的上官凌雨只怕已经疯狂了,根本就不想事情的后果了,她在这个时候若是服个软,说不定,还有条生路,但是,她却……

若不是绝王发现的极时,云儿此刻只怕早就没命了。

爹爹怎么会在这儿?(刚刚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有些事情,凤阑绝还没有来的及跟她说清楚。)

“不管怎么样,你现在没事,雨儿却伤成这样了,你还不放了雨儿,你还想怎么样?”二夫人的脸上,却仍就是一脸的仇恨,不由的怒声道。

坏人,由他一个人做就够了。

她虽然很想就这么直接的回去,但是做戏总要做足了,以前的上官云端那般的痴迷于夜无痕,她就这么轻易的回去了,实在是说不过去。

不过为了她的自由,她还是咬牙忍了。

“哼,你违抗王爷的命令,还敢打我,看我不去告诉王爷,你等着。”那丫头一脸的凶狠,气冲冲的吼完,便快速的离开。

她若是记得后面的,只要接下一句,也算是她赢了,这也算是后背者的一个优势,不过前提是,你必须要比前者记的多。

蓝岚原本就因为凤忆希的话暗暗懊恼,再对上众人望向她的眸子,暗暗气结。

“希儿,你这是怎么跟你岚姐姐说话,岚儿又不是故意的,你没有到岚儿受伤了吗?”皇上怒声呵斥着凤忆希。

看到众人一脸的期待的表情,他知道,若是此刻他开口打断上官云端,定然会引起众人的不满,特别是凤阑绝的。

这个女人,抢走了她最爱的男人,抢走了那些原本应该属于她的爱,今天竟然还让她当众出丑。

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心中有些微怒,这个朝代的女人真的是悲哀,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吗?

凤阑绝却是暗暗的摇头,只是唇角的笑却是愈加的浓了几分,这个女人这些话,可以说是句句惊世骇俗,她这不是在明显的鼓动的着女人造男人的反吗?

这个朝代,因为从小的教育,女人是不能顶撞自己的夫君的,夫君说什么,说是什么,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你都只能应着,所以,一个男人跟自己的妻子,特别是一个胆子懦弱的妻子说话间,的确像是有自言自语的。

而周围的女人,一个一个的越听越是心惊,她们原本以为,只要对男人言听计从,不管什么都顺着自己的夫君,自己的夫君就会满意的,却没有想到,在男人的心目中,她们竟然成了木娃娃一般。

这就是个人的魄力。

接下来,主子不让她出面,她正好落的清闲。

后面跟着太监却是不由的愣住,怎么这种情况下,绝王还笑的这么开心呀?

他似乎还有些不放心似的,再次恨声道,“不行,我们一定要快点成亲,本王绝对不能给你这样的机会。”

见她没有反对,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欣慰,原本贴在她耳边的唇便微微的移向了她的唇,然后慢慢的吻向她,他的吻,极为的轻柔,也极为的缓慢,有着一种异样的珍惜。

他的唇慢慢的松开了她的唇,只是却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点一点的吻过她的脸,从她的脸颊,到她的额头,只是那般轻轻的吻着,宠爱中,更有着毫不掩饰的珍惜。

“云端,不管遇到什么事,本王都会有你的身边,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的。”他的唇落在她的额头后,微微的抬起头,直直地望着她,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

“不错,是我?上官云端,我绝对不会让你称心如意,我绝对不会让你嫁给绝王。”上官凌雨也不否认,再次狠声低吼道。

她易容成月儿的样子站在这儿,那真正的月儿呢,还有依琴,她对依琴做了什么?

她说的没错,只要她易容成月儿,她不可能会不让她进房间,除非在她还没有进房间的时候就发现了她的破绽。

今天为何不见母后的影子?

只是,一只手,却是直直的伸向上官云端,似乎是想要伸向上官云端的脸,又似乎只是想要碰触到上官云端,似乎是想要确定她的真正存在。

而且,刚刚那个李贵妃,一声一个傻子,一声一个丑八怪的,似乎喊的很顺口。

她似乎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然后才低声道,“就一茶壶呀,不过这茶倒是不错,王爷渴了吧,我去给王爷倒一杯来……”

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双眸下意识的眨了眨,难道说这个男人还没有看清她现在的样子吗?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她似乎也太过自做多情了吧?

凤阑绝唇角的笑猛然的滞住,刚刚握向酒杯的手,更是猛然的僵住,纵是他再冷静,再沉稳。

双眸微转,悄悄的望向凤阑绝时,唇角便隐过几分得意的轻笑,这样也好,上官云端被王爷喊走,不能参加选亲了,她的机会就更大了。

众女子暗笑,原来这个傻子真的没有听懂王爷的话呀?

呃,上官云端彻底的石化,不是吧,他也不用急成这样吧?

“恩。”凤阑绝低声应着,便真的就那样慢慢的向外走去。望向那香囊时,还一脸的欣喜,似乎那丑丑的香囊是十分珍贵的东西。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平时大家经常玩的一些小游戏——诗句的对接。”皇后微微一笑,轻声解释着。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转向其它的大臣,故意问道,“各位大臣觉的如何?”

太上皇说过,现在,还不是让凤阑绝登位的最好时机,便说明,有些事情,就连太上皇都没有完全的摆平,完全的准备好。

“那就按我的意思去办,记住,不可能留下任何的破绽。”上官云端这次满意地点了点头,却仍就郑重的交待着。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